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名门医女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四章 咫尺
    常云成是直接奔向这边来的。//免费电子书下载//

    他进堡门顾不得那些将士们的迎接,直接推给江海去,而他自己则准备只询问军医营询问齐月娘。

    这边江海欣然答应接受这个任务,甚至比常云成还迫切。

    “齐娘子在哪?”他面对迎过来的大小将士开门见山的喊道。

    喊的大家一愣”“。

    “齐娘子就是…”江海要解释,但有人已经开口了。

    “齐娘子刚才去后坡。”他说道。

    显然对这个跟着军医来的女人已经很熟悉。

    其实不止是他,军医营里多了个女人大夫,在满是男人的世界里,实在是想不认识都难。

    常云成竖着耳朵听到了抬脚就向这边跑。

    江海也不甘落后,哪里管什么客套责任。

    他们跑过来,随从自然也跟着。

    只剩下一群来迎接的将士们呆立在原地你看我我看你一头雾水。

    那句将军幸苦了的客套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

    这是出什么事了?

    从堡门到后坡其实没多远,但常云成觉得跑了一辈子那么长,以至于真的看到那个女人的身影时他反而有些不敢相信。

    又是梦吧?

    梦里每次自己走近,那个女人就会消失

    那种梦醒之后撕心裂肺的感觉实在是难受。

    他不由停下脚步。

    那女人开始往这边走,走得越来越近,已经可以看清她脸上的笑。

    常云成只觉得眼睛酸涩,比以往任何一次梦境里看得都清楚。

    是真的,不是梦。

    他终于再次抬脚,却有人越过他冲过去。带起了一阵风扬起一片尘土。

    “齐娘子!”江海扑过去,抓住齐悦的胳膊大声喊道。

    声音嘶哑颤抖,似乎带着哭音。

    “你吓死我了!”他大声喊道,“你没事太好了!”

    齐悦看着一向开朗晴天阳光灿烂的江海脸上此时毫不掩饰惊惧的神情,很是感动。

    “我没事,吓到了你啦,真是对不住。”她整容说道,一面拍拍他的胳膊以示安抚。

    “我这就去给你出气!”江海喊道,转头就走。

    齐悦忙伸手拉住他。

    “出什么气,人家说让我去死。我就去死,那是我傻,不是人家错。”她笑道,“是我自己要来的,不管别人的事。”

    江海一脸不信。又转头要找军医。

    “那个乔明华呢?叫乔明华的在哪?”他喊道。

    一旁站着的乔明华在江海奔过来的时候,就明白了什么。撇撇嘴转身走开了。此时已经不在这里了。

    齐悦含笑给他解释,视线落在常云成身上。

    常云成站在原地也正看着她。

    他的神情似乎有些呆滞。

    齐悦对他抿嘴一笑。

    “齐娘子,齐娘子,你真的没事吗?有没有受伤?”江海急慌慌喊道,来回转圈,站在齐悦的正前方。挡住了视线。

    “真没事。”齐悦看着他说道。

    “还好是攻城防卫,有城墙在你不会有危险,如果是野外平地相遇战,你可千万记得拼命的跑。跑的远远的。”江海絮絮叨叨的说道。

    这边常云成挪动脚步换个方向,齐悦感觉到他的视线,看过来再次一笑。

    “是,别担心,我一定会好好的保护自己的。”她说道,视线看着常云成。

    常云成忍不住低下头看脚尖,但又醒过神忙抬起头,但视线所触又是江海阔阔的后背。

    “齐娘子,齐娘子。”

    远处有人忐忑不安的喊道。

    齐悦忙看过去。

    “阿如姑娘让请你过去一下。”那人明显是个辅兵,怯生生喊道。

    遇到棘手的伤员了,齐悦点点头,应了声是。

    “谢谢你…你们赶过来,让你你们担心了,我没事,我去忙了。”她说道,看着江海,又看向常云成。

    江海依依不舍的看着她跑开了。

    “别累着,那么军医呢,都不是吃闲饭的。”他在后喊道,依依不舍的收回视线看向常云成,却见常云成也正看着那女人远去的身影。

    “世子爷。”他立刻走过去,一脸委屈又怜惜的看着已经看不到背影的方向说道,“你看齐娘子忙的,都顾不上跟你说话,她的多累啊…”

    回答他的是沉默。

    江海觉得侧脸有些凉飕飕的,他忍不住打个寒战,摸了摸后脑。

    “起风了?”他嘀咕道,一面转过头,对上常云成幽暗的双目。

    “江海。”常云成看着他,开口说道。

    声音有些涩涩。

    “哎。”江海应了声,“世子爷,你说我该不该为齐娘子出气,可不能放过徐宁德,我的女人…”

    常云成重重的咳嗽一声,打断了江海的话,面部肌肉似乎有些僵硬。

    “你的女人?”他用奇怪的音调问道。

    江海摸着头讪讪笑了,事情太急,他竟然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忘了问最重要的事了。

    “…那个世子爷,你是知道的,当初我被齐娘子救了,那个,我可是被她看光了…”他忙忙的说道,“话说,那个什么,救命之恩当肉身相报…”

    常云成的神情更奇怪了,这次干脆连话也不说了,就那样看着江海。

    江海被他看的有些发毛。

    “对了世子爷,齐娘子的到底有没有男人啊?”他压低声音问道。

    常云成咽了口口水。

    “有。”他哑声说道。

    江海一脸惊愕不可置信。

    竟然…

    “没死吗?”他颤声问道。

    齐娘子虽然是妇人打扮,但是,但是从来没有男人在她身边出现,胡三以及小曲他们自然不算。

    他一直心存美好期望,就是齐娘子是寡妇。

    常云成深吸一口气。

    “没死。”他涩涩答道。

    江海只觉得天都塌了。

    “可是,可是那什么男人啊。竟然让齐娘子这样一个人东跑西跑跑来跑去?”他喊道,一把抓住常云成,似乎抓住了最后一丝希望,“世子爷,你是齐娘子的前主子,你就是娘家人啊,你可得为齐娘子做主啊,让她休了那个男人啊!”

