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捡到一架UFO > 章节目录 第7章 功夫高手丶金钟罩
    “小猴,听你说明天打算回老家,可是有什么烦心事?”

    “张叔,没什么烦心事,只是许久未见老家的父母丶爷爷奶奶,心中十分想念,所以打算回去一趟。”孙猴隐瞒了真实原因,不过只要他回到家,就能治好爷爷的肺癌,实在没必要说出来。

    “那就好,小猴要是有什么烦心事尽管和叔叔说,叔叔自认还有些能量,尽可能帮你解决问题。”

    “老爸,孙兄弟刚才可是开着一辆奥迪8来的,明显事业有成,想来事业上不会有什么烦心,而男人一生最重要的两件事,事业和家庭,事业已经完成,那就只有家庭了,听刚才孙兄弟所说,长辈都还健在,实乃人生一大喜事,那只剩下唯一的问题,恕我冒昧问一句,孙兄弟可已结婚或是有女朋友?”

    张明华此番话似是别有用意,难道和刚才门口发生的事有关?孙猴微微转头看向张丝雨,发现这丫头正瞪大眼睛看着自己,心中一时有些悸动,越看她越是觉得美丽动人,而张丝雨竟被他看得红着脸低下了头。

    “咳,明华你多嘴了。”张父威严的说道。

    “建国,他们年轻人说话,你就不要太计较了。”

    孙猴想了想,说:“阿姨说的是,这也不算秘密,没什么不可说的,我确实没结婚也没女朋友,不过我年纪还不着急。”

    张明华大笑一声,说:“孙兄弟,赶明我给你介绍几个,保证都是大美女。”

    “哼!哥,你以为人家都像你一样花心啊。”

    “额,妹妹,你怎么突然生气了?”

    “哪有?我就是觉得你不要带坏别人了。”张丝雨娇嗔道。

    “不要光顾着说话了,来吃饭。”阿姨打岔道,同时往孙猴盘里夹了一块肉,她怕再说下去儿子会胡言乱语。

    “谢谢阿姨,丝雨昨天受到惊吓,应该多吃一些,养好身体。”孙猴夹了好几块肉到张丝雨的盘里,随即说:“多吃点。”

    张丝雨说了声谢谢,张开小嘴吃起来,张明华突然说:“丝雨,我记得你不喜欢吃别人夹得菜啊,今天怎么?”

    “哥哥!”

    “好好,是哥哥记错了。”张明华贼贼一笑。

    看到此景,孙猴很开心,他感觉张丝雨对自己有点意思,多亏张明华这个坑妹小能手啊,以后必须多多交往。

    “华哥,兄弟敬你一杯。”

    “孙兄弟不错,哈哈,但这杯酒先别急着喝,听丝雨说你是功夫高手,而我正好是警察,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功夫,怎么样,能满足哥的心愿不?”

    “明华,不要胡闹。”

    “张叔,不碍事,中国功夫博大精深,小子我也只学得皮毛,但对付没有真功夫之人绰绰有余。”说到最后,孙猴已是一脸自傲。

    “对啊,孙大哥很厉害,哥哥一定打不过孙大哥。”

    “丝雨,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哥哥我有那么不堪么。”

    看到哥哥一脸夸张,张丝雨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小声嘀咕说:“我说的事实,哥哥一定打不过孙大哥的。”

    “行啊,孙兄弟,竟然让我妹妹这么相信你,我倒要见识你的真功夫。”

    张明华不顾劝阻,即刻在大厅中收拾出一片空地,当孙猴说自己有一门绝技是金钟罩时,张家人都表现出好奇的神色。

    既然张明华愿意当小白鼠,孙猴觉得有必要扯扯大旗了,搞定了哥哥,泡他妹妹一定容易很多,只听他一本正经的介绍:“金钟罩号称少林四大神功之一,与易筋经丶洗髓经丶童子功齐名,练至大成可刀枪不入丶水火不侵,自古以来受到无数习武之人的追捧,江湖中金钟罩传说颇多,但真正练至大成的人却寥寥无几,很多号称练成金钟罩之人也不过徒有虚名。经历了上千年,金钟罩真正习练之法早已失传,现有的不过是后人摸索,我这金钟罩就是自己摸索出来的,而且已经被我练至大成,我敢说,就算近距离用手枪打我,也无法破去我的金钟罩。”

