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 章节目录 346.是谁给了他那么大的胆子?
    第二天,景清漪醒来的时候,整间公寓已经没有了祁懿琛的身影。

    她不由觉得奇怪,明明说好了,天亮的时候他送她去警局,结果,她连他何时走了都不知道是。

    她给他打电话,想确定一下他是不是先去买早餐,哪知,他却说是在公司处理一下紧急的事情,还问她今天要不要休息,要的话他跟警局那边说一声,把今天要忙的事情交给其他人。

    景清漪当下就给予了否决。

    她当然知道祁懿琛的一番好心,但,昨晚她遭受的遇袭案,只有她看到了嫌疑人,未免其他人再遭遇不幸,需尽快将凶手绳之于法。

    而且她的伤,过了这么一夜,已经好了很多,现在也没昨晚那么难受,只要尽量少说话,便没多大影响。

    脖子上的淤痕,不想别人看了受到惊吓,或者可以穿件竖领的衬衫遮一下,唔,这样子去上班,便没有了什么不妥之处。

    只是,从这里打车回警局上班,可能会比正常上班时间要迟一些,但是怎么也比不去上班来得强。

    她说不用请假,祁懿琛也没有勉强,尽管他很不赞同此刻受了伤的她去上班。

    应该说,向来只要景清漪想做的事,他都不会过于限制她,给足了她充分的个人空间,除非是那件事有可能危及到她的生命,才会用强硬的态度迫使她不去做。

    电话聊到最后,景清漪隐隐约约听到他旁边有一道熟悉的声音,虽然听得不是太清楚,但还是可以辨认,是李文在附近,似乎正打算说公事,应该比较重要和迫切需要处理的,听着语气焦急。

    想到他那边要处理的事,景清漪也就没再多话,三两句收了线。

    祁懿琛这边,一大早就收到李文极其隐晦的信息,他盯着那条信息看了很久,这才简短地回了一句,我马上过去,就起身穿衣洗漱,只要关于景清漪的任何事,他不得不谨慎对待,小心处理,就怕出个茬子。龙使公敌

    只是,祁懿琛刚一进公司,便是各种紧急的文件需要签字,他刚跟秘书交代了一些项目的注意事项,以及要求他们尽快传达之后,便接到了景清漪的电话,而后在讲着电话走进办公室之时,迎面撞上了一脸严肃且焦虑的李文。

    祁懿琛因接着景清漪的电话,担心李文开口提了一些不该提的事情引起她的怀疑,便伸出左手,悄悄地摆了摆,再用眼神示意了下,本想上前的李文看到了那一眼的暗示,瞬间秒懂了,他立即禁声地站在一旁。

    “说吧,查到了什么?”祁懿琛挂了电话后,深邃的眼眸看了一眼李文,就径直朝着落地窗的方向走去,低沉的嗓音轻轻滑落。

    “昨晚,根据环卫工人向警方提供的线索,我就猜测那人极有可能是严金辉,于是,我拿了张严金辉的相片找环卫工人确认,”李文恭敬地跟在祁懿琛的身后,离着两三米的距离,低垂着脑袋,思绪万千,本打算等事情查出来了再说,但,现在情况似乎越来越不可控了,现在敌人在暗,他们在明,防不胜防,他只好沉声交代,“他说,当时天色渐暗,加上距离远,看得不是那么真切,他一下子也不肯定,只说是有七八分相似。”

    “嗯?”闻言,祁懿琛微挑着眉,他缓缓地转身,目光如炬地盯着李文,带有磁性的尾音轻轻上扬着,滑落在宽敞而明亮的办公室里,别有一番韵味。

    “严金辉出逃后,我们的人私底下也在找,基本上把各种能潜逃的路线都找遍了,但就是没有他的任何线索。”可是,那一声故意拖长的尾音却比任何责难的言语令他紧张无比,李文知道,这是祁懿琛发怒的前兆,他只好一五一十地说清楚缘由。

    “当然,也怀疑他是不是已经回了a市,我们就沿着这个方向查,各个车站,火车站,高铁站,机场均查不到他的任何信息,就像这人凭空消失了一样。”李文看到祁懿琛的脸色因他说的话而逐渐阴沉起来,他顿了顿,继续说。

    祁懿琛的脸上蒙着一层阴云,冰冷冷的,眸光微闪了下,而后犀利地扫了李文一眼,语气冷厉至极:“所以说,你认为,想要杀清漪的是严金辉?是谁给了他那么大的胆子?”[封神]穿越给人当童子

    祁懿琛的声音自始至终都很淡,淡的没有丝毫情绪,可周身的气息却冰冷,令人不敢靠近。

    “严金辉当年也有份参与那件事,我想,估计是那边给的消息,潜逃后,一心想着泄愤。”李文知道此时的祁懿琛正在压抑着自己盛怒的情绪,目光躲闪着,不安地动了下嘴唇,只好硬着头皮说。

    祁懿琛的眸光深幽,李文没办法看清那里面的内容,而后便是听到他冷淡疏离的声音,最后跟李文说了一句:“该揣度的,该顾虑的,你心里很清楚,要怎么办,不用我教你吧。”

    “还有,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包括昨晚清漪的遇袭,以及严金辉的潜逃。”而后,又补充了一句,语气依然冷厉。

    “是,我知道了。”李文轻点了下头,一本正经地应答着。

    “行了,没别的事情了吧?”祁懿琛轻弹了弹衣角的灰尘,深邃的黑眸里泛起温柔的光泽,“我到警局接清漪去医院复查下。”

    “没有了。”李文目送着祁懿琛正远远离去的身影,直到看不见了才收起自己的目光,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黑色跑车没一会儿,就从地下通道驶向马路,一路平稳的往着a市警局的方向过去。

    景清漪正在那里上班,看着外面热情洋溢的阳光,祁懿琛忽然觉得,他的人生从未如此明朗过,未来的努力方向从未如此明确过。

    虽然不知道接下来,他要应对怎样的局面,也许很糟糕,也许很美好,唔,或许前有严金辉,后有真相曝光,其中必定诸多艰难,但他已经做好了应战的准备。

    这一整个上午,景清漪都在忙,不过调查昨晚她遇袭这件事,她还没插手,只是配合录了口供,提供了嫌疑人的拼图,其他的交给张勇他们去调查了,所以到中午的时候也总算是有了休息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