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长夜有尽时 > 章节目录 6.第六章
    第六章

    吃过饭,温浩骞跟王姜铭告辞,带着池晗光先行离开。

    路过肯德基,池晗光叫停车。

    “怎么?”

    池晗光指指肯德基,“我要给同学带点吃的回去,你有事先走。”

    温浩骞把车停在路边,“我等你。”

    池晗光不再多说什么,解开安全带,推门下车。

    池晗光回到学校,离第一节晚自修上课还有十多分钟。

    她提着肯德基全家桶,穿过吵嚷的走廊。径自进教室。

    肯德基袋子往桌上一放,引得三五人马上围拢过来,几秒钟不到,一通全家桶速度见底。

    后排数学课代表吴越奇一手一只原味鸡,眉开眼笑:“多久没吃肯德基了,还是这味儿,池晗光不愧是我的福音啊!”

    池晗光手捏缠着黄色塑料带的玉米棒,低头小口咬,听他这么说,抬起头来:“你的福音不是我,是鸡。”

    吴越奇的同桌听到这句,从书后面抬起头来,不怀好意地眼神瞅吴越奇,故意阴阳怪气拉长声音:“鸡——”

    旁边坐着的几人笑起来。

    吴越奇拉垮了一张脸。

    手里的鸡到底吃……还是不吃呢?

    抬起头看那个始作俑者,她已经转过了身,吃着玉米。

    池晗光带来的晚餐福利让同桌傅珍很受挫。

    她巴巴望着身旁的人,人手一只,一阵又一阵扑鼻香味弥漫鼻息。

    她感觉她真是要疯了。

    傅珍幽怨无比地趴在桌子上看池晗光,这个奇葩,别人啃鸡腿,她竟安然无比地啃玉米。

    难道鸡腿比玉米便宜?

    “池晗光,”傅珍有气无力地叫她。

    “嗯?”池晗光侧头来看她。

    “你理解一个减肥的人,看见别人吃肉自己不能吃时的那种心情、吗!”

    池晗光答:“所以我吃玉米。”末了,加一句,“陪你。”

    傅珍:“……”

    傅珍做今天的试卷,想起来,问池晗光:“你晚自修不是请假了吗?”

    “嗯。”池晗光漫不经心,低着头不知找什么。

    晚自修预备铃响了。

    池晗光忽然从座位上站起来,抬脚要往外走,慌的傅珍赶紧叫她:“喂喂喂!池晗光,快上课了,你去哪儿?”

    “钱包找不到了。”晗光回过头来,语气平静道。

    傅珍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掉了?”

    池晗光:“可能。”

    “钱包里多少钱?”

    池晗光:“没数。”

    “大概呢?”

    池晗光拧眉想了想:“千把。”

    傅珍无语:“你放那么多钱在钱包干嘛?”

    回:“安全。”

    傅珍:“……”

    第一节晚自修老师还没有赶过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特别多,把两人的说话声湮没。

    傅珍看了眼地上的全家桶盒子,判断:“你买肯德基的时候钱包肯定还在。”

    “嗯。”

    “你回忆下掉哪儿的?”

    池晗光回忆了一下:

    在肯德基收银台付钱,放钱包进书包,好像忘记拉书包链了,在门口……

    “肯德基门口出来,我被人撞了一下。”

    肯德基位于城区最繁华的街道,人流量大。在这里遭扒窃也是常有的事。

    傅珍用手拉拉她:“你准备去肯德基?”

    “嗯。”

    “我陪你去。”

    传达室的大叔早就混熟了,对她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出了学校,在门口拦到车,很快驶到肯德基。

    找到经理,调出监控录像。

    时间定位到二十多分钟以前,池晗光推门出去,和走进来的一个男人撞了满怀,那男人扶了池晗光一下,对她躬身表示歉意,然后从她身侧擦过。

    从定格的放大画面看,男人在扶池晗光的过程中,伸手探进她拉开的书包链里,偷走了钱包。

    池晗光凝着录像里的男人。

    中等身材,黑框眼镜,黑色风衣,蓝色牛仔裤。没什么容易记住的特点。

    如果没记错的话,

    还有一个特点。

    “等等。”池晗光拦住肯德基经理关掉录像的手,眼疾手快按下暂停。

    图像定位在男人扶住池晗光的手上,录像带像素不高,但仍能隐约看见男人虎口处有个黑色印记。

    果然没记错。

    晗光满意地笑了笑

    “小姑娘,要报警吗?”肯德基经理问。

    温浩骞晚上约了孔严谈事情。

    刚坐下,孔严就接到局里的电话。

    讲完,收线。

    孔严望了望桌上刚上的茶和点心,砸吧砸吧嘴巴,咬咬牙,狠狠心,叹一声气。

    温浩骞问:“工作?”

