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清穿奋斗日常 > 章节目录 第072章 侧福晋进门
    人生有四大喜: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如今开启了人生赢家模式的十五阿哥正在经历其中的一喜:洞房花烛夜。

    没错,今天就是十五阿哥迎娶侧福晋的日子,虽然说侧福晋的地位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比国初降低了不少,可到底还有个婚礼仪式的,比不得其他小妾一顶轿子一个包袱抬进来就是。

    满人是不兴什么拜堂的,而且按照皇家坑人的规矩,迎娶侧福晋是不用新郎亲自出面的,直接让人抬回来就是,然后新郎再去新房举行仪式,仪式举行完毕后出了新房和嫡福晋一起招呼前来喝酒的客人。

    值得重点说明的就是:嫡福晋在这一天除了招呼堂客外,就没有其他任务了。像什么侧福晋给她见礼什么的,都得放到明天早上去。

    因为十五阿哥还住在南三所里,因此今天来的人都是皇室宗亲,大臣什么的压根就没上门道喜的机会,就连送礼的门路都没有。

    这会能上门的皇家宗室,除了个别新婚的人之外,即便是夫君身边都有了小妾。再加上雅利奇这会还怀着孕了,因此倒没有人对着雅利奇说酸话,这都是女人的命呀,大家都是一样的嫡福晋,又何苦酸别人了。

    都是妯娌大家也挺能理解雅利奇的心情的,又顾忌到她如今怀着身孕,来南三所的堂客倒不用她多招呼,等着到了开宴的时候,雅利奇就功成身退了,之后就是十五阿哥敬酒日后洞房花烛夜,其他的事情就不关雅利奇的事情了,至于送客什么的自然有人帮忙干。

    即便是如此,雅利奇也被累着了,到底她不可能真的啥事都不管。而且虽然说大多数人都是能理解雅利奇的,可还是有那么一些人就是喜欢在别人伤口上撒盐,为了应付这些人雅利奇还是花了些心思的。

    等着人都入席吃宴后。雅利奇才在张嬷嬷的搀扶下回到了自己的正院,然后躺在榻上就不想动弹了,闭着眼睛,听着张嬷嬷拿着礼单念道各府的贺礼。

    这个时候程嬷嬷端着一碗安胎药。进了雅利奇的房间。见张嬷嬷正将一张礼单放在桌上说着什么,就停在门口,轻声禀道:“主子,汤药好了。”

    “端进来吧。”雅利奇倦倦地说道,今天是特殊情况。先是费了脑力,又是闻了大半天各种的香味,雅利奇只觉得自己的鼻子都要失去嗅觉了。浑身无力,没办法怕肚子里的孩子有问题,才让程嬷嬷煎了一副之前太医给开的安胎药。

    张嬷嬷盯着雅利奇将那安胎药喝了下去,欣喜地想着,只要主子再生下嫡子,这嫡福晋的地位就更稳固了。即便是侧福晋进了门又如何,她算起来比爷和主子的年纪都大了“主子还是先休息吧,这礼单什么时候看都有时间。您这肚子如今可是精贵得很,如今侧福晋进门了还不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了。”

    “嬷嬷!”雅利奇轻轻放下帕子,将碗递给一旁的程嬷嬷,看着她退出去后才正色道:“这样的胡话以后不可乱说。”

    “嗻。”张嬷嬷应了一声,又道:“老奴还不是担心么?”

    “有什么好担心的,她虽得了皇阿玛册封侧福晋,可到底才进门。如今我怀了胎,要好好安养,这府中的大权虽还管着,到底爷叫了王嬷嬷襄理……王嬷嬷是什么样的人。嬷嬷这几年时间看下来还不知道,我之前听说王嬷嬷的小女儿听说就要从宫女集训处出来了,已经内定会进南三所了,她打着什么主意嬷嬷难道看不出来吗?若是她再得了府中大权。我哪里还弹压得住,喜塔腊淑贤进府刚好,她二虎相斗,我也省心。”

    这孩子虽然来的不是时候,可既然已经来了,那雅利奇断然没有打掉他的。再说若是雅利奇的计划顺利,之后恐怕又有好几年不能传出喜讯来。若自己这一胎是一个阿哥,也是一件好事,不但能在十五阿哥心里混一个好的印象,还能趁机和其他庶子拉开年龄上的差距。

    因此,在得知十五阿哥的奶娘王嬷嬷竟然生了那样的心思后,雅利奇对喜塔腊淑贤的进门抵触就不那么深了,如今她有了身子什么也比不上自己肚里的这块肉重要!

