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长夜有尽时 > 章节目录 20.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池晗光听说孔严住院,周六放假就买了鲜花和水果前去看他。

    病房里很热闹。

    几个大男人聊着天,有说,“老孔,你可爽了,不用工作还能那抚恤金,你看领导这个来看那个安慰的,过两天市里还要给你弄个表彰会呢。”

    孔严哭丧着脸,“还表彰会呢,你倒是搁这头来躺两天试试。”

    不知又谁说了句,“刚那护士挺正的,瞅那俩屁股蛋……”几个大男人总免不了讲几句荤段子解乏,嘻嘻哈哈笑作一团。

    池晗光刚走到门口,听到这些,耳朵发热,转身就想避一避,来不及了,有人抓起帽子走出来,眼尖看到她,朝她笑笑,高声对里面说,“老孔,小美女来看你了。”

    第一个走了,两个三个都要走,平时工作忙,跑出来一趟不容易,孔严没留人。

    吵嚷的房间一下静了不少。

    池晗光把花□□桌上的花瓶里,又从水果篮里拿出一个梨子削好给孔严。

    孔严接过,咬了一口,滋遛滋遛的水分往嘴里钻,他含糊问了句,“今天不上课吗?”

    “今天周六。”池晗光回答。

    “哦哦!”孔严一拍脑门,“你看我这记性。”

    池晗光去看他打了石膏的腿,问伤势如何。

    孔严摆摆手,“小伤,没什么大碍的。”

    “时间过得可真快,都快五月了。你温叔叔下月初也要走了,哎。”孔严叹了口气,把手里个梨咬的只剩下核子,扔进纸篓里。

    “他要走?”池晗光脸色变了一下,“去哪里?”

    “他没对你讲?”

    “没有。”

    “可能他忙昏头了,忘记跟你说。”孔严又从果篮里拿了个桔子剥起来。

    池晗光没做声,一颗心慢慢往下沉。想到那天她自己说的,如果你明天你要走,我不会再拦你,也不会再期盼。说不出什么味道。

    有些事情,求不得,唯有接受。

    五月终于到了,天气一日热比一日。

    温浩骞走的那天恰好五一放假第一天。

    她煲了汤去看孔严,结果被告知温浩骞才刚离开,准备坐下午一点的火车离开珠城。池晗光听了,连招呼都不及和孔严打一声就急匆匆跑下去。

    温浩骞没走出多远,听到身后一阵旋急的脚步声。

    “温浩骞!”她在他身后叫。

    温浩骞停下来,转身看她,眼里有惊讶。

    池晗光方也止了步,弯下身两手撑住膝盖,喘了会儿气,抬起头,一双乌目炯亮灵气,“一路顺风。”

    温浩骞愣了愣,缓声笑道,“跑来就为了和我说这个?”

    晗光歇气片刻,方觉好些,直起腰,站在原地,眨了眨眼睛,“不然你想听什么?”

    温浩骞静默地看她会儿,“五一有什么打算?”

    “先准备考试。其他的,暂时没有考虑。”

    温浩骞点点头,“考试顺利。”

    晗光低头望着太阳底下两人的影子,闷声,“嗯。”

    温浩骞抬手看表,“回去吧,我也要走了,有什么事电话联系。”

    晗光朝他挥挥手,“再见。”

