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清穿奋斗日常 > 章节目录 第073章 作秀遭刺杀
    侧福晋虽然是皇上赐婚的,可到底是小妾,若只要是皇上赐婚的都有资格入宫拜见皇上,那皇上也太忙了。因此除了皇子、亲王、郡王、世子的嫡福晋外,其他的都没有资格去拜见皇上。

    因此雅利奇只领着喜塔腊淑贤到后宫去转了一圈,因为十五阿哥的生母养母都不在了,她这次的任务其实很简单,领着喜塔腊淑贤到五位妃子那里的略微坐坐,得她们的几句好话和见面礼后,就完事了。

    等着雅利奇她们从宫里回来的时候女人都累得不行,雅利奇怀着孕,喜塔腊淑贤今天还是第一次了。等着轿子抬到南三所了,雅利奇直接派人去给喜塔腊淑贤说,让她今天不用再来她这里请安了。

    对此喜塔腊淑贤自然没有什么意见,因为她已经累的想沾着枕头就睡的地步了,现在什么都不想干,只想躺下来休息,作为十五阿哥可没怜香惜玉。

    其实雅利奇是有些累,虽然怀了孕,但是雅利奇毕竟底子好,又有宇宙商场做金手指,身子棒棒哒,很快的就缓过气来了!

    “主子,可是有话对老奴吩咐?”张嬷嬷跟着雅利奇进了里屋才小心的问道。

    雅利奇抿了一口白开水,才淡淡的问道:“账本弄好了吗?明天我可是要一并的交出了!”

    “主子放心,那些账本老奴天天都在算了,不会出错的。”张嬷嬷有些得意的说道,这段时间雅利奇可是把后院的内务都交给她来管了!

    雅利奇看了一眼张嬷嬷,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可不会管你这话说得多好,要是被人发现了有什么不妥的,我可没脸去向爷求情!”

    张嬷嬷心一紧“主子放心,不会出错的。”她虽有些小心思,可这种大事上她却不敢在雅利奇没有下令之前做手脚,因为一旦事发恐怕第一个会弄死她的人就是雅利奇了。

    说起来她和另外一个雅利奇的陪嫁嬷嬷是各司其职的,张嬷嬷管雅利奇身边大大小小的人和物品,包括账本、奴才等等。顺便再给雅利奇出出主意。而程嬷嬷她咋一看活计比自己轻松,可那也是相对而已,因为程嬷嬷管的是雅利奇的健康,像小厨房、茶水房什么的就是她的地盘。谁让她会医术了。

    听了张嬷嬷的话,雅利奇点点头,对于张嬷嬷她虽然敲打是要敲打,可对于她雅利奇还是能放心的,这多年了张嬷嬷就没有出过错。雅利奇一直都对她很是信任,纵然很多自身的秘密不能和张嬷嬷说,但雅利奇却和器重她。

    第二天,雅利奇心情不错的穿戴整齐,来到大厅,十五阿哥的女人都到了,包括昨天才进门的喜塔腊淑贤这位侧福晋。

    “给福晋请安,福晋吉祥!”众人看着雅利奇来了连忙起身行礼请安。

    雅利奇在上面坐下了才说道:“起来吧!今天倒是都来的挺早的。”

    “听说福晋有事要说,妾身不敢晚道。”喜塔腊淑贤开口道,神色却有几分警惕。也难怪。雅利奇并没有说什么事,因此喜塔腊淑贤也不知道雅利奇会说什么的,只是以她们两人的立场来说,喜塔腊淑贤将雅利奇想成坏人,简直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也没什么大事。”雅利奇见人来齐了便开口对着众人说道:“因我怀孕的缘故,最近一段时间精神实质不济,就是妹妹的婚礼也是让内务府和王嬷嬷一起操办的。之前我就和爷商量了,竟然府上有了侧福晋,那也不好再让王嬷嬷一个奴才管着一个皇子阿哥的后院,因此从今天起府里面的内务。就由喜塔腊侧福晋管理,张嬷嬷……”

    “是!”张嬷嬷恭敬的从一边站了出来,手上拿着府里的几本账本“侧福晋,这是府里的账本。一个五本。”

    喜塔腊淑贤显然是不知道这件事的,瞧着张嬷嬷手上的账本一下子愣住了,半响后才说道:“福晋信得过妾,将这等大事就交由妾,只是妾刚刚才入府实在是对府上的事情一点也不知晓,恐怕担当不起福晋的重任。”

