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清穿奋斗日常 > 章节目录 第037章 克长辈
    庆恭皇贵妃陆氏陆士隆之女,雍正二年六月二十四日生。乾隆三十九年七月十五日薨,年五十一,无子女,葬于裕陵妃园寝。嘉庆帝念其养育之恩,追尊为庆恭皇贵妃。

    如果雅利奇没有记错的话,三天后这位十五阿哥的养母庆贵妃陆氏就咽气了,历史上是怎么一回事雅利奇没立场也没人脉去追究。可如今因为殿选提前进行的,原本应该在七月底的殿选被改成了七月初,导致了如今庆贵妃这个‘大礼’白喜事还没过了。

    据雅利奇看乾隆这个皇帝特别的迷信,这万一他刚刚下旨说自己这边是嫡福晋先大婚,因为康熙皇帝、雍正皇帝包括乾隆皇帝都是先有嫡福晋再有侧福晋的,要是她这边定下来的婚期就是庆贵妃死了的日子,那自己可倒八辈子的霉了。

    正是想到了这一点,雅利奇立马就来找乌雅氏商量了。

    可乌雅氏闻言后,却一脸的吃紧,不是因为庆贵妃得了重病的消息,而是为雅利奇是怎么知道这事的而感到好奇。瞧了瞧四周一脸紧张的低声厉色问道:“这事你是谁听谁说的?”

    雅利奇眨了眨眼睛说道:“女儿不是听谁说的,而是自己推测的,大选庆贵妃召见我们的时候,路上我们撞见庆贵妃身边的大宫女,我从她身上闻到了血腥味。而且还听两个太监说,太医都不敢给庆贵妃开方子了,只让庆贵妃吃着以前的老方子了。庆贵妃的脸色虽然抹上了厚厚的脂粉,可也看到出来脸色很是不好,整个人就感觉像是枯木一般。”

    在古代受了伤得了病除了外伤外,都是煎草药喝中药的,不开方子只有天才知道吃什么草药,这是药三分毒没方子可不敢乱抓药吃。因此这个时代医生不给你开方子,那就说明这人没得救了等死行了。

    乌雅氏一听顿时一惊,她是因为雅利奇成为十五阿哥的嫡福晋的巨大好消息高兴得狠,可到底并没有被冲昏头脑。听雅利奇那么一说,顿时脑海里就脑补出来一出戏来:

    随着十五阿哥逐年长大他继承皇位的几率也在逐年增加,如今更是有五成的希望。可这个时候煞风景的来了,庆贵妃是十五阿哥的养母,十五阿哥对她的感情对比自己的生母感情还深,身为生母的令皇贵妃肯定那是各种的不爽。于是令皇贵妃就给庆贵妃下药了,想要慢慢的弄死庆贵妃,到时候十五阿哥就只有自己这一个额捏不亲近自己还能亲近谁呀,如今看着这是要成功了。

    这原本和雅利奇没什么关系,甚至是庆贵妃死了还好一些,不然雅利奇面对的就是三个婆婆了,真是让人亚历山大。而且这里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要是雅利奇这边前脚完婚,那边庆贵妃就死了,这,这……

    饶是乌雅氏一向胆子大就连让自己女儿成为皇太后的想法都有,这个时候却没办法想象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但自己女儿被皇家嫌弃那是肯定的了。

    雅利奇也想到了这里,其实她心里隐隐约约的有个想法,历史上的孝淑睿皇后在自己老公登基后的第二年就莫名其妙死了,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毕竟雅利奇可记得历史上豫妃是在乾隆三十八年十二月二十日死的,令皇贵妃是乾隆四十年正月二十九日死的,皇太后是乾隆四十二年正月二十三日死的,舒妃是在乾隆四十二年五月三十日死的。算起来孝淑睿皇后进门不到三年上面的头上的长辈就死了五个,以乾隆皇帝那种迷信又惜命的性子来说,不对孝淑睿皇后心生疙瘩才怪。

    说不一定孝淑睿皇后的死就是他示意的了,当时乾隆皇帝的想法肯定想着不要让儿媳妇克死自己。那个时候乾隆皇帝已经是太上皇了,生命已经快走到了尽头那个时候肯定惜命极了,干出点什么出人意料的事情来,恐怕也是正常的。

    雅利奇响起这些来一个机灵连忙说道:“还有宫里面的豫妃娘娘了,听说身子也快不行了,这要是女儿刚刚嫁进去就遇到这样的事情,额捏……”雅利奇不由自主的捏紧了乌雅氏的手,她心里的确有些慌,毕竟之前她只想着远离乾隆皇帝这个老男人,而忘了嫁给嘉庆这个时候也不是什么好事。

    乌雅氏沉思了片刻一脸肃然的问道:“这事你可对别人说过?”

    雅利奇摇摇头“这种大事我怎么敢对人说了,这次要不是突然看到那件和庆贵妃当时召见我们所穿的衣服差不多的纹饰和颜色,我都将这事埋藏在心里深处了。”这种事情怎么能和别人说,也怎么敢对别人说了。

    乌雅氏送了一口气,还好雅利奇没有糊涂到极点,想了想说道:“这么说来主子爷这会指喜塔腊淑贤还指对了!”说着脸上还有些笑意,很明显想到了对策。

    “哦!?”雅利奇满头雾水,她虽然是清穿女宅斗宫斗的小说也看了不少,可真比起来和乌雅氏这个宅斗的老油条那是拍马也比不上的。

    乌雅氏笑道:“主子爷一向都是这个性子,当年元后病重他硬要拖着元后去外面游玩,结果硬生生将元后给拖得病死了。继后当年不过就是因为白莲教遇刺的事情多说了主子爷几句,就被主子爷嫌弃了。这会儿他又异想天开嫡福晋和侧福晋一起指婚,人在做天在看,指不定什么时候报应就来了……”这些话乌雅氏说得声音小极得,就是坐在乌雅氏一旁的雅利奇也没有听清楚多少,可就那么几句话就让她不寒而栗起来,这个时候雅利奇倒是有些迟疑了,她将这些事情告诉乌雅氏也不知道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乌雅氏拍了拍雅利奇的手笑道:“好孩子,这事我知道了,你别管这事只管安心做你的新娘吧!我和阿玛自然会解决这事的,你放心。”

    雅利奇这个时候只能点点头,再说其他的事情就显得刻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