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长夜有尽时 > 章节目录 22.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孔严见他看了半天没有动静,只眉心微微蹙着,终于等得不耐烦,问,“怎么样?”

    温浩骞又静看几秒,这才放下手机,“你们觉得我哥有嫌疑?”

    孔严没有直接回答他的疑问,“不只这样,我们问过湘姐的秘书,其实她早在五月二号就已经回来,为了逃避追债迟迟没有露面,甚至连小小姐也不知道,”说到这里,孔严叹了声气,“秘书在七号下午送公司资料过去的时候,撞见湘姐在别墅里和钟锦程吵架,钟锦程一气之下走了。”

    温浩骞在心里默算了一遍时间,七号,钟锦程对他说是去省帮池湘云处理一些纷争,如此看来显然在骗他。

    温浩骞问,“为公司的事吵架?”

    孔严:“我问了秘书,说听上去不像,断断续续在说画的事情。”

    “画?”温浩骞沉吟。

    “嗯,池老的画。”孔严看了眼温浩骞,他脸上没显出惊讶的表情来,孔严觉得有点奇怪,“池老的画真这么值钱?”

    温浩骞笑了笑,“可不是,老师花了五年时间的心血之作,艺术价值非常高。”

    孔严想到温浩骞拿赝品赎他的事,“我就说嘛上次,我还真以为那画不值几个钱,要不是赝品,不然你也不舍得换吧。”

    温浩骞摇了摇头,“要说赝品也不全是,鹰头手里那张是老师亲手画的,只不过不是绝笔。”

    孔严惊讶地睁大眼睛,温浩骞却不肯再多透露半个字,孔严便也只能作罢。

    又问起鹰头那边的进展,温浩骞只说还需一些时日,他这次来珠城,彻底把那摊子撂给了王正维,在他心里孰轻孰重已计量的非常清楚。

    他对孔严透露心声,“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晗光。”

    孔严点头,“你放心,小小姐我会照顾好的。”

    温浩骞摇头,“你想照顾,她未必承你的情,我只是担心那伙人找不到画,还会再回去找她。”

    “那伙人?”孔严脸上布满疑问。

    “还记不记得晗光上个月丢了一只钱包,钱没丢,钱包被剪破了,”温浩骞看着孔严,慢慢说道,“我在送她钱包的时候,往里面塞了老师的绝笔。”

    孔严瞪大眼睛,“什么!”

    “我们拿到钱包的时候,画没有了。”温浩骞看着孔严。

    孔严的一颗心跳到嗓眼,“你是说画被人拿走了?”

    温浩骞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我原先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后来晗光家被人登门造访,”孔严想起那次,“哦”了一声,“那天晚上是你报的警。”

    “是的,他们没有找到画,所以才去她家里找。”温浩骞解释道。

    “既然不在他们手上,那画究竟去哪里了?难不成凭空消失了?”

    “因此,我怀疑有两伙人,”说到这里,温浩骞耸了耸肩膀,“谁知道呢,怀疑而已,没有科学依据罢了。”

    “所以小小姐现在很危险,况且湘姐也已经不在了,没有人能保护她,如果她受制于人,要对付你易如反掌,是不是?”

    温浩骞没有说话。

    他的沉默恰恰说明了一切。

    孔严深长地叹出口气,“浩骞,你这人就是太重情了,以前是羽婷,现在是晗光,你什么时候才能放下身上的枷锁,放过自己呢?”

    永远不会有那个时候吧。

    阴沉闷热的天气突然起了风,携着三两点雨丝,温浩骞站起身来,“走吧,一会儿下大,没有伞可走不了。”

    钟锦程从省回来,一直住在池宅里,偶尔和温浩骞碰个头,两兄弟行业不同,性格不同,能聊的话题也不多。

    没过一个星期,珠城警局来了两个警察带走了钟锦程,过了没两天,又把人给放了回来。

    理由很简单,池湘云出事当晚,钟锦程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据——他的确在省。

    这天池晗光放假回家,刚到家,桂伯就告诉她钟叔叔现在住在家里。

    池晗光心里掠过一丝不快,“姑妈都不在了,他还留在我家里干什么?”

    桂伯摇了摇头,脸上透出一丝无奈。

    让她和钟锦程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多呆一分钟都要窒息,打定主意收拾一些衣服先去傅珍家里住几个晚上再说。

    遂进院里自己的房间准备稍作整理,门一开,忽见一道人影,池晗光心一跳,立定,看清是钟锦程,不觉奇怪,“钟叔叔,你在我房间干嘛?”

