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长夜有尽时 > 章节目录 23.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池晗光捏着手机,听那头温浩骞问,“你现在有空吗?”

    她放下笔,看了眼床头的闹钟,指针指向十点五十的位置。

    周六的街市热闹非凡,三楼上也能听到楼下商贩的叫卖声,池晗光走到窗口,倚在墙上,目光穿过窗户,望着下面人流如织,简短道,“有。”

    “你来西子酒家一趟,我介绍个人你认识。”

    “什么人?”池晗光问。

    “我一个朋友,他女儿上二年级,正好需要一个家庭教师辅导,如果你愿意……”

    池晗光打断:“女的?”

    没等温浩骞回应,很快又问道,“薪资怎么计?”

    “一小时八十,每天两小时,权当赚个零花钱,你赚不赚?”

    池晗光心知,八十块一小时按珠城的市价来算已是高的,能报上这个价位,大抵也是承了温浩骞的面子。

    眼下她确实缺钱的很,温浩骞有意向着她也好,无心想起她也罢,反正这钱她赚定了。

    出门之前,池晗光特地锁好了门窗,这一带小偷飞贼出没,早上她出门的时候碰上对门住的阿婆,跟她念叨说昨晚碰上贼,把她压在床底的几千块钱偷的精光,这话给池晗光提了醒,虽然她这里没有值钱的东西,但该做的防护做到位才心安。

    她没有告诉温浩骞搬了新家,更拒绝他过来接人的好意,自己坐公交车去约定的地点。

    出门是一条脏乱不堪的街道,黑色的油垢布满整条街道,六月天底下走在上面就像走过一条臭水沟,苍蝇蚊虫嗡嗡。附近到处都是低矮破败的居民楼房,蜗居在这里的大多数是外来打工者,每到周末或每天傍晚,一些商贩便在道路两旁支起简易摊架,卖一些黑暗料理,靠这些补贴一点家用。

    池晗光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生活,直到如今自己也成为了他们当中的一员,慢慢体会和了解他们的不易,生活的艰辛。

    走出这条街,过十字路口右转,通往市区的公交车站。

    在市区每隔十分钟一班的车次,这里却硬生生半个小时一班,,池晗光好几次生出打车前往的念头,几次压制。再看时间已经容不得拖,她最讨厌迟到和不信守承诺的人,对自己更是如此,索性咬咬牙,叫了一辆车飞快赶往目的地。

    西子酒家位于珠城风景区,在外沿,不需买门票便能进入,池晗光以前没少随池湘云来这里,对这一带很熟悉。

    池晗光下了出租车给温浩骞打电话,问到房间号,直奔电梯上楼。

    不同于其他酒店,西子酒家的房间都有一个特定的主题,走廊进来的第一个房间叫倾城之恋,它旁边房间叫夜的旋律,池晗光他们的这个房间叫蓝光冰焰,这名字起的什么意思都不知道,颇有点附庸风雅之味。

    温浩骞早就到了,和他一起的还有一个男人,年纪看上去比温浩骞大不了多少。

    温浩骞向她介绍,“晗光,这是王叔叔。”又对男人道,“王队,这就是我对你提,我侄女,晗光。”

    这个男人就是王正维,他刚从外地回来,最近一直忙于工作上的事无暇顾及家里,老婆跟他抱怨女儿上三年级成绩一落千丈,他心里记挂着这事,记得温浩骞有个成绩优异考大学的侄女,私下问了声温浩骞,没成想温浩骞效率这么快,不过几天便付诸于行动上,王正维暗地想孔严以前一直说温浩骞是个行动派,这可真一点错也没有。

    这次主要是王正维和池晗光谈,过程很顺利,饭吃完了,薪酬时间方面也都谈好了。

    饭罢,三人走到门口处分别。

    王正维还有事要先回局里,不与他们一道,他看了眼晗光,笑呵呵道,“小池老师怎么回?”

