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长夜有尽时 > 章节目录 49.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池晗光心里犯堵,不愿跟温浩骞住一块儿了。明着说,理由烂的可以,也显得她小气巴拉,温浩骞未必会同意,哪怕同意肯定要掏钱替她张罗房子。她不想麻烦他。

    她把不爽和心事在电话里同傅珍发牢骚,反被傅珍训了一顿:“你怎么这么矫情,你在他的地盘,不麻烦他麻烦谁去,娘唧唧的,你还是不是我认识的池晗光?”

    晗光摇摆不定的心绪被她这一通训得顿悟过来,“路都在到这一步,没有后路再让我退的,你要不要来万城,帮帮我?”

    傅珍知道她心里的苦,若不是孤单难熬,以晗光要强的性子定不肯说出“你来帮帮我”这样期待和恳求的话,想到她的肩膀对晗光意味着支持和力量,傅珍鼻头一酸,骂道,“亏你还想得到我,得,我这几天正好空,那就提前起驾万城。”

    傅珍说来就来,晗光去火车站接人,温浩骞开车送。

    接到人,傅珍和温浩骞打过招呼,学晗光叫“温叔叔”。

    温浩骞帮她把大包小包放上车,车子一径开去傅珍预订的酒店,温浩骞帮忙办理完手续,顺道尽了地主之谊,订了一桌菜为傅珍接风洗尘。

    傅珍暗地偷偷对晗光说,“你温叔叔很有心机呀,到底是情场高手,知道讨好女人先从闺蜜下手。”

    晗光白了她一眼,不想和她说话。

    虽然傅珍说的好像有那么一点点道理。

    老男人的……心机。

    吃完饭,温浩骞还有事忙,晗光和傅珍正好逛街。

    于是,池晗光高高兴兴地和温浩骞分别了。乃至,温浩骞让她回家之前给他打电话,好去接她的时候,池晗光懒洋洋地朝他挥挥手,“知道了,大叔,慢走不送。”

    傅珍憋着笑差点成内伤,温浩骞看了晗光几秒钟,他知道她是故意的,她的表情已经说明一切。

    到底没有说什么,上车走了。

    车尾带起一阵风尘。

    逛街逛累了,找了一个地方吃东西聊天。

    傅珍表示她爸妈打算给她在学校附近买个房子,晗光可以和她一块住,就不用寄人檐下看人脸色。

    晗光思酌着怎么和温浩骞讲。

    晗光带的衣服不多,打算趁夏装下市大削价之际淘点便宜货。正逛着,温浩骞的电话进来,晗光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过的飞快,眨眼到了下午四点。

    细长的手指划开手机屏幕,“喂?”

    电话那头的男人正在开车,“逛好没?”

    “还没。”

    温浩骞问她们现在在哪。

    晗光想了想,下午逛了好几家商场,她有点懵,问了傅珍才知道。

    “不用来接了,我晚上和傅珍一块吃,今天和她睡酒店。”晗光回。

    那边顿了好几秒才说了一个好字。

    挂完电话,晗光好久没有开口。

    傅珍问怎么了。

    又走了几步晗光才说:“他好像不太高兴。”

    傅珍撇撇嘴,“管他高不高兴呢。”

    晗光没再说话了。

    吃完饭,一回到酒店傅珍鞋子一蹬躺床上看电视,晗光在卫生间洗杯子洗热水壶烧开水,傅珍叫她:“快别忙了,出来看电视,对了,我们要不叫点水果吃吧。”边掏手机点美团。

    放在洗手池上的手机响,沾水的手指在毛巾上擦了擦,同时瞥眼屏幕。

    晗光接起,熟悉的声音自那头响起:“我在门口,来开门。”

    晗光愣住了,“开玩笑吧你。”

    门铃声响起,从电话里清晰传来。

    “谁啊?晗光快开门看看。”傅珍躺在床上懒得动一动。

    “你怎么来了?”晗光耳朵夹着手机,不紧不慢地往电热水壶里注满水,和水杯一起拿到外面,给温浩骞开门。

    ————————————————

    里仍旧透出些许寒气。

    池晗光外面一件藏青色呢大衣,里面罩一件同色系套头衫,脖子上围着十二月里的厚围巾,裹的像一只粽子一般严实,她从车上下来,径直走向车站口等候的黑色轿车。

    “欢迎您回家,小姐。”

    一旁的司机朝她躬身行礼,替她打开车门。

    池晗光摘下围巾,“姑妈呢?”

    司机回道:“夫人已在灵堂等候您多时了。”

    到达目的地时,天空突然飘起了小雨。

    池新沅的灵堂门口,池晗光忽地推开桂伯撑在她头顶上方的黑伞,独自一个人,脚步滞顿地走进雨帘里。

    细雨霏霏,她的身上沾上了一层薄薄的雨膜,雨水挂在脸上,濡湿的黑发黑眸,在雨中浑然不觉。

    “小姐!你这样会冻着的!”

