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清穿奋斗日常 > 章节目录 第041章 皇太后的谋算(上)
    小心皇贵妃!?

    他没有听错吧,豫妃是这个意思吧!乾隆皇帝站在豫妃灵堂前死死地盯着装着豫妃尸身的棺木想着。

    对于后宫里的那些事情,乾隆皇帝其实心里还是有些数的,后宫嫔妃争宠使一些小手段也无可厚非。魏氏有手段,乾隆皇帝是知道的,不然她凭什么能坐上皇贵妃的位子将家世门第比她高不知道多少倍的嫔妃死死的压在身下呀!

    可要说魏氏想要害自己,这乾隆皇帝可就是打死不相信了,魏家不比高家有权,就算是高家有权也是自己给他们的,一旦失去自己的恩宠和信任,无论是高家还是魏家改变抵不过那些豪门权贵功勋贵族。

    因此魏氏或许会对付所有人,但唯独不会对付他,在说的白一些,就算是魏氏要对付他。魏家有人没有要兵没有要什么没有,就算有些家财在害他这种大事上也起不了什么作用。这种情况下魏氏要害他,怎么害?

    别看乾隆皇帝宠爱魏氏,可在延禧宫乾隆皇帝一应的吃食什么的全部都是让人检查试毒后才端上来的。这魏氏怎么害他?如今魏氏年纪大了乾隆皇帝虽然还会来她这里睡觉,可都是存睡觉,外面都是有人守着的,魏氏就算是想用暴力也没有办法。

    因此豫妃这番临终之前的肺腑之言一下子就被乾隆皇帝归到,豫妃嫉妒皇贵妃比她得宠,故意临死前挖一个坑给魏氏,在自己面前上皇贵妃的眼药。

    要说豫妃刚刚进宫的时候她和令皇贵妃在乾隆皇帝心里谁更重要一点,恐怕是前者。可惜这么多年下来,到底是能忍一些的令皇贵妃赢了。

    乾隆皇帝就是那样的性子,爱的你干什么都是好的,不爱的你干什么都是别有目的。很显然豫妃临终之言就被乾隆归到了别有用心里面,愤怒的乾隆一下子就决定不给豫妃追封为贵妃。

    然而纸是包不住火的,乾隆皇帝异样的举动引起来令皇贵妃和皇太后的注意,随后豫妃的那番话也分别被令皇贵妃和皇太后知道。

    令皇贵妃当然是恨豫妃恨的牙齿痒痒,当年你自己保不住孩子关我什么事,你最得宠的时候我也没来招惹你呀,是你自己看不住乾隆皇帝的心,胜者王败者寇,这又能怪得了谁了?只能怪你自己不中用。

    令皇贵妃再一次复起的时候那个时候豫妃正好得宠,要说她们两没什么小矛盾小龌龊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但那都是争宠的事情。豫妃没下手对付令皇贵妃的儿子,令皇贵妃之后瞧着她失宠了,也没有对她落井下石过,可没想到临终前却还是被豫妃摆了一道,真是……真是……

    令皇贵妃心里郁闷的简直想杀人,自己好不容易就心善那么一次,结果却是这样的下场,真是悔不当初呀!自己干嘛要心善了,就应该一直冷血下去。事实上当时令皇贵妃对豫妃手下留情,根本不是她心善,而是顾忌乾隆皇帝和蒙古那边。

    好在战战兢兢地过了一段时间后,令皇贵妃发现乾隆皇帝并没有对她的态度改变什么,这才让令皇贵妃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可她却并不知道后宫里一条一直潜伏着的巨蟒已经将她盯上了。

    “豫妃真是这么说的?”皇太后坐在火炕上漫不经心的问道。

    下面站着的一个长相不起眼的老嬷嬷低眉顺眼的说道:“回主子的话,豫妃娘娘的临终之言确是如此。”

    “哀家还记得十几年前皇上还夸她们情同姐妹了!”皇太后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来。

    老嬷嬷在下面赔笑道:“主子也是过来人,如何不知道这后宫的底线,哪一位娘娘在皇上面前不是表现得自己温柔善良宽和大方,可实际上是怎么一回事那可就不一定了。”

    皇太后嘴唇微动,正准备说话的时候,外面就响起一个宫女的声音来“主子,顺嫔娘娘和兰贵人求见。”

    皇太后手上的动作一顿,随后叹了一口气,不用叫她们两个进来皇太后也知道这两人前来自己这里所为何事“不见,让她们回去吧!”若不是另外这两个人姓钮祜禄氏,她理都不想理这两个人。

    虽然如今她贵为皇太后,家里也封了公,也是满洲八大姓氏之一,可真论底蕴皇太后的娘家还差的远了。且不说佟家的佟半朝,就是和雍正元后娘家比也差几分。当然这是有原因的,原因就在于钮祜禄家嫡支这一脉实在是太强悍了,压的旁支的人踹不过气来。

    兰贵人是皇太后大伯次子二等侍卫兼佐领穆克登之女,乾隆二十二年入得宫,乾隆皇上还算是给她面子直接初封她为兰贵人。可谁曾想这丫头一点本事都没有,入宫这么多年了还是兰贵人的位分,这中途皇上也不知道大封后宫了多少次了,结果次次都没她的戏。兰贵人不得宠,自然想要阿哥就没指望了。

    顺嫔是也不是皇太后娘家人,她是钮祜禄氏的嫡支嫡女,外人看来她也是皇太后娘家人,可皇太后在心里却没把她当成娘家人。就像康熙皇帝的母族妻族佟家,从佟氏变成佟佳氏就想夺下佟佳氏嫡支的称呼一样,皇太后娘家也曾有这个想法,可惜没人才呀!

    顺嫔是总督爱必达之女、遏必隆曾孙女。爱必达曾于乾隆二十六年任四月任湖广总督,并先后担任河道总督、浙江巡抚、贵州巡抚等,并写有著名的《黔南志略》一书。她的伯父策楞,叔父讷亲都是朝廷上的重臣。

    兰贵人没戏了,作为一直和皇家联姻的钮祜禄氏自然不可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于是顺嫔被送进宫来了。刚刚入宫的那两年里,乾隆皇帝还稀罕了一阵,可惜顺嫔也是个没有用的货,还没怀上孩子了,就让皇上厌恶了她。若不是看在她娘家势大,又姓钮祜禄氏的份上,皇上早把她仍到一旁去了,那里还会像如今这样时不时的还去坐坐。

    皇太后叹了一口气,怎么她的帮手全是一群废物了,若是顺嫔和兰贵人有一半令皇贵妃的脑子,她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动那样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