    孔严可怜兮兮地点点头。

    温浩骞笑了笑:“人民的好公仆。”

    孔懒得去辨清这话里讽意多一点还是夸赞多一点,说:“就在肯德基,离这儿近,晚上没事,陪我看看去。”

    温浩骞把玩着手里的烟盒,目光落在上面,无可无不可的说道:“好。”

    到了才知道报警的人是池晗光。

    孔严看见门口背光而立的池晗光,不知怎的,忽想起温浩骞“妖精附身”一说,扭头笑对温浩骞道:“如果是妖精,也该是狐狸精。”

    温浩骞:“……”

    来的人里面,除了孔严和温浩骞,还有穿着警服开警车过来的两名警察,他们是刚进局不久的新人,局里分派下来,孔严作为前辈带他们。

    孔严向池晗光打招呼:“哈,小小姐,原来是你报的案啊?”

    “嗯。”池晗光目光平滑移向温浩骞。

    光在他身上流动,漆黑深邃的眼眸中平静无波。

    孔严问:“你丢了什么东西?”

    池晗光弯弯唇角,眸含戏虐:“你猜。”

    孔严愁云惨淡:“你的报案电话不是我接的,你不说,我怎么猜的着?”

    池晗光笑笑,下巴点点温浩骞:“叫他猜呀,我家温叔叔可是很厉害的。”

    孔严看向温浩骞,憋着笑,低声在温浩骞耳边戏虐道:“你家妖精夸你厉害呢。”

    温浩骞没什么表情。看了晗光会儿,淡淡:“钱包。”

    孔严眼神问旁边两个小警察。

    那两个连连点头。

    “神了。”孔严问,“你怎么猜的?”

    温浩骞淡淡看眼池晗光,遇上她也平直看来的目光:“不是被非礼或者钱包偷了,我实在猜不到还有其他让你报警的理由,但是看到你,我打消了前者的顾虑。”

    孔严还想问“为什么”,池晗光已经一大步跨上来,仰起头直视温浩骞:“你不去做警察真是我们国家的一大损失。”

    温浩骞微颔首:“承蒙。”

    池晗光:“……”

    走进去看监控录像。

    池晗光和傅珍走在最后。

    傅珍问池晗光:“这几个人你都认识?”

    池晗光:“两个不认识。”

    看刚才那情形,傅珍不猜也知哪两个。

    “他们都是警察?为什么你认识的那两个不穿警服?”傅珍继续问。

    池晗光看她一眼:“你没听过便衣么?”顿了顿,“有一个不是警察。”

    “哪个?”

    池晗光看着前面高大挺拔如翠松般身影的男人:“长的好看的那一个。”

    傅珍微微讶异看着她:“可是我觉得他比那几个警察都要厉害。池晗光,你和他好像很熟的样子,刚才我听你叫他,叔叔,是吗?”

    “你觉得,他像我叔叔?”

    傅珍摇头:“说不上来,感觉你们两人说话怪怪的,”她顿了一下,“你不太尊重他,他也没把你当晚辈的感觉。”

    是吗?

    池晗光笑笑。

    应该是吧。

    “你觉得他怎么样?”池晗光问。

    傅珍看着她,流光闪动,女孩的笑容放肆动人。

    前面,孔严几个停下等她们。

    “小小姐,你们快点!再这么蜗牛,人家店打烊了要。”

    池晗光侧头,看向灯光尽头的那人,大大的笑容绽开在脸上没来得及收回。

    她眉眼弯弯,抓起傅珍的手小跑上去,眼眸深处,带着温度的笑意还未散尽。

    温浩骞忽而想起,在一团肃穆的黑色包裹下,浑身散发出悲凉和寂寥的女孩。

    似乎还是不久前的事。

    与此刻这般明媚笑嫣,判若两人。

    却是同样纯净美好。

    kfc监控室内。

    几个人围在录像前。

    池晗光抱手站在外圈,闲闲看他们。

    录像放过一遍,警察确定门口进来那个男人顺走了池晗光的钱包。

    “有没有什么发现?”走出来时,孔严问温浩骞。

    “脸部特征不明显,除非举报或卷入大型案件中,不然等同于大海捞针。”

    孔严回头问走在后面的池晗光:“小小姐,你钱包里多少钱,数目不多咱们就算了哈,你看,警察叔叔都很忙的。”

    池晗光难以置信看孔严:“警察叔叔!这是你人民公仆该有的态度么?国家养你们,是让你们这么报答我们这些纳税人的么!”

    温浩骞:“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阿严,纳税人的钱不是白拿的。”

    人民公仆要哭了。

    温浩骞难得替她讲话,池晗光吃了不小惊,看到孔严欲哭无泪的模样,拍拍他的肩膀:“钱我不要了,钱包你得给我找到,垃圾桶里也得给我翻出来。”

    孔严看着她,不解。

    池晗光看眼温浩骞骞,幽淡道:“虽然值不几个钱,好歹别人一片心意。”

    温浩骞弯弯唇角,没说话。

    他走过去到她身边:“小偷身上有什么特征?”

