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清穿奋斗日常 > 章节目录 第005章 意外之外
    就在雅利奇亚历山大的时候,并不知道历史因为她的到来已经小小的拐了一个弯,不仅仅是和硕和恪公主打着她做十五阿哥未来的嘉庆皇帝的嫡福晋的主意,乌雅氏同样也是打着这个主意。

    之前是瞧着雅利奇一直病着,一直不见好,乌雅氏怕赶不上三月的大选报名,因此一直没有起这心思。可如今雅利奇的病好了,能赶得上大选,并且雅利奇的年纪和十五阿哥一样大,就小两个月,十五阿哥这一次大选也该是选嫡福晋的时候了。

    这怎么能让乌雅氏的心思不活洛起来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自己的孩子自己疼。她倒是没有什么政治远见,想要雅利奇日后做皇后光宗耀祖,她只是觉得皇子妃的身份配得上自己的女儿,自家的家世也够,凭什么不去搏一把了。即便是最后输了,至少心里痛快一些,好歹自己争取过。

    至于入宫成为宫妃,呵呵,说实在的乌雅氏还真没想过,不然她今天也不会去拜访和硕和恪公主了。更不会想着去走和硕和恪公主的路子,要知道这样一来,雅利奇可就是和硕和恪公主同辈的表妹了。

    越来越汉化的清朝,越辈份娶妻,虽然不犯法,可背后也会被人指指点点的。

    乌雅氏是打听了和硕和恪公主的举动后,才行动的,就是知道和硕和恪公主或许有这个心,她才会可以领着雅利奇去拜访。不然这么冷的天,女儿刚刚才病愈的身子,她可舍不得女儿折腾,要是折腾得病又复发了,那可不就好了。

    雅利奇一头雾水的跟着乌雅氏回到了自己家,等到了正院后才问道:“额捏,我们家又不是请不到宫里出来的教养嬷嬷,您又何苦去求和硕和恪公主了?”这有点自己给自己找虐的感觉在里面。

    乌雅氏由着身边的丫头换好家常衣服后,才打发屋子里的奴才下去。等着屋子里的人就只剩下她们母女后,才说道:“你也大了,眼瞧着今年六月就要参加大选了,有些事情额捏也不瞒你了,你自己心里也得有个数。”

    说着拉着雅利奇在自己的身边坐下,一副要促膝长谈的架势。

    乌雅氏的这番做派却更让雅利奇摸不着头脑了,难道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她不知道吗?

    “大选是国策,没人敢违背,违背的下场都很惨。因此额捏即便是再舍不得你,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去参加大选。”乌雅氏语气低落的说道,身为满人咋一看幸福,生来就有口粮,可那是指的男孩,女孩就有些悲凉了。

    雅利奇拍了拍乌雅氏的手,安慰道:“额捏,女儿明白的,女儿并不怪阿玛额捏。”这么多天下来,她早就想明白了,掉脑袋还是和老男人滚床单?答案显然易见。

    “你就是怪阿玛额捏也没办法。”乌雅氏笑道,这种事情非人可力转。笑完后乌雅氏又正色道:“大选是不可能不参加,可额捏总得给你找一条最好的路子,额捏的雅利奇生的真好看。”瞧着自己女儿出众的外貌,乌雅氏有些骄傲,没她这个做额捏的,怎么会有怎么漂亮的女儿。

    “额捏!”虽然雅利奇表面上是在羞涩,可实在是内心有些黑线,为什么说着说着就跑题了,她漂亮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你不必害羞,虽然都说女人讲究‘德言容功’,这‘容’是排在最后一位的,可事实上男人哪一个不喜欢长得好看的女人?你长的好这是一件好事。”乌雅氏真的是以最真心实意说的,哪有做额捏的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好,婚姻就是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投资,容不得一点马虎。

    “你容貌出色,咱们家也不是什么三流之家,伊尔根觉罗氏可是满洲八大姓氏之一。如今十五阿哥和你同龄,就比你大两个月,这届大选令皇贵妃就要为十五阿哥选嫡福晋了,你可明白额捏的意思?”乌雅氏就差点直说,让雅利奇去当十五阿哥的嫡福晋了。

    雅利奇眨了眨眼睛,整个人的愣住了。

    她……她没有听错吧!真的没有听错?!

    十五阿哥和自己同龄,不是乾隆那个老男人?

    额……

    幸福是不是来太突然了?!

    她还没有想出好的办法来了,结果困扰她的问题如今就要解决了?她会嫁给和她同龄的十五阿哥,而不是六十三岁的乾隆遭老头子!

    等等,乾隆的十五阿哥是谁呀?

    雅利奇想了想,随后猛然睁大了眼睛,乾隆的十五阿哥不就是嘉庆那窝囊废?被乾隆这个太上皇被朝廷的众臣逼得寸步难行,一口气窝在戏场子看了十五天京剧的那个窝囊废皇帝!

    除了有年龄优势外,雅利奇丝毫不觉得嫁给他有什么好。不过对比一下六十三岁的老头子,嘉庆的年龄优势是巨大的,成为他的老婆,似乎不是让人那么的难以接受。

    不过,这里雅利奇有疑惑,既然他和自己同龄为什么历史上的伊尔根觉罗雅利奇会成为乾隆的循嫔了?难道就是因为原主生病错过了这次大选,才会倒霉的入宫成为宫妃了?若真是这样,这次大选想必嘉庆就选好了嫡福晋,那历史上他嫡福晋是谁呀?

    虽然清朝的历史雅利奇在没有穿越前学过,可对应到每一件事情上去的时候,还是需要时间的。又想了想,雅利奇回忆起来了,说起来这位嘉庆的元后喜塔腊氏,还创造了两个历史,两个让雅利奇皱眉的历史。

    第一个就是她祖上阿塔在后金时期仅为正白旗包衣,其家族繁衍七、八代后,至嘉庆朝,她的阿玛和尔敬额也不过才是名总管内务府大臣,并非豪门大族。但因为当时的政治原因,出现她成为十五阿哥嫡福晋的事情,也上演了包衣成嫡后的奇迹。

    第二个就是她是大清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集母后皇太后和圣母皇太后于一身的女人,她的儿子绵宁是清朝唯一以嫡长子身份继承皇位的皇帝。唯一遗憾的就是她是在自己儿子登基之前就死了,没有一天做过皇太后。

    若不是喜塔腊氏死的早,完全可以说得上是人生赢家,是女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