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捡到一架UFO > 章节目录 第26章 考验
    某个神秘空间,充斥无数条四处流动的金色符文,金光煌煌,耀眼夺目,看似毫无规律的乱窜,却能够相安无事,似乎早已计算好轨道。

    光芒之下必隐藏着黑暗,金色空间深处,有9个黑暗牢笼,排列成一条竖线,从前至后,牢笼的体积依次变大,第9牢笼竟比第1牢笼大数百倍。

    距离黑暗9牢笼不远处,另有一金色符文构成的牢笼,轰轰,金色牢笼震动,似乎下一刻就会被撞开,震动在持续,牢笼却一直没有被撞开。

    莫非里面有凶猛野兽?

    非也,里面并没有凶猛野兽,恰恰相反,只有一个人类小女孩,她的小手每一次拍打在笼壁上,即能引发金色牢笼的一次强烈震动。

    孙猴若是在此,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金色牢笼里的小萝莉,正是小灵。

    此刻,孙猴站在两人初次相遇的院子角落处低头沉思。

    小灵好像能看到外界的孙猴,激动地拍打笼壁:“呜呜,船长一定是在想念小灵,小灵也好想船长。”

    蓦然,孙猴眉头一皱,随即露出恍然的表情,他想到了07号消失之关键:飞船法则。

    按理说,船长拥有07号的最高权限,如果出什么意外,小灵肯定会第一时间提示自己,然而却没有,她和07号就这么突兀的消失不见。

    整艘飞船,连船长和其本身智能都无法掌控的东西,唯有飞船法则,自己的船长权限由法则赐予,小灵的人格也是在顺从飞船法则前提下形成,根本上决定飞船命运的是法则。

    小灵消失很可能就是飞船法则搞的鬼,他仍拥有船长权限,但是在某种法则干预下,小灵被迫断开与自己的联系,飞船在法则控制下消失隐匿。

    孙猴陷入沉思:究竟是什么原因触动了飞船法则?它凭空消失又是为了做什么?

    天渐渐变暗,孙猴始终没有想出头绪,刀哥三人按照约定的时间到来。

    三人面貌不错,看起来有些高兴,恭敬地向孙猴问了声好。

    孙猴:“你们知道我的身份了?”

    小立:“知道,猴哥您是未来科技公司的董事长,嘿嘿。”

    客套了一会儿,四人搬出来桌子丶板凳在院子里坐下,孙猴直接道明叫他们来的意图:报答救命之恩。

    并给出两个选择:一个是每人100万的支票,另一个则什么都没有,反而要他们成为自己忠诚的手下。

    3张100万支票就放在桌子上,三人若是选前者直接拿一张走人,若是选后者则需要听从他的吩咐,不能有任何质疑和推脱。

    “现在拿不定主意的话,你们先回家,我给一天时间考虑。”

    在孙猴看来,前者可以一时得利,后者则能影响一生,若是不急需钱,后者无疑是最好的选择,而且他的意思很明白,选后者会被重用。

    “我先说,”刀哥站起来,嗡声道:“以前我就是个混混流氓,专做让人唾弃的事,每天混吃等死没啥理想,让家里人失望,自己也觉得活得没乐趣。直到猴哥打醒了我,流氓没前途,我才有勇气正视自己,在工地找了一个活,一个月赚的钱虽然不多,但日子过得开心知足,我也成了有理想的人。我想要赚钱买大房子,好好孝敬父母,再找个老婆好好日子,我想明白了,这凭空得到钱用着烧心,用完了就没了,日子还是没啥改变。这支票我肯定不会拿,猴哥若是看得起,就让我跟着您踏踏实实做事。”刀哥说完郑重地鞠了一躬。

    孙猴点点头,语言是白但诚意十足,这就够了。

    “我只知道猴哥两个月成立价值上亿的大公司,生产造福百姓的治癌药,小立佩服您,跟着您做事准没错,我也选后者。”

    孙二呵呵一笑:“算我一个,猴哥本事通天,将来必定能成就一番伟业,以后您就是吩咐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干了。”

    三人当即表态,并没有掩盖自己的意图,让孙猴十分满意,若是他们真思考一天再抉择,到时就算选择后者,也会让他看轻一些。

    不过,孙猴脸一沉:“丑话说在前面,若是谁敢阳奉阴违有二心,别怪我不客气,明白吗?”

