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混世剑尊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风吹叶落最无情
    等花小五再见到张继威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怎么回事,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下来了。

    张继威一看笑道,“花小五,你怎么跟个娘们一样,哭哭啼啼的。”

    花小五揉了揉眼睛回道,“谁哭了,风大,眼里进沙子了。”

    罗小琳也是说不出的高兴,牵过一匹马说道,“张继威,这下你又欠我两匹马,你打算怎么还?”

    张继威看了看花小五小声说道,“女人怎么这么小心眼,这么有钱,还这么计较。”

    罗小琳听不到他们说什么,笑道,“你们嘀咕什么呢,张继威,我看这样吧,银子和马也不用你还了!

    张继威一听赶忙点头回道,“这才是女中豪杰嘛!”

    罗小琳竖起食指摇了摇说道,“先别激动,不还钱的条件就是你得以身相许,留在罗家堡当上门女婿!”

    张继威吓了一跳,好半天才回道,“要不让花小五留下吧!”

    花小五激动的点点头说道,“好啊,好啊!”

    罗小琳道,“好你个屁!不干吗?那欠我的就通通双倍还我,现在你欠我二百两银子,欠我四匹马,别以为你叫混世魔王,就真想从我这混吃混喝,告诉你,我罗小琳的东西不是那么好拿的。”

    张继威笑道,“好,下次见面,一定还你双倍,哈哈,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

    说完和花小五一路疾奔,便往维扬城里赶去。

    张继威心中牵挂母亲,归心似箭,这一路赶路多,休息少,纵马飞奔,不出半月就到了维扬城中。此时已是十二月初,想到和父亲离开时正是鸟语花香的春天,现在再回来已是山寒水冷的冬天,心中忽觉得无限伤感。

    花小五看张继威一路总是愁眉不展,安慰道,“威哥,既然已经到家了,就别总皱着眉头,到时候伯母看见了也要跟着难过。”

    张继威点了点头,回道,“对,走吧,再往前绕过一个街就到了。”

    两人骑马又赶了一阵,到了盛威镖局的门口,张继威倒是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盛威镖局大门紧闭,镖局的招牌已经破烂不堪,斜掉在门上,门也好像很久没有打开过一样,上面布满了蜘蛛网,张继威心里升起一股不祥之感,飞身下马,推门而入,当真是一片破败萧条的景象,赶紧跑到大厅里,这一看顿时觉得体内真气乱窜,两眼一黑,竟昏了过去。

    花小五看到赶忙过来扶着张继威,抬头一看只见大厅的桌上摆着两个灵牌,一个上面写着,张公显淮之灵位,另一个赫然写的正是张门李氏之位,顿时也觉得无限凄凉,盛威镖局在江湖之上名声颇好,张显淮也是人人赞誉的侠义之士,却莫名遭此横祸,确实叫人痛心。

    过了好一会张继威才悠悠转醒,伤心难过之意再也难以掩饰,放声痛哭。

    花小五看他哭的伤心也不知如何劝慰,在一旁跟着偷偷的掉眼泪。

    两人正哭的时候,从厅后走出一人,那人一身破烂衣服,看着张继威二人愣了半天忽然变得激动起来,“少,少爷,是你吗!”

    张继威转过身来一看,这人整个一个乞丐的模样,根本看不出是何人,张继威心念忽动问道,“你是小猴子?”

    那人热泪盈眶,跑过了抱着张继威放声大哭,“少爷!你还活着!太好了,谢天谢地!原来你还活着!太好了!老天爷总算开眼了!”

    张继威问道,“小猴子,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猴子赶忙站起来说道,“少爷,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吴家的人在这里安排了眼线,我们赶紧换个地方说话!”

