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重生之嫡女谋 > 章节目录 第308章 腹黑云世子3
    那杏儿分明是不想死,若是不然,她就不会一直求着自己穿上那件破裙子了,所以这种道德绑架应该是无形的,若是杏儿自己没有以死谢罪,估计云王府里也会有人不会放过她的,所以她才会这么害怕。

    “是真的,杏儿说的是真的,还请高小姐可怜可怜我们吧!”那些其他跪地的丫鬟又纷纷求饶着,高小姐若是不穿上那件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除了杏儿会以死谢罪,她们也会受到一定的惩罚,这是云王府隐形的规矩。

    “她的是以死谢罪,那你们呢?你们不会也以死谢罪吧?”高冉冉想要知道这些被连累的人的处罚又是怎样的。

    那些丫鬟抬头看了看高冉冉,又看了看其他的丫鬟,声音惶恐的道:“我们不会以死谢罪,但是我们也会自断一臂,以谢世子。”

    “你们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高冉冉就不明白了,她们到底是受了云镜多大的恩惠,一定要这样自残谢罪。

    “当初的我们都是乞丐,是世子看我们可怜,特地将我们带回府中照顾,世子对我们恩重如山,我们无以为报,如今世子不过交代了一点事情给我们做,我们都做不好,我们除此之外,无以为报。”跪在杏儿身后的丫鬟态度决绝,娇俏的小脸上满是一片凝重之色。

    高冉冉看那些丫鬟面色如她,也就不再坚持了,这些丫鬟是无辜的:“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为难你们了,替我更衣吧。”

    “高小姐,你真美。”替高冉冉整理完妆容的丫鬟真心地夸奖她道。

    高冉冉望着镜子里美艳高贵的自己,有些恍惚,这还是她嘛?

    “走吧,是时候去喝你们世子的茶了。”高冉冉清冷如雪对杏儿道。

    杏儿经过此事,乖巧了很多,主动的在一旁带路。

    看着盛装而来的高冉冉,云镜一张清亮的瞳孔微微凝了凝,俊美的容颜之上笑如春风,凝深着目光看着她:“请。”

    清新的茶水,香气怡人,高冉冉轻轻抿了几口,面色冷冷:“茶已经品完了,我可以走了嘛?”

    云镜将手中的茶杯放在桌子上,收敛了笑容,正色道:“高小姐,本世子还有一些事情想要请教高小姐,还望高小姐能够指点一二。”

    “云世子请说。”高冉冉磨了磨牙,看来她不回答几个问题是不能走了。

    “高小姐易容而来,是为了苏浅公主手中的那个盒子吧?”云镜看着杯中的茶水,面色浮沉。

    “是。”高冉冉也不掩饰,她若不是冲着那个盒子隐藏的秘密来的,她就不会落入他的手中了,也就不会在这里被请来喝茶了。

    “那个盒子里面装的什么,你知道么?”云镜又抿了一口香醇的茶水。

    “是一块翡翠色的玉佩。”高冉冉开始有些不明白云镜的用意了,他怎么会主动提起这块玉佩。

    “那你知道这块翡翠色的玉佩代表了什么嘛?”云镜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朦胧。

    “不知道。”高冉冉摇了摇头,这样的玉佩她在高家的祖先高卿卿的手札里有看到过相应的描述,也从夜怀的口中得到了一些线索,这样的玉佩应该是与幽冥谷掩埋的前朝宝藏有关的,可是,就算她知道这些,她也不会说的。

    这些宝藏对于夜怀很重要,他是前朝皇族夜氏唯一的后裔,这笔宝藏代表着他复兴前朝的希望,所以她谁也不能告诉。

    “既然你不知道,不如就由我来告诉你吧。”云镜轻轻一叹,如玉的手上不知何时变出了一块翡翠色的玉佩的,他看着那块玉佩,目光有些黯淡,“这块玉佩想必你在夜怀那里也见过一块一模一样的,如果没有错的话,皇甫瑾的那块玉佩也应该是在你们手上吧?”

    “恩。”高冉冉看着他手上的玉佩诧异的点了点头,说起皇甫瑾的这块玉佩,她心中有愧。

    当时在京城之时,苏浅抢了皇甫瑾的玉佩,之后皇甫瑾找了苏浅质问玉佩的去向,苏浅告诉了皇甫瑾是给了她,后来皇甫瑾就没再过问这块玉佩了。

    “你怎么会有这块玉佩?从哪里来的?”高冉冉有些不明白了,苏浅有一块这样的玉佩就算了,云镜怎么也会有一块这样的玉佩?

    难道这种翡翠色的玉佩已经烂大街了?都可以人手一块了?

