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长夜有尽时 > 章节目录 63.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三章

    温浩骞到家, 还未上楼,碰上等在楼道口的杨芝茗。

    “浩骞, ”杨芝茗满脸愁容,低声道, “你爸这次不是闹着玩的,你听妈的, 先回去, 今晚带着晗光找个酒店避避风头。”说着将儿子往楼下推去。

    温浩骞执意不走,“爸不知道前,我还能当这件事不存在瞒着他,现在他知道, 我再不出来和缩头乌龟有两样么?妈, ”他反手握住杨芝茗的手,轻轻往边上一带, “别拦着我了,也别再站出来保护我了, 我想和晗光在一起,我得面对, 这道坎我必须跨过去。”

    杨芝茗手从他臂上滑落, 垂去身侧,她知道儿子的脾气,他一旦决定去做的事情,没有人劝说得了,除非他自己回心转意。

    门打开,温浩骞一步跨进,杨芝茗跟在其后进屋。

    温仲伯焦虑地在屋里踱步,见他进来,冲过去就是一个巴掌。这一下打的很,三十多年来头一回,温浩骞耳边嗡一声,他站着没动,连哼也没哼一声,受住了。

    温仲伯气到极致,双目通红,身体发抖,指着温浩骞的鼻子骂,“你混账!池家把人托付给你,你竟然、竟然、竟然……”温仲伯猛烈咳嗽起来,边咳边骂,上气不接下气,“你是不是以为你师父不在了,她们池家都没有人了,才敢这么为所欲为,我告诉你……咳咳……只要我在一天,我都不可能同意……”

    “爸,您先冷静一下,听我说两句。”天花板上灯光像网罩,打在温浩骞脸上,清冷一片。

    杨芝茗在后头拉拉他的衣服,示意别出声,人在盛怒中,听不进任何话,要能劝她早就劝住了。

    杨芝茗到底没能拉住温浩骞。

    他看着父亲,眸中流露出一股子坚持到底的倔强,“不管你同不同意,我不会和晗光分开的,她已经是我的人了,我会对她负责到底。”

    杨芝茗和温仲伯的脸色一瞬间凄白,空气里冷的可怕,两人对望着,半天开不了声。

    最后温仲伯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手捏成拳头使劲砸着大腿,每打一下口里唱歌似的叫,“老哥啊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啊,生了一个孽子,毁了晗光,也毁了你的名声,是我不对,全是我的错,我帮你打,帮你出气……”

    温仲伯使劲击打着自己的大腿,要把肉砸烂似的,像在惩罚自己,温浩骞不忍,上前抓住温仲伯捶打的手,“爸,别这样……”

    温仲伯抬起头看着他,通红双目里闪着泪光,温浩骞怔然,手僵住,父子俩对视半秒,温浩骞收回手,轻道,“对不起,爸,我……”

    温仲伯摇摇头,手背朝外对他不耐烦地挥挥手,“你走。”

    温浩骞没动。

    亲情和爱情的天秤倾斜,他第一次感觉到,想要平衡,竟这么难。

    门铃响,打破屋内一度僵硬的气氛。

    三人的目光被吸引去门口。

    杨芝茗开的门,站在门口的是池晗光。

    沉重静默的低沉气压,不看也知道这里正发生着不愉快的事情。

    杨芝茗看了眼池晗光,语气没有起伏道,“进来吧。”

    池晗光叫了一声“温爷爷”“温奶奶,”这才把目光移去温浩骞身上。

    他也正看着她。

    不说什么,池晗光从他眼中找到了答案。

    “晗光,”温仲伯朝她招招手,“到爷爷这里来。”

    晗光看了眼温浩骞,她从温浩骞的眼中看出担忧,勉力朝他一笑,走向温仲伯,依着他蹲下,手放在老人的腿上,表现出亲昵的姿态来,“温爷爷,您有话对我说?”

    温仲伯的手伸过去,握住晗光的手,这是一双粗糙的手,虽不至于苍老,手掌的茧子刮着晗光细嫩的肌肤,这感觉让晗光怀念,才止住的泪意又弥漫上来,“温爷爷,你的手让我想到爷爷。”虽然粗糙,但很温暖,像家的感觉,可靠、安慰。

    温仲伯长叹一声气,“如果你爷爷在世,不会任你们这么胡闹的。”

    池晗光眨了眨眼睛,那滴在睫毛上滞留许久的泪珠掉落在温仲伯手上。

    温仲伯像被狠狠烫了一下似的,低头看着她,和蔼道,“怎么哭了?”

