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名门医女 > VIP卷 第一百九十三章 踌躇
    夜色深深,常云成迈进屋子里,屋子里早已经点亮了灯,但却显得空荡荡冷冰冰的。

    齐悦不在家,带走了三个丫头。

    常云成不由回头看了眼院子,亦是感觉空荡荡的。

    跟他后边的秋香察言观色。

    “少夫人今晚不回来了,和大小姐她们都留在千金堂了,丫头们已经送了铺盖过去了。”她低声说道。

    常云成转过头。

    “我有问你这个?”他拉着脸说道。

    秋香低头,并没有害怕。

    “..世子爷,奴婢不是知道你担心燕儿嘛,燕儿小姐的手术很顺利,刚才丫头们回来取东西时说了,已经..嗯..那个..麻醉苏醒..反正就是醒过来了…”她含笑说道。

    那你不先说这个,常云成看了眼这丫头,什么也没说,嗯了声。

    他看着屋子站了一刻,转身出去了。

    “世子爷。”正要帮他解下斗篷的秋香不解的忙跟着喊道。

    “我去书房。”常云成说道,大步走出去了。

    千金堂里,就在手术室隔壁是新布置的病房。

    “我喊一二三,大家一起抬。”齐悦说道。

    “少夫人我来吧。”一个弟子说道,想要接过齐悦手里抻着的中单。

    “不用,第一次,我来吧,以后你们来。”齐悦说道。

    虽然是简单的移床,各自抻着一角的胡三、棺材仔以及张同也有些微微的紧张。

    伴着齐悦一二三,燕儿被稳稳的移动到推床上。

    常春兰已经在病房里等候了,看着昏睡的女儿被推进来,忍不住掉眼泪。

    再一次用中单移床,阿如带着鹊枝阿好帮燕儿盖好被子,安置血压计和温度计。

    “会很疼的吧?”常春兰对齐悦哽咽道。

    亲眼看着手术过程,常春兰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过来的,早知道这样吓人,她都宁愿不做这个手术了…

    “丑陋的蚕蛹经过破茧而出的痛才能变成美丽的蝴蝶。”齐悦笑道,“手术中用了麻药,不会痛的,就是手术后….”

    常春兰眼泪汪汪的看着她。

    “可是痛,也是好事嘛,痛了才能成长,先苦后甜,先痛后喜。”齐悦笑道,拍了拍常春兰的肩头,“好了,你晚上可以在这边陪床,我也在这里,没事别担心,半个月后,你就能看到一个新的燕儿了。”

    走出屋子,院子里的弟子们还没散去,刘普成正指挥着几个弟子在做器械消毒,室内消毒,安老大夫在一旁认真的看,偶尔问一两句。

    看到齐悦出来大家忙停下手。

    “辛苦了。”齐悦看着大家,笑道,然后习惯性的拍拍手。

    这声辛苦了说了众人都有些慌乱。

    “我们辛苦什么…”

    “是少夫人你辛苦了..”

    有弟子反应过来乱哄哄的说道。

    “手术不是一个人能做好的。”齐悦笑道,一面喊胡三,“胡三,去,看哪个酒楼还开着,包桌晚宴送来,我请大家吃宵夜。”

    从来没有过这种待遇,弟子们一时都不知道该什么反应,胡三已经知道齐悦的脾气,大声的应了声就换衣服跑出去了。

    “齐娘子,你这以后让我都没法做了。”刘普成摇头笑道。

    齐悦哈哈笑。

    “没事,老师你做你能做的,剩下的我来做。”她笑道。

    刘普成摇头笑了。

    安老大夫一直安静的坐在一旁,听到这里也微微一笑。

    齐悦走过来。

    “安大夫,不早了,你快回去歇息吧。”她说道。

    “只恨弟子身残,不能侍奉师父..”安老大夫说道。

    齐悦噗嗤笑出声。

    “安大夫!”她拔高声音喊道,“你还来真的啊。”

    安大夫笑了,只听那些言辞,这个姑娘,没错,是个姑娘,这个姑娘在他印象里是个粗鄙无知阴暗的女人,待亲眼看到,虽然听到的那些话,依旧嚣张尖锐,但却感觉倒是爽朗率真坦坦荡荡。

    真是奇怪的感觉啊。

    “今日少夫人劳累了,我先告辞了。”他没有回答,而是说道,一面拱拱手。

    齐悦不以为意,笑着点头说声好。

    她说过,她一向是个有礼貌的人,只要对方有礼貌,自始至终安老大夫都很有礼貌,这个老者给她的感觉和刘普成一样,至于那个安小大夫..

    “安小大夫还不能走吗?”齐悦忙问道,“给他熬了糖水喝了没?”