    “这件事情就说来话长了,冷七少在你们看幽冥谷地图的时候应该给你讲了关于幽冥谷的事情吧?”云镜似是想起了什么,忽然又抬头问道。

    “他简单的说了一下,曾经的三大世家,冷家、陆家、苏家的三位少主、安王爷、云王爷,当今的皇上以及夜怀的爷爷,一共七个人去过了幽冥谷。”高冉冉蹙了蹙眉,也没有隐瞒,云镜连和这个都料到了,那么当年的事情,他必然也是一清二楚的。

    可是她还是有些奇怪,云镜要说的是玉佩的事情,为何会突然说起这个,难道玉佩的事情与这七个人有关,等等,她的脑海中有道灵光闪现,似乎有什么真相正要呼之欲出。

    他们手上现在有两块玉佩,一块是夜怀的,一块是皇甫瑾的,云镜也有一块,他们三个人都是当年那七个人中的后人,她有了一个大难的猜测,难道这些玉佩与当年的那件事情有关?

    云镜看了看脸色忽一阵红一阵白的高冉冉一眼,微微道:“想必嫂嫂已经猜到了一些端倪,没错,这块玉佩的确与当年他们去幽冥谷有关,这块玉佩就是他们当时从幽冥谷得来的。”云镜沉吟一声,慢慢道来,也不隐瞒。

    果然,这些玉佩与幽冥谷有关!高冉冉诧异之情溢于言表。

    “你说这些玉佩是他们从幽冥谷得来的,那苏浅不是这些人的后人,她的玉佩又是从而何来?”高冉冉有些不明白了。

    如果按照云镜的说法,那冷寂手里应该也有一块这样的玉佩,青黎手里应该也有,那么安慕白岂不是也有一块这样的玉佩?可是她却从未在冷寂和安慕白身上见过这块玉佩的踪迹,甚至他们就连提都从来没有提过。

    “是本世子疏忽了。”云镜歉意的笑了笑,“苏浅的那块玉佩来的的确有些特殊,不过也在情理之中,避世的苏家曾经与胡夷有过联姻,这件事情算起来要从年轻的帝王皇甫少澈那一代开始说起了,当时的镇国公主皇甫少姬下嫁给了千鹤洵,后来生有一女千鹤伊,及长至豆蔻年华,恰巧那时候胡夷派人前来为胡夷的皇子求亲,当时的皇甫少澈膝下无女,符合和亲身份的就只有皇甫少姬的女儿,千鹤伊了。”

    “千鹤伊作为皇甫少姬与千鹤洵唯一珍爱的女儿,皇甫少姬更是疼千鹤伊入骨,所以她自然不愿意自己的女儿远嫁,因此皇甫少姬就求了皇甫少澈,说起来也是有趣,这还是皇甫少姬第一次求皇甫少澈,那次也是她打破了十四年的空白,再次喊了他为澈哥哥。”说到这里,云镜云端高阳的脸上带上了些许讽刺之意,可即使如此,也丝毫不损他形象的俊美。

    高冉冉知道云镜在讽刺什么,这段皇甫家的孽缘,夜怀曾经给她细细讲过,皇甫少澈喜欢皇甫少姬,曾经有一次还差点强了皇甫少姬,这也是致使皇甫少姬下嫁给了千鹤洵的主要原因,想不到他们后来竟然还生了一个女儿。

    “皇甫少姬难得求皇甫少澈一次,所以自然皇甫少澈不会拂了她的意,他没有让千鹤伊去和亲,皇甫少澈他很聪明,他膝下无女,便在朝中的官员之中选了一个官员的女儿认作公主,替大陆朝前去与胡夷和亲。”云镜嘴角讽刺的意味越发幽深起来。

    “你不要告诉我,那位官员刚好姓苏,天底下不可能会有这么巧的事情!”高冉冉脸色发白,几下之间就已经想到了其中的联系。

    苏家是绝对不可能背着其他两大世家提前入世的,更不可能背叛守护世间清平,维护人间正道的契约而做了皇甫家的狗,不可能,这一定是云镜在说谎。

    “你狠聪明。”云镜微笑着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不可能!云镜,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么?苏家、冷家、陆家是有契约的,苏家怎么可能背弃三大世家之间的约定,提前入世?还是给皇甫家当了狗,这不可能,云镜,我是不会相信你的鬼话的。”高冉冉摇了摇头,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如雪。

    她不敢相信这个真相,苏家入世了皇甫家的朝堂,这么大的事情,冷家和陆家不可能不知道的,那么说明,能引起这种情况的出现,就只有一个可能!

    苏家早在前朝的时候就背叛了夜氏!

    也只有如此,苏家入世朝堂才能变得如此无声无息,因为这一切都是皇甫家帮他们在暗中将一切安排好了,也只有如今贵为天子的皇甫家才可以做到只手遮天!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