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长夜有尽时 > 章节目录 40.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一日不抓到陈数,晗光一日难得心安。

    她不知陈数怎么就缠上了她,若真为两三年前的事耿耿于怀,这个陈数未免太小心眼。温浩骞忙完,过来超市这边接她回家,顺带替她辞掉这边的工作。

    走出来,晗光挽着温浩骞的手,“工作没了,冉冉家的家教暂时也停了,连地摊都没得摆,我这个月没有任何经济来源。而且,还哪儿都不能去,想想可真够没有意思的。”

    温浩骞将她的手往臂弯里拉出来一点,包在手里,“我这个月哪儿都不去,在家陪你。”

    “为什么?”晗光惊讶。

    “还有一点事没有做完,需要在家里完成。”温浩骞坦承道。

    池晗光眨巴眨巴眼睛,不是很明白。

    驱车回家的路上,池晗光低头玩手机游戏,温浩骞开车,车厢内只有电台主播的声音。

    晗光不禁想到马上要回去的那个家。

    那个家是她唯一的栖息地,这个人是她唯一可靠的人。

    池晗光放下手机,扭头去看窗外,看了会儿转回头看他。

    温浩骞今天穿了一件浅色衬衫,干净利落的短发,年轻英俊的男人,看上去最多也就三十岁。

    温浩骞注意到她的目光,侧头匆匆瞥眼过来,“怎么了?”

    晗光不自觉想笑,“叫你叔叔还真委屈你了。”

    温浩骞一听,乐了,“要不改口叫哥?”

    “嗯,”晗光手抚下巴,“老公公。”

    温浩骞:“你是不是皮痒了?”

    晗光往旁一闪,整个身体缩到门边,“啦啦啦,打不到打不到。”

    温浩骞看看她那嚣张的德性,没理,继续开车。

    路过小区门口的花店,晗光叫停,“我买束花。”

    温浩骞同她一块下车。

    这家花店是一对夫妻经营的,门面不大却温馨,一进门便是一阵花香扑鼻。晗光来买过几次花,老板老板娘都认得她。

    “小妹,你上次要的向日葵到货了。”老板娘领她进里面,温浩骞跟在晗光后面,环顾着这家小小的店面,他在这住这些时候,开车进进出出,倒是从没有注意过这里。

    里面的花很多,晗光挑了三支向日葵,一捧绣球,还有几支洋桔梗,老板娘又送了她一些格桑和满天星,看着不多,全部包起来也有满满一大把。

    平常都是晗光一个人逛花店,今天多了温浩骞一同前来,是不是情侣,感情好不好,其实一眼就能看出来,语言动作眼神交流,细节里的温情是遮不住的。

    结账的时候,老板娘问晗光:“小妹,这位是男朋友吧?”

    晗光看看温浩骞,心想现在应该算是了,毕竟昨晚上试一试也是他先提出来的。

    温浩骞恰这时低头看她,两人相视一笑。

    老板娘冲他们一笑,把找钱双手交给温浩骞,“祝两位幸福,谢谢光顾,请慢走。”

    转身的时候,阳光透过玻璃窗铺洒进来,晗光捧着花走在前面,在金色的阳光里,温浩骞手摸过去,拉起她的手,并肩走出店门。

    上楼打开密码锁进屋,温浩骞有点难以置信,以为自己走错了房子。

    他没在的这段时间里,晗光将房子做了一些改变,从原来冷冰冰毫无人气的房子,变成了如今温馨的“家”。

    玄关、餐桌、沙发、窗帘增添了新的元素和搭配。

    “怎么样?喜欢吗?”晗光拉着温浩骞逛了一圈,“我知道你肯定喜欢,我是不是特别有才?快夸我!”

    温浩骞突然抱起她,长腿一跨,几步迈到沙发前将人放下,他弯着腰,晗光跪在沙发上两手攀着他的脖子,两人额头相抵,望着对方的眼睛,呼吸近了、重了,男人忽而一笑,轻声,似耳语般,“夸你一下。”

    晗光眨了眨眼睛,“就这样?”

    “不然呢?”

    “晗光,”他手掌着她的后脑,“你别撩我……”

    温浩骞没说下去,看他吸人的目光,即便不说,晗光也悟了。

    她低头看看,装傻,“真的会吗?”

