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清穿奋斗日常 > 章节目录 第066章 皇上要玩花样守孝
    从某种程度上讲皇太后真的是拉得一把好仇恨,皇子皇孙后院的女人都被她得罪了。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讲,皇太后看人还是有一定水准的,这是雅利奇在得知春晓春菊姓氏后的想法。

    一个叫刘佳氏,是刘福明之女;一个叫关佳氏,是德成之女。

    看出来了啥吗?

    按照历史的记载刘佳氏在乾隆四十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生了十五阿哥的长子,然后以身孕之功成为了侧福晋,又在两年后生下了十五阿哥的三女。等着十五阿哥登基为帝后,她被册封妃,为后宫第三位妃主。

    关佳氏虽然没有刘佳氏那么牛逼,但这主要是她在乾隆四十五年在生十五阿哥的长女的时候难产而卒,即便是这样后来十五阿哥也没有忘了,还追封她为简嫔。

    这事只能间接说明两个问题,一就是或许刘佳氏和关佳氏很得宠,二就是或许刘佳氏和关佳氏身子是宜孕体质。可不管是哪一个,对于雅利奇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纵然历史上她们都是失败者,可那是历史,更何况对于雅利奇来说外面还有喜塔腊淑贤了。在很多印象里这位元后那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包括雅利奇,她也只记得她是第一位包衣出身却成为元后的事情。

    然而后来,不对应该是之前她和十五阿哥说起子嗣的事情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事情。

    十五阿哥永琰的长子在乾隆四十五年三月的时候夭折了,只活了三个月,按照历史的真正记载,十五阿哥应该是在乾隆四十四年守完了各种的孝后才会大婚,刘佳氏怀孕的时候喜塔腊淑贤应该已经嫁进来了。

    然后自喜塔腊淑贤生下十五阿哥的次子后,在长达十三年的日子里,十五阿哥的后院固然有孩子出生,可活下来的都是格格。直到十三年后,三子才从侧福晋钮祜禄氏的肚子里生出来。

    等着这位元后死后,即便是当时的政治环境的确不好。可也不至于直到嘉庆十年后,后宫才传出了喜讯来。

    或许是雅利奇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父,可事实就那样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白纸黑字的摆在那里,不允许任何人狡辩。那就是事实。

    每每想到这里,雅利奇就觉得自己头疼不已,作为一个有抱负的人,她不允许自己回到这个时代,明明知道后世那一场场对中华人民带来巨大灾难的事情。却当做不知道,什么事情都不干。

    可让雅利奇头疼的是,她只是一个人,一个凡人,不是神,不可能是铁打的精钢,一方面谋算后院的事情,还一方面能谋划未来大计,一时半会儿可能雅利奇还能撑得过去,可一辈子都这样。那……还不如等着自己儿子出生后,让她直接给十五阿哥下绝育药好了。

    不对,对于后院这些女人来说,没有孩子也能争。人家赵飞燕赵合德在没有孩子的情况下,还不是干掉所有人成功上位了嘛。或许她得给十五阿哥下能够阳//痿的药,才行。

    二十三日这天晚上,在寿康宫哭完灵后,十五阿哥和雅利奇就回到了南三所,刘佳氏和关佳氏也一起跟着来了,从今天开始她们的主子就不在是皇太后而是十五阿哥了。

    皇太后才刚刚去逝。十五阿哥没工夫离这两人,雅利奇也像是没明白皇太后的真正意图一样,别说格格就是侍妾都没有让她们当,直接将她们打入了下人屋子里。反正皇太后说的也只是让她们进来伺候十五阿哥。做下人还不是伺候的一种。

    只是晚上十五阿哥在正院睡下的时候,雅利奇还是开口说道:“皇太后赏给爷的两个宫女,妾暂时将她们安置到了下人屋里,爷可有是意见?”

    “我能有什么意见?”十五阿哥满头雾水,莫名其妙的看了雅利奇一眼。

    雅利奇轻轻的碰了十五阿哥一下,嘟着嘴嗔怪的说道:“爷可别装糊涂。妾可不信您会不明白皇太后的意思,皇太后可真心疼爷,临走前都不忘送爷美人了!”