    此言一出,四人皆被震惊,包括张丝雨,她对超人还没有具体概念,此时才知道超人原来连子弹都不害怕。

    “小猴,这玩笑可开不得,哪有人会不怕子弹的!”阿姨赶紧劝说,心想他要真那样做,小命可就没了。

    孙猴笑而不语,要的就是唬人效果,如此,等他展示出“金钟罩”的能力,众人也就不会那么惊讶了。

    孙猴背负双手,傲然挺立,说:“现在我全身上下,哪怕眼睛都坚若金刚,华哥出手吧。”

    “我这拳头至少有上百公斤的力量,孙兄弟你确定不会被打伤?”

    “无妨。”

    “孙大哥加油。”张丝雨完全相信他,毕竟连飞都可以做到,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明华,注意分寸。”张叔也不信,不过看他如此自信的样子,试试也无妨。

    张明华走近,感觉孙猴有点儿戏的样子,他那站姿明显比较装逼,底盘不稳,被一拳打飞都有可能,于是出言提醒:“我真的出手了。”

    “我的金钟罩比较硬,一开始最好不要使出全力,否则会伤到你自己。”

    “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张明华嘿嘿一笑,他就不信金钟罩真有那么邪乎。

    孙猴所说的金钟罩其实是力场防护罩,这功能他可试过一次,当时刀哥拿着钢管用尽全力都没有打动丝毫,反而震裂了自己的虎口。事后,他问过小灵这罩子能抵抗多强的攻击,她就举了个例子:07号飞船以接近光速的速度飞行,可以撞碎小行星而自身毫发无损,如此强的防御能力靠的就是力场防护罩,这是07号最外层也是最强大的一层防御。

    而施加在孙猴身上的力场防护罩性能会稍微减弱,但也可以达到最强的80,目前来说,地球上不会有能伤害到自己的武器,哪怕是氢弹。

    张明华照着孙猴的腹部一拳打出,这一拳只用了三成力,但出手后他就后悔了,自己的三成力抵得上一般人的六七成力,打到人身上那绝对是威力巨大。

    拳头和身体相碰,发出一声闷响,音闷声大,宛如打在金铁之上,张明华闷哼一声丶退后一步,右臂无力地垂下,看不到的拳面上有血丝渗出。

    孙猴挨了一拳却纹丝不动。

    此时,张明华内心满是惊惧,刚才真的像是打在一面坚硬铁板上,他肯定自己就算使出全力也无法破去金钟罩防御,看来孙兄弟没有妄言,金刚罩确实有可能硬抗子弹。

    “孙大哥你没事吧。”张丝雨听到巨响,跑过来关切的询问。

    孙猴心想:“这丫头,你都知道我是超人,还问这种问题,有事的是肯定是你哥哥啊,难道这就是关心则乱?”

    “我没事,但你哥哥有事。”

    张明华一脸哀怨的看着妹妹,好像是在说“我才是你亲哥哥啊”。

    张丝雨这才来到哥哥身边,拿起哥哥的右手,发出一声惊叫:“啊!哥哥手流血了。”

    “不碍事。”张明华揉了下妹妹的头。

    见识到传说中的金钟罩,几人看向孙猴的眼神都变得不同,有畏惧也有惊羡。

    “孙兄弟果然是英雄少年,我张明华敬你一杯。”

