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清穿奋斗日常 > 章节目录 第012章 令皇贵妃的打算
    册立太子的事情给了令皇贵妃猛烈的一击,发现了自己的一个短板,那就是朝廷上没有多少她这边的人。

    皇贵妃,半后,荣宠后宫艳压群芳又如何?!

    在宗室在朝廷大臣眼里她依然是小妾一枚,又有十二阿哥这个嫡子在前头,还没入朝的十五阿哥根本就入不了他们的眼。

    她对于前朝的变换实在是太被动了,被动到,若是皇上这次真动了立储的心,她没有一点办法阻止。若是立储的阿哥不是她儿子,那么等待着令皇贵妃的就是满盘皆输的结局。

    后宫不得干政,而她在朝廷上又没有多少的势力,这事实在是太让她被动了。

    事实上不是令皇贵妃不想拉拢朝廷大臣,而是一来令皇贵妃是包衣奴才的身份被人瞧不起。二来如今富察氏一族势大,她不管怎么说都是在乾隆元后富察氏宫里爬龙床的,所谓县官不如现管,别人不敢得罪富察氏一族,自然不敢对令皇贵妃有多亲近。

    也就是因为桂林这么一闹,倒是让令皇贵妃思考起女儿和硕和恪公主的话来,或许给儿子找一个家世雄厚的福晋也不错,至少朝廷上若是再发生了这样的事,她也不至于会这样被动。

    白嬷嬷跟了令皇贵妃这么多年,如何不知道她心里所想的,再加上宫外面传进来的消息,眼神一暗“主子切莫气馁,您一定会如愿所尝的。”

    事实上令皇贵妃并不需要白嬷嬷给她鼓劲和肯定,她都走到这一步来了,心智坚定异常,不可能在倒数第二步的时候放弃,她只是自言自语而已。

    想要再进一步,以她的身份,只能是母凭子贵。不然要是直接立她为后,宗室里朝廷上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反对,即便是自从康熙以来一直都在消弱宗室的力量,但一旦他们联合起来乾隆也不可能无视这样的反对,令皇贵妃在十几年前升为皇贵妃的时候就有这样的觉悟了。

    想要成为皇后成为皇太后,就必须要将自己的儿子扶上皇帝的宝座。

    “本宫不会就这么认命的。”令皇贵妃再一次在心中坚定自己的信念,若是认命她也不会坐到皇贵妃的位子,随后才问道:“九儿之前说的话,白嬷嬷你看可有几分道理?”

    她原本没打算给永琰找一个家世雄厚的嫡福晋。

    原因很简单,第一就是因为皇上爱权,她要是给永琰找一个家世雄厚的嫡福晋,难保皇上不会忌惮永琰。

    第二是因为后宫规矩嫔妃不能养育自己的孩子,皇子生下满月后就要离开生母,由他人抚养,不是特定节日,平时也是甚少见面。避免被溺爱,从而保持民族的坚忍勇武的风格。

    不过这一条规矩对于高位分得宠的嫔妃来说是浮云,只要皇上同意嫔分位上的嫔妃就能抚养自己的亲生儿子了。当年她分位已经够是后宫里高高在上的令贵妃又得宠,可她头顶上还有皇太后钮祜禄氏和皇后乌喇纳喇氏,加上抚养在她身边的第一个儿子永璐也在这一年夭折了,因此永琰被抱养给颖妃了。

    后来她忙着争权争宠生孩子,因此永琰和她的感情不亲密,要是永琰成为了新皇,令皇贵妃还真怕他是第二个雍正爷了。

    令皇贵妃最满意的新皇人选其实是小儿子永璘,只是她也明白如今皇上都六十多岁了还能有几个年头可活呀。因此她一直都表现得看重永琰一些,如今这局面更是时不待我呀!

    “公主说得自然是有理的,主子和小主子虽然得宠,可到底只是皇上的宠爱而已。比起早早在宫外开府入朝的其他阿哥来说,主子这边的确需要一些朝廷上的助力。”白嬷嬷垂下眼帘说道。

    “那人选?”令皇贵妃皱眉,和硕和恪公主说的那位格格的确家世很出色,可就是太出色了,令皇贵妃心里才有些疙瘩和不爽。

    她的这番不爽或许只有康熙皇帝的德妃娘娘乌雅氏能够理解,自己的出身不高,可儿媳妇家世太厚了,自己真是很亚历山大。若是遇到一个性子温和的还好,若是遇到像廉亲王福晋郭络罗氏那样的泼妇妒妇,那自己这个婆婆就当得太有压力了。

    “奴才心里有个浅薄的想法,十五阿哥福晋的人选,奴才想着是不是和那位沾亲为好了?”白嬷嬷指了指寿康宫的方向。

    令皇贵妃明悟,要说这后宫她唯一忌惮的人是谁?非居住在寿康宫的皇太后钮祜禄氏莫属了。

    咋一看她万事不管,就是自己撺掇着皇上将四阿哥和六阿哥都过继出去了,就是皇上下令要废了那拉氏,她也依然无动于衷。可她说出来的话,乾隆皇帝没有一句反驳的,皇太后的城府之深心态之稳让令皇贵妃这个目前后宫的胜利者都甘拜下风。

    应该说她不愧是坐到圣母皇太后宝座的人嘛!

    不过经过这么多年的观察,令皇贵妃自然发现了皇太后的两个死穴,一个就是乾隆皇帝,另外一个就是钮祜禄氏一族。

    从之前皇太后提拔顺嫔和兰贵人让皇上宠幸,失败后又提拔惇嫔争夺皇上宠爱,就可以看得出来,皇太后的心野着了妄图自己娘家成为第二个‘佟半朝’,只是佟家最后的结果也不怎么美好,还不如钮祜禄氏一族了。

    不过这些都是老掉牙的话了,现在若是永琰的嫡福晋能出自钮祜禄氏一族,那么皇太后很有可能会倒向自己这边。

    只是……

    “今年的大选钮祜禄氏一族可有参选的秀女?”

    白嬷嬷被问愣住了“奴才之前并未注意,上次大选留牌子的秀女里并未有钮祜禄氏一族的,不过等几天户部就会将参选秀女的名单呈上来,到时候主子在细细挑选也来得及。”

    三月户部统计参选秀女名额,要到五六月才开始初选复选,时间充足的很。

    “是本宫心急了,白嬷嬷你注意一下这次参选的秀女,尤其是那些家世好的。”令皇贵妃自嘲道,因着立储之事,她心绪都有些不宁了,在可不是一件好事。

    白嬷嬷嘴角上扬“奴才遵旨。”作为一个聪明的奴才,若是一上来就是夸赞推荐某位格格,那目的也太明显了,白嬷嬷可不会做这样的傻事。

    她敢对令皇贵妃说这样的话,那就是驽定今年大选没钮祜禄氏一族的格格参加。她对令皇贵妃是忠心的,只是在忠心的范围内,她也会给自己争求福利的。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只想自己和女儿日子过得好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