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长夜有尽时 > 章节目录 33.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温浩骞去了一周,归期未至。

    高考前一晚,池晗光接到一个从几千里之外的北京打来的电话。

    温浩骞刚参加完一个沙龙,时近九点,开车在异乡的路上,恰逢一场暴雨骤停,被雨水洗刷一净的城市,灯光都变得通透,十字路口等红绿灯的时候,前所未有的孤寂和疲倦感涌上来。

    鹰头又跑了。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山河图》出现在拍卖会现场说明近日鹰头还会有所行动,他在北京还需再待一阵子,等事情有眉目才能放心。

    他手扶方向盘,眼光滑过放在控制台上的手机,六月六日这个时间让他惊了一下,时间竟过的如此之快,明天就是晗光高考,他又看了眼时间,九点,不早不晚,几乎想也不想地拨号过去。

    拨下号码才想起晗光应在晚自修,刚要切断,那头却接起。

    先是静了一秒,两人谁都没有开口,似乎都在等对方先出声。

    他听到她那头人声鼎沸,问,“没上课吗?”

    池晗光“嗯”了声,随后补道,“今天最后一天不上课,老师让我们轻松一下,我在超市买东西。”

    “明天高考了,我打电话来问候一下。”

    他说的认真坦承,却莫名戳中池晗光笑点,她憋着笑,说了句“谢谢”,又问他什么时候返回。

    温浩骞自己也确定不下来,又知道她的脾气,只说还不确定。

    池晗光拿着手机,感觉周围静下来,耳朵里只能听到他的声音,她怕他不回来,就像十年前那样。

    高考就在眼前,三年,不对,仿佛过去长达二十年的生死抉择就在明天,池晗光总有这样的错觉,就好像垂死的病人,临终要把所有的话说尽。

    池晗光暗自深吸一口气,两手紧紧抓着手机,轻道,“温浩骞,这十年来我一直在等你,每一时每一刻,我都希望你在我身边,我最痛苦的时候,无处伸张的那些痛苦和郁闷,我想向你一一吐尽,但是我左等右等都不见你回来,所以我很生气很生气,现在你回来了,我总以为你是为了我回来的,不管是不是,你都回来了,我决定原谅你,不再生你气,我知道,没有谁能永远陪在谁身边,只是希望,你能留在我身边的时间久一点、久一点……”

    她不给自己喘息的时间,害怕一个停顿,那些好不容易鼓足的底气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我对你的这片心意,我不说你大概也能明白,现在我把它戳穿,就是为了让你更明白,温浩骞……”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发抖,“我已经不是一个小孩子了,我马上就二十岁了,已经具备了爱一个人的能力……”

    那里很静很静,一点声音都没有,池晗光害怕了,试着叫他的名字,“温浩骞……你在听吗?……”

    眨眼的功夫,男人低而轻柔的声音说,“我在听。”

    池晗光心一跳,“你呢?你是怎么想的呢?”

    温浩骞似乎在思考,“晗光……”这一声中带着似有若无的叹息,他的无可奈何,他的纠结烦乱,全部都包含在这两个字眼里。

    池晗光知道他接下去会说什么,不给他说下去机会,“我想留一点希冀,你有什么话,等到高考过后再跟我说吧。”自己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打完电话,池晗光独自站在货柜前,捏着的手机甚至忘记放回包里,那颗狂乱躁动的心一刻也平息不下来,她太害怕听到拒绝的话了,刚才挂断电话的那一刻,她仿佛回到六年前,十三岁的小女孩站在灵堂前迟迟不敢迈入,也是这种心情,悲哀、痛苦并伴随着害怕。

    她一直觉得暗恋是一件卑微痛苦的事,可她偏深陷囹圄不可自拔。

    温浩骞没再打电话过来,池晗光命令自己把这件窘迫的事情忘掉。

    傅珍推着购物车来找她,在背后叫她的名字,她愣着吓了一大跳,傅珍很无语:“你打个电话打半个小时,现在跟没魂似的站在这儿发呆,那打电话的人是不是黑白无常勾走了你的魂魄?”