    晗光静站了许久没动,望着他越走越远的背影,卓然仪姿如岩缝生长的傲然挺拔的松。

    他这么一走,不知何时才能再见面。

    晗光心里一下又回归了空落,脑海中猛地浮现一句话:思念于四月的春光中成长葱茏,跳动着我无法剥离的心痛。

    心口骤然一紧,仿佛血流随着血管脉搏的跳动倒流回心脏,直击眼底,眼眶微微发热。

    她慢慢往回走,一脚一步走的极慢,水汽凝结在眼底,她徒劳地睁大眼睛,将它们尽数逼回眼眶。

    她恨不能快快长大,能与他比肩同立的那一天。

    温浩骞回到万城,正偏傍晚客流高峰之际,他随人流从南出站口下电梯,通过闸机验票,出了火车站直往停车坪去。

    一路开开停停,好不容易挤上高架,又遇上了大堵车,原本二十几分钟的车程硬是在路上多耗了一个小时。

    天色渐暗下来,司机们纷纷打开前灯和尾灯。长龙似的车队,从桥头一直延伸至桥尾,不停地还有车流涌进来,相向而行的两列车队,像缓慢流动的河流,灯光照亮了半边铅灰的天。

    等待的时间最是煎熬。

    温浩骞点着一支烟,却并不怎么吸,夹在两指间,任烟灰慢慢凝聚成一截。

    前面那辆车像是新买的,车屁股上的黑漆锃亮似镜子,车大灯一照,反射的光刺目的让人睁不开眼睛。

    温浩骞忽而想起了晗光,那双乌沉透亮的眼睛也有这般威力,即便只是沉静对视,也能教人直视不得。

    就像一把窄而锋利的刀片。

    然而她有她的憨厚可爱之处,就有如刚才医院门口,气喘吁吁地追着他跑上来,不过只是为了对他说一句“一路顺风”

    心里不觉柔软几许。掐熄烟,伸手捞起手机,发了条短信给晗光:如你所言,一路顺风。

    到家已近八点,他把车停进地下车库,关上电闸门,正欲上楼,接到表哥的电话。

    钟锦程和温浩骞约在朝华路的西岳小城,这是他们常去的一家酒吧,规模不大,重在氛围和格调,特色又安静舒适。

    时值九点,温浩骞到达朝华路。推开门便见钟锦程坐在吧台前朝他招手。

    “来了?”钟锦程招呼道,对服务员比了两只指头,“麻烦拿两杯鲜啤。”

    “开车呢,不喝酒。”温浩骞拒绝道。

    钟锦程拍两下温浩骞的肩膀,笑道,“怕个屌,我这做哥的还能不知道你的酒量?”他把啤酒杯照温浩骞面前的吧面重重一放,溅出不少来,“男人就得有男人的样子,来,”他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今天晚上你要不干完这杯我还不放你走了呢!”

    温浩骞推了推酒杯,摇头,“哥,你去省干什么了?”

    钟锦程见温浩骞是当真不肯的,也不再强求,自己闷头灌了一口,砸吧一下嘴巴,长长叹出一声气来。

    “是湘姐的公司出现了什么状况?”

    钟锦程摇摇头。

    温浩骞见钟锦程这个样子,只怕是有苦难言,便也不再问了。

    “浩骞,以后池家的事你最好别插手,能躲多远躲多远。”

    温浩骞不解地看着钟锦程。

    钟锦程慢慢吐出一个字,“腥。”

    温浩骞一怔。缓缓,才又问道,“那湘姐……”

    钟锦程往嘴里灌完剩下的小半杯酒,冷哼一声,“一个女人,能成什么气候?”

    温浩骞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心。

    “哦对了,投标的事帮我跟你爸提一下,还请他多照顾,回头我请你们吃个饭。”

    “好的。”温浩骞笑了笑,“不过话说回来,你们生意场上的事我总归不太懂,详细的还须你们自己商量。”

    钟锦程满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笑意里涵盖的意义不言而喻。

    池晗光现在住的地方是池湘云在珠城城区的一处房产。

    池湘云名下房产很多,加上王姜铭做的房地产生意,平时也会帮着出谋划策,池湘云得了好处,自然也要帮揽生意,两方都是经济流入,互赢互利谁都不吃亏。

    这套房子,池湘云当年买来是为了方便照顾晗光的,后来晗光长期住在这里,池云湘便也搬来与她同住,长此以往,便在这里安了家。近几年,珠城新城区开发,老城区重建,很多地方批下来拆迁,池云湘预算这套复式楼极有可能被拆到,盘算着房产过户给晗光。

    下午,晗光睡了一觉。过了四月,白昼的时间好似牛皮筋一样拉长了许多,她五点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还老亮着。

    她感到腹内并不饥,起来洗漱了一把,拿着书坐在窗口看。

    这样看了不知多久,直等天昏蒙蒙地暗沉下来,手机信息铃声在安静的室内响起,晗光才恍然惊觉,天色竟消沉地这样快。

    她把笔放在书页上做书签,合上书,捞起手机,看到信息栏上一条新信息进来。打开一看,是温浩骞发来的:如你所言,一路顺风。

    晗光盯着屏幕上短短八个字半晌,平日里运指如飞的手指怎么也揿不下手机键去,叹出一声气,把手机搁一边,穿了件外套,带上钥匙,步出房间,至玄关处换上鞋子,到楼下吃晚饭。

