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清穿奋斗日常 > 章节目录 第019章 开胃小菜
    想要自己成功成为十五福晋有什么办法!?

    一、展现出自己的优势优点来。

    二、让别人尤其是强有力的竞争对手露出劣势来。

    所谓有对比就有优劣,在拔高自己的同时打压别人,这不很明显能鹤立鸡群嘛。

    不过这事说起来简单,可做起来难,如今复选被留牌子的八十位秀女谁都不是省油的灯,想要打压别人实在是太难了。同样的想要展现出高人一等的优势来也很难,大家同为八旗秀女家里教导的东西都差不多,或许你能在某一项比某些人强些,可不可能比所有人都强。

    在这两条路子都走不通的情况下,很多人走上了另外一条一般而言大家都不会明说的路子——陷害别人。

    只要干掉一个,那么自己不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被选中的几率岂不是大了很多!

    人之所以是人,就是因为有自己独立的思想换而言之就是有野心,今天吃了肉,明天就想吃鸡,一旦内心的和野心爆发,做出来的事情恐怕连她自己都不敢想象。

    雅利奇瞧着眼前的场景,低垂的眼帘盖住眼里的不屑,这等把戏都敢拿在她面前玩,正是……雅利奇都不好说什么的,虽然那人的目标不是自己,可雅利奇还是忍不住的在心里不屑。

    很老套的情景,有位秀女得后宫娘娘看重前几天被后宫娘娘招到东西六宫相看去了,回来的时候娘娘顺手赏了她一对手镯,自然得到了其他秀女的羡慕嫉妒恨,可在众目睽睽之下即便是再怎么羡慕嫉妒恨大家也不敢动手,可心里肯定不舒服。

    接下来的戏码或许大家都猜到了,没错,几天后娘娘赏的手镯就不见了,这下子可急哭了这秀女,然后就开始嚷嚷起来说是有人对她羡慕嫉妒恨因此偷走了她的手镯,想让她以保管不善娘娘所赐之物为罪名撂她的牌子。

    这个说法还是很有市场的,保管不善御赐之物可是大罪,后宫娘娘赏赐的东西自然不可能是御赐之物,可保管不善让一个秀女撂牌子还是能做到的。

    “妹妹,你再仔细的想想说不一定是你放在哪里了一时半会儿没有想起来,也或许是你再哪里掉了?”一个明显交情不错的秀女柔声的说道。

    那秀女都快要急哭了“那是令皇贵妃娘娘赏赐给我的白玉镯子十分名贵,那样精贵的东西我怕有所闪失平时根本就没有戴一直都放在箱子里的,昨个愉妃娘娘赏花,我瞧着首饰盒里其他的首饰配不上我那身淡黄色的衣服才拿出来戴的,昨个晚上我梳洗后亲自放在箱子里的,今个一大早起来打开箱子换衣服就发现那白玉手镯不见了,这屋子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住,肯定是有人晚上趁着大家都熟睡了,钻进我屋子里拿的。”

    事情闹的那么大,掌事的嬷嬷和姑姑自然也都来了,掌事的崔嬷嬷行了一礼后,向那秀女问道:“格格可真记清楚了,昨天晚上安置的时候还在,今天一大早起来就不在了。”

    那秀女点点头“我记得很清楚的,对了我极爱那对白玉镯子因此特意用贴身的丝帕将镯子包了起来,我那丝帕是粉红色的我还在右下角秀了一只蝴蝶。”

    掌事嬷嬷和姑姑了解清楚情况后,就准备向令皇贵妃汇报,选秀一事是由令皇贵妃主持的出了事自然得先回她。却不想那秀女不依不饶的闹着,非要嬷嬷趁着这会儿大家都在的时候搜查众秀女的屋子,谁屋子里查出了那对白玉镯子,谁就是小偷。

    此言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皱了眉,复选留牌子的秀女可就不是一般秀女了,严格来说她们成为主子只有一步之遥,从最初宫女称呼她们为‘格格’到现在宫女称呼她们为‘小主’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个时候要是任由这些奴才搜了自己的屋子,清白或许洗清了,可自己的脸面却没了,然后还有抬得起什么脸来呀!

    这事所有人都能想得到,只是却没一个人愿意出这个头,谁让这位秀女姓佟佳氏了,这可是鼎鼎有名的姓呀!而且这人能被令皇贵妃召见并赏赐下来了价值不菲的白玉手镯,就表明这人的家世很厚,非一般人能比肩。

    就在大家沉默以对的时候,却不想还真有人开口了,只见那人紧张的拉着佟佳氏一副为她好的样子,可口中的音调却足以让在场的所有人听到“妹妹慎言,这搜宫之权可是连令皇贵妃都没有的。”你一个区区的秀女竟然妄图使唤人搜宫!?这是想要取而代之某人了,还是胆大包天呀!

    佟佳氏并不是傻子,之前也只是被人暗算了,在她还在思考这事到底该如何处理的时候就被人大声的嚷嚷了出去,反正如今她最后的殿选结果已经注定了,无论是成为皇上的后宫嫔妃还是成为十五福晋都是没有戏唱了,既然自己没讨到好处,那别人也休想讨到什么好处,因此她才有这一出苦肉戏的。

    闻言佟佳氏脸色一白,连忙对着管事的嬷嬷和姑姑解释道:“嬷嬷姑姑勿怪,我是急昏了头,想到这是娘娘所赐的东西弄丢了恐娘娘责怪我。”

    “小主请放心,奴才禀娘娘后,娘娘自然会派人调查此事的真相,以防这种事情再一次发生。”掌事嬷嬷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不过雅利奇越有些惊讶,这个嬷嬷当真深藏不露。

    之前雅利奇对她没什么感觉,只当是一个管事嬷嬷而已,可刚刚她一直在莫不留痕的站着听,却发现这嬷嬷表面上没有什么动作,眼神也一直都是深沉着的没有丝毫变化,既没有表示对佟佳氏的怜惜也没有表示对佟佳氏的厌恶,平静得像是一滩死水没有丝毫变化,仿佛听见的不说有人在恶意挑起宫斗,而是今天天气正好晚上吃什么的话。

    这份沉稳劲让雅利奇佩服不已,或许也只有这样的心境和稳重才能成为一宫宫女之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