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混世剑尊 >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 吴家
    万若兰站在张继威的身后,欲言又止。

    张继威问,“兰妹,你这是怎么了?”

    万若兰道,“我心里跳个不停,总觉得此事不像表面看的这么简单。”

    张继威道,“你在担心奉天之印说不定只是一个借口,吴家真正的目的可能不只是找出奉天之印这么简单?”

    万若兰点头,“倘若我想错了,奉天之印不在吴家,真在这十八人中某一个人身上,那么现在就剩下,嗜酒如命,三全秀才,苍穹一刀,锦绣佛,和蔷薇夫人,他们现在去吴家的目的又是什么?难道不是自投罗网吗?”

    张继威眉头微皱,“东西如果在他们身上,他们不想丢掉性命,可是又不想交出奉天之印,随着大家一起去质问吴家,倒也算是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

    万如兰道,“对了,这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可是如果真是这么简单倒也罢了,倘若奉天之印不在这十八人身上,而是像三全秀才所说,东西确实还在吴家,那吴家联合影门和七煞门对这些江湖人士下手,那就十分危险了。”

    张继威看着万若兰回道,“吴家的目的如果不在奉天之印,而是纯粹的想消灭这些江湖人士的话,这一役对武林必将是一大重创!”

    万若兰点点头,“继威哥哥,这一切还只是我们的猜想,倘若另有人从中作梗,或许也未可知。”

    张继威也不敢确准,只好安慰她,“我想江一凡和三全秀才必定有所考虑才会行动,况且这许多江湖人士都是一些帮派里的重要人物,武功都不差,此次前往吴家,咱们小心翼翼,总会将事情查个清楚的。”

    万若兰也觉得太过悲观似乎不好,笑道,“咱们可是飞天魔女和混世魔王,那些人就算想要下手,也要掂量掂量。”

    张继威大笑,“好,就让我们这两个魔头去会一会这些牛鬼蛇神!”

    其实这四五百人浩浩荡荡往承德太过明目张胆,于是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化整为零,分别前往承德,等到了承德再一并前往吴家。

    于是大家分散而走,约定十天之后就在承德府牛家庄相聚。

    张继威和万若兰则跟着潇湘剑客,漫天花雨,嗜酒如命,苍穹一刀,锦绣佛,三全秀才,蔷薇夫人一道,从湘江出发,去往承德。

    这一日坐在船上,嗜酒如命道,“其实多年以前自昆仑剑宗一役,江湖上的格局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张继威倒没有听说过这些事情,顿时觉得十分感兴趣。

    嗜酒如命道,“以前帮派,门派兴盛,家族还未兴起,江湖上叫的响的门派皆可独当一面,称霸一方,唉,自昆仑剑宗借宗主失踪一事向江湖发难,明眼人一瞧变质,那昆仑剑宗自然是想江湖一统,那一战,江湖门派惨遭屠戮,死伤深重,江湖之上无人不知龙鉴坤的大名,昆仑剑宗先是出来一个天下第一剑令孤云,紧跟着又出了一个天下第一邪龙鉴坤,当真名震九州,也亏得三派三宗联手,才阻了一场武林浩劫,可自那一役以后,门派就此没落,家族兴起,江湖上闻名的就有了南李北吴,东成西严四大家。”

    张继威道,“这个我知道,剑宗也有这些家族的子弟。”

    嗜酒如命道,“岂止剑宗有,南剑宗里也有四大家族也安排的子弟,那自然是想借此和南北剑宗交好。”

    张继威这才明白为什么吴寅兴在南剑宗,而吴寅繁在北剑宗了。

    嗜酒如命接着说道,“其余的三大家族手下也肯定网罗了不少门派势力,这些家族分在东南西北四处,俨然是江湖四霸,可是养着这些势力势必要大量的财力支持,如果吴家可以得到奉天之印的宝藏,那各大门派必定趋之若鹜,到时候吴家想要独大,甚至剪灭其余三大家族也未可知。”

    张继威奇道,“难道其余三大家族一点动静也没有,任由吴家如此大胆行事?”

    嗜酒如命喝了一口酒道,“这四五百人里,心怀鬼胎的不在少数,就算这些人暗中效力其余三大家族,谁又能知道,倘若不是这一次血案,我当这些都只是江湖传闻,想不到影门和七煞门背后的势力竟是吴家,还真是小瞧了吴家了。”

    他二人正聊着,万若兰端着杯子过来笑道,“向大哥讨一杯酒喝。”

    张继威道,“这是我结拜的义妹。”

    嗜酒如命大笑,“既然是兄弟的妹子,那就是我的妹子,一杯酒又何妨。”说完拿着葫芦往万若兰的杯子里倒了一杯。

    嗜酒如命道,“我这兄弟乃人中龙凤,我这妹子,清丽脱俗,貌美非常,我看你们也别做什么结拜的兄妹,不如结为夫妻如何。”

    张继威听了嗜酒如命的话,杯子也险先没拿住,笑道,“大哥,可莫要开玩笑。”

    嗜酒如命道,“哎,贤弟,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怎么会是开玩笑,不如就由我做个媒人,替你们牵桥搭线,如何。”

    万若兰早就羞红了脸低着头默不作声。

    张继威也颇为尴尬。

    这时沈飞云从后面赶来说道,“前面上岸,行不多久就可到目的地了。”

    嗜酒如命哈哈大笑,“贤弟,妹子,等这一事完结之后,我再替你们做这个媒人。”

    万若兰对嗜酒如命顿时好感倍增,偷偷瞄了张继威一眼道,“那咱们先上岸吧!”

    沈飞云道,“万姑娘,请。”

    他们几人下船,换了马匹,便日夜兼程,不过一夜一日,已经到了承德牛家庄,这时四五百位里已到了一大半,大家又等了两三天,后面人才慢慢赶来。

    等大家到的差不多,这清点了一下人数,大概有四百七十四人,那便是到齐了,于是大家在牛家庄吃完午饭,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吴家进发。

    待走出牛家庄不过数十里开外,迎面竟走过来一队人马,大约有十七八人,后面又有四人抬着轿子,一个绿锦华袍的中年男子伴在轿子左侧,待快到群雄之前,突然一扬手,这十几人便停住不前,那人对着轿子里说道,“夫人,到了。”

    只见那轿子里走下一人,着简单素白色锦衣,身上绣着许多桃色的梅花,外披着浅紫色的纱衣,腰间带着一块白玉,一举一动,都流露了儒雅之气,她往前一步,盈盈下礼,说道,“小女子乃吴门郑氏,我家老爷知道列位英雄前来,心中不知多少欢喜,奈何身体有恙,不能远迎,我们老爷是重礼节之人,特地命小女子在此相迎。”

    她说话不卑不亢,虽是声音轻柔,大家倒也都能听得清楚。

    江一凡虽不知吴家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觉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于是拱手道,“那就有劳吴夫人带路。”

    那妇人又轻施一礼,坐回轿中。

    众人都是满腹疑云,跟在轿子后面,去往吴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