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长夜有尽时 > 章节目录 14.第十四章
    第十三章

    门没锁,池晗光开门进去,看见温浩骞坐在窗前,手上的笔在动。

    他画画的时候很专注,她进来也没理。

    池晗光走过去,桌上零散地摊着几张画,池晗光拿起其中的一张,不由愣了愣。

    是一双手,手上黑色纹身,aria

    “你怎么画这个?”她冷不丁问。

    她又瞥了眼他手里正画的,是一张地图。

    废厂区那块。

    池晗光抿了抿唇,紧盯着那张地图,看了会儿,伸出手指去,指着一个地方,“这里还有一个出口,有两个出口,这里是入口,”她把食指放在唇上,皱紧眉头,“厂区下面还有一条地道。”

    温浩骞抬起头,眼里有惊讶:“你怎么这么清楚?”

    池晗光垂眸看着那地图,也不知目光落在哪儿,或许根本没带什么焦距,复而轻道:“我爸妈就死在这,”她轻点纸面上离厂区不远一处悬崖,声音听不出情绪,淡淡的:“开车从这儿掉下去,那时候我才十三岁。”

    室内一下子安静下来。

    她低着头,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淡淡的样子。

    温浩骞张了张嘴:“晗光”

    “别说对不起,”她拿起那张画着手的纸,“我说过我原谅你了。”

    她看着他,表情认真诚挚。

    “温浩骞,你没有对不起我。”

    这十年里,我们都在看不见的地方努力奋斗,认真地生活,所以,不要说对不起。

    她把手里的画纸铺平放在桌上,看着他,“时间还早,和我讲讲这画里的故事吧。”

    光在她眼底流动,刚洗过澡的乌眸湿漉沉静,她凑的近了些,滑腻如脂的肌肤似有若无地贴着他,清新的沐浴芬芳占据鼻息。

    他挪开椅子,站起身,一边说道:“这是上次在肯德基偷你钱包的人。”

    池晗光仰着头看他,没说话,等他说下去。

    “他偷走了钱包,把钱包剪坏了,钱没动。”他看着她,“这说明什么?”

    “他的目的不是钱……”池晗光忽然顿住,看住他,“不是钱……又是什么呢?”

    温浩骞继续引导:“还记不记得钱包里有一个夹层,刀口很工整?”

    池晗光瞪大眼睛:“他们在找东西!”

    温浩骞点点头。注意到她用“他们”,冷不丁笑了一下。

    “为什么要毁我钱包?”说起钱包,池晗光忍不住心疼,“里面有他们要找的东西?”

    她忽然想起那裂开的夹层,看住他:“你在里面藏了什么?”

    这三个问题抛过来,一个比一个快,问到最后一个时,温浩骞心知是瞒不住她的,也没打算再瞒,说:“你爷爷的绝笔。”

    池晗光再次瞪大眼睛。

    她静了静,心说,外面的小道消息还真有点可信,爷爷的绝笔果然只有温浩骞知道下落,岂料东西竟藏在她身上。

    “你怎么不早说?”

    温浩骞:“不知道反而更安全。”

    池晗光默了,她知这事一定是爷爷亲托了他的,父母死的早,姑妈又是商人,爷爷身边靠的住的,怕也只有他了。

    这男人,什么事情都爱往自己身上揽。

    池晗光忽而笑了下:“现在倒是肯说。”

    温浩骞也笑了一下:“瞒不住了。”

    两人对视着,不说话了。

    过了会儿,池晗光问:“我现在不安全?”

    温浩骞点头。

    “保镖呢?也靠不住?”

    “……”

    “所以你不送我回池宅,也是怕危险?”

    现在她住的地方,哪里都可能存在隐患,池宅更不用说,那是池新沅的地儿,屋大,隐秘,最能藏东西。

    温浩骞点头:“那里最危险。”

    “他们会杀人么?”

    温浩骞看着她,不明白她忽然问这个问题,“暂时还不确定。”

    池晗光想起那天在肯德基里他说他以前见过。

    陡然感觉背后阴风一阵阵,竟比撞上鬼还怕人。

    “钱包里除了钱和证件,没有其他的,爷爷的绝笔被他们拿走了?”

    温浩骞摸着下巴,“应该还没有。”

    “你怎么这么确定?”

    温浩骞笑笑,没说话。

    椅子拉开,池晗光一屁股坐下,翘个二郎腿,托着下巴,目光笔直看着温浩骞,“反正我对池老人家的什么绝笔不绝笔没什么兴趣。”

    她其实想说,我对你更有兴趣一点,想了想,还是没说出口。

    她穿的少,好在大衣够长,盖住了膝盖,只露出白花花的小腿,就这么在他眼前晃啊晃的。

    她的腿算不上长,腿型却是温浩骞见过那么多美腿里排的上好看的,不粗却也绝不骨瘦如柴,让男人驾驭的欲望。

    “我还有个问题。”池晗光舔了舔嘴唇。

    “什么?”