    许是因为自小敬重池新沅的关系,温仲伯是真的把晗光当成亲孙女看待,当得知温浩骞与晗光这一出,实在不能容忍,然而从温浩骞口里听到“她是我的人”时,那种无奈和悲哀从心间漫出,完全将他包裹。

    老一辈的人保守,将女人的贞洁看的比命重要,温仲伯包括杨芝茗,都是那个时代的产物,即便接受新事物新观念,骨子里仍不能完全从那些道德观中完全走出来,温仲伯感觉对不起池新沅,然而事实已定,由不得他。

    可是他还是后悔,后悔宠坏了温浩骞。他对温浩骞的管教虽打小严苛,但是严归严,却从不干预温浩骞的自主选择权,比如他小时候要学画,他便找到池新沅把人送过去学,他说要出国留学深造,温仲伯也是二话不说便同意,因为家庭氛围的关系,温浩骞养成了一种散漫不羁的生活方式,像一只闲云野鹤居无定所游山玩水,这全部来自于他有资本这么玩。

    然而这一次,温仲伯看得出他的郑重和认真,他不会傻到不明白向来闲散惯的儿子竟然会听从他的话过上朝九晚五按部就班的公司上班生活,这其中有多少因素出自于他的本性,多少因素出自于这发自内心的喜欢,喜欢眼前这个女孩子。

    儿子的心,父亲怎么会不懂。做父亲的,只是不说而已。

    但温仲伯还是后悔当初送温浩骞去池宅,跟着他的老大哥池新沅学画,如果没有当初,这段孽缘就不会结下,他也不会备受这样的身心折磨。

    ——————————

    孔严和温浩骞正到警局门口,冷风刀刻般刮在脸上,孔严收了手机,把脸往立领大衣里埋了埋,眼睛看向温浩骞,指指手机,“妖精来了。”

    温浩骞没明白过来,狐疑,“什么妖精?”

    孔严砸吧着嘴巴,不怀好意地笑,“还能哪个妖精。”

    温浩骞看了眼孔严,没说话,走在大楼台阶时忽然开口问,“晗光怎么来了?”

    “被抓的那几个里有一个是她的同学。”

    温浩骞低头看脚下,淡淡“哦”了声,没再说什么,看来不是太在意。

    孔严先带温浩骞上三楼局长办公室溜达,期间池晗光打来两个电话,他嘴里说着“好好,我这就下去”,脚上却半点没行动,池晗光等急了,但毕竟有求于人,只好憋着火气,细声软语地说好话。

    温浩骞到底看不下去,催他下去。

    孔严却也不急,揶揄他,“怎么?这就心疼了?也不想想她刚才怎么放你鸽子的。”

    温浩骞没好气白他一眼,“一码归一码,我的事自己会解决。”

    孔严看看时间差不多,也不吊着了,和他那做局长的舅告辞一声,下楼去了。

    有孔严帮忙,那里把人教育了一通,很快放走。

    孙零从里面出来,伸手就要抱晗光。

    晗光膝盖一顶,疼的孙零抱腿跳到一边去,歪着淤青的嘴巴,“池晗光,你他妈太狠了吧,你这是虐待伤员。”

    晗光平静看他,“还有更狠的,要不要试试?”

    孙零连忙举双手投降,“女侠饶命,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晗光没理他,转头比比身后的孔严,“要不是孔叔叔帮忙,今晚你就睡拘留所吧。”

    孙零连忙哈腰鞠躬,向孔严道谢。

    孔严摆手道,“没什么,年轻人冲动热血,下次做事之前好好用脑子。”

    晗光看了眼孙零,“听到没,下次你要被人打残了我不但不救你,还要在旁边拍手叫好。”

    说完又关心,“你没事吧?”

    “你这是打个巴掌又给颗甜枣呐?”孙零装模作样甩甩胳膊,“劳您老人家关心,我好着呢!”

    池晗光懒得和他贫嘴,“没事我们就回了。”说着扭头向孔严挥手告别。

    “小小姐……”

    孔严叫她,后面的话在看到大门口走进来的温浩骞自行销匿。

    池晗光也看到了。

    一刻间脑袋里装不下其他事了,池晗光怔怔望着男人过来的方向,一时忘记收回目光。

    孔严和温浩骞正到警局门口,冷风刀刻般刮在脸上,孔严收了手机,把脸往立领大衣里埋了埋,眼睛看向温浩骞,指指手机,“妖精来了。”

    温浩骞没明白过来,狐疑,“什么妖精?”

    孔严砸吧着嘴巴,不怀好意地笑,“还能哪个妖精。”

    温浩骞看了眼孔严,没说话,走在大楼台阶时忽然开口问,“晗光怎么来了?”

    “被抓的那几个里有一个是她的同学。”

    温浩骞低头看脚下,淡淡“哦”了声,没再说什么,看来不是太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