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长夜有尽时 > 章节目录 1.第一章
    《晗光》

    文/持尘

    2016年9月15日中秋节快乐!

    首发:晋江文学城

    楔子

    雨水丰沛的三月,整座珠城如同浸泡在水里发胀的海绵。

    男人沉静地站在落地窗前,凝视着脚下这片铅青色朦胧烟雨,目光穿过伟岸的建筑群不知落在何方。指间的烟早已燃了大截,摇摇欲坠的烟灰拼命从猩红的烟头上挣脱下来……

    红漆的办公桌上,一张自远方而来的明信片安静地躺在摊开的插画页面上,洁白的信纸上龙飞凤舞的潦草字迹:

    浩骞,云南真美。想和你再来一次,好叫你把我画进这美丽的山山水水里。

    署名处两个简单的英文字母:hg

    hg.晗光。

    他微微仰起脸,望向那雾蒙蒙的天际,有一线光束冲破云层落进眸中,带着初春的绚烂。卷携着希望和生机。

    第一章

    冬末春初的空气里仍旧透出些许寒气。

    池晗光外面一件藏青色呢大衣,里面罩一件同色系套头衫,脖子上围着十二月里的厚围巾,裹的像一只粽子一般严实,她从车上下来,径直走向车站口等候的黑色轿车。

    “欢迎您回家,小姐。”

    一旁的司机朝她躬身行礼,替她打开车门。

    池晗光摘下围巾,“姑妈呢?”

    司机回道:“夫人已在灵堂等候您多时了。”

    到达目的地时,天空突然飘起了小雨。

    池新沅的灵堂门口,池晗光忽地推开桂伯撑在她头顶上方的黑伞,独自一个人,脚步滞顿地走进雨帘里。

    细雨霏霏,她的身上沾上了一层薄薄的雨膜,雨水挂在脸上,濡湿的黑发黑眸,在雨中浑然不觉。

    “小姐!你这样会冻着的!”

    桂伯反应起来,躬身从地上拾起伞来,小跑溅起的水珠覆在鞋面上,伞举起在她头顶。

    池晗光站定,任由桂伯高举的伞为她遮蔽风雨。背脊挺直如翠竹,目光落在灵堂正中池新沅的遗照上,老人的那双锐利的眼睛仿能看穿一切。

    “五年了。”她轻轻说。

    对她自己说。

    “晗光,你到了?”池湘云从里面迎出来。

    她是池晗光父亲辈里最像池老夫人的一个,玲珑精致的美人胚子,即便如今上了年纪,仍是掩盖不住风韵气质。黑色刺绣旗袍在身,云发在后挽转成髻,脸上抹了淡淡的粉,为那原本就精致无遗的容貌更添妩媚。

    池湘云看到池晗光湿漉的头发和衣服,微微皱了皱眉,责备里带着心疼,“怎么都湿了?”她扶着她的肩膀,引她走进里间去换一早叫人准备的丧服。

    池晗光换好衣服出来,大厅里三五六七站满聊天的人,不少新闻媒体携着相机和拍摄设备,不时地来回走动寻找最佳的拍摄角度,整个场面噪乱不堪。

    池湘云张罗着布局,见她一个人呆呆站着,从百忙中抽身过来。

    她打开池晗光的双臂,用目光丈量衣服的大小,“我叫人改了最小号的给你,看来还是过大,”见池晗光没什么反应的样子,池湘云轻轻叹出口气,瞥眼对面忙碌的人,“看来下次还得再改,我们先去上香。”

    前来吊祭的客人很多,大多数都是社会上仰慕池新沅的名流人士,还有不少他过去的朋友,池晗光随姑妈站在一旁,和他们鞠躬道谢。

    纷呈熙攘的大厅,来往匆匆均是过客。池晗光呆呆地站着,麻木地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僵硬的笑容,连弯腰鞠躬的姿势都是僵硬的。

    池家老宅院里,古木参天,在混沌寒气的冷冽季节里,丝毫不见衰败之象。

    温浩骞撑着二十四骨直柄黑伞,踩着长满苔藓的青石板路基,从宅院后方的花园深处走回前厅。

    忽然,面前一把伞“哗”的掉落,摔进落满污水的青石地上,宛如一朵绽放的黑莲。

    温浩骞撑着伞站在雨中,看到四五步开外的女孩,脚步沉顿地走在飘零的细雨之中,仿佛失了魂魄,长发濡湿紧贴面颊,满身被这黑色肃穆压抑,在老宅院森冷逼人的料峭寒意里,唯独那块白的如雪的围巾,将她毫无血气的脸衬出纸色。

    在风中摇曳的黑色莲花,浑身散发出悲凉和寂寥的女孩。

    那一瞬间,他只后悔自己没带纸笔。

    温浩骞收了伞,抖下残留的雨水,搁在置伞架上。

    前面围着一圈拍照的记者,从他们身旁经过时,听到有人说:“那位就是池新沅先生的长孙女?细一看,和池老几分想象,老先生病逝那年追悼会怎么没见她来?”

