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长夜有尽时 > 章节目录 17.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车子开出好一段,池晗光仍没有完全缓过来,老觉得有一双眼睛在背后看着她似的,后背心凉拔拔的。

    温浩骞见她心不神不宁,想安慰几句,可一时也不知说些什么好,倒是池晗光先开了口,“是爷爷的画,对不对?”

    温浩骞没作声。

    池晗光紧接着问,“究竟在谁手里,你手里,还是他们手里?”

    “不在他们手里。”温浩骞很平静。

    “你的意思是……”

    “也不在我手里。”

    池晗光微微张大嘴巴,不可置信地看着温浩骞,“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温浩骞微微扯了一下嘴角,没再说什么。

    车子在灯光明亮的大道上一路前行。

    池晗光不再问了。

    隔了一会儿,温浩骞突然说道,“他们不是同一批人,想拿到画的人不少,但是确切知道下落的人却并不多。”说到这里,温浩骞极富深意地看了眼池晗光,“偷钱包的是一伙人,到你家找东西的是另一伙人。”

    池晗光思考了一会儿,“钱包到我手上的时候画已经没有了,我以为是你拿走了,也就是说,画被纹身男偷走了,而另一伙人以为那画藏在我家里,所以入室盗画?”

    “基本上不错。”

    “那你知道是谁吗?”池晗光问。

    温浩骞淡淡的,“不知道。”

    “骗人。”池晗光显然不信,“你往钱包里塞画,这么隐蔽的事大概只有你自己知道,还能有第二个人有千里眼还是读心术能听懂你心里想的不成。你肯定不经意的时候跟别人说了,说者无心听者有心,人家就记心里去了,然后再背后捅你一刀,你自己呢,还蒙在鼓里不知道。”

    这一段论述下来,温浩骞都要对她刮目相看了,“哟,聪明啊,看来书没有白读。”

    池晗光轻笑了一下,“跟有些自诩智商两百的人比比还是绰绰有余。”

    这话题再往下深究就没意思了,池晗光想温浩骞一定有自己的安排和计划,正如姑妈说的,一切都有温叔叔,她现在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高考,除此之外,真的不可以再深陷进去。

    这一晚,照例睡在王姜铭的养老房里。

    木头房,老鼠咯吱咯吱叫唤了一夜,到了后半夜,池晗光实在受不了,开了灯,穿着睡衣抱着被子和枕头跑去敲温浩骞的门。

    温浩骞刚躺下不久,听到敲门声,咚咚,咚咚咚,女孩子细声细气的声音,“温浩骞,你睡了没有?”

    他听清是池晗光的声音,头疼地扶住额头,坐起,看着门框上映出女孩漆黑的影子,问,“大半夜你不睡觉,跑我这里抓耗子啊?”

    池晗光被他的话戳到笑点,咯咯咯笑的直不起腰,“我还真跑你这儿抓老鼠呢,你快开门让我进去,我被老鼠吵的睡不着。”

    她看到屋里灯亮,很快脚步声近,门打开,温浩骞高大的身影映进眼帘。

    他站在门口,挡住倾泻的灯光,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并没有让她进门的意思。

    大概是夜晚睡过的原因,温浩骞的声音有些黯哑,罩在朦胧的月色里,别样的迷人性感,“别玩了,回去睡觉。”

    池晗光不走,倔强地站在门口,仰头望着他,那双乌黑澄澈的眼睛颇有些可怜兮兮的味道,“我睡不着,能上你这儿坐坐么?”

    温浩骞看着她,心里莫名一动。

    他总是拒绝不了她这种眼神,像小鹿一样的眼神。

    她好像从小就知道怎么靠撒娇来博取别人的爱怜,那时候也是这样,才六七岁的小人儿,晚上一个人不敢睡,也不去父母那里,抱个枕头被子就跑他房前敲门,那么娇小可爱的孩子,尤其当她露出这样的眼神看着他的时候,那种兄父般怜爱的情绪一并涌出。

    这一回,也没有例外。

    但是毕竟男女有别,不可能如同她小时候那般哄她睡下,他自己睡在外侧,眼睛睁开就天亮了。

    待池晗光在他床上安然睡着,温浩骞起身,轻轻关上房门,去了隔壁的房间睡。

    这一觉睡的别提多香,池晗光醒过来,太阳已经升起老高,从木门栅拦里漏进,金色慵懒。

    池晗光伸一个懒腰爬起,洗漱过后,跟着温浩骞一块吃早饭。吃完早饭,温浩骞顺便就把她送回学校,自己则折返去酒店和曹家人会合。

    接下去的几天时间,温浩骞忙着画展以及抓捕鹰头的行动中,整日连轴转,没有停歇的时候,与池晗光的联系也是少之又少。

    周五很快到了,那几日正是画展筹备工作进行到关键时期,温浩骞没有和王正维一同前往黑市交易点。

    计划是由孔严以及几个便衣假装商贩,由陈数做中间牵线人,与马蹄交洽,王正维和鹰头死对头,为防暴露,没有混进商贩之中,而是侧面交锋,潜伏在黑市周边和孔严里外应和。

    因为货量大,孔严要求见到鹰头本人才肯放心交钱。

    马蹄带着孔严几个从黑市出来,弯弯绕绕好多路,绕出了黑市,进入一条窄巷子里,两边全是低矮的水泥的平房。

    马蹄没有领他们进去,在巷子口叫停,走到旁边去给鹰头打电话。

    打完电话后,又背对着他们和陈数在那说了好一会儿话。

    虽然是背对着的,孔严还是看清楚了,马蹄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孔严后背心一凉,暗喊一声,“不妙!”

    为时已晚,后脑勺吃了一记闷棍,眼前一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