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名门医女 > VIP卷 第三百六十三章 搭讪(加更)
    乍一听到这个话,齐悦也吓了一跳。

    只这一句话,陈氏憋闷许久的心情一下子好了。

    “你还真是吉人天相。”她微微侧头,含笑对齐悦说道。

    这可是自见面以来,陈氏第一次露出笑脸。

    真是天子威严,一句话就掌人生死喜怒啊。

    齐悦不由感叹。

    “姨母说笑了,是您。”她忙说道。

    前边的太监轻声咳嗽一下。

    二人忙停止说话,不敢怠慢,陈氏的轿子立刻换个方向,在那两个太监的引路下向一处宫殿而去。

    刚看到宫门,便有一个太监含笑接过来。

    正是上一次见到过的那个胖太监。

    “我的小姐,这才多久不见,你这气色怎么差了这么好多?”他惊讶说道,神情担忧焦急。

    陈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眼中闪过一丝怅然,如今已经遮不住了,再过一段会更差。

    “这又不是小时候你哄我吃饭了,还这样说,我可不会信。”陈氏微微一笑道。

    胖太监笑了,亲自伸手扶陈氏下轿子。

    “快去吧,陛下看折子歇息得空。”他低声说道,说罢想到什么,又晃了晃陈氏的手,“小姐,你可好好跟陛下说话。”

    陈氏忍不住又笑了,抬手打下胖太监的手。

    “我都是当祖母的人了,你别总把我当孩子看。”她笑道。

    胖太监也笑了。

    “小姐还是笑起来好,当初太皇太后说的果然没错。”他笑道。

    提到太皇太后,陈氏的笑容多了几分酸涩。

    “好了快进去吧。”胖太监说道。

    陈氏点头,抬脚。

    齐悦也忙跟上,但胖太监却似乎刚看到她一般,忙伸手拦住。

    “小姐这..”他带着几分疑问看陈氏。

    “哦,我身子不好,她是我的大夫,时刻跟着我。”陈氏说道,看了眼齐悦。

    大夫?

    胖太监神情惊讶打量齐悦。

    “那,小姐,这也不行啊,陛下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为难说道。

    陈氏踌躇,可不是,这个皇帝的脾气…

    “这样吧,我让这位娘子在隔壁殿里等,我亲自守在这里。”胖太监思索一刻说道。

    意思就是万一你有什么事我一定把人及时给你带到跟前。

    这什么事自然是病,不过宫里忌讳,不可能真的这样说出来。

    也只能这样了,总算皇帝肯见自己了,那事情就差不多了。

    陈氏点点头。

    “好好的听公公的话,等着。”陈氏转头对齐悦低声嘱咐道。

    齐悦点头,看着陈氏缓步走向正殿门口。

    门口侍立的太监看到了,忙轻轻的分别提住门,一推打开,陈氏迈步进去了,门又关上。

    “这位娘子,请跟我到这边来。”胖太监说道,又笑着搓了搓手,“虽说开春了,还是冷的很啊。”

    齐悦忙冲他笑着施礼道谢。

    “别客气。”胖太监笑道,一面引着她走向一旁的侧殿,一面说着闲话,“陈夫人的身子..”

    说起这个,齐悦也有些疑惑。

    这一次见了陈氏的精神明显不如以前,不,不是,不如进京的时候,而是又像以前了。

    当初在定西侯府的以前。

    难道又犯病了?

    或者是因为自己的事忧心的?

    想到这里,齐悦再次自责,早知道当初哪怕当面和陈氏闹也该告诉她自己的决定。

    “是,身子有些不妥,正调养着。”她低头顺口答道。

    胡思乱想说着话,已经迈进了侧殿的门。

    “公公。”一个小太监跑过来,大声喊道。

    胖太监嗨了声,对着那跑近来的小太监抬脚就踢。

    “陛下才歇息,你喊什么喊!”他竖眉训斥道。

    小太监捂着肚子也不敢呼疼,顺势低头哈腰。

    “爷爷,您快去看看,好几个册子对不上..”他低声说道。

    胖太监面色微变。

    偏偏此时侧殿里传出啪啦一声,似乎有什么掉在地上。

    齐悦已经站在殿内,一眼看到斜对面的桌案前一个人正有些慌乱的扶桌角,但一个花瓶还是从桌角滚下落在地上,幸亏地上铺着厚厚的毯子,没有摔碎。

    那人在花瓶落地的一刻,就侧身闪到一旁的幔帐后。

    “怎么回事?”胖太监闻声说道,从门外侧身看进来,目光扫过准确的看到地上的花瓶,顿时面色铁青,“谁?”

