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长夜有尽时 > 章节目录 29.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里。

    池晗光睁开眼睛,白日的光刺得一阵晕眩,重又闭了眼,昏昏沉沉睡了过去。睡的却也不踏实,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梦里,池云易夫妇车祸现场,跌入山脚的车子被人找到,车身残骸与尸身凌乱不堪散在地上,淋漓的斑驳血渍印入泥里……

    池新沅跺着拐杖,指着她的鼻子一声声地骂:“都是你,你这个扫帚星害死你爹妈的!都是你!”她怔愣地站在黄色警戒线外,看着里面忙碌的大人们,听着池新沅歇斯底里的怒骂声,脑袋里空白一片,连恐惧和悲伤都忘了。

    场景快速转化,漆黑的夜里,她被吵嚷声惊醒,下楼看到池湘云捂着脸哭,池新沅扶着锄头大口喘气,指着不远处她二叔池云望怒道,“你敢走试试?我不打断你的狗腿?”他们三人的目光一齐望向晗光,刚才相互对峙的气氛一下齐齐对准了她,指着她的鼻尖恶狠狠,“都是你,是你害的我们池家家破人亡!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

    “还我儿子!”

    “还我大哥!”

    ……

    池新沅和池云望忽然消失不见,只剩下池湘云鲜血淋淋的身体,向她摊开手来,“你还我们命来!”

    “……姑妈,”池云湘一步步走近,她一步接一步后退,内疚恐惧和害怕吞噬了理智,“姑妈,对不起……我知道错了,错了,求你们原谅……求你们……”

    她汗水涔涔,在床上抱着头痛苦地直打滚,泪水糊了一脸,不住地求饶,“求求你们……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意识混沌中,听到有人一声声焦急反复地呼唤着她的名字,“晗光,晗光,你醒醒,晗光……”一只干燥温暖的手掌拂开她额前的刘海,摸了摸她滚烫的前额。

    她胡乱挥舞的手被那只温暖的手掌抓进手心,温浩骞擦净她的眼泪和汗水,“晗光,别怕,叔叔在这里……”

    池晗光艰难地从梦魇中挣出来,掀了掀眼皮,看到一个身影,莫名觉得熟悉,张了张嘴,发现喉口干涩的很,根本发不了半点声音。

    温浩骞俯身半抱起她,喂她喝水。她的头靠在他的胸口,就着他的手,淡淡的烟草味夹杂着一股清冽,滚入喉口。

    温浩骞放下水杯,小心扶着晗光躺下。

    她却忽地生出力气,揪住他的袖口衣料,将他带表的手拉到眼前,眼前却是模糊一片无法聚焦。

    她盯着那表面几秒,最终颓然地叹了口气,松了抓着他袖口的的手。

    “想看时间?还想着回去上课呢?”

    晗光点点头。

    “行,爬起来走两步,走的出这个房门,我就送你回学校考试。”

    晗光望着他眼里认真的神色,“当真?”

    “嗯。”他凝着她纸色的面庞,点头。以她这般孱弱病怏的身体,别说走出这房门,恐怕连路都不定能走稳。

    晗光没有一丝玩笑意味,抵着手肘,艰难地从床上撑起来,爬下床,脑袋仍昏沉的厉害,没走两步,腿便不听使唤,她强自撑着身体,咬着牙,手指触着墙壁,慢慢往房门挪去。

    温浩骞到底有些怕了,长腿一跨,从后方打横抱起她,盯着怀里那双乌目,心里泼也泼不灭的无名燥火,低吼道“你不要命了!”

    身体陡然腾空,下一刻整个人撞进了他清冽的气息之中,晗光仰头望进那双怒火中烧的眼睛,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生了那么大的怒气,伸手紧紧抓住他衬衫的前襟,“温叔叔,你说话不算话吗?”

