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长夜有尽时 > 章节目录 25.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架不住傅珍问,池晗光把下午发生的事说了。

    傅珍听完,一掌拍在池晗光大腿上,“你也算因祸得福,负负得正,被吃点豆腐就吃点豆腐吧。”

    池晗光靠进沙发背,手上揪着布偶身上的绒毛玩,想着心事。

    傅珍又问:“陈数怎么样,抓起来没有?”

    池晗光摆了一下头,不愿意多说。

    傅珍吃完了蛋糕,把勺子和包装盒扔去纸篓,把遥控器丢给池晗光,站起来往浴室走,“我先去洗澡,你看会儿电视。”

    说起电视,池晗光这才把注意力放上去,正播地方台老娘舅,傅珍就喜欢这种,像个大妈似的,池晗光翘了翘嘴唇,按了几下遥控器,换来换去都换不到中意。

    倒不是晚间节目不好,她心浮着,难沉下来去认真看节目,就这么随便调着看,突然扫到一张脸孔,池晗光停下了。

    这是珠城当地电视台的新闻,新闻标题:珠城森林公安近日破获特大非法捕杀贩卖野生动物案。

    引起池晗光注意的是画面里接受采访的男人,他面前的那一排小字打着:珠城林业局森林公安警察大队大队长王正维。

    这个人他今天才见过,看来来头不小。

    温浩骞怎么会认识他的?

    新闻标题提醒了她。

    野生动物捕杀贩卖!

    池晗光突然一个激灵想到陈数,他被抓进去也因为这档子事,而且几次接触下来,池晗光发现温浩骞对陈数不是一般的了解,她想不明白温浩骞一个画画的,拿笔杆子的人怎么和这种血腥暴力扯上关系的?

    真的是为了帮助孔严才插手的吗?池晗光总觉得感觉怪怪的,细一想,自打他这次回来,就觉得温浩骞和以往不一样了,他满腹的心事,即便不说,她也能感觉到。

    到底是什么事呢?

    新闻里播音员的声音还在继续:……警方打掉了一个以捕获贩卖野生动物为生的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四十六人,涉案金额高达五千多万元……

    池晗光陷入沉思。

    第二天上午,池晗光和傅珍去了一趟超市买日用品和零食,准备下午带回学校去。

    两个女生在超市里磨磨唧唧,列好的清单到此时已完全失去用场,看见什么好吃的就往车里扔。

    “傅珍,别扔了,车都满了,一会儿提不回去。”

    “提不回去我们可以打车啊,再不然叫你温叔叔来接嘛,你不是要跟他发展关系么,这是最好的借口啊。”傅珍不要脸地给支招。

    说起来,池晗光拿出手机,靠在车边,低头发短信。

    傅珍凑过来,“你干嘛?”

    “发展关系最简单暴力目的明确的方式。”池晗光飞快打出一排字。

    傅珍还没搞懂,“什么?”

    “约吃饭啊,笨!”池晗光发完信息,手机塞回随身小包里。

    “有我份没有?”说话的当儿,傅珍又往车里扔了一大袋子老坛酸菜面。

    池晗光指指那面,“你有老坛就够了,做什么灯泡。”

    这一下戳的可真够狠的,傅珍翻翻白眼,又往车里扔了一袋。

    从一楼到二楼,把整个超市各个角落逛了个遍,两人才心满意足地推着车子走去收银台。

    周末,超市里人不少,收银台前排着长龙的队伍。

    等的时间里,池晗光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约五分钟前,温浩骞回了一条短信:好的,你在哪里,我去接。

    池晗光看了眼前面的队伍,以极其蜗牛的速度向前移动着,顺手回道:在超市里排队,你先忙你的,我好了会给你发短信。

    没过两秒对方回了一个“好”字。

    池晗光很惊讶这次他回的如此之快,大概手机恰好抓在手里。她盯着屏幕里孤孤单单的一个好字和句点片刻,觉得好玩,这人做任何事都这么一丝不苟,连发条短信也非得加上标点,逗号是逗号,句号是句号,手指往上面划了几下,的确是这样,这人真有强迫症。

    没忍住,笑了一下。

    傅珍听到这笑声,从正刷的手机上抬头奇怪地看眼过来,“你笑啥。”

    池晗光嘿嘿两声,“没啥。”

    “没啥你笑啥,发春啊。”

    “对啊,发春,你还没春可发呢,嫉妒吧?”

