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清穿奋斗日常 > 章节目录 第081章 让人蠢蠢欲动的大选
    俗话说欺善怕恶,这一点在朝廷的众位官员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惹不起老子躲总躲得起吧,在清朝敢玩死鉴的大臣压根就没有,面对嘉庆皇帝如此的强势大家都不约而同都痿了。

    所谓敌退我进,面对大臣退让了自己一步,嘉庆皇帝显得非常的高兴,哼哼,让你们之前拿朕不当一回事,现在知道朕得厉害了吧!

    这心情一高兴了,嘉庆皇帝难免就吃饱思y了,眼看着前朝不用他多花心思了,嘉庆皇帝就将心思用到了后宫里来,一时之间后宫里的五个女人都挺春风得意的,尤其是淑妃那叫一个久旱逢甘霖。

    许是嘉庆皇帝多宠爱了她几分,今个早上竟然没有来给雅利奇请安,一时之间三位常在倒是盯着那个淑妃派过来请罪的奴才侧目不已,难不成她以为得了皇上的宠爱就能和皇后娘娘平起平坐了吗?

    先不说皇后娘娘如今生下有嫡长子,就单看之前皇上一系列动作中伊尔根觉罗氏的身影,就知道即便是皇后娘娘失了宠看在伊尔根觉罗氏的份上皇上也不可能让淑妃压在皇后娘娘的头上,更何况皇后娘娘还没失宠了。

    雅利奇闻言后笑道:“既然淑妃妹妹身子不舒服,那就让她好好养着,花儿你等会儿去太医院请太医到承乾宫去给淑妃妹妹瞧瞧。”

    底下跪在的奴才暗叫不好,他虽然是在承乾宫外面伺候的,但瞧着殿里那几个姑姑的神色也知道主子压根就没有什么的病,不过是得了点皇上的宠爱就猖狂起来了。

    正准备拒绝了,就听见皇后娘娘说道:“若淑妃真身子不适,也不好劳烦她拖着一个病弱的身子伺候皇上,皇上尽不尽兴是一回事,要是把病传染给了皇上那可就是大罪了。”

    底下坐着的三位常在一听雅利奇这话,顿时双眼放光,如今皇后娘娘小日子来了不能伺候皇上。淑妃要是又被撤下了绿头牌,那她们的机会不就来了?

    一向冲动的常在李氏忍不住笑道:“主子娘娘可真疼淑妃姐姐。”

    “只要你们好好伺候皇上,为皇家开枝散叶,本宫都是疼的。”雅利奇笑道。很有默契的和三人说说笑笑,然后就将这事给定下来了,急的跪在地下的那个奴才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等着将几人打发走后,诗儿皱着眉说道:“主子可要提防淑妃娘娘一些,奴才觉得。那不是什么善茬。”

    雅利奇嗤笑了一下“这后宫里的女人,能活着的又有谁是善茬,单纯天真得早就不是没命了就是入住冷宫了。淑妃也不过是急了而已。”

    “嗯!?”诗儿有些不解满脑子都是疑惑,可手脚却很麻利的,帮着程嬷嬷将点心茶点端到雅利奇面前。

    “你忘了,明年是什么年份?”雅利奇拈起一块点心慢慢地啃了起来。

    “明年?”诗儿不解地看着她,倒是程嬷嬷先反应过来“主子,您是指明年的选秀?”诗儿这才恍然大悟。

    雅利奇点了点头,咽下口中的糕点后,又喝了一口茶去掉甜味才道:“是啊。这可是皇上登基以来的第一次选秀,虽然现在还没有过明路,可没有特殊的惊天大事是不会取消的,这后宫里的几位可真是老人了。我这会儿倒希望,来个年轻貌美才华出众的妹妹,好好地伺候皇上。”

    诗儿和程嬷嬷彼此看了一眼,都有些不明白。雅利奇想去看儿子了,也没心思继续说下去,只是道:“事情是谋划不完的,先放宽心思过好自已的日子最要紧。”说完就起身看儿子去了。不再理会后面若有所思的两人。

    淑妃今年都二十二了,纵然之前淑妃的额捏王佳氏一直再说她还小,怀孕的事情顺其自然不要着急,宗室里四十岁都有人生下小阿哥的。可身处于这个环境里。王佳氏又不可能天天入宫来安慰淑妃,再加上一旁又有小人作怪,淑妃不急才怪。

