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长夜有尽时 > 章节目录 60.第六十章
    这里是一只废猫 喵喵喵~

    池晗光笑,“真给我买鞋子?”

    温浩骞斜眼看她脚上,“不然呢?”

    “你背我呀。”

    流光映在她忽明忽暗的脸上,温浩骞不由轻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池晗光皱了皱眉。

    温浩骞一副拿她没办法地摇了摇头,“你这不要脸的样子,还和以前一样。”

    “有多不要脸,有你不要脸吗?”池晗光凑身过去。

    那双乌黑澄明的眼睛突然靠近,和记忆中羽婷的眼睛一模一样,温浩骞始料未及,心漏跳一拍,他身体往侧避开,手摸到门把去开车门,同时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不过几分钟又回来,手里拎着一个袋子,扔给池晗光。

    池晗光一摸,是个长长方方的盒子,打开,一股橡胶味从里面溢出来,原来是给她买鞋子去了。

    摸出一只往脚上套,听到头顶温浩骞说,“先将就着穿回家,明天你自己换双好看的。”

    池晗光“嗯”了声,把脚塞进鞋子。

    “咦?”

    “怎么?”温浩骞侧头看了眼低头穿鞋的人。

    “刚好。”

    头顶没有回应。

    池晗光抬头,重复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尺码?”

    温浩骞斜了眼她,依然没回应。

    池晗光也不继续问了。

    温浩骞把池晗光送到小区楼下,告了别,在门口输入密码,进电梯上楼,在门口掏了半天钥匙,悲剧的发现,钥匙找不到了。左思右想,极有可能落在温浩骞车上了,连忙给他打电话,结果人家说车上没有。

    池晗光出奇的淡定,问,“你现在到哪里了,方便来接我一下吗?”

    五分钟左右,温浩骞的车到楼下。

    周五晚上,连房间都紧俏起来。

    两人接连问了四五家附近的酒店,得到相同的回答:客满。

    池晗光暗暗思忖。

    池云湘城江路有一套别墅空着,可必究那是她为了方便与钟锦程幽会特地购的,池晗光并不讨喜钟锦程,心里膈应,那地儿她想也不想。

    池宅呢,是爷爷的住处,也是可以回去的,但是,上百年的建筑,冷清空落的厉害,她一个人住,也怪寒碜人的。

    有家回不得,何等凄惨。

    池晗光抱着手臂,抿着唇,过会儿,换了个姿势,手肘抵在窗框上,侧身托着下巴,一双狐狸眼眨巴眨巴看着温浩骞:“我想出一个好主意。”

    温浩骞用余光斜她,没说话,池晗光却分明看到他脸上的微表情“就你还能想出什么主意来”。

    池晗光刚想说出她那个主意来,陡然间心念一转,问他:“这几天你没住爷爷家?”

    “嗯。”

    “那你住哪儿?”

    不会是被哪个男人or女人包-养了吧,池晗光被自己脑内的限制级动作片冷出一身汗。

    “你在联想什么?”温浩骞侧头过来,看着她。

    池晗光坦然又淡定的笑笑:“是你自己不纯洁吧,看每个人都心怀鬼胎。”

    温浩骞:“你在我问话的同时脸上表情滞留了一秒钟之长,而且前后表情不对称,说明你……”

    池晗光打断:“是我不纯洁行了吧,快开你的车啊大哥。”

    温浩骞看看她,没再说什么。注意力放在前面路况。

    池晗光坐在车里,越来越觉得不对劲,车子已经开出城区一片,宽阔的马路上路灯照的通亮,哪里有酒店和房屋的影子看见。

    她也不问,悠闲自在地摁着手机和傅珍聊天。

    聊着聊着,聊到孙零生日请客的事情,傅珍说:“没你在场,虽然今天饭桌上阿蛋哥还和以前似的笑闹,但总觉得少了劲道。”

    池晗光这才想起忘了这茬,虽说她让傅珍传过话了,但是总归还是没有亲口说来的诚意。她看了看时间,快到十点了,也不知孙零睡没睡,想了想,还是发个短信比较妥当。

    短信发出后不久,收到孙零的回复:这点小事你跟我啰嗦屁,回来请客。

    池晗光盯着这排字看了会儿,确定孙零没有生气。

    看来是傅珍夸张了。

    不过难怪傅珍她们会误会,她和孙零的从初中开始的前后桌,再加上高中三年同窗,两人知根知底,关系铁是必然。

    她回了一个字,好。

    那边便没有回应了。

    池晗光把手机放一边,看窗外。不过一会儿,手机滴滴响了两声。她拿起一看,是孙零:还没睡?

    她随手发过去:在车上。

    然后又没了反应。

    车子还在开着。

    池晗光随口问了句:“还没到?”

    “快了。”温浩骞说完,侧头轻瞥她一眼,“困了?”

    池晗光摇摇头,语气有些漫不经心:“就是等的有点烦。”

    这时,手机亮了一下,池晗光伸手去拿。

    孙零的回复:又去哪儿鬼混了?

