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清穿奋斗日常 > 章节目录 第009章 立储人选(上)
    “这话何解?”乌雅氏奇道,之前乌雅氏就想问了,可见雅利奇一副要和桂林说的模样,就罢了。

    雅利奇没有回答乌雅氏的问题,而是转头看向桂林问道:“阿玛,你最近可有在朝廷上听到请皇上立储的风声?”

    桂林一愣,随后想了想点点头“还真有,只是都被皇上镇压下去了。”猛然桂林抬头看向雅利奇,一脸愣阔“你的意思是主子爷准备今年秘密立储了?”难不成自己的女儿收到了什么消息吗?

    秘密立储是雍正皇帝搞的,意思就是说:皇帝生前不立太子,但会选定中意的接班人。他把中选者的名字写在诏封入密匣,放到一个隐蔽的地方(一般是乾清宫正大光明匾额后)藏好。皇帝驾崩后,王侯宗室、顾命大臣等人揭匣公证,立皇帝生前所定之人为帝。

    乾隆皇帝的皇位是这么来的,他自然会遵循这个秘密立储的规矩,只是乾隆皇帝先是密立嫡子永琏为太子,不想这位皇子两年后病亡。此后,乾隆帝又曾先后想立皇七子永琮、皇五子永琪,这两位皇子同样未能长寿,其中永琮仅两岁便感染天花而亡。立储的事让乾隆皇帝伤透了心,他命令大臣不准再提立储之事。

    只是随着乾隆皇帝一天天年纪上来了,尤其是今年乾隆皇帝已经六十三岁了,早在乾隆皇帝六十大寿的时候,就有人提过立储之事,只是被乾隆皇帝大为生气的训斥了一番,这事才不了了之。

    “阿玛额捏你们仔细想想,主子爷今年的寿辰是多少了?”雅利奇微笑着说道:“恕女儿说句大不敬的话,已经迈入花甲之年的主子爷,如今已经没有任何理由来回避立储的问题了!”

    桂林在心里点点头雅利奇这话的确在理,自古能活六十多岁的帝王一个巴掌都能数的过来,皇上这个时候也的确该立储以防万一了。不然说句大不敬的话,皇上要是突然薨了,又没有选好下一任继承人是谁,大清危矣。

    虽然心里很赞同雅利奇的话,可桂林还是训斥道:“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敢随便的议论主子爷的事,仔细着隔墙有耳。”

    雅利奇不在意的眨了眨“女儿这不是只在阿玛额捏面前放恣一些而已嘛,在外面女儿可一向都是谨言慎行的。”

    瞧着桂林一副无奈的样子,雅利奇知道他并没有生气,才接着说道:“阿玛您再想想,若是主子爷这个时候立储,哪位阿哥最有可能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不言而喻。

    这个时候,乾隆皇帝还活着的皇子只有七人,这七人中,又有两个过继给了堂兄弟,所以可供选择的就只有五人:八阿哥永璇、十一阿哥永瑆、十二阿哥永璂、十五阿哥永琰和十七阿哥永璘。

    这五人中,十二阿哥永璂的身分最高,他是乾隆皇帝第二个皇后乌喇那拉氏所生是嫡子,可是其生母那拉氏皇后与乾隆皇帝发生尖锐矛盾,差点被废。在乾隆三十一年七月便悒郁成疾身亡,可乾隆皇帝尚余怒未消,命以低于皇后规格的皇贵妃丧礼葬之。这一事件殃及十二阿哥永璂,且永璂又无出众才能,所以他已不大可能被立为太子。

    其他几位皇子,十七阿哥永璘出生于乾隆三十一年五月,如今才刚刚到南书房的年纪,看不出什么好坏来。

    八阿哥永璇,年龄较长,但举止轻浮,做事不得体,人缘也不太好,并曾受到乾隆皇帝的公开斥责。说他是“沉湎酒色,又有脚病,素无人望”;还有的说他“性行乖戾,屡失上意”。

    十一阿哥永瑆,文才较优,尤善书法,但乾隆帝对他的不重骑射、仿效汉族儒生的文人习气很是反感,也曾严厉申斥。而且更让人着急的,十一阿哥简直是自己在找死,他的嫡福晋为富察氏,大学士傅恒之女,也即其嫡母孝贤纯皇后的亲侄女。

    据闻永瑆为人刻薄吝啬,富察氏生活艰苦,除了被永瑆没收嫁妆外,又穿粗衣麻布,吃的也是清茶淡粥,堂堂大学士千金,又是皇室福晋,竟然吃不饱,穿不暖。一日永瑆家的马死了,永瑆下令烹马代膳“是日即不举食,其吝啬也若是”。

    乾隆皇帝因此多次训斥之,永瑆却本性不改,一切如故。故对十一阿哥永瑆有“天性阴忮、好以权术駇人。持家苛虐,护卫多以非罪斥革”、“受人欺诈、柔而无断”、“逢迎权要,其上眷稍有衰者,即骂詈之”等劣评。

    相比之下,十五阿哥永琰在当时的诸皇子中,其才德就算是较优的了。不仅如此,十五阿哥永琰还长得非常像乾隆皇帝,被乾隆皇帝称为‘类己’。

    历史上不知道有多少太子就是因为不类己被皇上废掉了,因此类已,算的上是十五阿哥永琰一个非常大的优势。

    最关键的是十五阿哥永琰有一个当皇贵妃的额捏,而除了同胞兄弟十七阿哥永璘外,其他三人的额捏都死了,有些时候枕头风还是有用的。

    不管怎么看十五阿哥永琰都是下任皇帝的最佳人选,桂林心里也有数,不然也不会如此热衷于此事。只要想想康熙年号称佟半朝的佟佳氏一族,还有即便是和雍正皇帝闹翻了还是兴盛起来的孝恭仁皇后的娘家乌雅氏一族,桂林的心就止不住的颤抖着。

    这是激动!这是兴奋!

    很难有人面对这样的诱惑不心动,更不要说如桂林这种原本就有野心并且还有执行能力的人,不去一搏死都不会瞑目。

    瞧着桂林的神色雅利奇知道他心里是有数的,于是便开口道:“阿玛您是这样想的,那么朝廷上的其他大臣也是这样想的,恐怕包括主子爷都是这样想的。既然如此那么还要秘密立储何用?”

    是呀,大家的想法都一样,那还秘密立储做什么呀!完全没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