    不只是淑妃急,梁氏、李氏和关佳氏也着急得很,她们的年纪和淑妃相当,连怀孕都没有过。又不得宠,也不像淑妃那样坐上了四妃之一,心里可没底。嘉庆皇帝守孝的这两年来,这几人可没少折腾什么生子秘方。

    都说母凭子贵,那是指儿子将来出息后给母亲挣得荣耀,而现实中,特别是在后宫,往往都是先子凭母贵。先是有母亲受宠,儿女才有机会在皇帝面前出头。若是一个被皇帝冷落或厌弃的女人生下儿子,皇帝不喜欢,那也没辙。对皇帝来说,爱屋及乌只是偶尔的行为,他们更擅长的却是另一种本事——迁怒。

    然而这“母凭子贵”也好“子凭母贵”也罢,她们连儿子都没有一个,想这些也是白想。雅利奇自己有儿子傍身,自然是稳坐钓鱼台,她跳出圈外看着,倒是比其他人看得都明白得多,淑妃想要这个时候多得一些皇上的宠爱好在出孝后一举得子,可其他三人心里打得也是这个主意。

    虽然目的都是一样的,可人本就是自私的,自然这其中就产生的矛盾。梁氏、李氏和关佳氏的确家世都不显,可她们也不是没有反击的力量,这次嘉庆皇帝查抄内务府只是查了那些贪污之人,这三人的娘家可没有在其中,虽说在包衣里这三家也算是中下人家可帮忙传一点话出去的本事还是有的。

    雅利奇打得也就是这个主意,她自己要是发出消息去说淑妃怎么怎么样,恐怕没人会相信,可底下的梁氏三人就不一样了,人呀,总是会下意识的同情弱者。

    她也不求所有人都觉得她端庄大方是个合格的皇后娘娘,认为她贤良淑德,只求日后大选入宫的秀女们不要一入宫就将目标放在了她的身上,所有人集中火力起来对付她,拉淑妃出来分散一点注意力还是有必要的。

    淑妃到底是不是在装病雅利奇不知道的,反正之后敬事房按照太医院的脉案将淑妃的绿头牌给拿掉了。

    没有了淑妃,底下的三个常在又不怎么入得了嘉庆皇帝的眼,因此嘉庆皇帝当晚悠哉悠哉的跑到翊坤宫来了。

    “皇上怎么这个时候来了,妾的小日子还没过了。”雅利奇见屋子里没人,悄声娇羞的说道。

    嘉庆皇帝心情很好的捏了捏雅利奇的手。戏谑道:“你想到哪里去了,难不成朕的皇后……”

    “皇上……”雅利奇捂住了嘉庆皇帝的嘴,又气又恼的说道:“皇上也不害臊,那样的话也能说得出口来。”

    “咱们都老夫老妻了。孩子都有了,还害羞什么?”嘉庆皇帝笑道。

    雅利奇嘟着嘴打趣道:“哟,妾说皇上今个怎么来妾在这里了,原来感情是来暗示妾明年大选给皇上您选一些娇媚的美人来了?皇上放心,妾必然会好好为皇上挑选的。”

    嘉庆皇帝闻言后有些哭笑不得“和你开几句玩笑了。你就将话给扯到大选上面去了,也不知道是谁之前说的要在下一届大选的时候给十七弟选一个嫡福晋的。”

    “妾可不是在说笑。”雅利奇正色道:“今个淑妃妹妹没来给妾请安,说自己身子不适,妾让太医院的太医给淑妃妹妹瞧了果然身子不是。之前妾忙着照顾孩子,一天当晚又要处理宫务,再加上守孝,也没察觉到这事,等着今个淑妃妹妹生病了,妾才察觉到皇上后宫的嫔妃实在是太少了,满打满算加上妾一共才只有五人。”

    “人哪里有一帆风顺的时候了。今个是淑妃妹妹生病了,保不齐改明其他人也有这样那样的不适不能伺候皇上了,那到时候委屈了皇上,可是妾这个做皇后的失职了。因此就算今个皇上不来,过几天妾也要向皇上进言这事的。”