    安小大夫有点虚脱,齐悦觉得不应该是晕血,毕竟他是大夫嘛,就是不是主治创伤的大夫,也不可能没见过血,那就是受了惊吓。

    一个弟子忙答道熬了熬了也吃了。

    “没出息,齐娘子,不用理会。”安老大夫摇头说道,“几位小哥,劳烦你们把他给我架到车上去。”

    自从有了齐悦以后,千金堂的弟子们越来越觉得自己受尊重了,以前常做的那些越开越多的被加上一个劳烦啊,请啊,有劳啊,真是..真是感觉太好了。

    几个弟子嘿嘿笑着应声忙忙的去了。

    街角边,常云成已经站了好一会儿了,千金堂外悬挂这灯笼随风摇晃,就如同他的心一般,进去?不进去!不进去?进去!……

    做手术的是他外甥女,他这个当舅舅的去探视再正常不过了!

    常云成终于抬脚,却听得声响,千金堂的门开了,他慌忙往黑影里躲了去,看到先是两个弟子架着一个男人上了马车,接着推出一张轮椅来,然后便看到那女人的身影。

    常云成心不由狂跳两下,大红灯笼下映照这那女人含笑的形容….

    似乎已经很久不见了一般,常云成不由盯着她的脸,没舍得移开视线…

    直到千金堂门前随着马车的离去又恢复了安静。

    那女人和刘普成含笑说了什么,自始至终她脸上的笑就没散去过。

    她..这么开心..一点也没因为今天的事难过么?还是藏在心里了?

    常云成站在阴影里,裹紧衣裳,避免被夜风吹出声响。

    齐悦几人很快进去了,门又被关上。

    常云成这才慢慢的走出来,一直走到门前,夜风中似乎听到里面有说笑声传出来,他抬起手,却最终没有落下。

    不知道站了多久,听得一阵热闹,街那边奔来几个人嘻嘻哈哈的说笑着。

    “…我就说把那个菜换成烧猪头,你们偏不听….”胡三抱怨道,忽的愣住了,“哎?”

    他看向路那边。

    “师兄,怎么了?”其他弟子忙跟着看去,却只见夜色沉沉,街道隐隐。

    “我好像看到一个人…..”胡三皱眉说道,一面抬头看去。

    “幸亏现在是在这里,不是在义庄,要不然又要被吓的腿发抖了…”其他弟子们笑道。

    “被吓得发抖的是我那师侄。”胡三瞪眼说道,听到身后脚步响,忙催着大家进去,“快,饭菜送来了,快收拾地方…”

    大家应声进门,临进门前胡三又看了眼路那边。

    “好像是世子爷?”他自言自语,里面有人喊他,他便应了声,忙忙的进去了。

    紧随其后的是一辆车,车上满满的食盒,不下七八个伙计跟着,乱哄哄的开始往千金堂里进,整个街上都被搅动的热闹起来。

    常云成从屋角阴影里站出来,再次看了眼千金堂,转身大步走入夜色里去了。

    常云成在书房胡乱歇了一夜,天色刚明的时候,他叫进来小厮,递给他一封信。

    “去…”他开口说道。

    话没说完小厮就高兴的接过来。

    “是送给少夫人的吧?小的这就送去,决不能别人看到。”他眉笑颜开的说道。

    谢天谢地,世子爷终于要给少夫人道歉了。

    常云成的脸顿时黑成锅底。

    “滚!”他喝道,踹了小厮一脚,“去送给京城的范公子。”

    小厮被踹的坐在地上,吓得脸儿白白,乖乖,猜错了..

    他半句话不敢再多说爬起来就跑了。

    常云成一晚上闷气未消散又添了郁闷。

    凭什么,都认为他该去给那女人低头?

    他闷闷的站在书房门口。

    “世子爷。”有两个小厮过来了,恭敬的施礼。

    这是定西候的使唤人,常云成嗯了声。

    “侯爷让你去接少夫人回来。”小厮说道。

    常云成沉着脸没说话。

    小厮们也不说话,只是低着头恭敬的站着不动。

    过了许久,常云成嗯了声。

    小厮们还是站着不动。

    “还有事?”常云成问道。

    小厮抬起头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侯爷,让我们陪着世子爷去。”他们说道。

    陪?是押着去吧!

    常云成脸色再次黑了黑,拳头攥了攥,最终松开了,抬脚迈步。

    好,这可不是他自愿的!

    两个小厮松了口气,还好,世子爷没动手打他们。

    二人忙跟上去。

    走出去没多远就遇到管家,管家看着常云成露出欣慰的笑。

    “你很闲吗?在这里晃什么?”常云成再忍不住气喝问道。

    难道所有人都等着看自己向那女人低头的热闹?

    管家依旧笑嘻嘻的,丝毫没有因为常云成态度不善而惶恐。

    “没有,没有,我看看他们有没有偷懒,边边角角的总是不打扫到。”他认真的答道。

    常云成从鼻子里冷哼一声。

    “可真是辛苦你了,特意跑这里来查看!”他说道,在特意和这里二字上加重语气。

    管家恭敬的施礼。

    “不辛苦,这是老奴该做的。”他认真的说道。

    该做的!谁家的管家该做的是一心的关心少主子夫妻两个吵架和没和好!

    常云成青着脸大步走过去了。

    ******************

    推荐予方《东床》

    一个女配变女主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