    “干杯。”两人一饮而尽。

    “孙兄弟的金钟罩功夫,当真举世无双,不当警察除暴安良可惜了,凭你的身手在刑侦队绝对大有前途,自我介绍下,我在长桥市公安局刑侦队工作,你要是有意,我可以推荐你。”

    “抱歉,我目前没这个想法。”

    “明华,不要强求,你们刑侦队很辛苦,就不要拉小猴下水了。”

    “小猴,今天你喝了不少白酒,时间也太晚,就别回去了,家里空房多得是,你挑一间住下。”

    “是啊,孙大哥,你喝多酒又不能开车,别走了。”

    “来,孙兄弟把这当自己家,别客气。”

    孙猴本想说没事,他不需要自己开车,哪怕烂醉如泥,小灵也能安全把他送回家,但看到张家人如此热情,他也不好意思拒绝,于是在张明华的拉扯下来到一间卧室。

    二位长辈看着三个年轻人悄声说:

    “建国,你看丝雨,白天还闷闷不乐,这小猴一来脸上的笑容就没停过,她不会是有那个意思吧?”

    “孩子的事,你就不要瞎操心了。”

    晚间,张丝雨穿着睡衣敲响孙猴的门,是来送茶水解酒的。

    “谢谢,你今晚真漂亮。”孙猴接过茶杯,不小心握住了张丝雨的嫩手,很舒服,他不禁揉了揉。

    张丝雨小脸一下变得通红,用力抽开手转身跑开。

    “丝雨,你跑什么?”张明华走上楼,感觉妹妹有些奇怪,随即,转身又看到孙猴站在门口,大概明白了什么。

    张明华微微一笑,说:“孙兄弟,丝雨她还没有男朋友,加油,我看好你哦!”

    “砰!”听到此话,跑进房子的张丝雨赶紧关上门。

    她躺倒床上,捂着自己发红的小脸,自言自语:“哥哥真讨厌,怎么能这么说自己妹妹,不过,嘻嘻”

    孙猴比个的手势也关上门,准备睡觉,这一夜,他做了个梦,梦到张丝雨成为自己的女朋友,最终走进婚姻的殿堂,就在两人随着伴郎丶伴娘宣誓时,一名女子闯进来,大喊一声“不要”,他正准备看清女子的面貌时,梦就醒了。

    “真是莫名其妙。”孙猴揉了揉太阳穴,起身洗漱。

    来到卫生间时,张丝雨也在里面,有了昨晚的梦,他有些尴尬,两人才认识几天,或许是自己想太多了。

    没来得及吃早饭,孙猴就借口赶时间离去,接下来,他去超市给老人家买了几件补品,并给老家打了个电话。

    “老爸,我自己开车回老家,正准备上路,估计2点钟到家。”

    “嗯,路上注意安全,车子哪来的?”

    “自己买的,您别担心,回去和您细说。”

    “你爷爷今天状况好些,应该能说上几句话,你挑些好听的话说,一定不能说死之类不好的词。”

    “知道,您放心吧。”

    孙猴老家在豫省洛河,距离秦省长桥市有600多公里的距离,若是坐火车要8个小时,自己开车大概也要6丶7个小时,所以中午2点左右到达老家最合适,他不可能真开车回去,只是需要以07号幻化的奥迪车做幌子,实际上,坐07号飞回老家用不了几秒。

    时间一到,孙猴乘坐07号飞入天空,豫省洛河,乡下某个道路上,一辆奥迪车凭空出现,没有任何人发现。

    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这就是家乡。

    “爸丶妈,我回来了。”好久不见,孙猴开心的给二老一个拥抱。

    “回来就好,我看看瘦了没有?”妈妈满脸笑意,拉着儿子仔细察看一遍。

    “老妈,我好着呢!爷爷奶奶呢?这是给他们带的补品。”孙猴放下手中的几件东西。

    “哎!本以为你爷爷好些了,谁知刚刚又咳血,奶奶正在里屋照顾他老人家。”

    “小灵,动手。”孙猴低语,随即走进里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