    六七点钟的光景,正是小区门口那一溜的饭店饭馆生意最好的时候,晗光走了一圈,也没能找到一个让人满意的位子,随便进去一家,打包一份带回去吃。

    夜风温热里透着凉丝,她穿着一件针织薄外衫,刚才从饭馆里带出来的那份热腾蒸汽全数蒸发进了这股风里,她觉得舒畅许多,脚步也变得欢快轻盈不少。

    饭照旧没有吃太多。吃完,收拾干净,闲来无事,准备去林荫道上散会步,顺道垃圾一起带下楼。出门前,忽而想起忘带手机了,折回房去把手机取出来,打开来看了眼,界面仍停留在温浩骞的那条短信上面,索性也不作他想,回了三个字过去:那就好。

    关掉短信界面,在心里百转千回,终是把手机搁在了玄关旁的柜子上,转身出了门。

    接下去的几天里,晗光几乎每天宅在家里,白天看书复习,到了饭点到楼下吃个饭。

    眼看五一就要过完了,池湘云却还没有回来,打电话也不通,杳无音信。

    晗光不由心里暗急,考虑再三,终于还是决定把此事告知钟锦程。

    电话响了两声就通了。钟锦程懒洋洋的声音传过来,侧旁还伴有女人发嗲的撒娇,晗光不由皱眉,语气却仍似平常,“钟叔叔?”

    钟锦程听出是晗光的声音,挥开缠在身上的女人,披了衣服下床走到窗前,“晗光啊,难得难得,有什么事吗?”

    晗光暗自斟酌措辞,“钟叔叔,最近你有和姑妈联系过吗?”

    那里没有马上作出回应,好像在思酌,默了几秒才缓缓说道,“这段时间太忙,我和她很久没有联系,怎么,她不在珠城?”

    晗光愣了愣,暗暗生奇,“姑妈没告诉你她去哪儿了吗?”

    “也许她说了,谁知道呢,这么长时间了,我压根也不记得。”钟锦程说的轻描淡写的,他的态度让晗光心生厌恶。

    那种厌恶感就像涨潮的海水,拍打着岸上的礁石。

    这段时间,孙零那里倒是安静不少,学校开课两天了,他每天都来报道。

    放学后,池晗光叫上傅珍和孙零,三人一起出去凑顿饭。刚走到校门口,听到门卫室大爷喊她,“同学,今天有你的包裹。”

    大爷转身从屋里面拿出两个四四方方的盒子,交给晗光。

    晗光低头看了看盒上寄件人一栏的署名:温浩骞。心念一动,转头对身旁的傅珍和孙零说道,“我回宿舍把东西放好,你们先去,不用等我。”

    “我陪你去吧。”傅珍对孙零道,“孙零,你去占座,我陪晗光回趟宿舍就去找你。”

    孙零想了想,别无他法,只得道声好,却仍不放心,一步一回头,“我等你们,你们快点过来!”

    晚上晗光回宿舍,细细拆开盒子,一共七幅画,一个盒子放三幅,另一个四幅,每一幅都裱好框的,画旁工整小楷书写:吾侄池晗光19岁生辰快乐!下书:叔温浩骞。然后是日期。

    吾侄。吾侄!

    晗光胸口堵了块棉花。

    熄灯前,晗光犹豫再三,给温浩骞去了一个电话。

    “晗光?”直等到话筒里传来那道低沉醇厚的音色,晗光方才忐忑跳动的心徐徐静下来。

    “画收到了,很喜欢,谢谢你。”

    “喜欢就好。”

    晗光把背靠在阳台壁上,垂低头盯着脚尖,说,“姑妈最近有同你联系过吗?我联系不上她。”

    那里似乎想了一会儿,“没有。”

    晗光淡淡“嗯”了一声,到口里的话咽了回去,你说姑妈会不会出什么事?”

    “她也许只是忙,你别多想。”对方安慰道。

    晗光轻道了声好。

    次日课间操时间,老班亲自来班里叫她,说是办公室有她电话,却没告诉她对方是谁,她看到老班肃穆的表情,心下没来由“咯噔”了一下。

    晗光随老班走进办公室,接起电话。

    “你好,是池小姐吗?”对方是口音标准的普通话,带着官方的礼貌。

    “我是。请问,有什么事吗?”

