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混世剑尊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三章 黑衣人
    张继威轻身跃起,踩向一个烛台,然后飞身又往另一个烛台上跳去,就是这几个跳跃后面的嗜酒如命等人忍不住大声叫好,那自然是看他飞窜跳跃就如行云流水一般,这自是因为他功力大进,再使原来的轻身功夫已到了收放自如的境界。

    那许多守卫之中,忽然跳起一人,一把七星披月大斩刀,猛的往张继威身后砍来,张继威躲开这一刀回头一看,笑道,“原来是秦帮主,怎么也做起看护大牢的勾当了。”

    秦德望不认识张继威,奇道,“你倒也识得你秦大爷。”

    张继威推开后面几人,又轻轻一跃回道,“当年岗子里有幸一睹秦大爷风采,今日一见,果然威风八面。”

    秦德望心道,原来这小子那天也在,说道,“那我们还真是有缘,小子,这里吃的好,住的好,何必要出去招惹是非,赶紧在你秦大爷面前束手就擒,免得多吃苦头。”

    张继威道,“多谢秦大爷好意,不过小子自由自在惯了,过不得这舒服享受的日子。”

    秦德望冷笑一声,“那就别怪你秦大爷手狠。”

    张继威一边打退身边两人,一边躲开秦德望的大刀。

    其实秦德望若是右臂仍在,或许和张继威还有的一拼,现在他右臂已失,改练左手刀法,威力已不是减半这么简单,但他为人狡诈,于武功一事倒也并不在意,和张继威纠缠几招,见无法取胜,忽然招手,只见远处几人便从出口处竖起一张大网,又有两人一组拿着若干小网守在远处,只等秦德望招呼,就要上来捉拿张继威。

    这些渔网是秦德望早已备好的,他备这些渔网时,他蝎帮弟子都是迷惑不解,这些江湖人士各个都已内力尽失,这地牢又是铜墙铁壁,却还要多此一举准备渔网做什么,现在见张继威等人脱逃,才觉得秦德望当真是料事如神。

    众人哪知,他折损一臂,武功威力大减,在刀法一道上已无进展,他在蝎帮的地位其实也是岌岌可危,但他本是心思敏捷之人,早就看破这一切,为求自保,便主动向江湖四大家投诚,但是只有吴家肯受他拜帖,这一番其实正是吴家用人之际,蝎帮投诚,便将他蝎帮收入麾下,秦德望背后有了吴家撑腰,蝎帮一些人自然不敢再想着动他帮主之位,况且吴家江湖闻名,能有一个大的靠山,众人高兴还来不及,也真亏了秦德望的这一番心思,他既然在吴家领了看守地牢的事务,自然要尽心尽力,闲着没事就想些犯人逃走的事情,久而久之竟研究出这套渔网阵,也真是极尽聪明才智。

    张继威这下可有些犯难,这些渔网看似如金丝一般坚韧,倘若是自己幻剑在身,还有可能砍断,如今赤手空拳,可如何是好。

    秦德望又极其擅长察言观色,见张继威为难,知道他在思索逃出地牢的办法,立刻挥手示意全力捉拿张继威,自己又另外招呼人对付嗜酒如命三人,当真是安排得当,分工明确。

    这渔网阵显然也是事先模拟过的,这一下,张继威左突右闪,寻不到一丝逃出的机会。

    那里嗜酒如命也是心急如焚,倘若时间拖得越长,七煞门的七煞或是影门的七杀赶来,就前功尽弃了。

    张继威和这些大网小网纠缠一阵,秦德望忽然笑道,“此阵岂是你能破的,收网。”

    那些网忽然聚在一起铺天盖地的往张继威身上扑了过来,这四面八方,再也无躲闪之处。

    嗜酒如命一掌击退身边一人,就想过去帮忙,秦德望立刻指挥后面四张渔网挡住嗜酒如命,又转身笑盈盈的看着张继威受困。

    忽的门口一声巨响,一个蒙面黑衣人,破门而入,紧跟着一把软剑从后面划破渔网,他从袖中甩出一根长绳,喝道,“抓紧!”

    张继威也是反应极快,一手拍在墙上,一手抓住长绳,顺着黑衣人的劲力,从破了的渔网中窜了出来。

    黑衣人有软剑在手,嗤嗤几声又划破几张网,带着张继威从入口出去。

    这下秦德望急了,大喊,“徐三,你带人捉住这几个,其余人跟我出去。”

    徐三立刻站到秦德望的位置指挥渔网阵,秦德望迅速带着人追了出去。

    其实黑衣人既然有心救人,又怎么会让秦德望追上。

    张继威跟着黑衣人在林中穿梭,那黑衣人轻功了得,张继威在后面几次想要追上他,结果都被他不紧不慢的甩开,往往张继威一快,他便更快,张继威放慢速度,他也缓缓减速,总之始终只是和张继威保持在十几米的距离。

    等到到了一处树林,黑衣人突然止住,转过身来对着张继威,张继威轻轻落地,盯着着他露出的眼睛,问道,“多谢前辈仗义相救。”

    那人反而问道,“你是张继威,张显淮的儿子?”

    张继威点头道,“正是,不知道前辈尊姓大名。”

    那人道,“尊姓大名,我早已忘了。这次救你,算是还你一个人情,还有你的铁剑,就在你身旁的大树后面,我也一并替你取来了。”

    张继威看了看身后,一伸手,立刻从树后飞出一把铁剑,张继威一把抓在手上。

    那人道,“剑宗的控剑术果然神奇。”

    张继威心道,欠我人情?这人的招式,忽然心念一闪,狠狠说道,“你是那天的托镖之人?”

    那人一愣道,“你到底还是认出来了,不错,正是我。”

    张继威怒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和我们张家有什么仇,要这么害我们!”

    那人道,“害你们,从何谈起?你们开门做生意,我托镖难道有错!普天之下因镖物贵重而丧命的也不在少数!”

    张继威拳头紧握,怒吼着问道,“为什么要把奉天之印送给吴家,为什么要选我们张家!你到底是什么目的!”

    那人眼神飘忽,“我并非有意要害你们张家,我也没有料到吴家的人下手会如此凶狠,其实我应该想到,那人贪财,心狠毒辣,吴家不下手,她也必定会下手,只是我心中总幻想着她不是这样的人,唉,我虽无心害你们张家,奈何张家终是因为我而死,小子,我现在救你,本也该一条命还给你,但我尚有心事未了,等到此间事情一完,我自会来找你,到时候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张继威看着他,心中思量不知他这话是真是假。

    突然后面一人小心翼翼的问,“继威哥哥,是你吗?”

    张继威一听心中一喜,这不是万若兰的声音吗,回头道,“兰妹,是我。”等到再回头时,还哪里见到那黑衣人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