    池晗光刚要说坐临近的公交车回去,温浩骞接口,“我会送她回去。”

    池晗光愣了下,抬头看了眼温浩骞,他没有看她。

    “好好,”王正维拍拍温浩骞的肩膀,“明天晚上我家吃饭,你们一块来,我先走了,你开车小心一点。”

    “好。”

    目送王正维走,两人迈开脚步往外走。

    池晗光走在温浩骞身后,她快步到他身边,“谢谢。”

    温浩骞惊疑侧头,触碰到她的目光,方静了静,道,“我以为你不会接受,看来对我还算客气。”

    池晗光忍不住笑了一下,“哪儿的话,这么美的差事傻子才推。”

    自从池湘云出事以来,她难得显露出轻跳活跃的一面来,温浩骞内心不觉柔软下来,看着她,心想,这副看似孱弱的肩膀究竟该有多坚强,恐怕以后再没有任何事能轻易压垮她。

    温浩骞沉默了,池晗光也便不再说话,两人无言地走向停车位,半途,池晗光突然说,“温浩骞,我搬家了。”

    “搬去哪里了?”

    池晗光说了地址。

    温浩骞眉心不由轻蹙起来,“怎么会选那个地方?”

    池晗光深不以为然道,“那地方便宜啊。”

    一句话便教他结舌。

    温浩骞默了半秒,终于还是忍不住,“我给你钱,你搬出来。”

    “那地方挺好,真的,”她见温浩骞不悦的神色,软声道,“不然我请你坐坐去?”

    温浩骞看了眼她,没理她。

    池晗光感觉到他真的生气了。坐在车里,绞着手指,想了半天才说,“说来说去还不怪你,要不是那个讨人厌的钟叔叔,我现在能弄成这样?”

    温浩骞神色略略缓和一些,问,“他现在还住在宅子里?”

    “不知道啊,我好久没回去了,”池晗光回忆最后一次见钟锦程的场景,只觉得痛苦万分,闭了闭眼睛,“你知道吗,他好像也在找画,还说要帮我资助我,但是要我答应他一个条件。”

    “你答应了吗?”

    “我怎么可能答应,他那种人,我见到他都要吐,而且他手里的钱是多少人的血汗钱,多不干净。”

    “我要帮你,你也不同意。”

    “你不一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池晗光自己都怔忪了,她在这样自然的状态下把自己的内心想法表达出来。

    “哪里不一样了?”

    池晗光却绕开了他这个问题,“你别直接给我钱,你看现在,我不是已经在接受你的帮助了吗?”

    温浩骞弯了弯唇角。

    他心里挂着事,关于钟锦程的,也关于池晗光的,他想提醒她,反复思量,最终作罢。

    如果他哥真的要对晗光下手,他绝不善罢甘休。

    到达目的地,这里没有专门停车的地方。

    温浩骞把车停在路边,看了眼脏乱差的环境,“我送你上去。”

    池晗光笑道:“我可没有茶招待你。”

    “没事。”

    体面周正的男人走在凌乱逼仄的窄道上,免不了周围异样的目光在他们身上多呆片刻。

    池晗光在前面领路,熟门熟道,看上去适应能力还不错,温浩骞稍稍放下心来。

    走到三楼,她一脚踢开走廊上几个随地乱扔的快递纸盒,取钥匙开门。

    房间不大,站在门口就能众览全景。

    温浩骞站在门口,“要脱鞋吗?”

    池晗光噗地笑了一声,“你当我这里是豪华五星级酒店,还脱鞋,别逗了,快进来。”说着把他拉进来。

    她指间一片冰凉,点落在温热的肌肤上,别样舒服。

    温浩骞不动声色移开目光,打量起屋里来。

    屋子不大,却被她布置的温馨整洁。

    池晗光拿了瓶矿泉水出来,“渴吗?喝点水吧。我刚搬来不久,没买其他吃的。”

    温浩骞点点头,“水就很好。”低头去拧开那瓶农夫山泉,仰起脖子喝了一口。

    池晗光看着男人滚动的喉结,沉默注视了一会儿,才强迫自己把注意力移去别地。

    温浩骞坐了一会儿,起身告辞,池晗光把人送到门口,温浩骞不放心,嘱咐了几句,诸如让她保护好自己之类的,池晗光笑着佯装不耐道,“知道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我爸呢。”

    池晗光朝他挥挥手“快点走吧,开车小心。”

    送走温浩骞,池晗光返身进门。

    她的心情好了不少,心思难定,脑海中不时浮现出刚刚温浩骞仰头喝水的样子,书看不进去。

    池晗光站起来去冰箱拿了瓶矿泉水灌,刚喝了两口,听到敲门声,不觉一喜,以为温浩骞去而又返,想也没想便去开了门。

    门打开,门口站着的这人让池晗光猛一哆嗦:

    “陈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