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清穿奋斗日常 > 章节目录 第021章 陷害
    俗话说做贼拿赃,一般而已将赃物藏在自己屋子里被人抓到的人都是傻子,也因此以为遇到这种事情那‘偷窃’之人八成都是被人给陷害的,正常人都是会将赃物放在其他地方的。

    看了热闹雅利奇就施施然的回到了自己屋子里,以前和她同住在一个屋子的西林觉罗氏已经被撂牌子出宫回家了,而且她们这些复选留牌子的秀女搬了新家现在一人一间屋子。

    雅利奇打开门走进屋子,刚走了一步眼神看到某处就一暗,面色无常的转身将门给关上,然后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成为了别人的目标。虽然不想承认,可不得不承认的是复选留牌子的秀女中,比她家世好的比她容貌出色的秀女有!

    按理说雅利奇即便是会成为别人的目标,可也不应该是第一批呀!这不科学。

    但随后雅利奇眼睛一转想到了答案,要是所有家世好的容貌出色的秀女都在同一天完蛋了,不说令皇贵妃这样的聪明人,就是傻子也能看得出来有问题了。

    相反要是同一天出事的秀女有不同的,那即便是大家有这个猜测,也不会明摆出来。

    雅利奇站在床边瞧着床上的被褥眼里静若寒冰,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什么,雅利奇发现她们这些秀女住的屋子是锁不严的,很容易就会被人打开。衣服首饰放在箱子里的,箱子有锁稍微能让人放心一些,可屋子里的其他东西可没放在箱子了,没有多大的难度就会被有心人利用。

    为了防止这种事情的发生,雅利奇在自己一个人居住一间屋子后,就从没有用过桌子上摆放的那些东西,用的都是系统土豪金屋子里放着的东西,并且还每次出门前都做了标记。

    一般人要利用东西陷害别人,那么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心肯定是慌张的,即便是不慌张也有些紧张想着速度很快的弄完,以免别人发现。因此雅利奇每次出门前都会在桌子和床上不起眼的角落里撒上一点点薄粉。

    她出门的时候窗户和门都是关上了的,不存在什么有风的问题,因此一旦地上出现了这种薄粉,那么就说明她的东西肯定是被人动过了。

    雅利奇并不知道这人动她被褥的目的,她只知道有人动了她的被褥,到底做了是手脚她也不知道。不过雅利奇也不关心这方面的事,管她弄了什么,只要自己不要这个了,换一个新的来,有什么阴谋诡计都不怕。

    从系统里拿出一个小木盒来,打开将里面的黄色粉末倒了一些在茶杯里,然后注入清水,待黄色的粉末溶解在水中后,雅利奇将茶杯里的水直接到在了被褥上。又注入了一些清水将茶杯冲洗干净后,雅利奇才放下了茶杯,然后打开了屋子的门。

    正巧一个宫女从远处走了过来,雅利奇连忙叫住了她。

    穿着豆青色旗服的宫女应声走了过来“奴才给小主请安,小主有什么要吩咐奴才的吗?”

    “你叫什么名字?”雅利奇问道。

    “小主唤奴才青儿就是。”宫女毕恭毕敬的说道。

    雅利奇闻言点点头,然后说道:“青儿,我刚刚喝水的时候不小心将茶壶打翻在被褥上,被褥都被打湿了,麻烦你帮我换一床新的来。”说着塞给了青儿一个荷包。

    青儿喜气的接过了荷包,笑道:“小主请先在此等等,奴才这就去向姑姑禀告,一会儿就回来。”

    “恩!”

    青儿拿了雅利奇给的好处自然很用心,这宫里面就是这样给了银子和好处,别人帮你办事就办得快得多。

    “姐姐可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好端端的使唤起宫女来。”对面屋子里住着的秀女,看着青儿离开的背影,看似关心实则暗讽的说道。

    秀女入宫待选,严格意义上讲是可以使唤宫里的宫女太监的,只是很多秀女为了给上面的人留下一个好印象,再加上原本就是秀女多宫女少的局面,因此很多秀女都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一般都不会去叫宫女。

    “妹妹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这宫女我还不能使唤吗?”雅利奇挑眉瞧着对面的纳喇氏说道,着宫规里面可没有这么一条,而且她们第一天住进来的时候掌事嬷嬷和掌事姑姑就说了,宫女她们都是可以使唤的。

    纳喇氏闻言脸上得意洋洋的表情僵硬了一下,但她反应也快,立马就说道:“姐姐可是理解错了我的一片好心,我只是瞧着姐姐之前都不叫宫女,这会儿突然叫了,难免不让人好奇。”

    雅利奇豪不给面子的说道:“听妹妹的话,我叫宫女似乎就像是有什么事一样,妹妹难道知道些什么吗?”

    纳喇氏心里一惊,可脸上却丝毫没有表露出什么来“姐姐不愿意接受妹妹的一片好心就算了。”说着就进了屋。

    雅利奇瞧着纳喇氏的背影眼神闪了闪,随后也进了屋,坐在桌子上等着青儿。

    很快青儿拿着新被褥回来了,给雅利奇请安后,青儿活波的说道:“小主,姑姑说这是新的被褥让奴才给您换上。”

    “有劳你了。”雅利奇点头,然后坐在一旁,这种换被褥的事情肯定不可能是雅利奇自己动手,得由青儿做,这样才显得出秀女的尊贵。一番折腾给雅利奇换好后,就抱着打湿的被褥离开。

    虽然是夏天,可皇宫里昼夜温差大,因此被褥什么的合起来也都是一大团,青儿一个人抱着有些吃力。

    “哟,姐姐这是换了被褥?”瞧见青儿出来了,纳喇氏又窜了出来说道。

    青儿抱着被褥勉强的对着纳喇氏行了礼“奴才给纳喇小主请安,伊尔根觉罗小主不小心将茶壶落在了被褥上,被褥都打湿了,因此要换一床新的。”

    纳喇氏脸色一动,说道:“原来是这样的呀!”说完就离开了。

    瞧着纳喇氏离开的背影,雅利奇嘴角上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