    十五阿哥闻言,哈哈大笑起来,将雅利奇捞进自己的怀里捏了捏雅利奇的鼻子,说道:“哟,我怎么闻到了一股酸味了。”

    “妾怎么没有闻到。”雅利奇很是不高兴的白了十五阿哥一眼。

    “你放心,我不会动她们的。”

    雅利奇嘟着嘴故作吃醋的说道:“是呀,现在不动,以后动,毕竟现在还在守孝了。”这个时候的十五阿哥身上可是有双重孝。

    十五阿哥摇摇头,没在说什么,反正在他看来,雅利奇只要认定了事情那么就很难改变她的想法,以后也只能用行动证明自己没有说谎了。

    “爷这流水无意,可落花却是有情的。”雅利奇似笑非笑的看了十五阿哥一眼,那些狗血的什么喝醉酒失/身、什么酒后乱/性等等,雅利奇都已经能够想象出,那一出发生在十五阿哥身上时候的景象了。

    十五阿哥拍了一下雅利奇的脸“胡说什么,你要是不放心就将她们打发走就是了。”两个宫女而已,长得也不是多出色,他才不会在意了。

    “她们可是皇太后临终前指给爷的,汗阿玛都是答应了的,妾可不敢随意饿打发她们,爷呀,还是等着日后做她们的新郎官好了。”雅利奇嬉皮笑脸的说道。

    能被皇太后看好,亲自不要脸赐下来争宠的宫女是那么好打发的吗?

    恐怕她前脚刚刚打发了人走,后脚她是妒妇的话就传遍了整个皇宫乃至京城吧!

    这样的舆论战,雅利奇见得多了,这只能算是毛毛雨。后世的那些网络水军那才叫做厉害,人家可以硬生生的将黑的炒成白的,将白的炒成红的。

    “行了,行了,不说这事了。”十五阿哥有些无奈,然后开始说起正事来“汗阿玛有意下旨让皇子皇孙都替皇太后守三年孝了。”

    雅利奇皱眉,有些犹豫的说道:“这是不是太过了,按例汗阿玛是应该守三年孝,可爷着孙辈只守一年的孝就行了。后面的曾孙辈只守六个月的孝。这要是守三年,咱们倒是没什么,只怕宗室那边又要闹起来了。”

    乾隆皇帝还真是“孝子”,这恐怕是他看别人能喝酒同房。而自己不能,因此小心眼的报复吧。因为不管怎么说,他反正是妥妥的三年孝期。

    十五阿哥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来“反正这事查得也不严,怎么多年下来谁真遵守过,皇家子嗣重于一切。”

    按照《清通礼》的记载:“凡丧三年者。百日剃发。仕者解任。士子辍考。在丧不饮酒,不食肉,不处内,不入公门,不与吉事。”

    不处内也就是指不同房,居丧期间不应该饮酒、吃肉,,凶服不能进公门,要进入公门,只可在门外等。递帖进去说:“某人在此谢了,不能进公门。”哪儿有吉礼,你披麻衣,不但不能去,连看都不许。

    然而这只是明文规定而已,特殊阶级总是有特权的。大清从康熙皇帝起对于守孝这事就不严,按照汉人这边的规矩守孝期间是不能同房的,可谁家也不会真这么干,因此同房是可以只要不闹出人命来,谁也不会一天到晚闲着没事盯着你的。

    但大清自从有个上梁不正的康熙皇帝后。下梁就自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以前其他朝代,宗室官员干出这样的事情来后,御史那可是闻风而动,不将你整得名誉扫地滚出朝廷。他们就不当御史了。

    可在清朝却从来没有这事,因为谁让康熙皇帝都领头不守规矩了。所以说,那些黑乾隆皇帝不孝什么雍正皇帝死后就守心孝,什么雍正皇帝死后就立马给高氏抬旗册封她为贵妃。完全没有必要嘛,因为至少乾隆皇帝他没有在孝期整出过孩子来,在这一点上乾隆皇帝真的比康熙强些。