    勾住他脖子的手没松,身体往上仰了仰,“我现在终于知道,姑妈为什么让我离你远点……”她的声音低低的,带着微喘,说到最后一个字,近乎耳语。

    “……温浩骞,我们现在这样,算不算同居?”

    温浩骞极力克制了一下,反手抓住她的两手,掰开,直起身,居高临下望着她,“对啊,同居,自你出生以来我们就同居了,洗澡去吧你,胡思乱想什么。”

    说完就往房间去。

    晗光跳下沙发,捡起一只拖鞋往脚上套,光着另一只跟在温浩骞后面追了两步,人长腿走起来生风似的,哪里追的上,更别提他啪一声把门给反锁住了,那架势防狼似的。

    晗光只好回了房间取换洗的衣服去洗澡。

    房间里,温浩骞坐在地板上,皮带抽出扔在地上,身体里似盘踞着一只困兽蠢蠢欲动,刚才那一下子真是够狠。

    手摸进去,抓住那坨东西,熟练地□□着,这几年来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解决,也有找过女人,次数不多,他不喜欢外面的女人,嫌脏,碰上难缠的甩不掉,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干这些事情的时候,脑子里会想到晗光。

    欲望就像洪水猛兽,理智克制,反弹更厉害,刚刚有那么一瞬刻,他真想就地□□了她,他想用实际行动告诉她:撩完以后就得负责。

    到底没有这么做,总觉得因为是她,做这些事尚且早了些,他想给她留下美好的回忆,而不是在现在这样颠沛流离的时候。

    他的心还没有完全定下来,晗光呢,也还小,现在做这些,时机、心情都不对。

    和温浩骞住一块,晗光是很习惯的,仍停留在小时候的感觉。

    晚上温浩骞洗过澡在书房里呆着,晗光在外面看电视,看久了有些腻,望望书房的门合着,里面的人不知在干嘛。

    她穿着拖鞋和睡衣,头发都还是湿的,轻手轻脚走进去,门开一条细缝,光漏出来,从门缝里看进去,那人低头在作画,安静的房间里只闻铅笔沙沙。

    晗光站了会儿,打开门走进去,到他身后,看见纸上的铅笔画。

    “真美!”晗光忍不住惊叹道,“这是哪里?”

    温浩骞低着头,手上的笔没停,聚精会神的模样完全没被她干扰。

    光在他身上投下剪影。

    男人停下笔,看了眼她,“这是我上次去的一个村庄,在呼、伦、贝、尔大草原上。”

    晗光拾起没有完全作完的画,仔细端详着,“真美,就像世外桃源。”

    “是挺美的。”他把晗光揽过来,摸一把湿漉漉的头发,“去把吹风机拿来。”

    晗光取来吹风机。

    温浩骞抽过她手里的吹风机,拍拍大腿,“上来。”

    没等晗光自己爬上去,温浩骞揽腰将人抱上,插上电源为她吹头发。

    晗光没闲着,拿他的笔在纸上画画画,多年没画了,只是简单的临摹还可以,但真要徒手作出一幅来还真是困难,晗光脸一歪,看向身后的男人,“要不你教我画画吧?”

    温浩骞手指缠在她的发丝里,低头看她,“好啊。”

    头发吹完,吹风机放一边,温浩骞俯身下来,右手把住她的手,下巴自然搁在她的肩窝,气息贴面拂过,晗光痒的受不了,咯咯笑不停。

    “认真点。”温浩骞把她人扶正点。

    画了几笔,池晗光老是不专心,温浩骞也没心思,放开了她。

    晗光以前学画也是这样,半玩半学,很多时候都是池新沅强压着才勉强完成,现在再没有人逼她学画,她惰性上来,将这门手艺扔去天涯海角。

    她不学,温浩骞也不逼。

    她仍是坐在他的腿上,荡着光溜溜的两条腿,“温奶奶打不通你的电话,今天早上电话打到我这儿了。”

    温浩骞低头看了眼她,看不出什么情绪,“她怎么说?”

    “她让我催你早点回家。”

    温浩骞沉默了。

    “你是不是又和温爷爷吵架了?嗯?”

    池晗光伸手捧住他的脸,额头蹭了蹭他的,“离家这么久,是该回去看看了。回去吧,替我向温爷爷温奶奶问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