    这时已经九点半多,距离超市打烊还剩下二十几分钟,广播开始赶人,傅珍随便拿了几筒饼干,和池晗光一左一右推着车子往收银台去。

    傅珍问她心情怎么一下子很低落。

    池晗光推着车,低着头,脸上没什么神色,“不说,影响心情。”

    傅珍好脾气道:“影响心情那就不提了,等下回去咱们洗个澡快点睡觉,明天起来精神抖擞去考试。”

    购物果真是最缓解心情的方法,买好东西,从超市出来,和傅珍聊着别的事,池晗光很快把这件尴尬的事抛到脑后去了。

    为期两天的高考做梦一样过去了。

    说是做梦,其实不尽然,中间一场又一场的等待,绞尽脑汁、奋笔疾书,为三年成长道路上的汗水、快乐、艰辛和忍耐,画下一个完美的句点。

    高考结束,温浩骞还是没有回来。

    寝室里的东西能扔的都扔掉,扔不掉的送给学弟学妹留作纪念,仅有的一些书籍和日常用品不多,打个包整理完毕,傅珍爸妈来接人一并带走了。

    孙零没去参加高考,,等池晗光他们一考完,他最忙,跑来跑去帮池晗光傅珍她们搬东西,池晗光开他玩笑说外面的钟点工都没他牢靠,把孙零乐呵的跟个什么。

    接下去迎接她的最大的难题就是漫长的时间如何打发。

    她花了两天的时间把她和温浩骞的居所打扫了一遍,餐桌上铺上干净整洁的桌布,又从花店买来一捧百合花,店主人好,多送了两束康乃馨和满天星,她回家找到几个酒瓶子和温浩骞的颜料画笔,用早已生疏的画技把酒瓶子diy了一番,成为了一个个美丽的花瓶。花剪去枝蔓,插几支进花瓶放在客厅的餐桌上,其余的分开□□三个瓶子里,分别放进卧室、书房、冰箱上面。

    她想把房子改装成她想要的样子,这是一项大工程,需要一点一滴渗透和改变。和池湘云住在一起的感觉不一样,池晗光觉得,那时候她更多的像一只寄居蟹,很多事情,想做,想去改变,却无从下手,而现在,高考结束,她似乎成为了一个人,一个可以自己拿主意的大人,真正的成人,她想象中的样子。

    温浩骞给予她的空间和自由很大,他尊重她,和他在一起让她感觉放松,虽然他总说她是一个孩子,需要被人照顾的孩子,但是从他的行为和言语中,她感觉得到他的尊重和善意,一个连孩子都尊重的男人,他对这世间存有的敬意便足够使人喟叹的,她怎么还忍得住不爱他呢?

    高考后一个礼拜,晗光又开始去冉冉家为她补习功课。

    冉冉家有个保姆叫王阿姨,平常王正维夫妇不在家的时候就由她料理冉冉的一日三餐。晗光前几次去王阿姨恰好回老家去了,最近几天才回,晗光是第一见她。

    阿姨人很好,晗光在房间里教冉冉的时候,她都会把切好的水果送进来,池晗光向来对这些友善的人很有好感,见了几次面便也甜甜叫人了。

    王阿姨也很喜欢池晗光,有次聊天说到王先生这次出差时间着实久了些,王阿姨又可怜起冉冉,一年都没见几次爸爸的面,上次生日因为见不到爸爸还哭鼻子了。

    那次生日池晗光记得,正是她阑尾炎住院,王夫人还把生日蛋糕送给她吃,看到她和温浩骞一个沙发一个病床相对而坐还开他们玩笑说叔侄两个感情真好,闹得晗光当时差点大红脸了。

    不由想到温浩骞也去了北京些许日子,算来也快半个月了,自从那次电话后,她未有再打回过去,而他似乎也忘记这档子事,就此也没再回应。既然不想回来,那就别再回来了,省的两人见了面生出不少尴尬来,她总忍不住这么想,可是转念又一想,还是希望他回来的,不管尴不尴尬,这日子还是要往前过的,这人还是要见的,她愈加盼望着他能早些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