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 章节目录 354.他,很早就知道了?
    总裁办公室里安静得好像时间停滞了一样,仿佛一个动作就能将这平静击破。

    贺明扬虽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可心里仍存有小小的希冀,得来的结果,生生地将他藏于心底的那点点期待瞬间打碎。

    他的父亲害死了清漪的父母,他该如何面对清漪?

    悔恨,懊恼,愤怒……各种情绪蜂拥而至,他耷拉着脑袋,颓然至极,脸色早已惨白得不似以往神采奕奕。

    他想,他做不到若无其事地与清漪像往常那般自在相处,他也做不到将这极其残忍的真相告知清漪,他更做不到因深深的歉疚躲着不见清漪。

    此时的贺明扬各种乱七八糟的思绪在脑海里碰撞,已然压抑在心头的悲愤,这时一下子全爆发出来了,他猛地抬起头,愤恨不平地瞪着贺建良,双眼赤红地低吼:“我闹?爸,你搞清楚,现在到底是我在闹,还是有人做了亏心事!我只不过是在替清漪抱不平,还是说,你现在才告诉我,曾经一度作为我榜样的父母却只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没有勇气承认自己做错的事情!”

    贺明扬的声声控诉听起来实在是太刺人了,贺建良的眼睛里顿时爆着火花,嘴唇颤了几下,像被一股强烈的寒风呛灌了似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那连声质问,贺建良无言以对,再冠冕堂皇的理由,在脆弱的生命面前,是多么的苍白无力,对于当年那件事,他懊悔,自责,却也只是拧眉,看着贺明扬,久久未语。

    最后,约摸过了十几分钟,贺建良到底是叹息一声:“明扬,你现在太激动,我们回头再谈。”

    “爸!”贺明扬的脸色苍白,迷惘失神的双眼显出内心极度的哀痛,见贺建良似乎并不想多说,他忍不住低唤了声,“为什么我忽然感觉,你是如此陌生?”

    这话简直像一把利剑,深深地刺痛了贺建良的心。

    回忆起往事,他的心头像飘过一片青雾似的,飘过一片难言的伤感。

    那时候还年少轻狂的他,怎么也没想到会因为自己的一时贪念,而落进有心人早已安排好的陷阱里,以至于没有任何防备就掉进阴谋的沼泽里,无法逃脱,最后,牺牲了一条人命才换回他们的平安。智能芯片

    可是,就是因为这一条人命,他们犯的错也就没有任何改正的机会。

    不管他们当时有多么的后悔,多么的自责,最终都没机会再换回那人的生命。

    该死的是他们几个,却让那人毫无怨言地选择妥协。

    那人自始至终的心愿,他们也都知道,结果,还是让他在九泉之下仍不能瞑目。

    各种复杂的心情,痛苦地绞缢着他。

    此刻的贺建良,他的脸色是那般异样的悲戚、沉痛,像寒冰一样冷酷,像岩石一样严峻,漠然中似有无限懊悔……

    看到贺建良那老了很多的神情,他的心脏倏然揪痛,贺明扬缓缓地闭上双眼,听着那幽幽的叹息声,他的心像刀剜了般,痛得难以自抑。

    也许,这就是他的宿命,他所钟爱的清漪,一直是爱而不得。

    如有报应,他愿父债子偿,他宁用一生的守护换得清漪一世的无忧。

    一种缥缈的幻灭似的悲哀,在很远的一瞬间抓住了他的心灵。

    贺明扬低垂着脑袋,眉宇间洋溢着浓浓的悲戚感,黑葡萄似的眼睛里蓄满了深深的伤痛。

    “明扬,那些事,真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说清的。”贺建良不敢看贺明扬,怕见到那双染着恨意的眸子,他咽了两三口唾沫,好像是嗓子里发干似的。

    “那,祁懿琛呢?”贺明扬知道自己再问下去,贺建良也不会将事情原原本本地告知于他,忽而想起,昨晚听到了祁懿琛的名字,似乎也与这件事有关,眉宇间染着深深的疑惑,,“他又和这事有什么关系?”

    “当年那件事,不止贺家参与其中,”贺建良的脸上泛着浓浓的愁绪,略带浑浊的眼睛里沾染着满满的凄凉,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沉声说,“祁家也参与了。”

    “他,很早就知道了?”贺明扬瞪大着双眼,似是不敢相信,如若祁懿琛一早就知道这事,他是怎么做到若无其事地和清漪相恋的,甚至诱哄着清漪领了结婚证,“与清漪结婚之前就知道了?”闻香识女人

    “这事,具体我也不清楚。”贺建良轻摇了摇头,顿了几秒,这才道出自己所知道的,“据我所知,祁家那小子现在已经完全知道实情了。”

    “那,他的反应呢?”贺明扬忍不住想象祁懿琛知道这事时,是不是与他现在歇斯底里的神情相似。

    “他说他不会让清漪发现事实!”贺建良并不知道祁懿琛当时的反应有多么激烈,只是聪祁盛的话语里也能感受到几分。

    “嗯?”贺明扬似是不明白,他定定地看着贺建良,故意拖长的尾音上扬着。

    “现在,听说,清漪那边掌握了比较多的线索,祁懿琛为了不让清漪查明真相,因清漪对他无防备心,他打算从清漪口中打听下相关讯息。”贺建良详细地解释了下。

    “这也就是你们昨天所说的试探?”贺明扬这才完全明白,也联想到昨晚听到的关于祁懿琛那零星几个字,他忍不住反问道。

    “是的。”贺建良轻点了点头,紧皱的眉头滑落着浓浓的担心,“你知道的,这也存在风险。”

    “你们想我怎么做?”贺明扬抬眼,直勾勾地盯着贺建良,语气幽幽的,他知道这话他一问出来,就表示他也会一起瞒着清漪。

    “不需要你做什么,你也不需要插手这件事,就当做你从来都不知道有这件事的存在一样。”贺建良摇了摇头,他做的孽已经够多了,不需要再让自家儿子跟着一起赎罪。

    “我……做不到。”

    要他当做不知道这事,他是完全做不到的。

    “唉,我也知道你肯定做不到。”贺建良上前,轻轻地拍了拍贺明扬的肩膀,长叹了一口气,“我们也不要求你,你自己做打算吧。”

    “爸,我需要时间想一下……”贺明扬紧抿着嘴唇,想了很久,才蹦出这几个字。

    “好,你自己也好好想想吧。”贺建良也不多说,是该给点时间让贺明扬整理下,至于之后,他打算怎么做,他也不想干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