    张继威一听心想,难道是吴家的人搞得鬼?心中疑惑不解。

    小猴子带着张继威和花小五从后门溜出,到了一处破屋之中,那便是小猴子平时躲藏的地方了。

    张继威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猴子道,“少爷,这事当真是蹊跷,我虽然亲身经历,可也有许多不明白的地方,我重头和你讲一遍,你向来聪明,你来帮着分析看一看。那天我们去了卧虎山找你不着,后来知道你掉下悬崖,老爷伤心难过,一路上也是浑浑噩噩,到了吴家的时候,吴家已经到了许多人,就是三大派也派了人过来祝寿,更不用说那些江湖上的三教九流之人,老爷到了厅上和吴家老爷客套了一番,就献出了寿礼,本来这也是开开心心的,吴家老爷说了几句夸赞之词,哪知道等老爷献上护镖,吴家老爷打开一看,当时就愣在当场,大家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后来下面一人忽然叫了一声‘奉天之宝’,老爷当时也吓坏了,这是吴家老爷六十大寿,盛威镖局送的却是江湖上人人要夺的奉天之宝,这让吴家怎么看?倘若是在私下里,吴家老爷还不知道要高兴成什么样子,只是这是在天下英雄面前亮出来,那时候就是连我也觉得心惊肉跳,更不用说吴家老爷了。老爷后来为此事也很后悔,说早知道就等寿宴结束,私下里交给吴家老爷,也不至于有后来的事情,只是当时老爷头脑中一片混沌,就没有什么考虑。这件事吴老爷子也没有发火,便询问是何人所托。老爷便把那天接镖的情形说了一遍,哪知道当时有个峨眉道士就站起来说老爷是胡说八道,峨眉根本没有这号人物,倘若真是这么厉害的人自己怎么会不知道。老爷见他说的决然,也不好反驳,这奉天之宝已经惹出事了,还有一把剑老爷就不想在大厅之上拿出来,但是那道士非缠着要问个所以,老爷没有办法只好拿出那把短剑,原来是希望有个说法,结果吴老爷子一看,当时就晕过去了,后来我们才知道,那是吴氏族剑,是只有吴家族人才有的贴身佩剑,我们护送的那一把竟然是吴家二公子的佩剑。”

    张继威道,“你说的这些,我也听说了,和你讲的也差不多。如果我不掉下悬崖,大概爹也不会伤心难过,就不会发生这许多的事情了!”

    小猴子道,“那倒不一定,既然有人想害我们,那自然是防不胜防的,吴老爷晕倒之后,这寿就办不下去了,于是大家才推荐了几位江湖上的人看守奉天之宝,那自然也害怕他们监守自盗,各门派的人都有留人在现场,那吴家的人看这事都是因我们镖局而起,自然不肯放我们走。我们便在吴家待了三天,等到第三天夜里,吴家来了两人不准我们再待在吴家,要赶我们离开,当时老爷就觉得非常奇怪,为什么会半夜赶我们走,老爷不放心要见吴家管事的人,那人自称是吴家的管家,传达的就是吴家老爷的意思,吴老爷子不愿见我们。老爷当时还是不放心,离开的时候闹出了好大的动静,但是也没见到有人来询问,于是才带着镖队从后门离开。”

    张继威道,“这人是吴家的管家吗?”

    小猴子道,“吴家的下人那么多,谁知道是不是,不过那人长得白白净净的,说话做事很有派头,倒也像个管事的样子。我们从吴家离开不久,老爷总觉得事有蹊跷,但是既然离开,就带着镖队一路疾走,就怕遭了什么诡计暗算。哪里知道那些黑衣人早已经在半路上埋伏好了。我们一过落霞岭,就跳出十几个黑衣人,什么也不说,直接就动起手来,那些黑衣人,各个都是好手,老爷他们,唉!”

    花小五奇道,“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小猴子看了他一眼,光顾着和少爷说话倒忘记这还有一个人。

    张继威道,“这是朋友,花小五。”

    小猴子道,“老爷心中担忧,就怕这一路上有什么变故,于是让我躲在镖箱的暗格里。老爷说,倘若没事情是最好不过的,如果出了事情,让我无论如何要将事情查明,还张家一个清白,另外老爷又说,倘若老天有眼,还能见到少爷,让少爷一定不要急着寻仇,先去北剑宗练好了武功再说。”

    张继威一拳打在地上恨恨的说道,“都怪我贪玩成性!不好好练剑,这下子就是想报仇也不行,真是没用!”

    小猴子道,“少爷,你别怪自己,这些事情你又不能提前知道,而且,后来听说,奉天之宝也被人盗走了,那真是奇怪了,那么多人看着,也能被盗吗!到现在我也觉得奇怪,这会不会是吴家的人自己盗走了宝物,再找我们盛威镖局做替罪羊!我当时躲在暗格里,也是怕的要死,倒不是怕他们杀了我,我是怕老爷交代的事情没有办法完成,我即使是死了也不能瞑目。那些黑衣人来的快,去的也快,我看他们都走了,才逃出来,当时我在那里谁也不认识,没有办法只好去找陆总镖头,请他帮忙,陆总镖头到底是仗义之人,二话没说,就带着人来寻老爷的尸体,又备了棺材,连夜让人护送到了盛威镖局。”

    张继威问道,“我娘是怎么死的?是吴家的人干的吗?”

    小猴子哭道,“夫人是自尽死的,她见到老爷的尸首,伤心欲绝,又听说少爷掉下悬崖,便昏过去好几次,醒来的时候,才抱着老爷的尸体说要一家人永远在一起,就用,就用匕首自尽了!”

    此刻风吹枝动,枯叶随风飘落,就是这树上的最后一片叶子风也没有放过。

    张继威的眼泪,再也没法止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