    “说来可怜,池新沅三对儿女,老大池云易夫妇早亡,老幺池湘云女士至今未成家,中间还有一个老二池云望早年与池老断绝关系离家至今未归,池老先生家就仅剩这颗独苗。”

    另一个插、进话去,“听说那孩子自小由池湘云女士照料,性格古怪的很,大有仙逝艺术家之遗风……”

    “……我听我一个和池家走的近的朋友说,那女孩和池老关系很僵,五年前池老逝世她没参加追悼会就是最好的证据……”

    ……

    温浩骞的目光忍不住追向灵位前默立着的黑衣女孩。

    她已经换去了刚才那身行装,黑色的丧服穿在身上显得大而臃肿,湿发被吹干在脑后简单扎成一个马尾,及眉的齐刘海,虽低垂着头,眉目却总算辨的分明。

    女孩向上前祭拜的吊客微笑鞠躬,虽说是微笑,唇角却始终未过分上扬,一直维持在一个平稳的弧度,疏离而礼貌,却总归比刚刚门口的那一幕,多了几分少女的温度。

    思虑良久,终是迈足至前。

    “浩骞,给。”池湘云把一炷香递给他。

    温浩骞双手接过,走至池新沅灵位前恭敬地拜下三拜,把香插入香炉。

    他走回去和池湘云寒暄两句,说话的过程中,旁立着的女孩始终低着头。

    池湘云转头向池晗光介绍:“晗光,你还记不记得温叔叔?”

    被叫到名字的女孩缓缓抬起低垂的头,露出一双沉沉乌目,她盯着温浩骞好一会儿,一直被刘海遮挡住的目光,如拨云之光,刺眼锐利,直视不避讳,笔直地看着他。

    温浩骞一怔,这双眼睛,像极了一个人。

    许久,池晗光漠然地摇头:“不记得。”

    温浩骞没有笑意地笑了一下。

    池湘云脸上尴尬失望交织成一片,只短短停留一秒,很快又恢复常色,笑里带着宠溺:“小时候最黏温叔叔的,才几年功夫就不记得了。”

    温浩骞不甚在意道,“不怪晗光忘记了,我走的时候她才这么点,”边说着用手比了一下,“几年不见长这么高了。”

    “小孩子长的特别快,尤其这两年抽条似的猛长个,”许是温浩骞回来,家里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池湘云心情比往日好多,“你多留几天在家吧,明天你哥和你师兄都要来,房间我已经叫人备下了。”

    温浩骞笑笑,“那就劳湘姐费心。”

    他的目光落在池晗光身上,她仍是低垂着头,大半张脸隐藏在阴影之下,教人看不分明神情。温浩骞刚想说什么,被后面围拢而来的一群记者打断。

    “请问池小姐,传闻您与您先祖父感情破裂是真的吗?”

    “池小姐在书画上天赋异禀的您没有坚持画画是否与此事有关?”

    “池小姐,令祖父逝世是否关乎此事?”

    “池小姐……”

    “池小姐……”

    ……

    七八只话筒一齐冲向池晗光,几台摄影镜头齐齐对准她,对准这个十九岁女孩。

    池晗光想要侧身避开那些不断闪烁的镁光灯,那些犀利的记者们根本不给她逃避的机会,话筒夹的她更紧迫。

    她紧紧咬住下唇,“……对不起,我不想回答……”

    温浩骞背对着她,挺拔高大如翠松般的身体护住单薄瘦弱的女孩,为她挡开记者们的尖牙利嘴和一只只来势汹汹的话筒。

    他的声音冷静沉稳,带着不可抗拒的强势:“她只是一个孩子,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直接问我。”

    池晗光被随后赶过来的安保人员带离大厅。

    窗外雨势渐大,雨滴从檐上滚落,打在窗台上。

    池晗光站在里间靠窗的侧门口,听着外面噼里啪啦交叠不断的落雨声,目光停留处,被记者围在中间从善如流的男人,看了一会儿,转身离去。

    池湘云送走了吊客和记者,才招人叫小姐出来,去的人找了一圈,回来告诉她找不到人。

    “怎么没叫人跟着?任由她一个人胡乱地跑?”池云湘心里不免生出几许烦躁来。

    底下的人解释:“小姐不让人跟着,我们也不敢。”

    池云湘果然在宅子后院花园的亭廊上寻到了池晗光。

    她依旧穿着那套不合身的丧服,站在廊柱边,望着园里败落了整个冬日的残花枯叶发忪。

    “晗光?”池云湘轻声唤她。

    池晗光呆滞转过头来,盯着池云湘好一会儿,才慢慢叫了一声:“姑妈。”

    池湘云走上前去,“吃过饭我们和温叔叔一道上山一趟,替你爷爷烧些衣服和纸钱,”好似怕她拒绝一般,补道,“你五年没有回来了,去看看爷爷也是应该的。”

    池晗光脚步一顿,“温叔叔?”