    三人郑重道:“明白。”

    解决完正事,孙猴放下身段和三人兄弟相称,知道了刀哥和小立的大名,两人的姓很少见,名字也很有意思,一个叫千名刀,“秋名山”的兄弟?一个叫沙立,“沙粒”?

    他从房里提出一箱西凤酒,里面有6瓶,以前做生意准备送人的,又弄了几个下酒菜,打算和3人来个不醉不归。

    孙猴表面上自信无所畏惧,实则心中非常压抑,他需要一场宿醉来释放压力,刀哥3个本是豪迈之人,自然表示奉陪到底。

    酒一杯杯落肚,4人渐渐迷醉,孙猴想到了当初独自离家闯荡的忐忑,想到了成为07号船长的兴奋想到了张麦二人,两人被审讯后买了张火车票直接回家,放弃了原本打算的套近乎,物是人非,曾经的兄弟现在连见面也无法想见。

    孙猴醉眼朦胧得看着刀哥:“想当初,我们兄弟3人一月赚两万的时候,你来收1000保护费,我们忍了。可是我一个月赚不到两三千的时候,你还来收1000保护费,秋名山,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秋名山是哪个狗曰的,敢和我千名刀抢生意不想混了!”刀哥顿住,拿手轻轻拍了几下脸,“不收保护费,我不收保护费!大哥,您放心,要是这小子敢再来收保护费,我打断他的腿。”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小立的手机铃声响起。

    “喂加班?给老子听清楚,老子不干了,再敢跟老子这样说话,信不信带一票兄弟n死你!”砰的一声,小立将手机扔到桌子上,他的脸上有种异样的红晕,指着手机大吼:“龟孙子,老子忍你很久了,一个破饭店老板而已,有什么神气的,加班不给工钱,什么东西”骂骂咧咧的,小立脑袋一耷拉,靠在桌子上睡着了。

    小立的醉倒引起连锁反应,孙猴紧跟着趴下,然后是刀哥,“呵呵,你们都醉了。”孙二说完想要站起来,结果没站稳,倒在地上,登时打起了呼噜。

    第二天,太阳高挂空中,孙猴才睡眼朦胧地醒来,三人已经不在,桌子被清理干净,只剩下了3张支票。他撕碎3张支票,脸上露出笑容,三人没有动邪念,算是通过了最后的考验。

    考验?

    孙猴想到这个词,隐隐感觉抓住了关键点,考验?

    考验?

    他整个人魔怔了,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嘴里念叨“考验”二字,半晌,他瞪大眼珠,震惊道:“小灵消失是对我的考验!”

    “一定是这样!”

    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飞船法则!

    他心底一直有种担忧,担心07号会解除他的船长权限,会离他而去,这个担忧不是没有道理,飞船有一种叫法则的东西,小灵的行为受法则制约,他这个船长也无权了解法则的具体内容。

    他曾经问过小灵:你会不会有一天离我而去?

    小灵的回答让他印象深刻,因为这个问题涉及法则,她没有千篇一律的回复“恕小灵不能奉告”,而是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小灵喜欢船长,小灵不想离开船长,小灵也不会轻易让它抛弃船长。

    这句话一直让他很疑惑,直到刚才他明白了,小灵所说的“它”就是飞船法则,在一定条件下,它可以解除自己的船长权限。

    若真是它解除了自己的船长权限,小灵一定会及时告诉自己,然而没有,可以判定自己仍有船长权限。

    真相差不多明了,那一刻发生的某件事情触发了飞船法则,然后它命令07号消失来考验自己。

    至于考验的具体内容则不得而知。

    不过,事先没有给出提示,考验时间应该不会太长。

    做完分析,孙猴心中一松,这虽然只是他的猜测,但却是最大的一种可能,其它诸如07号制造者某个九级神国重新联络上并控制07号等可能性小得多。

    放下心事的孙猴显得精神许多,目前他唯一的任务就是哄骗住国家和民众,然后等待小灵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