    她生着病,嗓音沙哑,平时语气里的那一把冷意,放到现在却有一丝撒娇的味道,温浩骞听的心里顿时软下来,看着她,推出一口气,一副拿她没辙的模样,“你就可劲折腾吧。”走几步放她在床上。

    他拖过床旁的椅子,坐下,“你王叔叔打电话联系我说你急性阑尾炎,烧到三十九度,”他淡淡瞥了眼晗光,那眼神里饱含的意味奇怪又复杂,“高考重要,赚钱重要,但也不至于把身体也搭进去。”

    “高考只有一次。”被温浩骞这么训着,她仍不忘她的考试。

    温浩骞看着她,他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一句话硬生生咽进肚子里。

    池晗光看出温浩骞的担心和关心,心里一暖。

    “温叔叔,谢谢你。”

    温浩骞幽深地望了她一眼,“好好休息。”

    晗光这才注意到温浩骞下眼皮上那淡淡的一圈青色,头发和衣服都有些乱,全没有平日的从容光彩,料想他大概连夜赶来,一宿未休息好。轻咬了一下嘴唇,答应道,“嗯。”

    “我下楼买份粥上来。“温浩骞站起来,往门口走去。

    “温叔叔,”她叫住他,俏皮地望着他,“我想吃肉。”

    温浩骞停驻,侧头看她,“好。”

    经过刚那一折腾,晗光生出疲累感,闭着眼睛静静休息。

    护士小姐走进来,来到她床边,“池小姐?”

    晗光睁开眼来,虚弱地朝护士小姐笑一笑。

    护士笑道,“感觉好点吗?”一边把床慢慢摇起来。

    “嗯。”池晗光点了一下头。

    “来,量一下、体温。”护士把电子体温计放进晗光的耳朵,随着“滴”一声,护士看了眼体温计上的温度,“三十八度半,问题不大了,等会儿再让医生给配两瓶点滴,明天上午动手术。”

    “动手术?”池晗光吃了一惊。

    护士记录病历,语气颇平淡,“小手术,不用怕。”

    池晗光点了下头,安心下来,想到什么,又问,“手术做完什么时候能出院?”

    “要不了一个星期,线拆掉就可以走了。”

    “哦。”

    正说话间,余光瞥到温浩骞进来。

    “温度退了么?”温浩骞问护士。

    护士把跟晗光说的话重复一遍,温浩骞道了声谢,护士走出去。

    温浩骞在床上支起餐桌,把一次性纸袋打开,晗光饿得慌,看到温浩骞手里的饭盒,眼睛都发直了,迫不及待伸手去拆包装盒,“你买了什么肉?”

    温浩骞笑,“你打开看不就知道了。”

    晗光带着欣喜的心情,盒盖一揭,“青菜皮蛋瘦肉粥?”心情立刻悠悠转转地跌到谷底。

    “我的肉呢?”

    温浩骞拿起塑料勺子,在粥里轻轻一兜,兜出几块细丝般的瘦肉来,“在这儿。”

    “……”

    晗光一直没有吃肉的习惯,此次说要吃肉也的确是许久没有碰荤食了,生了这么场病,忽地想尝点油渣味,她大病还未愈,本就该吃清淡些,温浩骞管着她,该忌口的一概不许她吃,她心里骂他一点没同理心,可也只能乖乖就范。

    晗光把垫在饭盒下的那只抽出来,用勺子拨了半碗出来,连着袋子里的那双筷子一起移到温浩骞面前,“我吃不完的,分你一点。”

    温浩骞抽出筷子,掰开,慢条斯理地吃起来。

    晗光吃的不多,两勺下去,就怎么也动不了勺子了,温浩骞看住她,“怎么?不合胃口?”

    晗光摇摇头,却是岔开了话题,“其实你不必对我这么好的。”

    对上他望过来的目光,她想冷静地直视而对,可是却并不成功,她别开眼望向外面碧空如洗,“刚才我听护士说,隔壁病房有个女人因为车祸,被锯掉了双腿,可是不管怎么样,她总还活着,至少活着,她还有希望。”

    “你想说什么?”温浩骞一瞬不瞬地望着她,她的侧脸在一片柔光里显得肃静忧郁。那种骨子里的忧伤,让人悲凉,却又无能为力。

    “我想说的是,”她平静的声音如深涧里流淌的溪流,“我也不知道我这样活着有几分意思,你说我是你的希望,事实上,我知道,你只是在安慰我,我不会成为你的希望。温浩骞,不值得,我一点都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所以,不要再对我好了。”

    话音刚落,就被温浩骞一勺子粥堵住了嘴,“以后不许说这样的话了,”他望着她,眼里从未有过的冷峻,“我对你的这些,都是我自愿的,不图你回报什么,你说这些话才是真正地让人冷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