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长夜有尽时 > 章节目录 31.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池晗光稍好点便躺不住,叫温浩骞摇起床,支起餐桌,她靠在床头温习功课,温浩骞坐在那头沙发画画,时不时抬头看一眼她,铅笔在素描纸上游走。晗光学习的时候很认真,没注意到这些。

    终于看的有些累了,放下书伸了个懒腰,冷不丁瞥眼看见温浩骞坐在斜对面,低着头,神情专注又认真,池晗光只消一眼便知道他在画画,他手里抓着的那只铅笔是得韵素描笔,他过去最喜欢的素描铅笔。

    温浩骞突然抬起头来,料不到她已经从题海里抽出来,盯着他手上的画纸。温浩骞愣神的当儿,听到池晗光问,“你在画什么?”

    他的眼睛看着她,思绪停在一个点,来不及想,蹦出两个字,“别动。”复低下头去在素纸上迅速勾勒。

    池晗光不动了,咯咯笑,“你在画我吗?”

    温浩骞没答话,只专注动笔。

    池晗光笑不停,“真的在画我?”

    温浩骞抬起目光,似乎在她身上寻找一个破开口,那目光迷人又摄魂。

    池晗光被他的看的怔住,连笑也忘了。

    画完,温浩骞把笔收进画具,池晗光向他摊开手,“让我看看到底把我画的美了还是丑了。”

    温浩骞看她一眼,笑道,“这么确定我在画你?”

    “你没在画我,叫我别动干什么?”池晗光不信,非得看他画了什么不可。

    说这话的时候,池晗光心砰砰直跳,她逼迫自己的眼睛看着温浩骞,显出诚挚单纯的一面来,让他觉得她说出这番话没有别的意思,只纯粹想看画而已。

    温浩骞低头从纸页里抽出一张递给池晗光。

    池晗光迫不及待掀开一看,沸腾的血液一瞬间冻结在血管里了。

    正如他所说的,纸上的画真的不是她,而是一幅地平线上的落日之景。他画的很好,虽只是铅笔淡淡勾勒,但在线条的驾驭上已经非常熟练,池晗光盯着这图几秒,一时说不出话来,隔了会儿才恢复过来,并不抬头,称赞道,“好画。”

    “你看,就在你背后。”

    池晗光顺着温浩骞手指示意的方向,转过了头——

    她的背后,一副水彩画挂在雪白的墙面上,之前都没有注意过。池晗光终于懂了,为什么刚刚温浩骞叫她别动,就是为了画这幅画。

    水彩画相较于铅笔画,色彩更浓艳、更饱满:空旷广袤的大地尽头,一颗太阳从地平线上探出头来,右下角写着两个字:日出

    “原来是日出,不是日落。”

    池晗光垂下手臂,纸页轻轻落在雪白的被褥上,心也一同落到谷底。

    时间一跨过六月,等同高考就在不远处朝他们招手。

    孙零一早就打好主意不读了,他爸妈做生意,家里偌大一个产业等着他回家继承,用他的话说,不读书照样当老板,说不定以后那些考上大学的还得为他打工。

    傅珍听晗光说要去万城上大学,有些跃跃欲试,打心眼里,她想和晗光念同一所大学,同一个专业运气好说不定还能分到同一个寝室。

    但是一听晗光的目标是万城大学,傅珍蔫菜了,好像火星子上撒了一把灰,彻底熄了。

    “万城大学同样也是重点高校,一点也不比你报的那所上海的学校好考,我以为你是考不上上海才去万城的?”

    池晗光摇头,“自招考我通过了。”

    “真的吗?那太好了!”傅珍比池晗光还开心,“那你为什么还要去万城?”

    池晗光看了一眼傅珍,“上海物价高,我怕养不活我自己。”

    傅珍一脸不信,“万城也不低啊。反正你如果去万城的话,我也得去,我可不能把你一个人丢在那里,你考万城大学,我就考海事大学或医学院!虽然不在同一个学校,但大学课不多啊,我们有很多时间玩,孙零暑假要学车,到时候还可以叫孙零开车来看我们,你说这多好啊!”

    高考还没开始,傅珍便开始展望大学生活,这也叫池晗光对未来的新生活充满期盼。这笼罩在四周的冰冷的隐形的笼子,再过一个星期就能彻底打开了。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池晗光彻底腻了,只想赶快结束。

    她甚至想,如果发挥不好,考不上万城大学,和傅珍填报同一所大学,只要能留在万城,似乎在任何一所学校都是一样的。

    这可怕的想法一经产生就压不下去了,她讨厌这样“堕落”的自己,可是却无能为力,深陷在沼泽中的人,大半个身体下去了,哪怕脑袋清醒,身不由己,自救?谈何容易。

    从医院回来,为了更好的复习,冉冉那里池晗光便暂停了,准备等高考结束再继续。

    那几天温浩骞叫池晗光住进学校,他要出远门一趟,至于去哪,只说去北京参加一个讲座。

    池晗光站在房门口看他整理衣服,问,“要去很久吗?”

    温浩骞三两下叠好一件淡灰色的衬衫,头也不回,“没几天,”顿了顿,转过头看她,“你这几天千万小心,没事就不要出学校,要出去也要有人陪着,知道吗?”

    晗光点了点头。

    温浩骞深深看了眼她,晗光觉得那目光深刻又饱含感情,她一时有些辨别不清,内心有一股莫名的冲动和力量推引着她。

    “温浩骞……”池晗光手指在门框上打着圈圈。紧张的时候,她总会无意识做一些小动作分散注意力,温浩骞看着她略带局促不安的神情,停了手上的动作,“嗯?”

    “我……”在温浩骞注视的目光下,池晗光咬了咬下嘴唇,快速说道,“你路上小心!”说完,不等温浩骞给回应,转身飞也似的逃进自己的卧室。

    窗户开着,白光倾泻一室。关上门,池晗光捂着心口大喘气,脸像烧着一般烫的不行,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她就要把心事全部说出来了。

    她感觉自己的心高速跳动,快要蹦出嘴里,温浩骞会不会看出什么,或许他早就看出来了呢,说真的,池晗光巴不得他看出来,这样便懒得她自己多费口舌。

    正当胡思乱想的时候,房门传来咚咚两声,温浩骞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晗光,你出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