    说喜塔腊淑贤不想要管家权那是假的。可这会儿她才嫁进来的第二天嫡福晋就痛痛快快的将管家权交出来了,纵然有嫡福晋如今怀着孕的缘故,可喜塔腊淑贤还是觉得不对劲。

    这是一种直觉,她虽然拿不出也说不出证据出来,可就是觉得不对劲。

    而且以嫡福晋如今怎么爽快的交出来了管家权,那日后等着嫡福晋生下孩子坐完月子后,她肯定也只能痛痛快快的将管家权交还给嫡福晋,不然在爷那里可就讨不到一个好脸了,这么一想,喜塔腊淑贤觉得这事恐怕是嫡福晋给自己设下的陷阱,要是自己真傻不溜秋的跳了下去,那才是大傻瓜了。

    雅利奇笑道:“我听说妹妹在家也是学过管家的,这会儿可就别推辞了,不懂也没关系,这些事情都是有旧例的,你按照旧例来就行了。再说了,王嬷嬷一时半会儿的也不会将所有事情全部都让妹妹处理,妹妹有什么不懂的还可以来问我。”

    见喜塔腊淑贤还是想要推辞,雅利奇正色道:“我也不是故意要为难妹妹,只是如今眼前这马上就是年底了,各处的迎来送往也多,咱们府上没侧福晋还好说,如今有了侧福晋万不能再由奴才出面的,这可是咱们南三所的脸面。”

    雅利奇都将话说道这个份上了,喜塔腊淑贤要是再不接招,那就是打雅利奇脸了,因此便不再推辞,接了过来。

    见喜塔腊淑贤将账本接了过去,雅利奇才面露出笑容来“妹妹,要是有什么人阳奉阴违的,你也不用回我了,直接找外院的鄂罗哩鄂公公,请他将带走送到慎刑司去。”雅利奇也不担心喜塔腊淑贤乱打发人,十五阿哥的眼睛可不是吃素的。

    “是!”听见雅利奇这么说了,不管雅利奇到底是不是真心的,喜塔腊淑贤心里还是有底气了一些。

    “对了!我还忘记一件事了!”雅利奇一副精神不好的样子“按着规矩,侧福晋是能有自己的小厨房的,我瞧着妹妹好像也没陪嫁厨子来。等会儿你自己去大厨房挑两个过去好了!”

    “是!”这声‘是’喜塔腊淑贤倒是回答的是最真心的一次。

    俗话说‘祸从口出患从口入’,后宅阴谋诡计多不胜数,其中吃食无疑就是最容易被人下手的一项了,有了自己的小厨房。就意味着可以直接从自己的陪嫁庄子里运吃食进府了,只要守好小厨房,吃食就不怕别人下手了!

    “好了!没事的话都跪安吧!”雅利奇继续装作精神不好的样子。

    看见雅利奇这个样子了,其他人自然不会那么没有眼力还留下来了!

    等着这群女人都走后,雅利奇一下子‘生精活虎’起来。嘴边挂起了一丝微笑。终于将内务这个大包袱扔掉了,不枉费她一个多月的演戏呀!

    别人死命的都要抢到手的内务的管理权,对于雅利奇来说其实就是一个包袱,管家权说得好听,但事实上了,她也只是一个虚名而已。

    她们还在皇宫,一切的供给都是内务府出,在这种情况下,能贪污能做手脚到什么程度了?有些时候或许还要吃内务府的闷亏了。

    就在雅利奇将管家权交给喜塔腊淑贤然后自己安心养胎的时候,乾隆皇帝不安分起来了。

    乾隆皇帝和康熙皇帝一样不是一个能安分的皇帝。眼瞧着战争打赢了,自己已经在京城窝了好久了,便开始准备第五次南巡了。

    这次南巡乾隆皇帝是准备将皇子阿哥都带走的,丝毫没有顾忌到雅利奇怀孕了,正是需要男人的时候。不过说实在的,雅利奇也不需要十五阿哥陪在自己身边,处处受限不说,还拉仇恨得很。

    因为十五阿哥要跟着去,身边不可能没有女人伺候,因此雅利奇直接让喜塔腊淑贤去了。饶是喜塔腊淑贤以最大的恶意猜忌着雅利奇。就这么短短一个月相处下来,也不得不承认,雅利奇的确有嫡福晋风范。

    喜塔腊淑贤自然不会拒绝这样的好事,南巡耶。少则两三个月,多着大半年的事情,十五阿哥都归自己了,这如何不让喜塔腊淑贤高兴了,这游山玩水正是便宜感情的大好机会,要是能在南巡的时候趁机怀上一个孩子那就更好了。