    池晗光歪头看着他,浅笑:“没注意。”

    明媚灿烂的流光在她眼底闪动。

    他看着她:“说真话。”

    池晗光脸上的笑淡了点:“你有证据么?”

    “一般人的惯性思维,钱包会在小偷撞你的时候顺手牵羊摸走,注意力自然而然放在这些细节上,但是刚才放录像的整个过程中,你只在当我把录像图片放大的时候停留了两秒,对其他细节却并不关心,说明你已经看过录像带,发现了某处细节,但是你不急着想告诉我们,因为你想看看是不是有人也和你一样注意到了。”

    池晗光要笑不笑地看着他:“看来你还挺关注我的。”

    温浩骞轻淡瞥眼她:“你可以当这是高智商的象征。”

    “那你说说,你注意到什么了?”

    温浩骞:“那张放大的图片,重点在小偷的右手上,”他看着她的眼睛,“那个虎口的位置。

    是一串英文纹身。”

    池晗光静了一下:“‘’大写,‘aria’,应是一个人名。”她侧头看他,“你怎么知道那是纹身?”肉眼不太容易辨别,如果不是当时在男人扶她时瞥眼看到留下印象,池晗光也决然猜不到。

    温浩骞没说话,似乎在想什么事。

    池晗光没打扰他,慢慢走在他身侧。

    过了会儿,他忽然开口说道:“见过,很久以前。”

    kfc门口,冷风萧瑟。

    孔严的两个徒儿开着警车,带着录像材料回警局。

    孔严送完人走回来,问池晗光:“小小姐,我们送你和你同学回去吧。”

    池晗光看时间不早:“不用,我们打的回去。”

    温浩骞看眼她:“你身上还有钱?”

    池晗光一时语梗。半天:“我同学有。”

    温浩骞不说话了,看她会儿,霓虹街灯在她白皙的脸上缓缓流动。

    他摸出皮夹,也没数,取出一沓老人头给她:“拿着。”

    池晗光脸上绽开一个大大笑容,毫无矫揉造作的痕迹,大方接过,揣进兜里。

    池晗光拉着傅珍去对面拦车。温浩骞和孔严往车的方向去。

    孔严一路不放心的数次回头,终于忍不住,问一旁淡然走着的温浩骞:“真不送她们回去?”

    温浩骞奇怪地看他:“我没给她钱?”

    “这……”孔严无语了。亲自送和给钱是两码事啊大哥。

    “她会照顾好自己的。”温浩骞淡淡说道。

    晚上将近九点钟的时间。街市依旧热闹。也很容易拦到车。

    车子远离闹区,周围逐渐静下来,道路两旁绯灿的夜景一闪而过。

    厚厚一沓钱夹在裤兜里有些磕,池晗光微微往后靠了靠。

    她有些累。

    想到那只因她的疏忽丢失的钱包,心梗的难受。

    那只钱包,是温浩骞送她的十八岁成人礼。

    纯手工制作。

    并不真如她对孔严说的那样,不值几个钱。

    它实际的价值,是她包里那些钱的十几倍。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把一只钱包当成人礼送她。

    而此刻她心疼的,不是它有多贵。

    她把他送给她的东西弄丢了。

    自责和伤心。

    等到下车,进学校,傅珍说:“池晗光,别看你叔对你不冷不热的,出手还真阔绰,看他刚才掏钱包的动作,都说那是男人最帅的一瞬,我可是见识过了。”

    她刚才在车上没说,憋到下了车才提及。

    池晗光低着头,轻“嗯”了一声。

    傅珍见池晗光兴趣寡淡,便也讷讷收嘴,不再说了。

    孔严的住处近,开车十几分钟就到了他家小区楼下。

    孔严推门下车。

    刚要走,温浩骞叫住:“今晚会有消息。”

    孔严了然地朝他点点头,“好,到时你知会我一声,我们这里好赶快行动。”

    “阿严。”

    孔严停下,低身在副驾驶降下的车窗口,听温浩骞说道:“务必先找到钱包。”

    孔严向他比了个ok的手势。

    温浩骞点头,隔着窗户举高手臂向他挥手。

    孔严微一颔首,抬一抬手臂:“路上小心。”

    温浩骞没有马上离开。

    他熄了车前方大灯。

    坐在黑暗中。

    他在等人。

    男人的眉心微蹙。望着前方。

    燃起的烟柱在指间缓缓上升。

    脑海中如影像般浮现出男人搭在池晗光肩膀上的手。

    那个虎口部位。黑青色英文纹身。

    a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