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清穿奋斗日常 > 章节目录 第061章 少女心
    喜塔腊淑贤觉得自己似乎从选秀开始这日子就一直不顺,先是同屋的秀女瓜尔佳氏离奇死亡,再是后来的指婚。

    原本以她的家世被指婚给了十五阿哥做侧福晋已经算得上高攀了,但不知道是从哪里流传出来了一则小道消息,说是最初乾隆皇帝有意她做十五阿哥的嫡福晋!!!

    人总是这样得陇望蜀,原本侧福晋的位子就已经是想也想不到的高攀了,可一旦听说自己有可能更进一步后,那心里名为“野心”的种子就迫不及待的生根发芽疯长起来。

    当然喜塔腊淑贤能够被起来了皇帝选中自然还是有些本事的,虽然心里的野草疯长,但她还是有那么一点理智,这说不一定就是有心人给自己挖的一个陷阱了,自己可不能那么傻傻的跳下去,如了那有心人的意。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让喜塔腊淑贤越来越不爽了,皇上重嫡庶先让内务府举办嫡福晋的婚礼,她认了,谁让她是侧福晋了。

    可之后豫妃薨、庆贵妃薨、令懿皇贵妃薨,一个又一个的孝,让喜塔腊淑贤整个人都疯了!先是三个月,然后是一年,再是三年。

    有种三年后,你丫的再来三年!!!

    喜塔腊淑贤听到十五阿哥要为令懿皇贵妃守三年孝后,忍不住在心中怒吼道。

    的确守孝对她对嫡福晋那位伊尔根觉罗家的格格也没什么好处,至少这三年里她是不能怀孕的。可问题是喜塔腊淑贤的年纪比十五阿哥比雅利奇都大呀,雅利奇即便是时间被耽误了但她已经嫁进去了,可以趁着这三年的时间和十五阿哥培养感情,等着出孝后一举怀孕生子。

    可她了?

    只能在娘家浪费光阴。

    若……若当初自己是十五阿哥的嫡福晋,是不是……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闲暇时候,喜塔腊淑贤仰望这天空,看着那一闪一闪的星星,心里总会忍不住想到这个问题,若自己是嫡福晋是不是所有的一切都会不一样。

    自己不用在娘家浪费时间。阿玛和额捏出门也不用遭受别人嫉妒又怜悯的目光。听说那位伊尔根觉罗家格格的阿玛,在她被指给十五阿哥做嫡福晋后就当上了四川总督,若她是嫡福晋,是不是……是不是……她的阿玛也会升官……升官……

    喜塔腊淑贤瘦了。很明显的瘦了,以前显得有些圆润的脸变成了瓜子脸。虽然变的好看多了,可还是让和尔敬额夫妻两心疼不已。

    喜塔腊淑贤的额捏王佳氏更是心疼的直搂着她哭“乖女儿,这是国孝,皇上都免朝五日了。你别伤心了,令懿皇贵妃是十五阿哥的生母,于情于理他都得守孝。都是我们做阿玛额捏的没有用,不然直接能上书皇上让你在头七之前完婚。”

    喜塔腊淑贤闻言反而笑道:“额捏你在说什么呀,女儿情愿十五阿哥守孝三年后再迎娶女儿,也不愿意在令懿皇贵妃头七之前完婚。先不说时间上匆匆忙忙的一个仪式都没有,咱们那么紧赶着完婚不知道的人还不知在背后说什么闲话了,指不定就在说女儿不守妇道要迫不及待的嫁人了。

    到时候不但十五阿哥那里女儿没个好印象,就是皇上那里对咱们家印象也不好。额捏放心女儿并不是为这事伤心(骗谁了!),只是天气渐渐的热了起来。女儿没多少胃口吃的少而已。”

    听到喜塔腊淑贤这么懂事的话,王佳氏又哭了起来,说到底还是他们地位太低了,在朝廷上没有一个说话的人,不然明明是一件好事的,如今却发展到这样的地步,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太太格格,尚嬷嬷求见。”外面响起了守门丫头的声音。

    王佳氏擦了擦眼角,又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才开口说道:“让她进来。”

    尚嬷嬷脸上笑成一朵菊花走了进来。手里还捧着两个匣子,一溜烟的进来后,就跪在王佳氏和喜塔腊淑贤面前说道:“奴才给太太格格道喜了,这是十五阿哥让人送来了。老爷让奴才奉给太太格格。”

    “哦!”王佳氏双眼一亮,也顾不得伤心了,连忙问道:“那十五阿哥可还有话?”

    尚嬷嬷一脸的喜气“老爷让奴才转告太太格格,十五阿哥让人来传话说,让格格安心等待,等着他出孝后就来迎娶格格。”

    “好!”王佳氏乐道。只要十五阿哥还记得自家女儿,其实后嫁进去也没什么,这年头笑得早的不一定能笑到最后。嫁进去早了,说不一定在守孝期间就把夫妻恩爱给磨掉了,要真是那样那自己女儿岂不是有机可趁……呸呸呸,什么有机可趁呀,明明是可以拿下十五阿哥的真爱了。

    喜塔腊淑贤虽然没有像额捏王佳氏表现的那样欢喜,可双眼却是一直发亮的。

    十五阿哥还记得她,还让人给她送东西来,还让人带话安慰她。

    这,这,这……

    喜塔腊淑贤胸中的那颗少女心在猛烈的跳动着,她欢喜的连话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这实在是在她意料之外的事情。

    突然喜塔腊淑贤双眼一亮,难道那位嫡福晋不重十五阿哥的意吗?不然他又怎么会现在来这么一出。

    在内心满心的欢喜下,在王佳氏和尚嬷嬷眼巴巴的目光注视下,喜塔腊淑贤小脸微热双颊泛起红晕来,略带害羞的将十五阿哥送给她的两个匣子打开了。

    一个匣子里装着一支鸾凤步摇,整个步摇似乎是用整片整片的金箔打制而成。闪耀的金色配搭上绚丽的宝石红,光彩夺目,灿若朝霞。

    另外一个匣子里装着一支簪子,一支很朴素的簪子,上面就只有一颗大珍珠,不过在定眼一瞧,却是一颗价值连城的东珠。

    这一张扬一朴素的两支不同的发簪,让喜塔腊淑贤笑弯了嘴角,她想她是懂十五阿哥的意思了。

    只是沉浸在自己内心世界里的喜塔腊淑贤不知道的是,如今十五阿哥哪有那份闲情心玩这样的事情呀,这都是喜塔腊淑贤猜想的那位有可能不得十五阿哥宠爱的嫡福晋雅利奇干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