    “池小姐你好。我们是珠城警局的,今日凌晨接到报警,在新野区城江路地段一幢别墅内发现一具女尸,证件和户主等多方面信息显示,我们怀疑很有可能是池云湘女士,想请你前来确认一下……”

    听到这里,池晗光脑袋里“轰”的一声,手脚冰凉发软,身体筛糠似的抖个不停,连话筒都握不住,手撑着桌子才勉力让自己站稳。

    她根本听不见别人说了什么,甚至不知道怎么挂的电话,怎么走出办公室的,像一个失了思维的游魂。

    老班见她脸色苍白,一推就倒的状态,不放心她一个人去,和办公室的老师调了课,原先他下节课移到了下午去,陪晗光走一趟警局。

    两人到达城江路池云湘的别墅。

    老班带着晗光挤开门口层层叠叠看热闹的人群,钻过警戒线。

    一名穿着制服的警察马上走过来,“喂,你们两个!怎么可以随便走进来?快出去!”

    老班好脾气的陪着笑,指了指晗光说,“警察同志,她是死者的家属,我是她的班主任老师。”

    那名警察上下打量了他们一番,说道,“家属可以进去,老师留在外面。”转身叫不远处一个维持秩序的年轻的小刑警,“小孟,你带她上去。”

    这幢别墅因离高速出入口较近,池云湘出差在外,有时夜里很晚回来,常在这里休息,除此之外,因地处偏区,环境清雅安静,这里也是她的办公地点,甚至幽会秘所。

    晗光随那名叫小孟的警员走进别墅上楼梯。

    楼梯拐弯处有人叫,“小小姐!”

    晗光惊了一惊,抬头循声去看。

    孔严身着制服,带着白手套,从二楼楼梯走下来。

    晗光想起来,孔严是警校毕业的,毕业后在警局做局长的舅舅的安排下在珠城警局工作,他与温浩骞同年,想来到现在工龄也快十年了吧。

    孔严三两步走到他们面前。

    “孔叔叔……”晗光带着询问的目光,看着孔严。

    孔严转头对小孟:“小孟,你去忙,这里交给我。”

    小孟转身下楼。

    孔严表情凝重,低头看着晗光。许久,拍拍她的肩膀,“小小姐,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只这一句,不言而喻。

    有那么一瞬,晗光恍然觉得她脚下的楼梯正在一点点往下沉,她的世界,也跟着在一点点往下沉。她甚至忘记了现在正站在楼梯上,脚步不自觉向后退着,幸亏孔严及时伸手拉住了她,才幸免于难。

    晗光反抓住他的手,那力道大的吓人,“……带我去看……我一定亲自看过才信的……”

    孔严看着她那张如死人般惨白的脸孔,沉沉叹出一口气,“跟我上来吧。”

    池晗光做梦似的跟着孔严上了二楼。

    二楼通往各个房间的走道上铺着厚厚的地毯,鞋子踩在上面松软寂静。晗光抬眼便看见池云湘的卧室门开着,不时有人进进出出。

    晗光立在卧室门口。

    从她的角度,能看清卧室里的大部分陈设:正对面是一个窗户,窗户下面摆放着一组黑色皮面的沙发和茶几,沙发对面将近一米的位置有一张床,卫浴室就在床的左侧,与和室移门的柜子平行嵌在里面那个房间里。

    也许是真相就在眼前,也许是她的内心深处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那一刻心忽然变的很静很静。

    尸体是今天凌晨五点左右被发现的,听那个最早发现尸体的打扫卫生的钟点工说,因为别墅大,打扫起来费时,每星期周六的早上五点她都会准时来别墅打扫卫生。

    在打扫到主卧时,她注意到移门上有一道道褐色的血迹,颜色干涸却仍不难辨别,怀着好奇的心拉开门,便看到骇人的一幕:池云湘仰躺在浴缸里,一只手架在浴缸壁沿上,腕口动脉被切开,深褐色的血迹沿着浴缸壁一直延伸到卫浴室门口。她当即吓的出不了声,两脚抖的都不是自己的了,好不容易才连滚带爬地跑出别墅,现在想起来都心有余悸。

    孔严率先跨进房间,回头看立在门口的晗光,“现场有点……狰狞,你还是别进去了。”

    晗光轻咬住嘴唇,克制着不让眼泪刷下来,坚决地摇头。

    孔严沉默地点了点头,将她带进去。

    无论她在踏进这扇门之前思想准备做的有多充足,在面对池云湘狰狞的死相时,充满内心的不是害怕更不是恐惧,而是漫无边际的心痛和彷徨。

    这个她最后的唯一的亲人,这个说过永远永远照顾她保她安康的女人,这个待她如女儿般疼爱的,一个母亲,最后,也终于离开她了吗?

