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清穿奋斗日常 > 章节目录 第050章 不能留了
    冲喜其实很简单,就是让一个久病不愈的病人和别人结婚,用这个“喜事”来“冲”掉不好的运气,已期达到治疗疾病的效果。有时让子女结婚给生病的父母冲喜,以求父母安康。

    但是,但是,那都是民间不入流的作风。

    冲喜耶!!!这玩意说小点就是封建迷信,说大点可以上升到巫蛊之术。

    而且十五阿哥这里情况还有些特殊。

    第一,庆贵妃只是养母而已,十五阿哥的阿玛是乾隆皇帝额捏是令皇贵妃这是写入皇家玉碟的,这个时候皇家玉碟的威严性可比圣旨强多了。而养母在这个时候算不了什么,十五阿哥要是亲近令皇贵妃冷淡了庆贵妃没人会说什么,因为玉碟上写的就是令皇贵妃是十五阿哥的额捏。

    你td在父母都健在情况下,你要冲喜!!!你这是在另类的诅咒皇太后、乾隆皇帝和令皇贵妃吗?

    第二,一般而已冲喜只在民间玩,皇宫里一般都不玩这玩意,也因此皇宫里是没有这一套流程的。然后就出现了一个问题,民间男子没有功名没有爵位是不能纳妾的,因此冲喜什么的都是正妻上场。

    诚然侧福晋嫁进来是有一个仪式,可那也只是仪式而已,不是婚礼。而且满人现在因为乾隆皇帝极力的打压侧福晋的人地位,如今满人的后院差不多是一妻多妾的制度,侧福晋是妾,所生子女是庶。你这要玩冲喜,到底是让过了门的嫡福晋上了,还是让未过门的侧福晋上呀!

    第三,也是最重要最关键的一点,冲喜这事不管形式怎么样都是为了救一个重病的人,换而言之就是在和阎王抢人。古代尤其是皇宫里只要涉及到这方面的,旁人总是会多想几分,要是冲喜没效果还好,要是有效果真让庆贵妃好起来了,那日后乾隆皇帝病重你这么办?

    综上所述,在皇宫里玩冲喜简直就是一个大昏招。

    雅利奇一脸震惊,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爷怎么会想到‘冲喜’了?这事妾以前在娘家也听说过,都是一些无稽之谈。”

    十五阿哥的眼神闪了闪,有些不悦的说道:“爷这不是想庆妃母早日痊愈嘛。”

    “爷对庆妃母真是一片孝心,只是这事爷和额捏商量没有。”雅利奇并没有直接反对这事,毕竟十五阿哥准备让侧福晋来冲喜的话,她要是反对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嫉妒了。

    雅利奇此话一出十五阿哥焉气了,有些垂头丧气的说道:“还没有。”其实十五阿哥心里也知道他要是对令皇贵妃说这事,令皇贵妃肯定死都不会同意的,这些年来只要他表露出一点对庆贵妃的偏心,令皇贵妃那边就是各种的不爽。

    她就知道!

    雅利奇了然,令皇贵妃那么聪明一个人怎么可能看不透其中的问题了,再说这里面还有和庆贵妃之前的恩怨,她会同意这事的话,早就会开口让雅利奇去给庆贵妃侍疾了。

    “爷可别怪妾说的直,喜塔腊氏已经被汗阿玛做主赐婚给了爷做侧福晋,那么早晚她都会进南三所的,早点晚点对妾来说都是一样的。只是这‘冲喜’一事,干系重大,妾可不敢替爷拿主意,依着妾看爷有这个想法不如和额捏说说,额捏最是通情达理了,或许会允了爷也说不一定。”她才不会去趟这趟浑水了,这事怎么回答都是得罪人,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回答。

    十五阿哥其实也知道雅利奇不可能做主此事,先不说此事涉及到长辈,就算不涉及到长辈单一个侧福晋嫁进来的事情,他们如今住在皇宫里,雅利奇虽然是嫡福晋可以做些主,可更多的事情还是得令皇贵妃拿主意,后院的事情是万万不可能绕过令皇贵妃的。

    可偏偏这点就是让十五阿哥头疼的地方呀!

    瞧着十五阿哥离开的背影,雅利奇眼珠子转了转,心里默默的算了一下日子,心里有了主意。

    十五阿哥满以为自己想要给庆贵妃冲喜的事情,只有他和雅利奇知道,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朝廷和后宫里都开始流传起这消息来。

    雅利奇在头一天听到这消息后,就向十五阿哥请罪,一脸委屈的说道:“妾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皇宫里莫名其妙的流传起这事来,还说的有板有眼的。妾敢对天发誓,妾真的没有将此事泄露出去半句,也不知道爷和妾的谈话怎么就被外面的人知道了。”

    十五阿哥皱眉,刚刚流言兴起的时候他第一个怀疑对象就是雅利奇,可随后他又觉得雅利奇没有那么蠢,这事捅了出去对她可没什么好处,相反说不一定自己对那平白无故受难的侧福晋或许会起怜爱之心了。

    “这事,福晋先不用管了。”显然十五阿哥准备自己动手调查。

    “是!”雅利奇很是平静的应道,这事虽然是她有意放出去的,可经手的人却不是她的人,她并不怕十五阿哥查。

    安抚好了十五阿哥这边后,雅利奇立马去了延禧宫给令皇贵妃请罪,这事流传的这么沸沸扬扬的说到底她也有份。

    不过令皇贵妃的关注的重点并不在于此,只见令皇贵妃皱着眉头问道:“永琰当真对你说过他想给庆贵妃冲喜的事。”

    雅利奇坚定的点点头“的确有这事,当时屋子里只有爷和妾在,也不知道这话是这么传出去的。爷说起这事的时候,可吓了妾一跳,妾虽然读书少人也年轻不知事,但也知道这事非比寻常,因此让爷来找额捏您商议了。”眼珠子转了转,雅利奇就差明着对令皇贵妃说:难道十五阿哥没有找你商量吗?

    事实当然是没有的!

    即便是十五阿哥再脑残再小白,也知道这事不可以让令皇贵妃知道,他躲都躲不赢了,又怎么会赶着凑上去。

    “本宫知道了。”令皇贵妃脸色立马有些难看起来,坐到她这个位置上,更多的不是争宠了,而是争面子,偏偏自己的亲儿子竟然想狠狠的闪自己一耳光,令皇贵妃的心情能好才怪!

    庆贵妃那贱人不能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