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长夜有尽时 > 章节目录 2.第二章
    第二章

    晚上六点钟,雨已经停了。

    天色全然暗下来,路灯一盏接一盏亮起。

    车子开进城区,在绯灿的灯火闹市中穿行,很快拐进珠城最大的商场地下车库。

    温浩骞熄火:“下车吃点东西。”

    池晗光没动,湿漉黑沉的眼瞳盯着他。

    “你好像忘记了什么事。”她没怎么笑,眼里的讽意却是明显。

    “我妈说过,不敢勇于承认过错的男人算不上好男人,”她眯眼看他的表情,“看来你忘了,需要我提醒你么?”

    温浩骞没说话,也没看她。

    他习惯性地去摸烟盒,才发现空了。

    “我没忘。”他说。

    这才侧头去看她,优美的面部轮廓线条隐在零星散落进来的光影之中,黑深眼底沉静如海,淡道:“你很愤怒。因为我的不守信。”

    晗光愣了愣。

    “我道歉。”温浩骞说。

    池晗光看了他半秒,他很平静,也很真诚,但是,她手伸出去开车门把:“我暂时无法接受你的道歉,不能和你吃晚饭。所以,再见,温叔叔。”她朝他挥挥手,跳下车。

    “池晗光!你回来!”温浩骞甩了车门去追她。

    池晗光兔子一样蹿的老快,还没来得及等温浩骞追到街对面,她已经拦下了一辆的士。

    没有立即上车,扶着车门,侧头望向大喊着她的名字穿过马路追来的温浩骞,微微一笑,带着一个胜利者的姿态,朝他挥挥手,头也不回地上了车。

    出租车疾驰而去,很快融进穿梭的车流中。

    温浩骞立在马路中央,颀长的身影被灯光无情拉长几许,落下一地萧条,竟有些落寞凄清的味道。

    珠城城区一家东北餐馆里。

    正是饭点高峰。人很多。挤满了小小的屋子。

    孔严最后一天休息,被温浩骞从暖融的被窝里拉出来。

    孔严是温浩骞的发小,警校毕业,后经由在珠城警局做局长的舅舅推荐,这一行当一干便快整十年。

    “不是说今晚和小小姐一块吃饭?”得知温浩骞回珠城,孔严本想约他晚上小坐,被告知和池晗光吃晚饭,晚上没有夜生活的男人多可怜,只好和被窝约会去了。

    温浩骞头疼地摇头。

    “不提也罢。简直妖精附身,顽劣成性。”

    孔严好奇:“小小姐性格傲了点,但人是真不错,没你说的那么恐怖。”

    温浩骞冷哼了一声:“你有我了解她?”

    孔严摸摸鼻子,好像是没有。不过,“你们都十年没见了,人都会变的。不过,小丫头长的是越来越好看了。”

    温浩骞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不语,只低头抿了口茶。片刻,抬眸:“还没找女朋友?”

    孔严连忙朝他摆手:“别提了,成天忙的要死,哪有什么时间。”

    温浩骞轻哼一声。

    孔严:“别老说我,你自己呢?不也一直没找。”

    菜上来了。

    新鲜的油麦菜,碧绿晶莹。

    像极了一个人的眼睛。湿漉黑沉透澈。

    温浩骞稳稳心绪。

    “我不一样。”他说。

    “有什么不一样?”孔严看着他,正色,“浩骞,羽婷已经死了。你没必要一辈子耿耿于怀。羽婷她肯定也不想看到你这个样子。”

    夹菜的动作顿了顿。

    孔严想到正事,“你上回在电话里说,鹰头几个最近在珠城活动?”

    剩下几个菜三三两两上齐了。

    温浩骞夹了一筷酸菜鱼肉进碗里,低头细致地挑着刺,“据内部消息,这次是象牙和穿山甲。”说完,抬头看了眼孔严。

    “妈的!”孔严忍不住骂了句,“他们也太嚣张了,真当我们没人了,我这就通知王正维那里准备起来。”

    王正维是负责珠城地区的森林治安的头头,也是曹羽婷以前的上司。曹羽婷是温浩骞的女朋友,在一次紧急任务中发生意外,因公殉职,头号目标便是以鹰头为首的野生动物走私犯。

    孔严知道,温浩骞这次回来珠城,一方面是池新沅的五周年忌辰,最大程度还是为了鹰头。曹羽婷去世的这几年,温浩骞无所不能其及地追踪鹰头的踪迹,可惜鹰头狡猾的很,好几次周密布局,差点抓住,最终还是被他逃了出去。

    孔严一边给王正维打电话,一边吃菜,等电话打完,菜也吃的差不多了,他看了眼见底的盘子,问温浩骞:“要不要再点个把?”

    温浩骞:“你没吃饱?”

    “我干的是体力活。”

    “……”

    又点了两盘肉食。

    温浩骞吃不下了,看着孔严吃。突然道:“这批货多,他们一定会马上找下家转手。”

    孔严“啊”了一声,听完才道他在说野生动物的事,问:“你有情报?”

    “很快。”

    孔严点点头:“这种事越快越好,听王正维的口气今晚就开始做计划,等消息一到,马上行动,我和刘队去说一声,如果必要的话,我们局里分过去人手协助。”

    “准备什么时候走?”孔严话锋带转。

    温浩骞似乎从沉思中剥离出来,一双深邃漆黑的眼眸里毫无波动,看了孔严数秒,淡声:“看你们动作快不快。”

    孔严了解。

    “鹰头的事完了,也算是替羽婷报了仇,过后你准备去哪里?还是继续画你的画?”