    温浩骞一边问着,一边脱下风衣外套,盖在池晗光膝盖上,垂下的衣摆拖曳在地上,刚好遮住她的小腿。

    老房子阴冷,洗完澡后的余热已全数散尽,池晗光刚一直紧绷神经,大脑飞速运转,思维跟着温浩骞,早忘了冷这回事,这会儿他一件衣服盖过来,风衣上面余留着这个男人的体温,顷刻,暖意透过肌肤渗进四肢百骸,舒服安宁,冷热这么一交错,她忽然感到冷了,裹在身上那块大浴巾石头一样又冷又硬,里面暖不出来,外面那件大衣再大也起不了保暖的作用。

    她缩了缩身子,放平两腿,把风衣往上稍拉一拉,双腿连同两只手全拢进这温暖里。

    温浩骞看池晗光跟只小猫似的缩在椅子里,走去床上拿了块薄毯来给她。

    他脱了外套,上身只余件丹宁衬衫,从床那边一径走过来,伸手把毯子递给池晗光,光下,骨节分明,修长干净的手指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拿着画笔的模样。

    “你以前认识陈数吗?”池晗光把自己裹严实了一点。

    温浩骞画着画,听她问,拿画笔的手一僵,抬睫看了她一眼,复又转回去继续手上的画,淡淡的,“不认识。”

    “少骗人了,”池晗光把椅子往他那挪去,挨近一点,“孔叔叔都告诉我了,他还有同伙没有抓住。我就是不明白,那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就是闲着没事,帮你孔叔叔查一下案子。”

    池晗光撇了撇嘴,轻道,“少骗人,我又不傻。”她看温浩骞会儿,低头把他的衣服往上一提,搭在椅子扶手上,说道:“好了,我回去睡觉了。”站起来,往门口走了几步,又折回,“我来是想跟你讲一句,可以去洗澡了。还有这个,给。”

    温浩骞低头看她手里的薄毯,接过。温热的。

    “明天艰巨的任务等着你,早点休息。”

    温浩骞不明所以:“艰巨的任务?”

    “嗯,曹爷爷办画展的事啊,我什么都不懂,帮不了你,就安安静静做个花瓶咯。”

    温浩骞无言地笑了笑。

    他默默叠好毯子,折成四四方方的豆腐块,一边走回床边放好。

    池晗光看他这一系列的动作,轻声说了句:“强迫症。”

    “嗯?”那里听见,转头过来,眼神危险。

    池晗光呵呵笑一下:“没什么,说你帅。”

    温浩骞显然是不信的,却也没再说什么,回转身收拾洗澡衣服。

    池晗光打了个呵欠,“困死我了,走了。”

    刚迈步,听到他说了句什么,他背对着她微微低着身,音量不高,传到她耳朵里便没个确切,她停住脚步,转回身。

    “你说什么?”

    那里停下动作,复而转身面朝她。

    “没什么。”

    “真没什么?”

    “嗯。”

    池晗光望着他。

    男人的眸光漆黑深亮,真挚无比。

    她忽然莞尔一笑,跨前一步,踮起脚伸手够他的头,她太矮,没够着,手被半途截下。

    他握着她的手臂,感觉到它无比的脆弱,稍一使力便能轻易折断。他看着她的眼睛:“干什么?”

    “摸你的头。”

    “……”

    “乖。”

    “神经。”

    “你现在和一个神经病说话是怎么回事?”

    “……”

    老房子睡不安稳,天微亮,光就侧漏进来。

    温浩骞从前庭穿廊过来,见池晗光蹲在石阶口有一下没一下地刷着牙,睡眼惺忪的迷瞪样,身体几欲前倾,被温浩骞一把抓住后衣领拉回,池晗光瞌睡虫跑了大半,手顺势往后一拍,他的指骨坚硬硌人。

    嘴巴里含着牙刷,池晗光声音含糊不清,“放手。”

    温浩骞放手。

    池晗光一屁股摔地上去了。

    温浩骞转身去房里拿了把电热水壶烧热水。

    池晗光刷完牙,热水还没滚开,温浩骞没管那么多,取了只脸盆放在水枧边,凑了点冷水,一壶下去,他试了试水温,勉强一盆温水。

    池晗光没想到早上还能洗把温水脸,别提多满足,拧了毛巾就往脸上抹开。

    温浩骞蹲在她面前看她洗脸,鹅蛋脸上没有化妆的痕迹,清丽素白,额角未匀开的水珠沿着紧致弹性的肌肤滚落至眉骨,在细长的眉上凝成晶莹,像朝露。

    他食指落在她的眉上,轻轻一带,拭去水珠。

    “咦,”池晗光用毛巾抹了一下眉毛,把张脸仰给他看,“还有么?”

    晨曦在她微仰的小脸上汩汩流动,几缕发丝打湿沾在颊边,整个人好似罩下了一层淡金色的光。

    半秒,温浩骞拍拍衣服站起来:“去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