    没人回答。

    那小太监在一旁皱着脸催促,胖太监看不到人也暂时顾不得这边,只得抬脚。

    “这位娘子,你在这里稍等。”他说道,又对门边侍立的太监嘱咐两句。

    齐悦哪里敢留他,施礼请他自便,看着胖太监急忙忙的走了。

    屋里屋外又恢复了安静,廊下太监以及四周侍卫们都肃穆而立,面无表情。

    齐悦站在殿内门口处,不敢进去也不敢走出来,干脆站在原地也跟着发呆,目光有意无意的环视四周。

    这里是皇帝的办公区吧?比陈氏带她看过的太皇太后的宫殿要威严许多。

    正看着目光扫过殿内,见那幔帐动了,那个人从其后闪出来,慢慢的走出来几步。

    齐悦看清他的样子,年纪三十多,穿着简单的黑袍子,那人也看过来,齐悦忙垂下视线。

    听得轻轻响,想必是花瓶捡起来放回去了,然后便是脚步索索。

    “多谢了。”

    一个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谢什么?

    齐悦没抬头。

    “二总管脾气坏,要是被他抓到,可要好好的挨顿骂。”

    男子的声音接着说道,“多谢夫人没有揭穿我。”

    齐悦低着头装聋作哑。

    这皇宫里的人奇奇怪怪的,她可不敢轻易招惹。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啊?”

    那人继续问道。

    好嘛,古今中外原来都是这样搭讪。

    齐悦心里哼哼两声,跟姐姐玩这个….

    她依旧低着头不动不说。

    “你认识李阁老?”

    男人却不气馁,接着问道。

    李阁老?

    齐悦愣了下,她给李阁老治病的事知道的人不多吧,自己治完就走了,李家或许宣扬她的名字,但见过她这个人的并不多。

    难道真见过?

    齐悦微微抬头看了眼,这男人站得更近了些,能够看清他的五官,相貌堂堂,带着与生俱来的威严富贵。

    没印象..

    齐悦又垂下头。

    “哦,胡子掉了。”

    男子又说道,带着几分笑意。

    什么?齐悦愣了下,旋即恍然,抬头看那男子。

    “哦。”她说道。

    那天那个假胡子的胖子她还记得,因为真的很搞笑,不知道什么人来李家还要乔装打扮,乔装打扮也没什么,偏偏还乔装打扮的那么次…

    齐悦的嘴边不由浮现笑意。

    恍惚貌似那胖子身边跟着一个侍卫模样的男人…

    原来是他吗?

    见她终于露出想起来的神情,男子笑了,还没笑完,齐悦又低下头了,继续一副我看不到也听不到的模样。

    男子的笑在脸上微微滞了下。

    真是有意思,以往别人费尽心机要和自己说话,如今竟然有自己没话找话的时候。

    原本打算看一眼确认一下就走,没想到撞掉了花瓶被发现,干脆也就不走了,此时说了两句话,他越发有了兴致。

    他倒要看看这女人还能这样多久。

    “你是哪家的?”

    “你贵姓啊?”

    “你今年多大了?看样子也有三十了吧?”

    一个又一个唐突的问题问了出来。

    齐悦垂头翻个白眼却是雷打不动的站着不闻不问。

    外边的太监始终安静,似乎听不到也看不到这里面的事。

    皇帝看着眼前女子的模样,笑意更浓。

    不错不错,这女人有意思,明显我知道你故意我也故意的样子。

    换作其他女子只怕早已经手足无措慌乱窘迫不已了。

    她却是一副看似恭敬小心实则轻松自在的样子。

    就算是因为陈雪,所以李家会正门相迎,但这女人走正门走的也太轻松随意了,倒有几分宠辱不惊云卷云舒的淡然。

    这种淡然可不是谁都能有的。

    两次进宫都带着,这女人是陈雪什么人….

    他没让人去问董妃,如果问了,不知道又引起什么猜测,干脆自己来问好了。

    反正也逗陈雪逗的差不多了。

    皇帝伸手摸了摸下巴,抬脚走出去了。

    外边没有施礼也没有问好声,在这些太监以及侍卫眼里似乎这男人是空气。

    齐悦吐出一口气。

    王爷?皇子?神仙?妖怪?

    至于侍卫太监什么的…

    她齐悦又不是未经世事的小姑娘,医院里三教九流混迹,那也是练眼力能练的很毒的地方。

    齐悦微微皱眉,这一趟进宫貌似有些意思….

    这边陈氏已经等的不耐烦了,正要问侍立的太监,门外传来脚步声。

    “姐姐,真是稀客啊。”

    爽朗的男声笑道。

    陈氏心里搬开巨石,转身施礼。

    “臣妇见过陛下。”她说道。

    皇帝大步走来,一面摆手示意免礼。

    “姐姐回京这么久了,如果不是朕邀请,姐姐还不肯来见朕呢。”他笑道。

    皇帝竟然称呼陈氏为姐姐,要知道皇帝称呼同辈的公主也不过是名号而已。

    但此时此刻,称呼的人以及听到称呼的人都没有什么不自在,似乎这是很习惯的事。

    皇帝在龙椅上坐下,带着几分轻松随意摊开长手长脚,看着陈氏神情似笑非笑。

    陈氏吐了口气,抬起头看了皇帝一眼,然后跪下来。

    “陛下,我也不遮掩了,您也别折腾我了,我就直说了吧。”她说道。

    皇帝依旧似笑非笑看着陈氏不说话。

    陈氏抬起头看着他。

    “我再过几天就要死了。”她说道。

    皇帝脸上的笑微微一滞。

    这开场白够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