    桂伯反应起来,躬身从地上拾起伞来,小跑溅起的水珠覆在鞋面上,伞举起在她头顶。

    池晗光站定,任由桂伯高举的伞为她遮蔽风雨。背脊挺直如翠竹,目光落在灵堂正中池新沅的遗照上,老人的那双锐利的眼睛仿能看穿一切。

    “五年了。”她轻轻说。

    对她自己说。

    “晗光,你到了?”池湘云从里面迎出来。

    她是池晗光父亲辈里最像池老夫人的一个,玲珑精致的美人胚子,即便如今上了年纪,仍是掩盖不住风韵气质。黑色刺绣旗袍在身。

    里仍旧透出些许寒气。

    池晗光外面一件藏青色呢大衣,里面罩一件同色系套头衫,脖子上围着十二月里的厚围巾,裹的像一只粽子一般严实,她从车上下来,径直走向车站口等候的黑色轿车。

    “欢迎您回家,小姐。”

    一旁的司机朝她躬身行礼,替她打开车门。

    池晗光摘下围巾,“姑妈呢?”

    司机回道:“夫人已在灵堂等候您多时了。”

    到达目的地时,天空突然飘起了小雨。

    池新沅的灵堂门口,池晗光忽地推开桂伯撑在她头顶上方的黑伞,独自一个人,脚步滞顿地走进雨帘里。

    细雨霏霏,她的身上沾上了一层薄薄的雨膜,雨水挂在脸上,濡湿的黑发黑眸,在雨中浑然不觉。

    “小姐!你这样会冻着的!”

    桂伯反应起来,躬身从地上拾起伞来,小跑溅起的水珠覆在鞋面上,伞举起在她头顶。

    池晗光站定,任由桂伯高举的伞为她遮蔽风雨。背脊挺直如翠竹,目光落在灵堂正中池新沅的遗照上,老人的那双锐利的眼睛仿能看穿一切。

    “五年了。”她轻轻说。

    对她自己说。

    “晗光,你到了?”池湘云从里面迎出来。

    她是池晗光父亲辈里最像池老夫人的一个,玲珑精致的美人胚子,即便如今上了年纪,仍是掩盖不住风韵气质。黑色刺绣旗袍在身

    里仍旧透出些许寒气。

    池晗光外面一件藏青色呢大衣,里面罩一件同色系套头衫,脖子上围着十二月里的厚围巾,裹的像一只粽子一般严实,她从车上下来,径直走向车站口等候的黑色轿车。

    “欢迎您回家,小姐。”

    一旁的司机朝她躬身行礼,替她打开车门。

    池晗光摘下围巾,“姑妈呢?”

    司机回道:“夫人已在灵堂等候您多时了。”

    到达目的地时,天空突然飘起了小雨。

    池新沅的灵堂门口,池晗光忽地推开桂伯撑在她头顶上方的黑伞,独自一个人,脚步滞顿地走进雨帘里。

    细雨霏霏,她的身上沾上了一层薄薄的雨膜,雨水挂在脸上,濡湿的黑发黑眸,在雨中浑然不觉。

    “小姐!你这样会冻着的!”

    桂伯反应起来,躬身从地上拾起伞来,小跑溅起的水珠覆在鞋面上,伞举起在她头顶。

    池晗光站定,任由桂伯高举的伞为她遮蔽风雨。背脊挺直如翠竹,目光落在灵堂正中池新沅的遗照上,老人的那双锐利的眼睛仿能看穿一切。

    “五年了。”她轻轻说。

    对她自己说。

    “晗光,你到了?”池湘云从里面迎出来。

    她是池晗光父亲辈里最像池老夫人的一个,玲珑精致的美人胚子,即便如今上了年纪,仍是掩盖不住风韵气质。黑色刺绣旗袍在身。

    里仍旧透出些许寒气。

    池晗光外面一件藏青色呢大衣,里面罩一件同色系套头衫,脖子上围着十二月里的厚围巾,裹的像一只粽子一般严实,她从车上下来,径直走向车站口等候的黑色轿车。

    “欢迎您回家,小姐。”

    一旁的司机朝她躬身行礼,替她打开车门。

    池晗光摘下围巾,“姑妈呢?”

    司机回道:“夫人已在灵堂等候您多时了。”

    到达目的地时,天空突然飘起了小雨。

    池新沅的灵堂门口,池晗光忽地推开桂伯撑在她头顶上方的黑伞,独自一个人,脚步滞顿地走进雨帘里。

    细雨霏霏,她的身上沾上了一层薄薄的雨膜,雨水挂在脸上,濡湿的黑发黑眸,在雨中浑然不觉。

    “小姐!你这样会冻着的!”

    桂伯反应起来,躬身从地上拾起伞来,小跑溅起的水珠覆在鞋面上,伞举起在她头顶。

    池晗光站定,任由桂伯高举的伞为她遮蔽风雨。背脊挺直如翠竹,目光落在灵堂正中池新沅的遗照上,老人的那双锐利的眼睛仿能看穿一切。

    “五年了。”她轻轻说。

    对她自己说。

    “晗光,你到了?”池湘云从里面迎出来。

    她是池晗光父亲辈里最像池老夫人的一个,玲珑精致的美人胚子,即便如今上了年纪,仍是掩盖不住风韵气质。黑色刺绣旗袍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