    傅珍看神经病一样看了眼她,“你这女人,真没救了。”

    东西实在太多,两人自己带的购物袋根本不够装,又问收银员要了两个大号袋子,这才勉强把整整一车的货装完。

    池晗光小心把长长一条购物小票放进包里,回去和傅珍清算账款,她和傅珍虽然关系不错,但在钱上面的帐大部分还算的仔细,这也是两人的性格使然,她们不喜欢把所有的事情混为一体,弄得不清不楚。也正是这种相似的观念使得她们能成为好朋友。

    两人推着小车坐电梯下到商场一楼,到门口不得不扔下推车拎着东西出去,两人坐在长椅上开始分赃。

    傅珍中午跟同宿舍的约好吃饭,先打车走了。

    池晗光坐在椅子上等温浩骞来接她,傅珍走没多久,温浩骞就到了,打进来问她在哪儿。池晗光说了地址,“很多东西我拎不动,你进来找我好不好?”

    温浩骞二话不说同意了。

    没过几分钟人就到了。

    她从另一个入口进来,池晗光没注意,面前停着推车,低头玩手机,长长的马尾从一侧垂下来,乌黑的发和雪白的肌肤,别样相称。

    温浩骞移开目光,走近,叫了她一声。

    池晗光缓缓抬起头,冲他笑了一下,站起来。

    温浩骞看了眼车里几个袋子,没说什么,拎起就走。

    都拎空了,池晗光没得拎,跟在他后面。

    “你的车停在哪里,远不远?”

    “就在外面。”

    “哦。”

    走出大门,果然看见泊车线内停着的那辆黑色路虎。

    温浩骞开了后备箱把袋子放进去,绕过去坐进驾驶位。

    “想去哪里吃?”车子启动,温浩骞问。

    池晗光想了想,“今天不能吃辣的,不能吃冷的,其他随便。”

    温浩骞看了眼她,明白了。“那就吃白米饭吧,炒两个菜。”

    “哦。”

    对吃的池晗光一向不挑,吃饱就好。

    “我昨天在新闻里看到王叔叔了,原来他是森林公安,真厉害,你怎么不早说?”

    温浩骞没被她这恭维的语气迷惑,不理她。

    池晗光不管,继续说,“新闻说最近他们破了一起野生动物贩卖捕杀案,好几万的大案子呢,你知不知道?”

    “知道。”温浩骞简短道。

    “前阵子听孔叔叔说你帮他们查陈数的案子,陈数跟这案子多多少少挂钩吧?”

    温浩骞不悦地皱了皱眉,“你下个月都要高考了,多把心思用在正路上,这种事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我就好奇嘛,我都不让我问下,你的反应很奇怪啊温浩骞。”池晗光凑近去盯他的脸,“你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温浩骞目光笔直,看也没看她,“开车呢,坐回去。”

    池晗光撇了撇嘴,“就只准你管我的事,我连问一下都要挨训,强盗逻辑!”

    温浩骞这才侧目看她,“你瞎嘀咕什么?”

    “我在表达对你的不满。”

    “哦?”男人似乎有点感兴趣了,“既然是对我的不满,为什么不说响一点让我听到。”

    池晗光从鼻子里出了一声气,“你想听我就要说啊,我偏不!”

    温浩骞笑了一下,心想,到底还是个小孩子。

    车子开了会儿,池晗光越发觉得不对劲了,差点要喊停,“我们不去吃饭吗?”

    温浩骞往车里液晶屏上看眼时间,“还早。”

    “什么意思?”

    “你不是说要吃白米饭和炒菜吗?”

    池晗光不可思议地看着温浩骞,“你确定是我说的,不是你提的?”

    温浩骞回以同样的目光,“有差吗?”

    好吧……“所以?”

    “我们要先买米和菜。”男人耐心解释道。

    “哦,所以,我们这是去菜场的节奏?”

    “聪明。”

    “等等!”池晗光意识到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

    世纪大难题来了!

    “饭你做?菜你炒吗?”

    温浩骞微微笑望着她,“不然呢,我还指望你给我做饭?”

    和温浩骞接下去的生活,池晗光忽而变得比之前更期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