    康熙二十八年七月十日孝懿仁皇后薨。作为生前被册封的皇后,她理应享受到嫡妻的待遇。也就是说不管是康熙还是底下的皇子都是应该守孝的,康熙得为嫡妻守孝一年,也就是到康熙二十九年的九月十日,而皇子们要守孝三年(实则二十七个月),也就是到康熙三十年的十月十日。

    但是了,康熙皇帝的第二十四个皇子胤禨是平妃赫舍里氏在康熙三十年正月二十六日生下的,废太子理亲王胤礽长子出生于康熙三十年十二月,大阿哥直亲王胤褆三女出生于三十年三月十一日。

    按照十月怀胎来算,这几位都属于在孝期同房了,然后搞出人命来了。好吧,有人说那是因为孝懿仁皇后是康熙皇帝三后,分量不够,大家不鸟她,那康熙皇帝的嫡母的孝惠章皇后这身份够了吧!

    孝惠章皇后,康熙五十六年十二月丙戌卒。作为皇帝的嫡母,皇子的祖母,皇帝应该守孝到五十九年三月,皇子应该守孝到五十七年十二月。

    废太子理亲王胤礽第十子弘?出生于康熙五十七年十二月;十六阿哥庄亲王胤禄第六子辅国将军弘明出身于康熙五十八年三月二十五日;九阿哥贝子胤禟第六女出生于康熙五十八年五月二十一日生,第六子出生于康熙五十八年六月初八日,第七子出生于康熙五十八年九月十四日;十五阿哥愉郡王胤禑第二子出生于康熙五十八年八月十七日。

    按照十月怀胎来算,这几位都属于在孝期同房了,然后搞出人命来了。可不知道皇上是为了掩盖住自己的丑行,还是心疼自己的儿子,反正都没被受罚。也真是因为如此,皇上自然也没那个立场来管宗室,造成了很多孝期弄出人命来的事情。

    但是,但是这都是康熙年的事情,大清的制度本就是一年一年开始完善的,到了康熙二十年也就是入主中原三十多年后,清朝后宫才有个一后一皇贵妃两贵妃四妃六嫔的制度。因此守孝什么的前面的事情都可以不用看,到了乾隆皇帝这里就守规矩多了。

    一般来说,遭逢大丧,府内有孕的女性一般会自行打胎(参见庆王府例),或者生下之后过继别家(参加恭王府例)。

    而且经过康熙雍正两代帝王死命的打压宗室后,即便是乾隆皇帝上台给了宗室一些福利,可宗室的势力也大不如前,自然不敢再想以前那样胡作非为,尤其是乾隆皇帝可没搞出孝中怀孕的事情来。没有人在上面顶着,下面的人自然是信心不足。

    这个时候乾隆皇帝让大家都替皇太后守孝三年,那很有可能真的是三年,守到乾隆四十四年四月二十三日。

    想到这里,雅利奇不由地说道:“话是这么说,可还是小心为好,康熙爷的时候理亲王的长子就是因为在孝期怀孕所生,导致长到十一岁都被康熙爷赐名了,这可是康熙爷当时的长孙了。如今汗阿玛既然要大家都为皇太后守孝三年,可见是因为皇太后的去逝伤心极了,汗阿玛本是纯孝之人,依着妾说,这次怕是要动真格的了。”

    这种事情主要是看上面的人怎么想,那官员家里父母死了说守孝三年服丁忧不能做官,可只要皇上愿意依然可以夺情,让他百日后接着做官。同样的,孝期怀孕说严重不,皇上在意那就是顶顶的大罪,分分钟弄得你家破人亡的节奏,可要是皇上不在意那就是小事一件了,连最爱找茬的御史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十五阿哥想了想,表情有些严肃“你说得有理,汗阿玛对皇祖母可是纯孝。”尤其是汗阿玛也已经六十多岁步入老年了,瞧着自己的额捏死了心里正是脆弱的时候,这个时候指不定他就是用这件事情来考验他们的了。

    要说对龙椅不敢兴趣,绝对是开玩笑,十五阿哥从一入上书房就表现得极为优秀,目的不就是为了让乾隆皇帝高看他一眼吗?

    这事不管是松是紧,也不管是守一年还是守三年,十五阿哥都决定严格要求自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