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混世剑尊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一剑对无双
    叶岭雪站在远处,站在竹亭的中央,冷漠,高傲,孤寂,清冷。总之远远的看着他,他就像死亡一般的存在,让人从内而外感觉寒冷。

    张继威是个江湖文盲,他不知道天下第一剑令孤云,他更不知道江南第一剑苏承影,但是他知道雪剑无双,叶岭雪。

    因为叶岭雪是一个杀手,一个只为了杀人而生的人,他的剑沾满了鲜血,雪剑三动,没有人能逃的过他的三剑,至少至今还没有,因为如果有人能破他的雪剑三动,那今天站在这里的就是鬼而不是他本人,现在,他的剑还没有出鞘,这里,紫竹林里已遍布杀意。

    苏承影道,“你果然和以前不一样。以前你的剑上没有这样的哀伤怨恨之意,如今你的剑却在悲鸣。”

    叶岭雪身子未动,却从背后飞出一把剑,那把剑在空中成一个完美弧度,笔直的落在苏承影的面前,叶岭雪说道,“拿着你的剑,我等今日,等了十年!”

    苏承影接过剑,怜惜的抚摸着剑身,在他心中,除了林菲,最爱的就是这把承影剑,他在心中默念,好久不见了,老朋友。

    叶岭雪道,“不愧是江南第一剑,这把剑在别人手里,只是一把普通的剑,不,简直可以说是一把废铁,可是到了你的手上,立刻变得杀气腾腾,看来,无关乎剑,而在使剑的人!”

    张继威听他这么一说,忽然觉得心里有些清明,就好似眼前本来一片烟雾迷蒙,忽然出现一点星火,可是又无法抓住。

    苏承影道,“这一战,非战不可吗?你忘了我们是朋友!”

    叶岭雪觉得可笑,说道,“朋友?曾经是,可是在十年之前你离开的那一刻就已经变了。现在我们是敌人,我们中只有一个人能活着!”

    苏承影有些难过问道,“为什么?”

    叶岭雪道,“想知道为什么?问过我手中的饮血吧!”

    苏承影心中一沉,总觉得隐约有些不妙,可是又说不出什么,他想,林菲就要来了,这个时候不能耽搁,他已经等了十年,现在谁也不能阻止自己见林菲。

    叶岭雪动了,他往前走了两步,虽然只是两步,一把通体漆黑的剑不知如何已出现在他的右手之上,他拔剑的速度竟然已经快到别人无法看清,他看着苏承影,眼中充满了邪恶和恐怖,这些憎恨像无数把剑一样笼罩着苏承影,这就是杀意,苏承影整个人都笼罩在他的杀意之中!

    苏承影心中明白,此时已没有退路,现在哪怕自己随意一动,对方的剑就能从无数的方向刺穿自己的喉咙。

    他们两人就这样一动也不动的站着,可是这样的氛围却让张继威感到无比的压抑,在这个空间内空气仿佛变得稀薄,呼吸也变得异常艰难,张继威明明了用很大的力气去吸,可是只能吸进一点点,这种窒息感令人难受,这些在空中蔓延的杀意更像荆棘一样刺在张继威的身上!这个叶岭雪太厉害了,不,简直太恐怖了,这和张继威在剑宗和人决斗时的战意完全不同,根本不是一个层次,这人只用杀意就能要人性命!

    天地间一片肃静,只能听到微风吹过,带着竹叶沙沙的作响。

    忽然叶岭雪动了,雪影三动第一动,张继威只是一眨眼,叶岭雪已经出现在苏承影的面前,他的剑快,快如闪电,张继威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快的剑,就是自己的父亲使的凌云剑法,自己尚能看出剑招,叶岭雪的剑快的就像一道白光,像一道闪电,苏承影已经十年没碰剑,他能挡得住这一招吗?

    苏承影也动了,只是身体微微的晃动,叶岭雪就已经退回竹亭。

    张继威还没来得及看清发生了什么!他们是否交手了?叶岭雪就已经回到原点,一切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张继威心中紧万分,是输了?还是赢了?

    苏承影的肩上出现一点殷红,紧跟着鲜血咕咕的往外冒出。

    张继威心中一冷。

    叶岭雪狂笑不止,说道,“你的招没了!”

    苏承影道,“是。”

    叶岭雪道,“你输了。”

    苏承影道,“未必?”

    叶岭雪道,“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令人讨厌,这十年之中,有多少人因为小瞧的我的剑,而死在我的手下,有多少人因为狂妄自大,被我一剑斩杀。”

    苏承影道,“你杀不了我,而我,可以杀了你!但是我不想杀你,所以请你让开吧!”

    叶岭雪放声大笑,“第一招你已经输了,你难道忘了你已经十年没有碰剑,你以为你还是十年前的江南第一剑吗!”

    苏承影道,“手上无剑,心中却有剑。”

    叶岭雪冷笑一声,举起长剑,忽然在原地消失不见。这是叶岭雪最引以为傲的一招,雪影二动,只见漫天剑光如飞雪一般从天而降,密密麻麻的剑光,布满天空。

    就好比你站在这天地之间,漫天的飞雪变成尖刀一般落下,请问你要怎么才能躲过,这一招没有人可以躲过,除非他跳脱到另一片空间。

    但是苏承影躲开了,没有原因,张继威甚至没有看到苏承影动,叶岭雪已经从空中跌落回通往竹亭的过道之上。

    鲜血顺着叶岭雪的握剑的手上流下,一滴一滴的落在竹道之上。叶岭雪满脸的不甘心,吼道,“不可能,你怎么可能躲得过我这一招!”

    苏承影道,“因为你太慢了,慢到我有足够的时间出剑。从一开始我就说了,你不是我的对手。”

    叶岭雪道,“你太狂妄了。十年前的你是这样,十年后的你还是这样,从一开始我就讨厌你这样的你!”

    苏承影心中愕然,叹道,“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你才会输,你输的不是你的招数,而是你的心,你的心里有的全是恨意和不自信,你不相信你自己,你甚至不相信你的剑,如果不能把自己全心全意的交给你的剑,你要你的剑怎么义无反顾的帮你”

    叶岭雪道,“我为什么要不自信,我是雪剑无双,剑之王者!”说完挺剑而出,像一道流星,划破长空直击苏承影。

    苏承影拔地而起,只见两道剑光碰撞,一闪而过。

    当一切归于安宁,苏承影站在了通往竹亭的过道上,叶岭雪则落在了苏承影的位置。这一切都只在电光火石之间!

    苏承影扑通一声,单膝着地,鲜血顺着捂住伤口的右手间不停滴落,张继威觉得自己的心跳都要停止住了,赶紧奔跑过去想要扶着苏承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