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长夜有尽时 > 章节目录 45.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你躲在柜子里面,看着碗中的浓烟

    灌入瓶中的时间,冰霜覆盖的笑脸

    风吹动他的从前,还有梦没有实现

    放弃追逐的誓言,奔向了南边

    你剪短你的十年,用妆擦干泪两间

    ……

    电台里,民谣歌手ja的这首《南》闲适安稳的江湖气。

    凑近,嘴唇贴上他的上唇,淡淡的烟草味一丝丝侵入。

    外面车灯乱闪,喇叭急不可耐刺破天际,密闭的空间里,晗光的心扑通扑通鼓噪耳膜,他没有动作,亦没有回应,黝黑的眼睛低垂她。

    这拙劣的演技,温浩骞一定觉得幼稚又可笑。晗光松开手,泄气地退回座位,暗地里捻了把手心的薄汗,眼睛直视前方,故作镇定道,“……绿灯了,开车吧。”

    温浩骞没说什么,车子平直向前开去,晗光舒了一口气。她扭着头假装看车窗外的街景,行过一段没有灯的路段,四周一下子静下来,电台已经换了一首歌,依旧是安静的调调。

    晗光咳了一声,很快说道:“刚才……我就是突然脑子有点不太正常,你别太放在心上……”她没看温浩骞,对着车玻璃上他的侧影说。

    温浩骞忍不住笑了一下,极轻的一声,晗光听到,终于转过头来,不悦道,“你笑话我?”

    “不敢。”温浩骞一边把车慢慢靠到路边,解开安全带。

    “到了吗?”晗光要解安全带,仔细一看外面,纳闷,不对啊……不待反应,气息挨近,待晗光看清时,男人的脸近在咫尺,他一手撑着座靠,一手握住晗光的后脑,低头含住她的唇。

    少女的唇瓣饱满水润,像含在口里清新甜蜜的水果糖,咬住了就不舍得再松口。

    狭窄逼仄的空间,感情冲上来,连亲吻都不够似的,男人干燥灼热的手掌摸到她的腰间,嗓音贴着耳廓,沙哑道,“……到我这来……”

    池晗光被他纯熟的吻技弄得脑袋昏沉,只知道两只手紧紧攀着宽厚的肩背,被温浩骞掐着腰抱到腿上。

    温浩骞把椅背放低,让她张开两腿朝着他对坐,手掌贴腰紧搂着她,晗光后背靠着方向盘,他将她身体拉低一些,啄住她的唇,如饥似渴般,似缺水的旅人面对丰泽。

    如胶似漆的人感受到彼此之间身体的变化,最先觉出异样的是晗光。她穿着裙子,大腿内侧细腻的皮肤触到裤子硬质的材料,滚烫的温度隔着布料透出来,晗光敏感地感觉到那处隐秘贲张跃动,下意识抓住温浩骞的手臂,屁股不安地往后方挪了挪,这下子背部完全抵死在方向盘上。

    晗光大气不敢出,低着头看温浩骞,他的目光暗沉,似狠狠克制着什么,像是一簇火苗,又像是别的什么,那跃动在她两腿之间,那么真实有力,她第一次意识到害怕。

    “温叔叔……”她嗫嚅着嘴唇,他灼灼看着她,暗示如此明显。

    连吞咽口水都显得万般艰巨。

    晗光识趣地准备从他身上爬下,却被按住后背心挤进那人怀里,免不了要挣,温浩骞紧紧拥住人,晗光动不了,认命地伏在他胸口,“你想干什么?”

    男人轻笑一声,手掌在她腰间不轻不重揉着,“想干坏事。”

    晗光不是三岁小孩,不会不懂他口里“干坏事”的意思,她怕的要死,“温叔叔,”声音里都带着哭味,“这车里不宽敞……”

    “行,我先忍着,回家去床上解决。”男人带笑道。

    “老色鬼,你这叫强、jian幼女!”

    “是谁告诉我她已经成年了。”

    晗□□的拿头砸他。

    温浩骞手轻抚她的头发,不再捉弄她了,“好了,别动,让我抱一下,马上就好。”

    晗光脸静静贴着他的胸口,听到自己的心跳和他的心跳重叠在一起,逼仄狭窄的空间,黑暗里,两条相偎的影子,总有一种错觉,想和他这么长长久久,永不分离。

    晚上六点钟,雨已经停了。

    天色全然暗下来,路灯一盏接一盏亮起。

    车子开进城区,在绯灿的灯火闹市中穿行,很快拐进珠城最大的商场地下车库。

    温浩骞熄火:“下车吃点东西。”

    池晗光没动,湿漉黑沉的眼瞳盯着他。

    “你好像忘记了什么事。”她没怎么笑,眼里的讽意却是明显。

    “我妈说过,不敢勇于承认过错的男人算不上好男人,”她眯眼看他的表情,“看来你忘了,需要我提醒你么?”

