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长夜有尽时 > 章节目录 26.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再过一个十字路口就是菜场,温浩骞边开车边问:“想吃什么?”

    池晗光想了想,“想吃鱼。”顿了一顿,补充,“红烧带鱼。”

    “还有呢?”

    池晗光看了一眼车窗外,菜场附近,又是十字路口,车流量特别大。她脑袋里空空的,什么东西都没有,好像此刻和温浩骞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奢侈,至于吃什么真的没那么重要了。

    “想不出来,进菜场看有什么买什么。”池晗光靠进椅背,看着外面来往的车辆。

    温浩骞朝她看了眼,没再说什么。

    珠城这个城市要说小也不算,至少交通便捷,政府在城市规划这一块花下心思,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菜场外面有专门的付费停车位,价格合理,停在这里的车不少,附近有一个商场,为了方便也都会把车放在这里。

    温浩骞停好车,带着晗光进菜场。他似乎对买菜这种事特别熟练,懂行情会砍价,倒不像一般女人那样死缠半天,他就简简单单几句话,便能将价压下去。

    到一个鱼摊,温浩骞低身挑带鱼,池晗光却被鱼缸里的另外一尾鱼吸引了。

    她走过去,蹲在温浩骞身边,拉拉他的衣角,指着鱼缸里悠闲的游鱼说,“那条鱼看上去很肥,我想吃酸菜鱼。”

    温浩骞不说什么,指着那尾草鱼问老板价钱。

    鱼买好了,一共两条,带鱼和草鱼,分开两个塑料袋装,湿湿嗒嗒的滴着水,温浩骞把袋子拎在手里,丝毫没觉得脏。

    走了一会儿,池晗光说,“我来拿吧。”

    温浩骞脚步却转向另一边干货摊位去,买了生姜、辣椒,接下去由买了鸡蛋,酸菜、葱这些配菜以及一大堆瓶瓶罐罐的调料,买好了这些,又买了几把蔬菜,都是池晗光自己选的,东西差不多买齐,最后才在门口的米店买了袋米。

    东西有点多,池晗光从他手里取过装菜的袋子,“菜我拿,你拿米袋。”

    温浩骞把米袋抗在肩膀上,一路走在前面,步子又稳又大。

    已是五月天,天气闷热,灼烫的太阳光晒在头顶,地面白花花一片。他着一件短t,肌肉线条贲张,从衣料中透出来,有力的臂膀,宽厚的背脊,很可以依靠的样子。

    池晗光心头涌上一股感激。

    姑妈不在了,在她最无助最伤心最落寞的时候,温浩骞一直站在她的后面,仿佛强有力的屏障,给她支持给她依靠。有时候她会想是不是自己太卑劣了,他这样无私帮助她,自己却还对这样一个善良的人怀有不道德的心思,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每当他在身边,控制不住地想挨他近一点,再近一点。

    她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但是她一定会说的,不论他怀着怎么样的心情,不论他们是否会因此疏远,她一定会告诉他,她喜欢他,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很喜欢很喜欢他了。

    在她心里,温浩骞早就不是叔叔了。

    所以,她决定,无论他是否接受,都要告诉把真实的想法告诉他。

    暗恋,真是一件既卑微又煎熬的事啊。

    池晗光的印象中,温浩骞向来无所不能,一个女人对男人莫名的崇拜便是爱恋的开端,即使他的缺点也能忽略不计,甚至换个角度当成优点看待。

    这便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他站在开着的油烟机下面,手里拿着锅铲,一条洗净剖好的鱼躺在滋滋冒着热气的油里,惊讶自己今天居然有心情站在这里做菜。

    做鱼是温浩骞最拿手的,最早开始学因为在池家生活,这一大家子人都喜欢吃鱼,红烧的,水煮的,糖醋的,油煎的,只要是鱼,无一不欢,唯独老爷子池新沅嘴巴挑的很,珠城的鑫源大酒店以前有位名厨,以做鱼出名,和池新沅关系不赖,又十分喜欢池宅幽静的环境,时常住在池家,一住便是小半个月,为了回报,翻着花样做鱼给池新沅吃,每回那位名厨来家住的那几天,池新沅都喜上眉梢。