    “就是方才大厅里我叫你认的那位,他是你爷爷的学生,过去你在这里住时该与他很熟才对。”池云湘望了眼池晗光,见她仍是垂着眉眼不言不语。

    走了一会儿,快走出花园,池晗光忽然止住脚步,池湘云见她停下,也一同站住,疑惑地顺着她的目光侧身望向后方:长廊尽头,几树柳枝抽出嫩芽,嫩黄绿油,密密麻麻排成一列,风雨中飘散摇动。

    “春天是不是已经到了?”池晗光出神地望着,一阵风,将声音吹得远了些。

    她问的唐突,池云湘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在她怔愣思虑间,池晗光已经转回身,重新迈开步子,背着手低头慢慢走着,走过圆形廊门忽而开口说道:“姑妈,我想爸爸妈妈,想去看看他们,”她停下脚步,侧转头朝池云湘微微一笑,“我想自己去,可以吗,姑妈?”

    温浩骞在车里等了许久,烟抽掉半包,直到雨幕中那个依稀的黑点由小及大,他摁灭燃了一半的烟头,打开车门撑伞下车。

    “池小姐。”他站在离她三四步处,礼貌颔首。

    池晗光刚从山上走下来,还有些喘意,认出是他,怔愣半秒,朝他后面的大路上瞥了一眼,“我姑妈呢?”

    烟青色昏沉空气,她打伞的姿势有些歪斜,雨水顺着伞沿落在她左侧的肩膀上,连同那双乌沉犹如琉璃珠子的眼睛也沾上了雾气,朦朦胧胧看不透彻。

    温浩骞望着眼前这双眼睛,一时有些呆愣。缓神过来,答道:“她临时有事,让我先接你回去。”

    池晗光不再多言,径直走向车去,经过驾驶座,看到地面上散落一地的烟蒂时略顿了一顿,继而不动声色地收了伞坐进后车座里。

    冷风携着雨丝从降下一缝的车窗外进来,吹淡了车内的烟草味。

    温浩骞侧头看她一眼,问:“冷吗?”

    那里没有回应。

    温浩骞升起池晗光边上的窗户。

    车驶上大路,开了一段,才听池晗光问道,“等了很久?”

    温浩骞看了眼后视镜,见她侧头望着窗外的风景,方才的话仿佛只是心不在焉的随口一问。

    他移回目光,忽又听她说道:“以后你叫我名字就可以,反正我也不想叫你叔叔。”

    那语气随意散漫,如同正在聊外面的天气般的,两道黑沉乌目却笔直地穿过后视镜,与温浩骞的目光撞在一处。

    他想起刚在雨中他叫她的那声“池小姐”,她听进去了。

    温浩骞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车子很快下了盘山公路,拐弯的时候,听到后面轻轻“诶”了一声,他微微侧头了一下,自然的问:“怎么?”

    “送我回学校。”

    温浩骞皱眉。“早不说。”

    后面岔路口,两条道,一条去往城区,一条通往池宅,已经开过大半,这里单行道,除非调头,否则难以折回。清明节,盘山路下来的车辆多,又下雨,车轮打滑,在这里贸然调头,稍一个不慎容易出事。

    更何况这车里不止他一个人。

    池晗光靠在车座上,对上后视镜里男人略微不爽的俊脸,双手交叉放在脑后,闲闲看着他:“不相信你自己的车技?”

    “车技好不代表可以违反交规。”

    他从容开车,一径往前,并未有调头的意思。

    池晗光平静,“我要高考了。”

    “那又怎样?”

    “你送我回学校。”

    “我有说不送么?”

    池晗光不说话了,盯着车窗外灰沉的天际。

    雨还在下,打在疾驰的车玻璃上,一道道水迹,像湛蓝天空中飞机的尾迹。

    她伸出手去,描绘玻璃上水的痕迹,水迹里有他的剪影,模糊却熟悉,是记忆里的样子。

    她想不明白。

    温浩骞,你还要回来干什么?

    收回手,沉沉暮色中,来时的山体在雨雾朦胧中依稀可辨。

    池晗光似乎发现了哪里不对,惊异地扭转头看向车后面——

    在她不经意的时候,车已经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