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长夜有尽时 > 章节目录 44.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四章

    王正维回珠城,一大堆事等着他。家里烧的干干净净,别说值钱的东西,光是办理证件就要跑相关部门好几趟,十分麻烦。

    陈数纵火,对王正维一家造成的损失惨重,判刑逃不出。

    一个礼拜后,温浩骞和晗光从呼市回来,那阵子王正维一家正好搬进新家,是他们在珠城另一套用来保值的房产。回来当天,受王正维夫妇邀请,晚上在新家用餐。

    饭后,晗光去厨房帮王夫人的忙。

    王夫人不让晗光帮忙,叫她去客厅休息。

    晗光抓起池子里的一只碗,打开水龙头,“阿姨,我不累,你一个人在厨房怪无聊的,我陪陪你。”

    王夫人看着晗光,慢慢露出微笑,“你这孩子,总是这么体贴。行,那就在这里陪我聊聊天吧。”她转身从柜子里取出围裙和手套交给晗光,“女孩子的手是第二张脸,洗衣服洗碗,一定要记得戴手套。”

    晗光垂下眼,默默地戴上手套系上围裙。她觉得很暖,王夫人是萍水相逢的人,可是却这样关心她,像妈妈,也像姐姐。

    王夫人打一遍泡沫,晗光清水冲洗,两人有说有笑,王夫人说,“不知道为什么,晗光,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跟你投缘,你就像我的妹妹一样,可能因为你和我妹妹年纪相仿吧。”

    “阿姨有一个和我一样大的妹妹?”

    “确切来说,比你大两岁,很可惜她现在已经不在了。”王夫人的声音听起来很沉重。

    晗光马上意识到说错话了,连忙说,“对不起。”

    “没事。”王夫人洗着碗,朝女孩笑笑,“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想听吗?”

    晗光担忧地看了眼王夫人,“我很想听,但我想这应该是不好的回忆,这会使你难受。”

    王夫人摇摇头,“说出来也许会使我的负罪感小一点。”

    于是,王夫人开始讲她的故事。

    ————————————————————————————————————

    楔子

    雨水丰沛的三月,整座珠城如同浸泡在水里发胀的海绵。

    男人沉静地站在落地窗前,凝视着脚下这片铅青色朦胧烟雨,目光穿过伟岸的建筑群不知落在何方。指间的烟早已燃了大截,摇摇欲坠的烟灰拼命从猩红的烟头上挣脱下来……

    红漆的办公桌上,一张自远方而来的明信片安静地躺在摊开的插画页面上,洁白的信纸上龙飞凤舞的潦草字迹:

    浩骞,云南真美。想和你再来一次,好叫你把我画进这美丽的山山水水里。

    署名处两个简单的英文字母:hg

    hg.晗光。

    他微微仰起脸,望向那雾蒙蒙的天际,有一线光束冲破云层落进眸中,带着初春的绚烂。卷携着希望和生机。

    第一章

    冬末春初的空气里仍旧透出些许寒气。

    池晗光外面一件藏青色呢大衣,里面罩一件同色系套头衫,脖子上围着十二月里的厚围巾,裹的像一只粽子一般严实,她从车上下来,径直走向车站口等候的黑色轿车。

    “欢迎您回家,小姐。”

    一旁的司机朝她躬身行礼,替她打开车门。

    池晗光摘下围巾,“姑妈呢?”

    司机回道:“夫人已在灵堂等候您多时了。”

    到达目的地时,天空突然飘起了小雨。

    池新沅的灵堂门口,池晗光忽地推开桂伯撑在她头顶上方的黑伞,独自一个人,脚步滞顿地走进雨帘里。

    细雨霏霏,她的身上沾上了一层薄薄的雨膜,雨水挂在脸上,濡湿的黑发黑眸,在雨中浑然不觉。

    “小姐!你这样会冻着的!”