    有了另一位侧福晋进门,即便是她不能打理内务了,还有喜塔腊淑贤可以名正言顺的接管,正好可以分了王嬷嬷的权,将喜塔腊淑贤彻底推到王嬷嬷的对立面。

    说实在的,雅利奇对喜塔腊淑贤的确很是忌惮,可对于王嬷嬷的忌惮也不少。这位一把屎一把尿将十五阿哥带大的精奇嬷嬷,对十五阿哥这种重情的人来说所占的分量不小,更是知道南三所所有的秘密,一旦她站立到了自己的对立面,那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

    至于有人说喜塔腊淑贤和王嬷嬷联手的事情,雅利奇自然也想到了,她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两人联手对付她。

    “梁氏李氏和关佳氏最近如何?”雅利奇微眯着眼睛问道。

    “梁氏还如以往安份,爷到她那儿的日数也没什么变化,倒是关佳氏这些日子与李氏走得近些……”

    “不知死活。”雅利奇冷笑道,却也不在意,一个不得宠的侍妾能翻出什么浪来,也难怪历史上这位即便是好运气的怀了孕也是难产而死的命!不过这个关佳氏蠢是蠢,总这么不老实地蹦达也让人心烦“都多注意些,还有之后要进南三所的那个王氏”雅利奇的眼神冷了下来“看着她点,那可是王嬷嬷的亲闺女……”

    “主子的意思是?”

    “到时候自然是看爷的意思,爷要是愿意给王嬷嬷一个面子收了王氏,我还能拦着不成?就算爷不喜她,也会顾着王嬷嬷的脸面!只是我看着那王氏恐怕不是个安份的,若是仗着王嬷嬷的的势……我也不好轻易动她,但凡她出点错我还得帮着圆过去,她若识相只是小打小闹地争风也就算了,反正我现在也不能侍候爷,让她和后院里的侧福晋等人打擂台也好,可若是心狠……我们正好抓了她的柄由着爷去处置。”

    “有主子在。她们还能反了天去。”张嬷嬷对雅利奇还是很有信心的“您安心养好身子和小阿哥要紧,外面的事交给老奴来办。”

    这边正院雅利奇强撑着身子和张嬷嬷说话一样,那边侧院喜塔腊淑贤也一脸红晕的盯着某个东西瞧。

    在出嫁的前一晚,额捏王佳氏拿了两个盒子塞给她。其中一个盒子打开一看,是一整叠的银票,大的面额一千两,小的面额五十两。

    王佳氏将盒子盖上锁好“这是五万两的银票,不算在压箱金里。是额捏私下给你的,进了皇宫里,以后用钱的地方多着呢,你自己放起来。”

    “额捏!”喜塔腊淑贤扑进王佳氏怀里大哭起来,自来到被指婚但又迟迟不能嫁进皇宫后,各种的流言和酸话都在她四周泛滥起来,每当她难过的时候都是王佳氏在感情上支撑着她,维护着她,现在,她就要离开她了“我不要嫁了……”

    “说什么傻话呢。”王佳氏搂着她坐到榻上。拿着帕子仔细地为她拭去掉落的泪珠“生为女子成亲生子相夫教子都是必经的,到了那里要好好过日子……”

    王佳氏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通为妻为妇的话,完了又对她讲“十五福晋听着是个大度贤惠的,可再贤惠的女人也看不得别的女人受自己夫君独宠,你是侧福晋,位分虽高,也高不过个嫡字,在那府上万事不要出头,什么也别逾了她去。

    再有,你年岁还小。子嗣的事最好过几年再想,免得伤了身子,先把自己院子把持住再说其他的。这些你都是学过的,额捏也不多说。还有这个……”王佳氏将另外一个盒子的钥匙给了她“你慢慢看,额捏就先走了!”

