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清穿奋斗日常 > 章节目录 第044章 大婚风波
    ps:重庆这坑人的天气,前头一天才十几度了,后面一天就二十几度了,蓝莲不幸中招感冒了,鼻涕横流,一个惨字。最近天气多变,大家要注意哟!

    四月十二日浩浩荡荡的一百二十八台嫁妆送入南三所,由全福人从嫁妆里取出家常用品布置新房,其他的嫁妆在晒完妆后登记入库。

    四月十三日,天德(黄道)定日,大吉,宜求财、置业、求子、祈福、开光、祭祀、婚嫁。

    雅利奇在天还没亮之前就被乌雅氏和嬷嬷丫头们从床上扒了起来,按照皇宫的规矩,花瓣绿豆粉什么的一样一样依次往身上摸,如此反复的洗了七八次后,才用清水冲洗干净。

    开脸、上装、戴朝冠、穿上嫁衣,在床边坐着就等着十五阿哥骑着白马过来接人了。从这方面来看,穿越古代还真满足了广大少女剩女们白马王子的情节,不过王子是骑着白马的,可骑着白马的却不一定是王子。

    无疑雅利奇是幸运的,她等待的这位骑着白马的还真是货真价实的王子殿下,虽然按照清朝满人的叫法是阿哥,但人家确实根正的皇上的儿子。

    原本大婚自己应该是紧张,但无奈之前桂林和乌雅氏表现得比她这个当事人还紧张,而且家里紧张的气氛已经维持了好几个月了,真到了这个时候雅利奇反而觉得一点也不紧张了。

    干巴巴的坐在床上等着,雅利奇有些无聊,因此脑洞开始大开,各种的想法都冒了出来。

    等了很久后,十五阿哥才骑着白马来了,又过了好一会儿,雅利奇才被匆匆从外地赶回来参加她大婚的大哥阿林背上了喜轿,一旁候着的女官连忙将轿帘放下。等着十五阿哥翻身上马后,喜轿被八名内监抬起,灯笼十六、火炬二十前导,女官随从。

    前列仪仗,内务府总管、护军参领分别率属官与护军前后导护,到了南三所外,仪仗停止、撤去,众人下马步入。女官随轿到南三所,等着依仗停止的时候连忙下轿,然后快步的走到喜轿面前,服侍雅利奇下轿,指引雅利奇到新房里。

    满人的婚礼是没有拜天地夫妻对拜什么的习俗的,阿哥的婚礼更是连皇上和阿哥的额捏都不会到场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满人的婚礼只要将新娘抬回家就完事了,之后等到吉时的时候会举行合卺仪式。

    合卺仪式也是由女官来主持的,在女官的唱道下,雅利奇和十五阿哥端起玉鹰熊合卺杯喝了一口,然后将玉鹰熊合卺杯放在托盘上,拿起对方刚刚喝过的杯子将里面的合欢酒饮尽。

    玉鹰熊合卺杯退场后,女官接过一碗子孙馍馍来请雅利奇用,紧接着就到了最经典的问‘生不生’的时候了。

    雅利奇低着头满脸黑线,但还是故意装作害羞的样子说道:“生!”

    “好!”女官大喝了一声,然后吉祥话一顺溜的从她嘴里冒了出来,都是一些早生贵子儿孙满堂的好话。

    四周过来凑热闹的人听见了雅利奇话,也是一阵的哄笑,虽然成亲的人都经历过这事,可看见别人被‘欺负’总会升起一股冒名的快感的,人性的劣性根就是如此。

    瞧着时间,女官让十五阿哥将雅利奇发髻上特别带上的一朵大红色的牡丹花取下,将牡丹花放在子孙桶里,然后将子孙桶按照礼部算好的吉时方向摆好,寓意百子千孙。

    等做完了这一切,屋子里的人都被女官赶了出去。皇宫里是没有闹洞房这一套的,但设宴还是有的,一般而言大家闹不到新娘都会闹新郎,也就是传说中的敬酒。

    今天南三所张幕结彩,设宴六十席,羊四十五只,款待有资格入宫参加十五阿哥大婚仪式的人。

    好在大家闹是闹但还是很有分寸的,因此没过多久十五阿哥就回来了,这个时候雅利奇已经在新房里梳洗完毕穿上了薄薄的睡衣坐在床边。

    “奴才给爷请安,爷万福金安。”屋子里的奴才们都跪下请安道。

    十五阿哥摆了摆手,让她们都下去,然后浑身酒气的朝着雅利奇走了过来,也不知道十五阿哥是真醉还是假醉,雅利奇装作害羞的样子低下了头。待十五阿哥走近她后,小声的娇娇的唤道:“爷……”

    还没等雅利奇酝酿好情绪和表情了,整个人就被十五阿哥扑到了床上,迎面而来的就是一个个的热切的吻。

    说好了的了?说好了的前戏了?说好了的皇子阿哥不精通此道了?

    雅利奇一边被十五阿哥吻的迷迷糊糊的,一边在心里无厘头的想到。

    有了有经验的十五阿哥带领着雅利奇遨游世界上最美丽的事情,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是水到渠成的。

    雅利奇也沉迷在十五阿哥高超的技艺中,唯一让她有些失神的就是屁股下来那垫着的一块白布……变态级别的处女情结真是让人头大呀!

    就在南三所趁机在一片欢乐的海洋里的时候,储秀宫后殿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一个宫女战战兢兢地从一个太监手里接过一包粉末。

    宫女浑身有些颤抖“真的……真的要如此?”

    将自己整个身形都笼罩在阴暗里的太监,压低音调阴阳怪气的说道:“你要是怕了,就扔到这包东西。想想你在辛者库的姐姐……”

    宫女咬了咬下唇,心里很是斗争了一会儿,然后表情坚定的点点头,很是慎重的说道:“我明白了,希望你们说话能算数,不然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小小的鼓着劲威胁了太监一句,宫女就将东西藏到了自己的衣袖了,然后左右的瞧了瞧急冲冲的闪人了。

    “呵!”太监瞧着宫女的背影轻藐的哼了一声,就她还敢威胁自家主子,若不是看着她都已经是死人的份上,太监不会弄死她才怪,任何敢和自己主子作对的人他都敢和他们拼命。

    藐视了宫女一会儿,太监也趁着没人赶紧的偷偷溜了回去向自己主子复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