    温浩骞没说话,也没看她。

    他习惯性地去摸烟盒,才发现空了。

    “我没忘。”他说。

    这才侧头去看她,优美的面部轮廓线条隐在零星散落进来的光影之中,黑深眼底沉静如海,淡道:“你很愤怒。因为我的不守信。”

    晗光愣了愣。

    “我道歉。”温浩骞说。

    池晗光看了他半秒,他很平静,也很真诚,但是,她手伸出去开车门把:“我暂时无法接受你的道歉,不能和你吃晚饭。所以,再见,温叔叔。”她朝他挥挥手,跳下车。

    “池晗光!你回来!”温浩骞甩了车门去追她。

    池晗光兔子一样蹿的老快,还没来得及等温浩骞追到街对面,她已经拦下了一辆的士。

    没有立即上车,扶着车门,侧头望向大喊着她的名字穿过马路追来的温浩骞,微微一笑,带着一个胜利者的姿态,朝他挥挥手,头也不回地上了车。

    出租车疾驰而去,很快融进穿梭的车流中。

    温浩骞立在马路中央,颀长的身影被灯光无情拉长几许,落下一地萧条,竟有些落寞凄清的味道。

    珠城城区一家东北餐馆里。

    正是饭点高峰。人很多。挤满了小小的屋子。

    孔严最后一天休息,被温浩骞从暖融的被窝里拉出来。

    孔严是温浩骞的发小,警校毕业,后经由在珠城警局做局长的舅舅推荐,这一行当一干便快整十年。

    “不是说今晚和小小姐一块吃饭?”得知温浩骞回珠城,孔严本想约他晚上小坐,被告知和池晗光吃晚饭,晚上没有夜生活的男人多可怜,只好和被窝约会去了。

    温浩骞头疼地摇头。

    “不提也罢。简直妖精附身,顽劣成性。”

    孔严好奇:“小小姐性格傲了点,但人是真不错,没你说的那么恐怖。”

    温浩骞冷哼了一声:“你有我了解她?”

    孔严摸摸鼻子,好像是没有。不过,“你们都十年没见了,人都会变的。不过,小丫头长的是越来越好看了。”

    温浩骞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不语,只低头抿了口茶。片刻,抬眸:“还没找女朋友?”

    孔严连忙朝他摆手:“别提了,成天忙的要死,哪有什么时间。”

    温浩骞轻哼一声。

    孔严:“别老说我,你自己呢?不也一直没找。”

    菜上来了。

    新鲜的油麦菜,碧绿晶莹。

    像极了一个人的眼睛。湿漉黑沉透澈。

    温浩骞稳稳心绪。

    “我不一样。”他说。

    “有什么不一样?”孔严看着他,正色,“浩骞,羽婷已经死了。你没必要一辈子耿耿于怀。羽婷她肯定也不想看到你这个样子。”

    夹菜的动作顿了顿。

    孔严想到正事,“你上回在电话里说,鹰头几个最近在珠城活动?”

    剩下几个菜三三两两上齐了。

    温浩骞夹了一筷酸菜鱼肉进碗里,低头细致地挑着刺,“据内部消息,这次是象牙和穿山甲。”说完,抬头看了眼孔严。

    “妈的!”孔严忍不住骂了句,“他们也太嚣张了,真当我们没人了,我这就通知王正维那里准备起来。”

    王正维是负责珠城地区的森林治安的头头,也是曹羽婷以前的上司。曹羽婷是温浩骞的女朋友,在一次紧急任务中发生意外,因公殉职,头号目标便是以鹰头为首的野生动物走私犯。

    孔严知道,温浩骞这次回来珠城,一方面是池新沅的五周年忌辰,最大程度还是为了鹰头。曹羽婷去世的这几年,温浩骞无所不能其及地追踪鹰头的踪迹,可惜鹰头狡猾的很,好几次周密布局,差点抓住,最终还是被他逃了出去。

    孔严一边给王正维打电话,一边吃菜,等电话打完,菜也吃的差不多了,他看了眼见底的盘子,问温浩骞:“要不要再点个把?”

    温浩骞:“你没吃饱?”

    “我干的是体力活。”

    “……”

    又点了两盘肉食。

    温浩骞吃不下了,看着孔严吃。突然道:“这批货多,他们一定会马上找下家转手。”

    孔严“啊”了一声,听完才道他在说野生动物的事,问:“你有情报?”

    “很快。”

    孔严点点头:“这种事越快越好,听王正维的口气今晚就开始做计划,等消息一到,马上行动,我和刘队去说一声,如果必要的话,我们局里分过去人手协助。”

    “准备什么时候走?”孔严话锋带转。

    温浩骞似乎从沉思中剥离出来,一双深邃漆黑的眼眸里毫无波动,看了孔严数秒,淡声:“看你们动作快不快。”

    孔严了解。

    “鹰头的事完了,也算是替羽婷报了仇,过后你准备去哪里?还是继续画你的画?”

    “有烟吗?”

    孔严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软壳中华,扔给他。

    温浩骞抽出一支,把烟盒扔在桌上,弹了弹,含在嘴里,点燃。

    烟在他肺腑里滚了一圈,吐出来:“我不画画,去喝西北风?”

    孔严摇头:“你脑子好用,画画可惜了。”

    温浩骞不说话了,抽着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