    甚至,连一句像样的告别都来不及说。

    就这么匆匆地走了。一如六年前她的双亲。

    她沿着卫浴室的墙壁,无力地跪倒在地,跪在池云湘干涸的血迹上。

    她甚至连哭也哭不出来了,弥漫在胸腔那股梗塞泛着酸意,让她喘不上气来。

    两名警员站在池云湘的尸体前做记录。

    “从尸斑和眼球涣散程度看,死亡时间可追溯到昨日凌晨两点到七点。”

    “初步鉴定是割脉自杀,进一步还须移到解剖室解剖了才能得出结论。”

    那个年长的看了眼跪在地上的晗光,“这位是死者的家属?”

    “好像是的。”

    “带她出去吧。”

    那位年轻一点的警员刚要走过来,被孔严拦下,“我来吧。”

    他们走出房间,站在二楼走道拐角口的窗边。

    孔严摸摸口袋,忘记带烟了。

    今天凌晨三点他出公差回来,六点接到群发短信通知有任务,他今天休假,便安然自得睡到早上九点,醒来看到□□群里po出的池云湘的照片,惊的他倒抽一口凉气,早饭都没顾得上吃就开车赶往案发现场。

    他感觉喉咙有点干涩,不知怎么安慰她,“你姑妈是自杀的……你知道,我不太擅长安慰人……”

    “我知道,”晗光看着他,扯了扯唇角,“你们都说姑妈是自杀的。但我不信。”

    “我不相信姑妈会自杀。”她把头扭向窗口,白昼的日光那样炫目,她给那光刺的流出泪来。

    “你先回去,我这里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你。”孔严从窗口往下望了一眼,“这帮记者动作真快,这里有后门吗?”

    晗光想了想,“有。”

    “我们从后门出去。”

    走了几步,晗光想起来,止住脚步,“班主任还在前面大门等我。”

    “你班主任陪你一道来的?”

    晗光点点头。

    “叫他别走漏了风声,”孔严看了眼晗光不解的表情,“那群记者不是好应付的,如果让他们知道你的身份,别想过清净日子了。我同事那里,我会打好招呼你放心。”

    他把一只手放在晗光肩头:“小小姐,你姑妈不在了,以后只有你自己能够保护自己了。”

    孔严和楼下维持秩序的同事打了招呼,叫晗光班主任走到另一个路口,他开车送他们回学校。

    身着制服的警察叔叔亲自开车送他们,何等的威风。晗光班主任受宠若惊地看着孔严,脸上写满讶异。

    孔严淡淡解释,“我是小……晗光叔叔的朋友。”

    “哦。”晗光班主任恍然大悟。

    孔严漫不经心地同老班聊着天,忽而话锋一转,“吕老师,晗光家里的事还请您多担待,务必帮我们保密。”

    老班亲眼见到晗光的不幸,对这个品学兼优沉默寡言的学生多了几分恻隐,除此之外,他觉得今日之事他没有处理好,晗光即将高考,此事对她无疑打击沉重,当时警局打来电话指名道姓要找池晗光,如果当时他多问一句,或许就能将此事隐瞒过去。怀着这样的歉疚心情,这件事,即使孔严不说自然也会保密。

    只不过,平日里闷声不语只顾埋头读书的女生,竟是这样的一个家庭背景,他暗暗吃惊不已。所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学校里的那些传闻也并不是空穴来风的。

    然而还是惊讶,这女孩沉静淡容下,该是怎样的城府?

    尸体被发现的翌日下午,解剖报告被送到珠城警局专案组。

    报告证实,池湘云的推定死亡时间的确是在前日凌晨两点到七点之间,但是是否自杀这一点却要另作调查——报告显示,在池湘云体内检测出酒精和安眠药成分,并在她身上发现多处淤青,脖子上也有掐痕,室内还有打斗痕迹。

    专案组组长看完报告后,立马调动组员前往池湘云的别墅。

    这一去,又有了新发现,他们在卧室床底下发现一个长身维生素药瓶。

    他们拿着那个空药瓶去检测——如预期猜测的一样,这里面装过安眠药。

    几乎可以推断,极有可能是一起凶杀案。

    “这里!”孔严朝进来的温浩骞招手。

    温浩骞走到他对面的位置坐下。

    温浩骞看了眼孔严面前空空如也的桌面,对站在旁边的服务员说:“两杯拿铁,谢谢。”

    服务员应声而去。

    温浩骞问:“情况怎么样?”