    池晗光轻扯了扯唇角,顺手回:钓凯子。

    手机亮光中,她低着头,长发全部拨到一边,露出一段光、裸修长的脖颈,手上运指如飞,嘴角含笑。

    温浩骞收回目光。

    池晗光从手机上抬眸看他:“看什么?”

    温浩骞看看她,下巴点点他这侧挡风玻璃:“你看,就是这里。”

    池晗光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果然看到拐弯处围墙后面一座白墙黑瓦马头墙立在那儿,她又侧头往房子对面看去,一丛竹林坐落在暗影里,竹林后面波光零星的河水绵延伸展。

    车子停在老宅门口的抱鼓石前。

    温浩骞介绍:“这是你王叔买来养老的。”

    王叔,那个池云湘生意上的伙伴,温浩骞的狐朋狗友之一,做房地产生意,爱好收集各种古董,典型满脑肥肠的生意人王姜铭。

    池晗光跟着温浩骞走进院里。院子很小,池宅的三分之一也没有,却是小家碧玉的风范,飞檐雕花阁楼小窗盆栽天井一应俱全。

    西边角上放着个养鱼的碗型陶瓷大缸,两尾金色锦鲤鱼停在水中央静静休憩,池晗光走过去看了会儿,又四处看了看,点点头:“这里挺好。”

    手机又响,池晗光从衣袋里取出看,孙零的回复,她匆匆看了眼,塞进衣袋,走了几步,拿出来回道:“我睡了。”发送。想想又觉不对,补了一句过去:“你也早点睡。”发完以后,塞回衣袋。

    这种老房子,房间很多,都空的,一间套一间,像走不尽的胡同,深的很,长年人气弱,又是依河而建,阴的很。池晗光越往里头走越觉得寒碜,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实在不明白温浩骞怎么就偏爱这种鬼地方。

    她拉了拉温浩骞的衣服:“你睡哪儿,要不今晚我和你凑一房间得了。”

    温浩骞静看她会儿,含笑:“肥胆呢?被狗吃了?”

    她就知道他又要嘲笑她,又听他说:“在池宅不是住的很惯么?怎么反到这里就怕了?”

    她知道他的意思,这里确比池宅小的多,也不如池宅来的深。

    池晗光撇撇嘴:“哪里一样,那毕竟是我自己的家,这种老房子,阴气重,背景复杂,谁知道以前发生过什么呢,就你这种非人类才喜欢……”

    话还没说完,忽见温浩骞神情凝重,一脸惊惧地盯着她背后:“后面……”

    这声音破碎又毛骨悚然,池晗光感觉背后发麻,脊背僵硬地不能动弹,想也不想地大叫一声“妈呀!”刷地一下,整个人挂在了温浩骞身上。

    温浩骞原只想逗逗她,岂料她整个人扑上来,抱住他脖子,两腿紧夹住他的腰,严丝合缝地贴在他身上。

    稍一低头,那一段□□在外的脖颈,漾在光里,雪似的白,紧致细腻,散发着少女清新体香。

    穿堂风呜呜响,吹得窗户哐当响,老鼠在木板阁楼里爬来爬去,静谧的夜里声音无限放大。

    池晗光被吓的大气不敢喘一下,缩了脑袋窝在温浩骞怀里。

    她这样紧紧抱着他,温浩骞的体温穿透衣料传递过来,她的小腿肚畏寒,这温度让她舒服,不由地更紧贴他一点。

    环着她的手松了几分,温浩骞声音低沉,在安静的夜里显得声线迷人,“骗你的,快下来。”

    池晗光没动。抓的他更紧。

    温浩骞暗暗吸了口气,把头往后仰了点,看到她侧脸:“还不下来?”

    池晗光把头埋在他脖子处,发丝贴面拂过,洗发水的清香伴在鼻息,她的声音又闷又软:“温浩骞,我被吓坏了。”

    那一刻,空气里都是她的味道。

    温浩骞咬了咬后槽牙。

    他抱着她,声音暗含警告:“别玩过火,到时哭鼻子。”

    池晗光心下一怔,被他看出来了。

    她撇撇嘴,不好玩了。从他身上跳下。仰着头望他:“什么意思?”

    温浩骞不理,用手轻掸了下衣服,抬脚走路。

    老房子环境简陋,没有现代浴室,池晗光倒是惯了的。

    温浩骞烧了热水提进来,一桶桶倒进大木桶里,试了试水温,回头对站在身后的池晗光说:“过来,试试水温。”

    池晗光走过去,手往水里一浸,暖意流遍全身。感觉舒服极了。

    她既不说好也不说不好,脱了大衣扔在椅背上。

    大衣一脱,整个人就小了一圈,雪似的肌肤在光里透着细密光泽。

    温浩骞看她会儿,走出去,顺便带上了门。

    池晗光洗完澡,裹了根浴巾,套了那件搭在椅背上的大衣,头发还滴着水珠,也没管,去敲温浩骞的门。

    其中一个警察冷哼一声,“没犯法你跑什么?”

    陈数更有理了,“我不跑,难道还坐着被你们抓?”

    警察们懒得同他磨嘴皮子,把人押上警车带回局子。

    孔严亲自审的人。

    陈数油滑的不行,不肯配合不说,东拉西扯,就是不讲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