    柜子开着,钟锦程把手里的东西放进柜里,转过头,气定神闲道,“啊,我刚才看你房门开着,我以为你在房间里……”

    池晗光很怀疑他这话里的真实性,并不打算深究下去,也不打算在房间里逗留,抬脚转身往外。

    “晗光。”钟锦程看着池晗光,向她靠近,“你姑妈临走前,有没有留给你什么东西?画啊或者值钱的玩意儿,你们家,你看,这么大一个宅子,历史挺悠久的,这些玩意儿应该不少……”

    池晗光狐疑地看着他,不明白这话里头的意思,但是她却并不想听了。

    “没有。”池晗光冷淡道,“这宅子是爷爷的,姑妈要送什么东西,也该由爷爷同意才对,你有什么想知道的,为什么不在姑妈生前问清楚呢,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家里的事情我从来不多管,你应该知道的。”

    她转身往外走去。

    “池晗光!”

    大概这话惹怒了钟锦程,钟锦程冲上来一把扳住她的肩膀,怒瞪着她,“她死了我才要问你!池家就剩你一个了,除了你还有谁知道画的下落!”

    画?!

    池晗光一怔,一时忘了去推开钟锦程。

    她感到脑袋凌乱不堪,怎么钟锦程也在找画的下落?

    “我不知道。”池晗光还是那句话,她低头看着钳制的双手,“可以放开我了吗?”

    女孩坦然的目光像一盆冰水兜头浇下,钟锦程不肯相信地喃喃,“不知道?你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钟叔叔。”池晗光不耐道。

    钟锦程望着池晗光半秒,突然眼睛一亮,“你姑妈死了,现在没有人照顾你了……”

    池晗光看着他。

    “我和你姑妈差点结婚了,所以我算是你的姑父,你现在一无所有,晗光,姑父愿意帮你,你大学里一切开销,我资助你,但是我只有一个条件……”

    不等钟锦程说完,池晗光冷声道,“钟叔叔,姑妈已经走了,我和你再也没有其他关系了,你不需要可怜我,我恰好过的很好,更不需要你的乞怜。”

    话到此处已是决绝,钟锦程气得牙齿咯咯她也不管,转头离开。

    走出家门才想起衣服没有整理出来,她不愿意回去见那张讨厌的嘴脸,想也不想地往车站走。

    从池宅到车站的这段路很难打到车,以前都是姑妈或者叫司机送,池晗光知道,她必须要适应没有姑妈照顾的生活,她可能以后再也不回不到那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池晗光了,然而她却觉得,当下的生活才是最真实的,她不能逃避,唯有接受,坚持等到有能力改变眼下的困境的那一天。

    不知怎么的,池晗光想到那天凌晨,那人站在猎猎风口,指着天际破开的微光告诉她,“你是我的希望。”仿佛又有了动力和信念,她咬牙努力往前走,相信黎明就在眼前,相信只要自己努力一点点坚持一点点就能触摸到晨起的太阳。

    池宅离学校太远,现下又多出一个讨人厌的,住在傅珍家里呢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池晗光计划着用手上的余钱租个便宜点的房子。

    叫人四处打听了一番,很快在市区找到一个闲手房,池晗光去看了一眼,嫌价钱太高,屋子太大,她一个人住不划算。房东说我还有一个房,适合一个人住,不过地理位置不太好,那一带比较乱,小偷也比较多,不过价钱便宜,小姑娘一个人住我看有点危险。

    池晗光听了有点心动,约了时间看房子。

    房子不大,配备也比较老式,但重在实用,稍微布置一下就很温馨了,最重要的是这个地段价钱实在好说的很,便就这么敲定了。

    池晗光没多少东西,花了一下午时间在超市里转了一圈就把东西买齐了,又花上两三天时间打扫卫生,她住的房子用不着花哨,整洁大方就可以了。

    收拾整理好,第二个周末,池晗光哪里都没去,在家里复习看书。手机铃声突然响,拿起一看,是温浩骞打来的。

    “喂?”

    “晗光。”对方叫她名字。

    池晗光总觉得,这个名字从他嘴里念出,和别人不太一样。

    “是我,什么事?”

    “你现在有空吗?”温浩骞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