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 章节目录 第468章 景铭城病危
    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悄悄流逝。

    温情来得很早,手提公文包,今天照样是鼓鼓的,看起来,里面放的东西不少。

    不同的是,今天她的手里,多了一个某品牌的服装袋。

    看到景清漪,温情极为客气地点头,把手中的服装袋交到她的手中,客气地说:“太太,这是老板让我带的衣服,可能要你帮忙换一换。”

    祁懿琛当时在窗边讲电话,听到温情来了,他转身,而后结束通话。

    他握着手机,走向前,接过已然到了景清漪手中的袋子,柔声说:“我自己来可以。你不是要回一趟警局吗?现在温情在,你不用担心我这边没人陪,先过去吧。”

    温情找他,大多时候都是有不断的公事,景清漪也没那心思去听男人生意场中的事情。

    于是点头,而后朝着温情看,轻声说:“那就麻烦温秘书了,一会护士要过来换药,还有打消炎药水,你帮忙看着点。”

    “没问题,你不回来,我不会走。”温情应声,有板有眼地回话。

    有了温情的保证,景清漪这才放心地开门出去。

    她想回一趟警局,是去找唐春,也不知道部门里现在怎么样了,续假的事情还需要同上面领导提下。

    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去,竟是几乎将她的世界都翻转。

    温情今天来,依旧是公事。

    奥翔航空那边,一切都在祁懿琛的掌握之中,所以,没什么特别棘手的事,祁懿琛都交给温情直接去办。

    要重点商量讨论的,大多还是关于景氏地产的问题。

    温情说,景氏地产那边的工程,今天已经重新开始全面启动。

    祁盛说到做到,十亿资金已在今天早上悉数转进了奥翔航空的账上,由奥翔航空的财务系统统一打理,但是设了专款专用,这笔资金,只用来支持景氏地产的项目。

    温情是想请示祁懿琛的意思,看下他对这个事情,还有对景氏地产的各个项目,再有的是对景氏地产如今比较混乱的内部人事以及各股东之间的明枪暗箭,有没有什么看法。为魔师表[系统]

    而祁懿琛的回答,也只是让温情特别留意那个骆姓股东,要严格把关每个项目的进出原材料,需提防骆姓股东怀恨在心,私底下找原材料供应商,以次充好。

    贺明扬推门进来的时候,祁懿琛刚和温情讨论那些具体到每个项目的细节。

    彼时,景清漪刚离开不过半个小时。

    推门的声音很响,响到让祁懿琛和温情,不得不从工作中抬起头来,看门口的来人。

    “祁懿琛,快点跟我过去。”贺明扬直接进来,他的脸上蒙着一层阴云,眉头紧锁,上前跨了几步,要去拉祁懿琛握笔的那只手,连生催促,“快点,出事了。”

    “什么事?”祁懿琛放下手中的纸笔交还给温情,拧着眉头问贺明扬。

    能让贺明扬这样的人一脸凝重的事情,必然是大事。

    祁懿琛瞧着他这样的面色,心下也是有了不好的认知。

    “是景老爷子,突然发病,已经休克被送往手术室……”贺明扬的话还没说完,祁懿琛直接就翻身下床,套上床头的拖鞋,大步走向门外,一张脸,沉得不能再沉。

    在电梯的时候,祁懿琛望着不断上升的楼层,他淡声问:“她知道了吗?”

    贺明扬点了点头,幽幽地说:“她已经到了警局,刚请完假,很巧的是,我送验尸报告给唐春,和她见到面了,才说了几句话,就接到了景丽檬的电话,她知道的时候,景老爷子正被推往手术室的途中,我一听就不妙,跟着一起过来了。”

    “不是控制的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又发病?”祁懿琛的右手,撑在电梯墙上,想要借此来撑着自己的身体,想要让自己放松下来,想清楚怎样面对等会儿的局面。

    “景老爷子犯的是心脏疾病,他的身体已经经不起再三地摧残了。我来的时候,看着医生刚进去,具体什么情况,还不是太了解。不过,我听医生同景丽檬说的反应,似乎景老爷子的情况,真的不太乐观。”

    贺明扬直接带祁懿琛去了景铭城所在的手术室。

    那个门口,有景丽檬,许晴芸,祁盛,还有瘫软的景清漪……

    祁懿琛一出现,就被景清漪瞧见,仿似是看到了天神般,她原本瘫软的身子,顷刻间站起来,眼睛也是发亮的看着祁懿琛,她奔上来,拖着他的右手,把他直接拖到手术室门口,语无伦次的说着:“懿琛……爷爷……爷爷……他要死了……要死了,懿琛,为什么不告诉我爷爷的情况已经这么糟糕了?为什么?”这本漫画来自地球

    她的话,一声急过一声,那声声质问,在手术室外的楼道里显得尤为凄厉冷绝。

    此刻,景清漪所有的言行举止,都好像是无意识的,她只是一个劲地质问着祁懿琛。

    祁懿琛可能是被景清漪抓得有些疼,脸上有几分不自然的忍痛表情,额头上也冒出了几滴冷汗,纵使这样,他还是一样不忍心去拨开她的手。

    他怕,他若是拨开了她,她会就那样跌到地上去。

    他知道,她若是知道了,定是痛不欲生,好像天已经塌了下来。

    此时此刻,祁懿琛这个如神袛一般存在在a市的男人,如今,却是见不到往日的光彩。

    他的双眸,只是盯着景清漪,盯着她的苍白脸颊,看着她那双无神的眸子,他心底里是无比的沉痛。

    哪怕是景丽檬这样一个外人,也是能真真切切地感觉到,这个男人对景清漪的感情。

    后来,是贺明扬看不下去。

    他上前两步,一根一根手指地拨开景清漪一直抓着祁懿琛摇晃的手,将自己高大的身躯挡在两人中间。

    “清漪,你冷静一点,祁懿琛的手还受着伤呢。”贺明扬抠着景清漪的手,也是怕她会倒下去而不敢轻易松开,他的话,点明了现在的局面。

    贺明扬的话,像一记雷响,劈醒了景清漪。

    她抬眼,空洞的双眼,看向祁懿琛,呆滞无神。

    是啊,她怎么把这个事情给忘了呢?

    她刚好像又抓疼了他那受着伤的手臂,只怕伤口又要渗血了……

    这个走道,没了景清漪的声音,倾刻间,变得安静极了,安静到,甚至可以听到彼此之间的呼吸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