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混世剑尊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生死两茫茫
    苏承影朝张继威摆了摆手,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s

    叶岭雪转过身来,微微一笑,忽然胸前的鲜血如血柱一般喷射而出,叶岭雪笔直往后倒了下去。

    苏承影跌跌撞撞跑过去扶着他,痛苦万分,“为什么要这样?”

    叶岭雪道,“你赢了,可是你也输了!”

    苏承影道,“你明明可以躲开,为什么不躲!”

    叶岭雪道,“我们三个根本就不应该做朋友,小菲是痛苦的,我是痛苦的,连你也会痛苦下去,承影,好想回到小的时候,我们无忧无虑的时候,那该有多好!”

    苏承影以内力灌输到叶岭雪的身上,哭道,“不要再说话了,你坚持住!”

    叶岭雪艰难说道,“你我都是用剑的高手,明知道这样做是没有用的,你听我说完,不然就没有机会了,其实我的心里一直都敬佩你,我也羡慕你,可是不是因为你的剑法卓群,而是因为小菲全心全意的爱着你,可是你怎么舍得离她而去,留她一个人孤苦的度过,如果那一年是你陪在她的身边那该有多好,每一次看着她流泪,我对你的恨意就增加一分,可是小菲什么都告诉我,她却不知道,我也深爱着她,她对我说着她对你的思念,就像是拿着一把刀在我的心上一刀一刀的割着,可是我不后悔,我愿意陪着她,现在我要去找她了。。。”

    苏承影大惊失色,不停的摇着叶岭雪道,“岭雪,什么意思,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你把话说清楚,林菲怎么了,你说话啊”苏承影的叫声在紫竹林里久久不能散去。

    张继威站在后面看着苏承影,不知所措。

    苏承影忽然站了起来,疯狂的向木屋跑去,“不可能,不可能是真的!”张继威也紧随其后。

    到了木屋里只见椅子上绑着一个绿衫的姑娘,嘴里塞了块丝巾。苏承影上去解开绳子问道,“绿篱,你们小姐呢!小菲呢!”

    绿篱看着苏承影突然放声大哭,她一边哭一边打着苏承影,“影少爷,你怎么才来!你怎么才来!”

    苏承影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小菲呢!”

    绿篱道,“小姐早在你走了没多久,就,就生病去世了!”

    苏承影突然觉得站立不住坐倒在地上,口中喃喃自语,“这不可能是真的,你们一定是合起伙来骗我,她说过十年,十年后就嫁给我,做我至死不渝的妻子!她怎么会骗我呢!”

    绿篱抽泣道,“小姐身上有一种病,身上会长一种像蝴蝶一样的红斑,那是她们家族的遗传,小姐家得这种病的女子都活不过二十一岁。小姐深爱着影少爷,她不愿影少爷见到她的样子,所以才让你离开,和你做十年之约。小姐想,十年的时间,影少爷也该忘记她了,十年的折磨,影少爷也该变得坚强,总之在小姐最后的日子里,每时每刻都在念叨影少爷的名字,小姐就是每日坐在这竹亭里看着远方,我知道,那是小姐在盼着你回来。”

    苏承影泪流满面,怒道,“糊涂啊,苏承影,你好糊涂啊,你怎么舍得一别十年!”说完忽然举剑便往脖子划去。

    张继威急忙上前抓住苏承影的手道,“大哥!”

    绿篱也吓的不轻,急急忙忙说道,“影少爷,你不能想不开,我们小姐说,要是,要是你敢自寻短见,她在另一个世界也决计不会见你,你如果想见她,就好好活下去!”

    苏承影对林菲的话言听计从,从未敢有一刻违背,此时突然伏地痛哭,“小菲!”

    张继威和绿篱站在他的后面,看着眼前的男子痛哭流涕,这个被称为江南第一剑的奇人,这个连着喝多少坛酒都潇洒自如的汉子,这个为了一个承诺甘愿做十年乞丐的男子,这个一心一意爱着自己心爱的女人的男人,张继威和绿篱无不觉得凄怜!

    这一夜张继威久久无法入眠,一则为苏承影伤心难过,二则这两位高手的决斗给他带来的震撼是巨大的,这是真正的生死斗,张继威感受到了杀意,纵横的杀意,最重要的是苏承影的剑,明明只是一把普通的剑,为什么到了他的手里就像活了一样,他的剑并不能感受到剑灵,难道他已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

    第二天再见苏承影的时候,张继威心中一惊,原来苏承影一头黑发已有一半变成苍白,张继威道,“大哥,你的头发!”

    苏承影道,“我心力交瘁,已力所不及,愧对苏家列祖,你我结拜一场,大哥没有东西送你,这是我之绝学,承影三剑。”说完苏承影从怀里拿出一本剑普。

    张继威道,“大哥,这个。。”

    苏承影道,“苏家后起之秀未必能领悟其剑招,希望你学会之后,遇到苏家后人能倾力传授,也不枉我们结义一场。”

    张继威心中难过,说道,“大哥,你放心,小弟必定不遗余力。”

    苏承影交代完之后便不再言语,只是坐在竹亭之中,但见他有时微笑,有时忧伤。张继威心和绿篱相互之间也不知叹了多少口气。张继威在此处又待了两天,眼见剑宗交任务期限将至,便和大哥辞别,又往剑宗赶去!

    等到了剑宗交回任务,胖墩刘急急忙忙从远处跑来,说道,“盟主,不好了!”

    张继威心中疑惑问道,“怎么了?”

    胖墩刘道,“候堂主,林堂主受伤,王虎护法,四剑使和众兄弟被围,现在情况凶险至极,盟主你快去看看吧!”

    张继威道,“不是说新成立的盟会有三个月的保护期?”

    胖墩刘,“咱们威猛是灵剑之路时成立的,那时候就已经开始算了!”

    张继威道,“难怪没人愿意在剑士阁期间成立盟会,是什么人干的,其他盟会呢?”

    胖墩刘道,“是八代弟子的丹盟,他们打伤林堂主,侯堂主听了之后不服,才带人干上去,没想到丹盟有备而来早已埋伏好人,结果侯堂主不敌受伤,四剑使和虎堂主已过去支援,至于九代弟子的胜盟则加入了耀盟,吴永胜现在是耀盟堂主,吴寅繁加入了泉盟,易盟和天盟看形势不妙,也已结盟。”

    张继威道,“早已料到有这一天,没有想到这么快,既然如此,正好试试我新练的剑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