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长夜有尽时 > 章节目录 3.第三章
    第三章

    孔严没特意告诉池晗光,她自己呢,更料想不到温浩骞会出现在这里,惊讶不必言说。

    男人从容步来,明亮的灯光将深邃的轮廓勾勒。

    池晗光黑葡萄般的眼珠灵动一转,转瞬,唇角上翘,一抹甜笑,像换了个人,甜甜叫一声“温叔叔”,顺带朝他挥了挥手,然而温浩骞还是捕捉到她眼里飞快闪过一丝狡黠。

    不知怎么的,脑海中下意识跳出三个字——“小狐狸”。

    他师父池新沅在世时,老是说晗光像只小狐狸,尤其那双眼睛,扑闪一下就是一个鬼点子。

    那时候,晗光的父母还没有出意外,池新沅也健在,晗光的二叔池云望尚未与池老断绝往来,一大家子住在一起,热闹和睦。谁料如今,十年未见,转身再回到此处,曾经偌大一个兴旺的家族已然门厅败落人走楼空之地。

    就在刚刚,女孩安静的眸光望向他时,温浩骞不自觉在心里哂笑。

    连他自己都惊异,竟会在一个还不满二十岁的女孩子身上找故去女友的身影。

    他将隐秘的心事压下,目光自然掠过池晗光,看向孔严,“你先忙,我送他们回学校。”

    孔严点头,“也好。”

    正说着,来了一个小警察,对孔严说,“师父,刘头喊你过去。”

    孔严和温浩骞交换了一下眼神,转问道:“什么事?”

    小警察不自然地看了看站着的几位,小声道:“陈数又进来了。”

    孔严忍不住骂了一句:“兔崽子!”他看了眼温浩骞,又看看池晗光,“我先失陪。小小姐,让你温叔叔送你回去,可别再乱跑了。”转而又看向孙零道,“你小子,这次记住教训了,下次要再犯事,这地儿可没那么容易出去。”

    孙零唯唯点头,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温浩骞朝大门口走了两步,突然听到池晗光对正要进去的孔严说道:“陈数是我同学。”

    “陈数你同学?”身后,孔严的声音,藏不住惊讶。

    温浩骞转过身去,池晗光还站在原地,下巴微抬,白光落在巴掌大的脸上,白瓷的肌肤配上那块白围巾,黑汪汪的眼里升腾起几点光亮,令他联想到夜里散在湖心上零落的灯光。

    “陈数?”听到温浩骞说话,几人的视线一同转过来。

    “你也认得那小子?”孔严问他道。

    温浩骞轻蹙了下眉心,这是他思考时惯有的表情,“名字有点熟。”

    孔严看眼他,“那臭小子,一个月进来三回,他那张脸我都要看吐了,小小姐,你说他是你同学,这位也是同学,”他指指孙零,看着晗光问,“小小姐,你到底有多少同学参与这次聚众斗殴?”

    温浩骞不悦地看了眼孔严,对晗光说,“时间不早了,有什么事下次见面再说,走吧。”

    孔严识趣闭嘴,将人送到门口才折返。

    温浩骞走在前面,池晗光和孙零后头一截处跟着。

    路灯将男人的身影拉的更加瘦长,池晗光避开踩着那道黑影,漫不经心和孙零说着话,“陈数肯定饶不过你,这段时间悠着点。”

    孙零梗着脖子,冷哼一声,“我会怕他?”

    “这次他能叫到那么多社会上的人,看来不是哄人的,你最好别去沾染,不要到时想躲都躲不开。”

    孙零哧了一声,满不在乎的,“他有人,劳资也有人,谁怕谁。”

    劝不进,池晗光没再说什么,手伸进书包摸手机,看到电话里有傅珍的两个未接来电,怕她在上课不方便接听,索性发了条短信报平安。没过多久,傅珍回复过来,池晗光看完,问孙零,“你手机呢?”

    “掉了。”

    池晗光无语地看了眼他,手心一震,她接通,和傅珍说了两句,把手机交给孙零,“你自己跟傅珍说吧。”转身快走两步到前面,留下孙零在路边讲电话。

    池晗光走到温浩骞边上,仰头看他,“温叔叔。”

    四周很静,不远的地方传来汽车的喇叭声。

    她的声音虽然轻,却足够清晰。

    “怎么?”温浩骞放缓脚步,低头看她,路灯打在女孩的脸上,更白了,散发出青春细腻的光泽,“不是说不准备原谅我,也不想叫我叔叔吗?”