    喜塔腊淑贤高兴了自然有其他人不高兴。十五阿哥倒是没有说什么,领着侧福晋跟着皇上一起去南巡也不是他一个人,反正只要有人伺候就行了。

    可他后院里的梁氏、李氏和关佳氏就不停的冒酸水了,更有沉不住气的关佳氏直接嚷嚷道说雅利奇也不怕侧福晋南巡后直接怀上一个,到时候雅利奇自己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

    雅利奇自然是听到关佳氏这话的,可她并没有理会,相反是喜塔腊淑贤到底年纪还小身边有没有一个年长的看着有些沉不住气,直接利用手里的管家权训斥了关佳氏,让关佳氏抄十遍宫规了,就怕被雅利奇听到了关佳氏的话临时改变主意不让她去了。

    可喜塔腊淑贤又岂会知道,她就是不想去雅利奇也会让她去了,为了这一天她已经布置了整整三年,兔子都到嘴边了,岂会让它跑掉。

    乾隆四十五年正月十二日,乾隆皇帝从京师出发,开始第五次南巡。扈从的有皇子皇孙、王公大臣、蒙古王公台吉、直隶官员、回部郡王台吉、四川土司等。这次南巡的目的,乾隆皇帝说是“省方观民、勤求治理”。南巡途中,他多次颁发谕旨,所有经过直隶、山东等地,本年应征要丁钱粮,蠲免十分之三;凡老民老妇,均加恩赏赉,以示优老引年至意。经过山东时,他派遣官员至曲阜祭祀了先师孔子。沿途他遣官祭已故河道总督靳辅、齐苏勒,大学士嵇曾筠、高斌等祠,亲自视察清口东坝等地堤工。

    此外,他还在杭州、江宁等地阅兵,召见和加恩江浙地区的士绅,拜谒了明太祖朱元璋孝陵,颁布了移风易俗的谕示。

    然而想必是之前顺风顺水的日子过多了,再加上乾隆皇帝爱作秀太作了,在拜谒明太祖朱元璋的孝陵后,乾隆皇帝遭遇到了刺杀,当时的场面很混乱,之后又被人封锁的消息,导致大家只知道乾隆皇帝被人刺杀了,却不知道详情是什么,一时之间人心浮躁。

    说起来乾隆皇帝虽然爱作秀了一下,可这一次他真的是遭受了无妄之灾,拜谒明太祖朱元璋孝陵什么的,若是在康熙四十七年前,或许大家还会为皇上的动作感到一下,可放在康熙四十七年后,那就是在作秀了。

    原因还是因为乾隆皇帝最崇拜的皇祖父康熙皇帝惹出来的事,这事有一个关键人物就是——朱三太子朱慈焕。

    朱慈焕,崇祯帝第五子,清廷修史时,出于政治目的,称其5岁时夭折。被封悼灵王。又有玄机慈应真君之封,因此在日后有多冒充其造反,并将其称为“朱三太子”。

    清兵入关后,各地明皇室上层人物被诛杀尽净,只有崇祯之子朱慈焕侥幸活了下来,李自成兵败后,朱慈焕开始了乱世飘零。

    他一生小心翼翼,安分守法,哪里风声紧,他就赶紧带着一大家逃亡,几十年间流动于大江南北,历尽艰辛。虽然一辈子受尽委屈劳累,不过毕竟活过了古稀之年,生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又有了孙子,也总算儿孙满堂。

    特别是到了晚年,赶上康熙盛世,政治局面日益安定。康熙为了争取民心,六次拜谒明皇陵,行三跪九叩之礼。特别是康熙三十八年,皇帝拜了明孝陵后,还向大臣表示要查访一个明皇室后裔,来管理明孝陵:朕意欲访察明代后裔,授以职衔,俾其世守祀事。古者夏殷之后,周封之于杞宋……尔等与九卿会议俱奏。

    虽然朱慈焕不敢出头去接受康熙皇帝的这个好意,但是皇帝对故明的态度如此“亲善”,他认为自己这辈子可以善终了。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因为一次的口风不严,他被抓住了,虽然最后的审问结果他是冤枉的。可康熙皇帝所说的“查访明朝后裔”,其实是叶公好龙。如今,真的“朱三太子”落网,他大喜过望。虽然康熙一生都以“宽大仁慈”闻名,对手又是一个七十五岁手无寸铁的可怜老人,他却绝不放过。皇帝发下谕旨:“朱三即王士元,著凌迟处死。伊子……俱着立斩。”

    因为这件事,康熙皇帝在汉人的威望大减,也导致了日后各种打着“朱三太子”名义造反的事情发生,乾隆皇帝如今去拜孝陵,这在有心人眼里瞧着简直就是在作秀,自然气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