    桂伯反应起来,躬身从地上拾起伞来,小跑溅起的水珠覆在鞋面上,伞举起在她头顶。

    池晗光站定,任由桂伯高举的伞为她遮蔽风雨。背脊挺直如翠竹,目光落在灵堂正中池新沅的遗照上,老人的那双锐利的眼睛仿能看穿一切。

    “五年了。”她轻轻说。

    对她自己说。

    “晗光,你到了?”池湘云从里面迎出来。

    她是池晗光父亲辈里最像池老夫人的一个,玲珑精致的美人胚子,即便如今上了年纪,仍是掩盖不住风韵气质。黑色刺绣旗袍在身,云发在后挽转成髻,脸上抹了淡淡的粉,为那原本就精致无遗的容貌更添妩媚。

    池湘云看到池晗光湿漉的头发和衣服,微微皱了皱眉,责备里带着心疼,“怎么都湿了?”她扶着她的肩膀,引她走进里间去换一早叫人准备的丧服。

    池晗光换好衣服出来,大厅里三五六七站满聊天的人,不少新闻媒体携着相机和拍摄设备,不时地来回走动寻找最佳的拍摄角度,整个场面噪乱不堪。

    池湘云张罗着布局,见她一个人呆呆站着,从百忙中抽身过来。

    她打开池晗光的双臂,用目光丈量衣服的大小,“我叫人改了最小号的给你,看来还是过大,”见池晗光没什么反应的样子,池湘云轻轻叹出口气,瞥眼对面忙碌的人,“看来下次还得再改,我们先去上香。”

    王正维回珠城,一大堆事等着他。家里烧的干干净净,别说值钱的东西,光是办理证件就要跑相关部门好几趟,十分麻烦。

    陈数纵火,对王正维一家造成的损失惨重,判刑逃不出。

    一个礼拜后,温浩骞和晗光从呼市回来,那阵子王正维一家正好搬进新家,是他们在珠城另一套用来保值的房产。回来当天,受王正维夫妇邀请,晚上在新家用餐。

    饭后,晗光去厨房帮王夫人的忙。

    王夫人不让晗光帮忙,叫她去客厅休息。

    晗光抓起池子里的一只碗,打开水龙头,“阿姨,我不累,你一个人在厨房怪无聊的,我陪陪你。”

    王夫人看着晗光,慢慢露出微笑,“你这孩子,总是这么体贴。行,那就在这里陪我聊聊天吧。”她转身从柜子里取出围裙和手套交给晗光,“女孩子的手是第二张脸,洗衣服洗碗,一定要记得戴手套。”

    晗光垂下眼,默默地戴上手套系上围裙。她觉得很暖,王夫人是萍水相逢的人,可是却这样关心她,像妈妈,也像姐姐。

    王夫人打一遍泡沫,晗光清水冲洗,两人有说有笑,王夫人说,“不知道为什么,晗光,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跟你投缘,你就像我的妹妹一样,可能因为你和我妹妹年纪相仿吧。”

    “阿姨有一个和我一样大的妹妹?”

    “确切来说,比你大两岁,很可惜她现在已经不在了。”王夫人的声音听起来很沉重。

    晗光马上意识到说错话了,连忙说,“对不起。”

    “没事。”王夫人洗着碗,朝女孩笑笑,“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想听吗?”

    晗光担忧地看了眼王夫人,“我很想听,但我想这应该是不好的回忆,这会使你难受。”

    王夫人摇摇头,“说出来也许会使我的负罪感小一点。”

    于是,王夫人开始讲她的故事。

    王夫人不让晗光帮忙,叫她去客厅休息。

    晗光抓起池子里的一只碗,打开水龙头,“阿姨,我不累,你一个人在厨房怪无聊的,我陪陪你。”

    王夫人看着晗光,慢慢露出微笑,“你这孩子,总是这么体贴。行,那就在这里陪我聊聊天吧。”她转身从柜子里取出围裙和手套交给晗光,“女孩子的手是第二张脸,洗衣服洗碗,一定要记得戴手套。”

    晗光垂下眼,默默地戴上手套系上围裙。她觉得很暖,王夫人是萍水相逢的人,可是却这样关心她,像妈妈,也像姐姐。

    王夫人打一遍泡沫,晗光清水冲洗,两人有说有笑,王夫人说,“不知道为什么,晗光,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跟你投缘,你就像我的妹妹一样,可能因为你和我妹妹年纪相仿吧。”

    “阿姨有一个和我一样大的妹妹?”

    “确切来说,比你大两岁,很可惜她现在已经不在了。”王夫人的声音听起来很沉重。

    晗光马上意识到说错话了,连忙说,“对不起。”

    “没事。”王夫人洗着碗,朝女孩笑笑,“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想听吗?”

    晗光担忧地看了眼王夫人,“我很想听,但我想这应该是不好的回忆,这会使你难受。”

    王夫人摇摇头,“说出来也许会使我的负罪感小一点。”

    于是,王夫人开始讲她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