    常云成闭了闭眼,只觉得满耳嗡嗡乱响。

    江海还在唠叨什么,常云成听不清了。他深深的吸了口气。

    “江海。”他忽的说道。

    江海停下絮叨,一脸期盼的看着他。

    “我记得你不是应该在宁夏镇吗?”常云成问道。

    江海愣了下,眨眨眼。

    “是啊。”他说道,“不过”

    “不过你怎么回来了?”常云成皱眉问道,“你回来多久了?”

    江海面色有些尴尬。

    “没。没多久…”他结结巴巴说道。

    常云成沉脸看着他。

    “世子爷,我回来给老魏过生日。本来即刻就走的。这不是见到齐娘子了,她一个人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我”江海忙解释道。

    常云成看着他,冷冷不说话。

    常云成军纪严格,江海最终垂下头。

    “我这就回去领军法。”他蔫蔫说道。

    常云成看着他。

    “不用了,你不用回宁夏了。”他说道。

    江海大喜。

    果然世子爷是最疼自己的!

    “你去辽东镇吧。”常云成说道。

    江海顿时愕然呆滞。

    常云成终于打发了多看一眼都想掐死的江海。忍着砰砰的心跳快步走向伤兵安置处。

    见了她说什么?

    她,她,受苦了…

    这是废话…

    说,我想你…

    常云成只觉得耳朵烧的要化掉。他不得不停下脚,免得真的随着走动掉下来。

    不,不,这里这么危险,得先问问她有没有受伤…

    无数念头乱冒,常云成猛走几步又停下几步,最终还是走到了伤兵安置处。

    这里嘈杂声哀嚎声哭喊声骂娘声一片。

    是直接这么进去,还是把她叫出来?

    常云成站住脚。

    她一定很忙,那,那就站在一旁好好的安静的看着她就好了,等她忙完了,再…

    常云成心跳到嗓子眼。

    再单独的在一起说说话…

    他们有多久没见了?

    更不要说独处…

    常云成深吸一口气抬脚迈进院子。

    齐悦正和阿如说话走出来,两人打个照面。

    “世子爷!”阿如喊道,一脸惊喜。

    她一直在这里忙,不知道常云成来了。

    常云成的视线落在齐悦身上便没有再移开。

    齐悦看着他,露出笑容。

    那些已经演练好的话,怎么到了嘴边说不出来呢?

    常云成张口只觉得嗓子有些哑了发不出声。

    “哎呀,世子爷,世子爷,原来您是急着来探望伤兵了?真是太辛劳了,这一路奔波的连口水都没喝就过来了…”

    身后传来喧哗,伴着杂乱的脚步声。

    常云成面色一黑。

    守备大人已经站在了身后。

    “哎呀,齐娘子!”他又看向齐悦,神情激动又郑重的就走过去,“这次可真是辛苦你了!某刚刚知道,你竟然主动随军医营来随战!这真是报国之心拳拳,仁义之情深深啊!简直不愧是医者仁心风范!吾辈汗颜啊!”

    守备大人已经顾不得理会常云成奔了过来,他身后的人自然不甘落后,齐齐的涌过来将她围住。

    “是啊是啊,齐娘子真是巾帼风范!”

    “怪不得都称齐娘子您为神医呢,这等仁心可不是只有神佛才有的嘛!”

    “齐娘子真是幸苦了!”

    “有齐娘子在,将士们有福了!”

    “原来齐娘子是世子爷的旧人啊!”

    “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

    “是啊是啊,齐娘子怎么不早说啊!”

    齐悦被说得有些懵,这些人她一个也不认识啊?怎么看起来大家都跟她熟的不得了一般?这都是谁啊?

    她想看常云成,但视线已经完全被这些人挡住了。

    看着被众人热情围住的齐悦,听着五花八门的奉承赞誉,站在门口的常云成不由闭了闭眼,用力的咽下一口气。

    他将垂在身侧的拳头用力的攥紧,发出咯吱咯吱的脆响。

    他还是第一次知道,甘肃镇的这些大老爷们竟然还有这等口才!

    真是让他刮目相看!

    真是太好了!

    既然如此能说善道,那么卫城里雇佣的那些文吏师爷什么的可以辞退了,有的是机会让他们说个够!

    正在围着齐悦将事先背诵好的那些恭维话逐一倒出来的守备大人等人突然觉得后背有些发凉。

    他们忍不住悄悄回头,看到杵立在门口的常云成面色幽暗。

    还是…不高兴啊?

    完了完了,看来这个什么旧家奴大夫,在世子爷心里地位还不低,再看这女人的相貌,说不定…嗯哼,权贵豪门之中风流艳事多多,大家都懂得。

    众人不由互相使个眼色,搜肠刮肚的继续狂吐赞誉,下定决心不把世子爷说开心了誓不罢休!(。手机用户请到qidian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