    孔严板正斜靠在座椅扶手看照片的身子,把手机递给温浩骞:“你看。”

    温浩骞仔细地看着现场照,眉心深锁。

    孔严:“你推测的没错,这的确不是一起简单的凶杀案。”孔严把调查的情况简单向温浩骞介绍了一下。

    “话说回来,在没有任何现场信息的情况下,推测这是一桩谋杀案,我也是挺佩服你的。”孔严凑过去,“喂,你是怎么做到的?传授传授。”

    这时,咖啡上来了。

    温浩骞把手机还给孔严,淡淡:“推测,没有科学依据。”

    孔严“切”一声。

    鬼才信这话。

    孔严还记得这家伙,昨天电话里被自己一问三不知的态度气的不行。

    说温浩骞生气是有点夸张的,他语气向来淡淡又温吞的,平常人面对面都未必感受的到,要说孔严怎么知道的,他和温浩骞这么久,从语调里辨别出来的。

    对于温浩骞罗列的一系列细节,孔严茫然无知的。警局工作那么多年,哪一次不是等解剖报告下来再定夺接下去的工作,哪用的着真向侦探破案书里写的那样子查案件,不然他们警察不要累死。至于死者是自杀还是他杀,都割腕了,还不是自杀吗?哪有先把人杀死再去割腕营造自杀假象的凶手,简直吃力不讨好。孔严做了近十年警察,没遇过几个这样的。

    然而当温浩骞一条一条列给孔严听时,孔严自己都羞愧的无地自容,真对不起当年推荐他的舅舅,这十年的警察生涯都给狗吃了。

    以下是温浩骞昨晚的原话:

    “第一,湘云集团是一家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破产,股东并不负无限责任;

    第二,破产保护不是一个摆设,湘云集团完全可以申请法律保护,为公司周转提供喘息时间;

    第三,我完全不认为区区几十亿能拖垮一个年销售额达到几百亿的大企业;

    第四,即便不考虑上个假设的合理性,湘姐在商场打下的人脉,还不至于帮不了她走出这个困境,单只是我哥那里,也是好说的。如果真如外面所传,公司面临破产导致的自杀,你见过这么一个漏洞百出的自杀案?”

    听了那么一大段长篇大论,孔严好半天才消化干净,咽了口水:“你的意思是,公司破产对湘姐构不成威胁?湘姐有可能不是自杀。”

    “只能说,公司破产不是动机。经验来看,如果是自杀,动机不外乎做了严重的违法事项,但是根据现在的报道来看,并没有。我大胆推测,谋杀的可能性大于自杀。”温浩骞沉吟了一下,问,“你们专案组昨天接受记者访问了没有?”

    孔严想了想:“按照专案组的惯例,第一天取样和调查不接受任何媒体访问的,昨天好像来过几个记者,但是我们给的统一回答是‘等调查结果出来再给予外界详细答复’。”

    “也就是说你们没有对外宣称死者是自杀的?”

    孔严摸了摸下巴:“应该没有。”

    “那么媒体的报道毫无依据,没有警察的证实,他们怎么判断死者是自杀的?这不符合常理。”

    孔严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可能这只是媒体的妄断而已,更何况警局那么多人,保不准一时说漏嘴的。”

    温浩骞并不接话,孔严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听到他说的,过了会儿才听他说:“明天下午上岛咖啡。”

    “怎么?你要来?”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亲自过去一趟才比较放心。”

    孔严笑呵呵道:“这起案件是不是刺激你敏感神经,你干脆不要卖画了,和我一块做警察比较前途。”

    温浩骞也是笑了一下:“配菜和主食毕竟还是有差别的。”

    孔严不屑的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来:“谁不知道当年你创办的聚星推理名动一时,你完全有那个潜力,你没必要为了羽婷的死耿耿于怀……”

    “阿严……”温浩骞出声叫孔严,打断他往下说,“羽婷的死我有一半责任,这是事实。”

    孔严叹了口气,“难道你真要怀着内疚过一辈子?”

    话谈的差不多,咖啡也喝的差不多。

    起身之前,孔严问温浩骞:“怎么样?对这案子有没有兴趣?要不要去案发现场看看,正好把你介绍给李组长,有你的帮助,我想我们全组上下都会很荣幸。”

    温浩骞抬手看时间:“我还有件更重要的事,你们组长那里过两天我一定亲自拜访。”

    孔严望着温浩骞的背影,纳闷:这家伙走的这么匆忙,是赶着去见谁呢?

