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混世剑尊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中毒
    沈飞扬看了一圈,几人之中只有张继威似局外人一般在那举杯独饮,悠闲自得,沈飞扬不禁眉头紧促,因为张继威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当年在罗家堡,张继威敢和丐帮王遗风对掌,力战闲散道人,出其不意削了吴寅兴的衣角,虽然最后败在锦绣佛和闲散道人之手,但是他的这份勇气和机智,实在令人佩服,现在两年不见,这关氏夫妇在场,他还敢如此大胆喝酒,不知道是笨还是大胆。沉思了一会才说道,“几位既然不愿意先说,那就由在下开头吧。”

    店里无一人回应,沈飞扬继续说道,“江湖上已经死了十一位成名人物,这些人都分散在天南海北,彼此之间全无关联,大家又没有什么冤仇,可是现在全都死于非命,实在叫人费解。”

    周显白气的两眼圆瞪,急道,“凶手就在眼前,还有什么好费解的!”

    沈飞扬说道,“捉贼要捉赃,我们没有证据,别人也未必就肯承认,不过我仔细想了一下,这些人为什么会被杀呢,大家到底有什么共通的地方?敢问解老前辈可看出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解风尘眉头微皱,说道,“上了年纪,脑子就不好使,恕我不知。”

    沈飞扬道,“解老前辈,周老前辈,以及死去的十一位英雄豪杰,几位都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威名远播,在下神往已久,可是一直无缘得见,但是就在两年前的某一天,晚辈有幸和各位有一面之缘。”

    解风尘一拍脑袋醒悟道,“吴老爷子六十大寿。”

    沈飞扬点头笑道,“当日盛威镖局送的是奉天之印,以至寿宴上后来发生许多变故,但是奉天之印当时就留在吴家的大堂之上,在下当时可以说是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装着奉天之印的箱子,可是最后奉天之印还是莫名其妙的不见了,到现在这也是一个未解之谜,在下这两年日思夜索,想了无数种方法,自认为没有可能当着许多英雄的面前从大厅之上盗走奉天之印,难道这个世界真有鬼神之说?这一事情后来导致盛威镖局一干人等惨死,江湖上都说是张家盗走了奉天之印,在下不大相信,可是到头来这奉天之印到底如何不见的,却谁也说不清楚。”

    沈飞扬这样一讲,事情突然好像有些明朗,解风尘道,“这件事情我也觉得十分的神奇,如果现在要我说,我也只能说,当时大堂之上有鬼。”

    沈飞扬笑道,“在下不信鬼神之说,此事必定是某个武林高人,趁人不备犯下的案子。”

    解风尘道,“所以现在有人急了,想要找出奉天之印,可是却又无从找起,于是就从当时留在厅上看守的十八位豪杰身上下手。”

    沈飞扬点头赞同,说道,“如果我猜测的不错的话,现在只剩下我和周解两位前辈还有锦绣佛,嗜酒如命,苍穹一刀,海棠仙子七个人还活着,那么下一个死的必定就是我们七个人中的一人。”

    周显白道,“原来我和周老头整日里飘无定所,想要找到,也不容易,却因此捡了一条命!”

    “啪啪啪”燕朝南拍手笑道,“精彩,实在是精彩。这些江湖汉子空有一身武艺,却都是没有脑子的人,到最后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不愧是三全秀才,不愧是读书人,只是可惜了。”

    周显白奇道,“可惜什么?”

    燕朝南道,“可惜各位刚知道事情的原委,就要一命呜呼,那不是可惜吗?”

    解风尘冷笑一声,说道,“就凭一个吴家,也敢和整个武林为敌。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

    燕朝南道,“吴老爷子说了,奉天之印没有出现在吴家那就算了,既然在吴家丢了,他就要对此事负责,可是江湖上人心难测,谁也不知道奉天之印到底在哪,当年为了此事害了张家,他心中也十分愧疚,现在与其大家相互猜忌,你争我夺,倒不如杀了个一干二净,也免了许多江湖纷争,他老人家年纪大了,也没有多少日子可活,就想把这江湖仇怨都聚集在他的身上,说实话,吴老爷子这种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实在是令人钦佩。所以,奉天之印如果在在场哪一位的身上,还请交出来,我好带回吴家,说一句实在话,诸位能力有限,只怕拿着这宝贝也守不住,何必累及自己丢了性命呢!”

    张继威笑道,“这样的话,能从阁下的嘴里说出来,也实在令人钦佩。”

    燕朝南瞄了一眼张继威,不屑道,“在这里的都是江湖豪杰,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毛头小子多嘴。当年捡了一条狗命,就该在剑宗猫着,还敢下山来送死!”

    张继威一听心中有气,便道,“是啊,我这个毛头小子多嘴多舌,哪里比的上燕大侠学人说话学的这么有模有样,以前我们家养了一条癞皮狗,也聪明的不得了,往往我说一句,它就要跟着叫几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学我说话”

    燕朝南大怒,“小鬼,你骂谁是狗!

    ”

    张继威也不理他,继续说道,“我们家的赖皮狗,虽然长了一身的赖子,样子也奇丑无比,还喜欢满嘴喷粪,但是它跑起很快,比燕子飞的还要快,而且它还有怪癖,它一旦躺下来就喜欢面朝南,你如果让它朝东,朝西,朝北,它还不乐意,你说奇怪不奇怪,只可惜这个狗到现在也没给它起个名。燕大侠,如果是你,你说给这狗起什么名字好呢!”

    燕朝南目露凶光,这小子胡说八道,却又说什么燕子又是朝南的,那不是明摆了在骂自己,怒道,“现在让你逞口舌之快,待会就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周显白道,“你也太抬举自己了,杀手排行榜上,你只不过排在第七,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嚣张。这里只怕是三全秀才你也打不过!”

    燕朝南笑道,“各位在这温香四溢的客栈里,聊的这么痛快,难道忘了我身边的关氏夫妇了吗?”

    三全秀才大惊,他进店之前也曾想过,关氏乃用毒高手,自己进店只要不吃不喝,难道还能中招,岂知这店里的空气连闻也不能,此时想提一口真气,却哪里还有一点内力流转,只好故作镇定,脑中飞快的在想办法。

    周显白脑子没有三全秀才转的快,此时还不知已中了关氏夫妇的毒,他被燕朝南一提醒,忽然觉得这两个用毒的确实比燕朝南危险的多,自己应奇袭他二人,想到这,忽然从座位上窜出,一掌便拍向关氏夫妇,

    沈飞扬见周显白出击,心中大惊,急道,“鬼见愁,不可。。”

    其实不用沈飞扬喊,周显白窜出之时还未察觉,只是在这半路之上已然发现不对劲,他的掌上竟然无法聚力。

    关老头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任由周显白一掌拍在身上。关老头嘴角微动,似笑非笑,周显白却好像看到了死神一般,因为一道红光从他面前闪过,他知道,这是燕朝南的剑,现在他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些死去的高手身上一点伤也没有,现场也没有打斗的痕迹,可是都死在了一剑之下。

    可是一切都已经迟了,周显白倒下的那一刻,他才想到燕朝南的外叫一剑封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