    男人脸上淡淡的笑意,橘色的灯光在头顶,柔和温暖。

    和记忆里一模一样。

    池晗光强迫自己不去看他的脸,视线移去前方,树影斑驳的路上,只有幽淡的灯光。

    “没想到你还是个挺记仇的人。”池晗光望着空无一人的前路自嘲地笑了一下,“正好,我也记仇。”

    风在耳边响,温浩骞没有回话,池晗光忍不住侧头去看,温浩骞正也转头过来,目光撞到,相视一笑。

    又走了一会儿,到停车位,温浩骞按下车锁,前方一辆车子闪了一下。

    温浩骞看了眼身后走上来的孙零,对晗光道:“上车吧。”

    没几分钟就到学校,车子停在校门前的空地上。

    晚自修还没下课,整个校园静悄悄的。

    远离了白昼里的尘嚣,冷冽静谧的初春空气,几盏路灯坚守着岗位。

    孙零率先下车,站在车旁等池晗光。

    车窗外漏进的晕黄朦胧的光,落在那双乌目之中,那对灵动黑深如琉璃珠子的眼睛仿佛生了吸光的本领,也将温昊骞的目光一并牢牢吸了住。

    她大概是心情稍稍好了些,远未料到此刻的自己是多么灵动的使人着迷,偏非扯出一抹淡淡的笑影来勾人,这一笑自然而然带出了平日里极少出现的梨涡,将准备了一路的话问出口,“下星期我生日,你那时还在不在珠城?”

    玻璃窗传来沉闷的两声,池晗光转头去看,是孙零,他站在窗外,衣着单薄冷的不行,跺脚抱胳膊,浑身发抖,面目狰狞。

    温浩骞收回目光,“想要什么礼物?”

    池晗光伸手推门,车门开启一缝,冷风扫进来,“送我礼物的人难道还少?你人来就好了,但是,”她突然话锋一转,语气也随之冷了下去,“如果你抽不出时间,当我没说。”说完不等男人答复,连告别的话都没有说就快速跳下车。

    一直等到孙零和晗光的身影完全没进学校大门,消失在视野之内,温昊骞摸向口袋,里面装着一包烟,中华软壳,刚才餐馆里孔严给他的。取出点燃,望着路灯下幽静的校园,手臂架在降下的车窗上,烟柱在指间缓缓上升,被几缕风带的飘摇不定。抽完一支,启车驶离。

    池晗光和孙零一前一后走着,谁都没有心情说话,警惕着随时可能出现的老师,如果被逮着了,孙零反正成天挨训倒没什么,池晗光一个好学生恐怕受不起。运气还可以,迈上二楼的时候,下课铃正响起,孙零靠着墙壁,捂住心脏松了一口大气。

    两人没再往楼上去,站在楼梯休息平台上。

    池晗光偏着脑袋,孙零肩膀推推,“还在想陈数的事?”

    面前是一扇窗户,望下去,隐约几对学生情侣手牵手走在没有路灯的草坪上。移开目光,池晗光摇摇头,“我想他干什么。”抬脚往楼上走。

    孙零跟在池晗光身后,“我和陈数的仇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要早算得清还能等到今天,你放心,我没那么容易出事的。”

    池晗光今天晚上整个乱糟糟的,没有时间去厘清楚孙零和陈数两个人的恩怨纠葛,脑子里一直回想着温浩骞说话的语气和脸上的神态。

    下个星期是她生日没错,向温浩骞发出邀请的目的完全是为了打探他逗留珠城的时间,然而结果并不如人意,她那点小骄傲和小清高总会在关键时刻按捺不住地偷偷抬头。

    池晗光在心里暗暗叹气,看来还是太沉不住气。

    “对了晗光,”孙零打断她的思虑,“刚送我们回来那男的,听你叫他叔叔,看上去跟你挺熟。”

    池晗光“嗯”了声,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孙零说的。

    孙零没管,继续说,“以前没听你提过,他是你爸爸那边的还是妈妈那边的,不对,叔叔伯伯应该是爸爸那边才对,而且,你不是没其他亲戚朋友了,哪儿又冒出这么个关系匪浅的叔叔出来……”

    没等说完,池晗光手一抬,捏住孙零嘴巴,“问题有点多啊。”

    男生八卦起来,有时候比女生还要可怕,孙零拨开池晗光的手指,像哥儿们一样单手搂住她的肩膀,“说说吧,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你跟那男的真是叔侄关系,还是其他什么关系?”

    她和温浩骞到底算得上什么关系呢?这个问题把池晗光难住了。

    池晗光静思了片刻,慢慢说道,“他对我来说,像家人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