    温浩骞便趁此便捷和那名厨套近乎,每当那厨子做鱼,他便在旁看,时间久了,自然而然地把做鱼的本事偷学到了手。

    以后不论什么鱼到他手上都能翻出花样来,只要吃过一回的人都记忆尤深,鲜美的味道三四日萦绕在舌尖徘徊不去。只不过温浩骞不常下厨倒是真的,尤其是近年来一个人,更懒得弄,外面打发一餐便是一餐,生活对于他来说宛如复制粘贴,毫无惊喜,波澜不惊。

    就像孔严对他的总结,全部的精神支柱就是抓住鹰头,毁掉他,为羽婷报仇,这之后的人生呢,他确实没有去规划过。然而现在,就在不久前在晗光身上发生的不幸的事让他突然又有了新的规划——他要保护好晗光,安顿好她,陪着她渡过这段最难捱的时光。

    生活似乎又有了盼头和意义。

    仿佛一场新生。

    吃过饭,两人把碗筷收拾好,池晗光开了水,按两下洗洁精的头上的按压器,白色的泡沫伴着冲下的水积起厚厚一层,“我来洗碗,你出去吧。”

    温浩骞插手站在旁边,低头看她,眼里有惊讶,“你还会洗碗?”

    池晗光真想翻个大白眼给他,“看不起人。姑妈以前老是出门,按你的说法,我既不会烧饭又不会洗碗,不得饿死啊。”

    “行了,知道你能干,”温浩骞伸手捏住碗口一端,又从她手里抽过碗刷,“我来洗,你去看书。”

    池晗光一愣,手下意识松开。

    温浩骞往她这里靠了靠,“傻愣着干嘛,去看书。”池晗光低头看了眼两人忽然拉近的距离,深吸了一口气,冲干净手,沉默离开。

    她走进书房,拿出书和笔,房子隔音效果很好,听不到外面的动静,安静的环境,她的心却乱糟糟的,汗湿的衣服黏在身上,她从抽屉里翻出空调的遥控器,打开空调。

    不会儿室内就冷透了,这才把题目做进去。

    一张试卷快做完,传来敲门声,池晗光没抬头,她听见门把打开的声音,这才缓缓抬起头,看见温浩骞站在门口,“晚上去王叔叔家吃饭,你准备一下。”

    池晗光“嗯”了声,继续低头刷题。

    她听到温浩骞没有走,也没有进来,似乎在看她,又似乎在做其他事情,池芸没管,眼下这个题目解不出来才闹心。

    温浩骞站了一会儿,走出去,门轻轻带上。

    池晗光这才移眼看去,门缝里看见他衣服一角。

    突然想到什么,叫住温浩骞,“现在几点了?”

    关门的动作一滞,很快打开,人又站在她门前,“三点半。”

    “走之前叫我一声。”

    温浩骞默了一下,看了眼空调,“温度打高一点,以防感冒。”

    毕竟不到三伏天气。

    池晗光道了声“好”,去抓遥控器,滴滴滴一阵按。

    温浩骞方满意离开。这次是彻底出去了。

    晗光度过了一个安静的午后,空调的冷风嗖嗖的,她虽不知温浩骞在外忙什么,但只要知道他在身边,心就变得很静很静,好像就此衣食无忧。

    一个小时温浩骞来叫人,他们出发去往王正维家。

    王正维家也住在市区,离他们这里倒不是太远。

    温浩骞把准备好的两瓶红酒和一盒儿童拼图提上车。那拼图引起池晗光的注意,“这种拼图对小朋友来说会不会太难了?”

    温浩骞低头把钥匙插进锁眼,发车,“这是益智类拼图。”

    温浩骞会送这样的礼物给女孩子,池晗光一点也不惊讶,但仍然忍不住吐槽他,“一般来说小女孩比较喜欢芭比娃娃这种粉色可爱的东西,我打包票,她肯定不喜欢。”

    对池晗光这样独断的判断,温浩骞不置可否,“女儿像爸爸,百分之八十是行得通的。”

    池晗光失笑道,“再像爸爸她也是个小女孩呀。”

    池晗光始终坚信,她即将要相处的女孩子一定像公主一样可爱漂亮,会有如此判断的原因是,女孩有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王梦冉,小名叫冉冉。

    冉冉升起的冉。多么温柔又可爱的字眼。

    当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池晗光感觉心都要软了。

    然而事实往往是残酷的。

    见到冉冉小朋友的一瞬间,池晗光终于明白为什么温浩骞要买一幅拼图送给她,也终于明白,温浩骞说的“女儿像爸爸,百分之八十是行得通的”,这句话不是瞎编的,它有一定科学根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