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混世剑尊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八章 大和尚
    少室山的脚下,两个年轻的黄袍僧人领着一位灰袍老和尚,这位老和尚已有六七十岁的光景,方脸大耳,胡子已是灰白色,似枯草一般,一脸的沧桑,此时身上背着笨重的大铁链子,当当当的声响回荡在山脚下,

    许青辰为打探令孤云的下落,跟着万若兰和张继威一道到了山脚之下。

    万若兰中了天绝一指,受伤颇重,但是许青辰点了她身上多处穴道,防止她气血翻转,自损经脉。其实许青辰自己也有打算,一则替万若兰疗伤,势必要耗掉自己许多气力,倘若影门的人去而复返,搞不好自己也要搭进去。二则万若兰看着古灵精怪,只怕立刻救了她就再也寻不到令孤云的消息,所以只是暂时封住万若兰周身穴道,以暂缓天绝一指对她身体的破坏。

    三人早早赶到少室山下,却看到眼前一幕,万若兰心中大怒忍不住破口骂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这么对待这个老和尚。”

    前面的年轻僧人看了她一眼立刻手中长棍紧握,“你们是什么人,怎么敢闯到少林寺的后山。”

    张继威心想,此番前来须得见到方丈才行,别没见到正主,先得罪了手下人,便双手合十客气说道,“小师傅,我是北剑宗弟子张继威,不远千里赶来,实在是受无尘大师所托,有要事禀明方丈大人。”其实张继威和无尘大师也只是在潇湘剑雨阁有过一面之缘,直到后来被囚禁也没再见过,这么一说,无非也是想引起僧人的注意。

    果然那前面的僧人看着张继威奇道,“无尘大师受潇湘剑雨阁主人之邀去往潇湘剑雨阁参加英雄大会,我等还正好奇,这么去了这么久也没有消息,是否敌人太过难缠。”

    另一个僧人不等张继威回话抢道,“敌人怎么会是无尘大师傅的对手,大师傅的少林七十二项绝技已经练成十七种,那在少林里也是顶尖级别的存在,相信大师傅不用多久就会回来。”

    张继威听他二人口气,似乎还不知群雄已被郑晓贞所困,不得不佩服郑晓贞的手段。

    少林,武当,峨眉三派乃是当世武林中的泰山北斗,三山五湖的势力门派之中无一不怀敬畏之心,只可惜三派虽声名远播,有匡扶正义之举,却无雄霸武林之心,所以江湖才以四大家族为首,四族笼络人心,互结门派想是由来已久。

    这一次郑晓贞控制吴家,联合马星阳的七煞门囚禁江南地区诸多门派掌门,江湖之上却鲜有风闻,仍以为群豪在潇湘剑雨阁聚会,可见郑晓贞对于保密还是相当有手段的。

    只可惜了郑晓贞是个女儿身,否则这江湖之上早已她被搅得天翻地覆。

    万若兰见他二人自言自语,也不理睬张继威,心中更气,怒道,“你们两个,干什么用链子锁着这位大和尚,不觉得太残忍了吗!”

    前面站着的僧人道,“这是少林寺里的事情,跟你没什么关系。”

    万若兰道,“哼,人人都说,少林和尚慈悲为怀,今日一见才知所言为虚,原来几位和尚都心地狠毒的人。”

    那后面站着的僧人急道,“谁是心底狠毒!”

    万若兰道,“你们干嘛这么虐待这位老和尚?”

    那僧人道,“你倒是问问我们有没有虐待他。”

    万若兰道,“大和尚,这位是昆仑剑宗昆仑三杰,乃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你要是被人欺负了,尽管说出来。”

    许青辰心道,奸诈的丫头。

    那和尚并不作声,只是轻声哼道,“南无阿弥佗佛。”

    前面年轻的僧人道,“是这和尚自己犯了错,现在只是罚他每日上下山一趟,已是极大的仁慈,你这人莫要多管闲事。”

    后面那个僧人道,“师兄,我们走吧,待会还要再走一趟,大和尚受罚,却也要我们跟着,真不知罚的是他还是罚我们两。”

    这两人说完就催促这大和尚往前走。

    这铁链极粗,如衣服一般绕在大和尚身上,就是托在地上的那些铁链看着也极重,这和尚老态龙钟,张继威也心有不忍,便道,“两位师傅,在下受无尘大师所托,有要事要和方丈大人说,不知道二位可否行个方便指引一番。”

    前面的僧人见这三人中万若兰刁蛮,许青辰孤傲,只有张继威谦卑,客气回道,“你往前走,到了山脚下,我们云里师兄在那看守,你和他说一声,他会引几位上山,只是这位女施主只怕不能上去。”

    万若兰道,“你们少林室是什么好地方吗,哼,不让我进,我就偏要进去。”

    那僧人不愿和万若兰争执,闭口不答。

    张继威道,“不知道这位大和尚,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绑这些铁链在他身上。”

    僧人回道,“那是少林的事情,不过告诉你们也无妨,这人做了善事,方丈才要罚他!”

    他这么一说张继威更加好奇,“怎么做了善事还要挨罚?难道少林现在教人作恶?”

    那僧人道,“那倒不至于,几位不了解其中缘由,这人以前是个大恶人,江湖上有个名号唤作圣隐罗刹,如今虽改邪归正,拜在方丈大师门下,不知在哪看来的,说日行一善,可积福源,他便每日要行善积德,咱们少林寺里哪有那许多善举给他做,那一日寺里正巧来了一个小偷,这小偷本来也找不到藏经阁的所在,哪知遇到了他,他正觉得这是一个做善事的好机会,竟带着人进了藏经阁,好在最后只是丢了几本普通经书,否则方丈岂肯轻饶了他。”

    万若兰和许青辰一听大惊失色,这圣隐罗刹四十年前名震江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他武功高深莫测,许多正派人士联手,也都没能伤他分毫,想不到现在却做了少林的和尚,任凭两个十岁的少林和尚驱使,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这还真是叫人不敢相信。

    万若兰这时再看老和尚闭目念诵,全然不理这些人聊天,只是那两个僧人叫他往前,他便往前,叫他往后,他便往后,忍不住问道,“大和尚,你今日一善可曾做了没?”

    大和尚听她这么一问,才缓缓睁眼回道,“还没有。”

    万若兰道,“你看这位公子谦厚有礼,可惜受了伤,你若能救他,可就是无上的功德。”万若兰心道,这人出名还在自己父亲之前,父亲也曾提及过他,说他厉害无比,可是现在看来,大概江湖传闻言过其实,否则怎么会落魄到这般境地。

    那和尚看了万若兰一眼,又看了一眼张继威缓缓说道,“他,我救不了,不过你的伤我可治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