    “有烟吗?”

    孔严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软壳中华,扔给他。

    温浩骞抽出一支,把烟盒扔在桌上,弹了弹,含在嘴里,点燃。

    烟在他肺腑里滚了一圈,吐出来:“我不画画,去喝西北风?”

    孔严摇头:“你脑子好用,画画可惜了。”

    温浩骞不说话了,抽着烟。

    孔严笑道:“追了他这么多年,如果哪一天终于抓住了,会不会空虚寂寞?”

    温浩骞:“说人话。”

    孔严正经起来:“自从羽婷出事后,你一直沉浸在负罪感中脱不出来。

    缉拿鹰头归案成为你生活唯一的乐趣和目标,它是你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这过程让你快感,就像吸□□神鸦、片。你说鹰头他们贩卖非法野生动物有罪,但是你的这种情况比他们好不到哪里去。我有时候甚至不希望鹰头那么快被抓住,为羽婷报仇是你这几年来的全部重心和生活支柱,鹰头那伙人归案,你失去了那种快感的支撑,你的生活又会变回羽婷出事后那一年一样的一团糟糕。”

    修长的手指一动,烟灰掉落在碟子里,温浩骞抬眸轻笑一下:“你怎么不去做心理医生?”

    孔严看着他:“别岔开话题,你懂我的意思。”

    男人的面容隐在这蓝色的烟雾背后,带着神秘和幽淡的忧郁,模糊不清,“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

    快吃完的时候,孔严接到局里的电话,说技校门口聚众斗殴,场面控制住了,领头几个被带走,让他赶快回去一趟。

    孔严喝了一口茶,抓起大衣外套对温浩骞说,“反正晚上你也没事,和我一起去吧,顺便带你见见我舅,以后要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直接请他出面。”

    温浩骞熄灭烟,同孔严走出餐馆。

    手机铃声响时,晗光正在肯德基里排队,屏幕上来电显示“傅珍”两个字,顺带看了眼时间,将近七点,第一节晚自修快下课,她以为傅珍让带吃的回去。

    谁料晗光想错了。

    刚一接起便听傅珍急吼吼道,“晗光,大事不好了!”

    耳边充斥嘈杂人声,没等晗光听清,几个字像虫子钻入她耳朵里:“……阿蛋哥去技校了……现在人在警局……”

    晗光脑袋登时“嗡”一声,一跺脚,脱口骂:“他找死去啊!”

    周围视线纷纷扫过来,晗光没管,队也不排了,一边给孙零打电话一边火速到路边叫出租前往警察局。

    孙零电话没通,池晗光上车赶紧在联系人里找孔严的号码,打了两个都在通话中。她等了一会儿又拨了一个去,这回接了。

    “孔叔叔,我是晗光。”晗光暗暗清嗓子,用甜甜软软的声音说道。

    孔严和温浩骞正到警局门口,冷风刀刻般刮在脸上,孔严收了手机,把脸往立领大衣里埋了埋,眼睛看向温浩骞,指指手机,“妖精来了。”

    温浩骞没明白过来,狐疑,“什么妖精?”

    孔严砸吧着嘴巴,不怀好意地笑,“还能哪个妖精。”

    温浩骞看了眼孔严,没说话,走在大楼台阶时忽然开口问,“晗光怎么来了?”

    “被抓的那几个里有一个是她的同学。”

    温浩骞低头看脚下,淡淡“哦”了声,没再说什么,看来不是太在意。

    孔严先带温浩骞上三楼局长办公室溜达,期间池晗光打来两个电话,他嘴里说着“好好,我这就下去”,脚上却半点没行动,池晗光等急了,但毕竟有求于人,只好憋着火气,细声软语地说好话。

    温浩骞到底看不下去,催他下去。

    孔严却也不急,揶揄他,“怎么?这就心疼了?也不想想她刚才怎么放你鸽子的。”

    温浩骞没好气白他一眼,“一码归一码,我的事自己会解决。”

    孔严看看时间差不多,也不吊着了,和他那做局长的舅告辞一声,下楼去了。

    有孔严帮忙,那里把人教育了一通,很快放走。

    孙零从里面出来,伸手就要抱晗光。

    晗光膝盖一顶,疼的孙零抱腿跳到一边去,歪着淤青的嘴巴,“池晗光,你他妈太狠了吧,你这是虐待伤员。”

    晗光平静看他,“还有更狠的,要不要试试?”

    孙零连忙举双手投降,“女侠饶命,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晗光没理他,转头比比身后的孔严,“要不是孔叔叔帮忙,今晚你就睡拘留所吧。”

    孙零连忙哈腰鞠躬,向孔严道谢。

    孔严摆手道,“没什么,年轻人冲动热血,下次做事之前好好用脑子。”

    晗光看了眼孙零,“听到没,下次你要被人打残了我不但不救你,还要在旁边拍手叫好。”

    说完又关心,“你没事吧?”

    “你这是打个巴掌又给颗甜枣呐?”孙零装模作样甩甩胳膊,“劳您老人家关心,我好着呢!”

    池晗光懒得和他贫嘴,“没事我们就回了。”说着扭头向孔严挥手告别。

    “小小姐……”

    孔严叫她,后面的话在看到大门口走进来的温浩骞自行销匿。

    池晗光也看到了。

    一刻间脑袋里装不下其他事了,池晗光怔怔望着男人过来的方向,一时忘记收回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