    嘉庆皇帝瞧着雅利奇的表情不像是在作假,才真在心里思索起来这事来,说实在的嘉庆皇帝在这之前还真没有想过这事。毕竟之前忙着守孝忙着敲打宗室忙着反腐,嘉庆皇帝忙着了。

    大选这事原本就是属于皇后的职责,再加上之前守孝也没人敢在这上面说事,因此嘉庆皇帝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事。激动的感觉没有,反而觉得雅利奇很贤良淑德。

    仔细的想想这事还是挺有操作的空间的,俗话说打了别人一棒槌就要给别人一个甜枣,虽然很多皇帝都对用自己“卖身”来平衡朝廷这一招看不上眼。可事实上几乎近八成的皇帝玩得都是这招,只是有的皇帝强势约束后宫外戚厉害一些,没让人瞧出来而已。

    后宫和朝廷从来都是一体的。

    “那一切就交给皇后了。”嘉庆皇帝笑道。

    雅利奇同样回了嘉庆皇帝一个笑脸“皇上放心,妾自然不会辜负皇上重任。”

    所谓的守孝三年,事实上只守孝二十七个月而已,也就是说只守两年零三个月。也因此一般新帝继位的第三年就开始进行大选。如嘉庆皇帝这样,在乾隆四十五年的时候就已经守了半年的孝,在嘉庆三年一月下圣旨选秀就更没有什么压力了。

    清朝从顺治时就规定,凡满族八旗人家年满十三岁至十六岁的女子,必须参加每三年一次的皇帝选秀女,选中者,留在宫里随侍皇帝成为妃嫔,或被赐给皇室子孙做福晋,未经参加选秀女者,不得嫁人。

    比起前两届的选秀,这一次的大选显然八旗上上下下的热情多了,她们打着的主意很明显,就是入宫成为“贵人”。如今皇上的后宫除了皇后娘娘之外,余下的四妃只有一位淑妃娘娘,这就有三个空位子的,底下的六嫔更是一个人都没有,这就给了不少家世不错的人机会。

    除此之外,他们还打听到后宫的那位主子娘娘是个贤良大放,别管是不是真大方只是人家表面上是如此,如此一来自家闺女倒进宫的风险倒是小了不少,没准还真有机会鱼跃龙门,一朝得宠成为家族的贵人呢!

    殊不知这些想法正中雅利奇下怀,她就是要这批进宫的秀女好胜好斗,反正她们没人真敢斗到她头上,彼此之间竞争越激烈她越高兴!

    嘉庆皇帝和雅利奇同时透露了明年要举行大选的事情,很快户部的人就主动的奏报皇帝,奉旨允准后,立即行文八旗都统衙门,由八旗的各级基层长官逐层将适龄女子花名册呈报上来,到八旗都统衙门汇总,最后由户部上报皇帝,皇帝决定选阅日期。

    因为有病、残疾、相貌丑陋而确实不能入选者,也必须经过逐层具保,申明理由,由都统咨行户部,户部奏明皇帝,获得允准后才能免去应选的义务,听其自行婚嫁。

    这样忙忙碌碌的时间就到了嘉庆三年的一月,等着皇上确定选阅的时间后,还要给外地的秀女们入京的时间,因此真到雅利奇见到秀女的时候少说也要到四五月去了。

    雅利奇和嘉庆皇帝商量大选的事情,自然不可能瞒得过淑妃,头一天她才被雅利奇反击了一下不得不装病让敬事房收了自己的绿头牌,结果第二天就听到明年大选的消息,淑妃差点当场暴走。

    皇后她实在是欺人太甚!

    珍珠瞧了一眼满脸狰狞的主子,忍不住开口劝道:“主子,您快别多想了,大选乃是国策,三年一次大选这是谁都阻止不了的事情,皇后她不过是卖个乖而已,就算她这个时候不提,等翻了脸朝廷的那些御史和宗室也是会说的。主子,您生气无意,还不如趁着还有这半年多的时间争取怀上一个小阿哥。”

    珍珠是淑妃从娘家带入宫的奴才,自然脸面比其他人重,这个时候也只有她来劝淑妃是最合适的了。

    淑妃叹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将脸上的狰狞之色收了起来,恢复了以往温顺的模样“本宫岂不知这些道理,只是到底意难平。”想当初先帝可是有意她做皇上的嫡福晋的。(未完待续。)