    喜塔腊淑贤满脸黑线的看着王佳氏匆匆离开的背影,瞧了瞧手里的盒子,经不住内心的好奇,拿着钥匙将盒子打了开来,只看了一眼喜塔腊淑贤就赶紧关上了盒子。里面竟然是一个金子做的欢喜禅。

    对于洞房花烛夜要干什么事,喜塔腊淑贤也有所耳闻,只是想着反正十五阿哥都会,那么她不会知道得不清楚也没什么,有十五阿哥在了。因此满脸羞红的将盒子紧紧的锁了起来,藏在了床下。

    可没有想到她出嫁的时候却被王佳氏给发现了,这下王佳氏很是生气,可是这个时候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让陪同进宫的嬷嬷们,在婚礼仪式举行完后,喜塔腊淑贤一个人呆着新房里的时候,将那些东西给喜塔腊淑贤看,务必要让她明白此事。

    喜塔腊淑贤满脸红晕的飞快的看完了小册子上的图片,羞红着脸还给了一旁的嬷嬷,嬷嬷问看懂没有的时候,也只管点头表示自己看懂了,事实上到底她看懂没看懂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一夜和谐……

    第二天一大早雅利奇就坐在正院的明间等着他们,瞧着喜塔腊淑贤一副承宠后娇弱的样子跟在十五阿哥身后走了进来,嘴角撇了撇,眼睛闪了闪,并没有说什么,连眼神和动作都没有变一下。

    倒是底下的梁氏、李氏和关佳氏有些沉不住气,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往喜塔腊淑贤身上狂甩。

    雅利奇起身迎了十五阿哥一起坐在正中间椅子上。

    喜塔腊淑贤站在底下,不留痕迹的瞧着雅利奇,当初选秀的时候喜塔腊淑贤和雅利奇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只是当时谁也想不到两人会在之后是这样的身份,共侍一夫,一个是嫡福晋,一个是侧福晋,天生就要对立起来。

    许是因为怀着身孕精神不济,雅利奇脸上淡淡的脂粉都掩不住脸上的疲惫,一身的正红福晋装扮为她添了不少威仪,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显得整个人极为秀丽端庄。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的原因,喜塔腊淑贤中觉得雅利奇的笑容假的很。

    在喜塔腊淑贤打量雅利奇的同时,其他人也在打量她。之间她今个穿了一件桃红色的绣金旗服,乌黑的秀发梳得发亮,顾盼流辉,更衬得其他人的神色黯淡无光,瞧着容光焕发的喜塔腊淑贤也难怪底下的梁氏三人会朝着她狂甩眼刀子。

    左边首位的椅子空着,看来是给她留着……喜塔腊淑贤在心里想着。

    十五阿哥瞧着雅利奇的脸色微不可察地皱了下眉“福晋现在不宜太过劳累,赶紧行礼吧。”

    雅利奇闻言脸上柔和了些,点头道:“开始吧。”

    喜塔腊淑贤的脸色一变,随后恭恭敬敬地给雅利奇行了礼“喜塔腊淑贤给福晋请安,福晋万福金安。”随即,一位嬷嬷亲手捧来一个小茶盘,上面放着一只白底青瓷茶盏,她顺手拿起第一个茶盏双手举过头顶,献给雅利奇,轻声道:“请嫡福晋用茶。”

    这个时候雅利奇并没有难为她,很是爽快的接过茶盏轻抿了一口方才放下:“妹妹起来吧,从今往后你就是爷的人了,以后要尽心服侍爷,为爷开枝散叶。咱们爷最重规矩,府里规矩不大,只要你守了规矩,也没人会为难你。”

    喜塔腊淑贤乖顺的应了下来,然后坐到属于她的位置,府中三位侍妾依次上前给她见礼,趁着这个机会喜塔腊淑贤也好好认了人。

    首先上前的是梁氏,她是十五阿哥的第一个女人,可能是做为试婚宫女出身,她的相貌并不出色,身材却很丰满性感,对喜塔腊淑贤面上淡淡的。接着是李氏,她和梁氏是一样的出身,容貌比梁氏出色一些,但喜塔腊淑贤很明显的看得出来她眼底对自己的那抹嫉妒和不甘。

    剩下的就是那位皇太后在临终前塞给十五阿哥的关佳氏,她是三人中最美的一个身材纤秾合度容颜秀美,衣着打扮透出一股艳美之色。

    喜塔腊淑贤瞧着三人眼神微闪心生警惕,但面上却微笑着给了三人一人一个赤金手镯作为见面礼,一副好姐姐的模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