    上午的课晗光压根听不进去,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回放池云湘躺在浴室里,被割开的手腕狰狞万千。

    她痛苦地把头埋进臂弯。

    傅珍拍了拍她:“晗光,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晗光没有回应。

    傅珍举手:“老师,池晗光生病了,我陪她去医务室。”

    全班的注意转过来。

    晗光在一片灼热的视线中抬起头来,眸光清亮,“谁借你这个想象力说我生病了。”

    傅珍一脸无辜,“你没病,趴桌上干嘛?”

    “……”

    化学老师停下讲课,“各位同学,大家应该以池晗光同学作为学习的榜样,带病坚持上课,这份精神就足够值得我们学习bb”

    晗光心口疼,头也疼。

    刚才她正考虑下午要不要请假回家。

    现在看来,不请假都不好意思。

    车子到珠高门口,放缓速度,最后停在门口的空地上。

    温浩骞一手搭在方向盘上,望着学校大门,出神良久。

    到底进去还是不进去?

    他试着拨打池晗光的电话,关机。

    家里发生那么大的事,也不见得她来求助,每回都这么死拗着死撑着,以为任何事情只要咬咬牙就能过去。

    他的那句有事联系在她眼里等同放屁。

    想到这里,温浩骞拔掉嘴里的烟,快速在烟灰盒里摁灭,抬手推开门,长腿一跨下了车。

    傅珍眼睛特别亮,一眼就瞅到了站在门口的温浩骞,他正同一个男生说话,那个男生时不时往她这里看上一眼。然后温浩骞的目光也落到了这里,朝男生了然地点点头,正要走,被小跑出来的傅珍叫住。

    温浩骞回头。

    “叔叔,你来找晗光的吧?”傅珍问。

    “她请假了?”

    傅珍点头,“她今天心情特别低落,问她也不说,你找到她帮我问问,安慰她一下,好吗?”

    “好。”

    池晗光本想下午睡一觉,翻来侧去无法安眠,穿了拖鞋去书房找书看。

    看两行,眼睛酸酸的,一摸,眼睛里全是眼泪,索性看不进,把书放在一旁,抱着膝盖缩在池湘云平日最喜欢的大班椅里发呆。

    门铃响了好久,她才慢吞吞走出去。

    从猫眼里看人,晗光愣了愣,想不到是温浩骞。

    没料他这么快赶过来了。

    锁一拧,门打开。

    她怔在原地,一时出不了声。

    温浩骞低头打量她。

    她脱了校服,头发没来得及打理,散乱披着,单身穿一件大白t,松松垮垮的,一直盖到腿根,显得身材更纤弱,一条黑色七分裤,一双人字拖。光-裸的脚踝处绕着一根红绳,坠着金,脚趾白皙,脸色有些惨白,精神状态不能说不糟糕。

    “晗光……”

    “温……”

    两人同时开口,声音撞到一处,忽地又止住。

    晗光尴尬地朝温浩骞笑笑。

    他黑深的目光凝着她:“你只管安心高考,一切有我。”

    晗光动了动嘴唇,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只点点头,“嗯。”

    晗光把一瓶矿泉水放在桌上,抱歉笑笑,“家里没有茶叶,只能以水代茶。”

    “没事。”

    静了静,方问道:“你去学校找过我?”

    温浩骞坦承点头。

    “不怪我旷课?”

    温浩骞笑笑,摇头。

    晗光也跟着笑了,“如果你做了爸爸,应该是一个非常开明的好爸爸。”

    温浩骞忽而看住她,漆黑深沉的目光定在她脸上,“你应该多笑笑,你笑比不笑好看。”

    晗光没有躲避,迎着他的目光望进去,望进那漆黑深邃的眼睛,她扬了扬头:“我本来就不难看。”

    温浩骞弯了弯唇角。

    “下午我去爷爷那儿,整理姑妈的遗物。你去吗?”

    温浩骞忽而想起与孔严的对话。

    “晗光的高考不能出意外,湘姐被人谋杀的事情,先对她保密。”

    “自杀总比他杀强,小小姐那里你放心,我会和局里沟通,至少在高考结束前,不会让她出意外。

    他回她:“我开车送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